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93章 院花凋谢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专业水平超强的蒋医生,根本不用仪器检测,仅凭手感,就能确定李南方上半(身shen)的骨头,都是完损无缺的。

    至于五脏六腑有没有受内伤,那得需要借助仪器来检查了。

    上半(身shen)表面没事,那么就该检查他的下半(身shen)了。

    为避免给他造成二次伤害,同样得把腰带解开,裤子剪坏。

    大姐,我真心没事啊,咱能不能不剪啊,这条裤子我穿着最舒服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哀嚎一声,真心想坐起来——吓坏了蒋默然怎么办?

    区区一条裤子而已,再怎么值钱,都比不上美人儿被吓坏的后果更严重。

    剪吧,剪吧,反正这都是我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不作死,就不会死,这句话果然有道理。

    李南方顿悟到某些真理时,就觉得小腹一凉,冰凉,锋利的剪刀,贴着他的四角裤,咔嚓咔嚓的剪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不能给留条四角裤吗?

    如果周围这些人,都是蒋默然这种美女医护人员,李南方不介意让她们免费参观下,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除了蒋默然之外,其他几个人都是爷们啊。

    几个爷们看到李先生那“气宇轩昂”的家伙后,会不会自卑?

    为了不让人自卑,李南方决定“醒来”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念头刚升起,又灭了。

    手术用的刀子,剪子之类的东西,无论是哪个牌子的,都有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无比锋利。

    切皮肤好像切豆腐那样,保证不带半点滞涩的。

    此时,蒋默然正拿着剪刀,给他剪四角裤,如果他忽然坐起来,肯定会吓坏她——那锋利的剪刀,真把他小兄弟给咔嚓掉,到时候他哭,都找不到调。

    不作死就不会死的李南方,唯有继续装死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的剪刀声,在落针可闻的急诊室内听起来,是异常的清脆。

    在医护人员的眼里,患者是不分(性xing)别的。

    所以聚精会神的蒋默然,在给李南方剪裤子时,没有丝毫的旁心杂念。

    可李南方却默默地想,从她娴熟的手段来判断,这娘们没少给别的男人剪裤子。

    其实他想的也对,也不对。

    蒋默然(身shen)为京华医院小有名气的一把刀,平时确实没少给车祸之类的患者剪裤子,可从没给哪个男人,连四角裤也给剪掉。

    她剪掉李南方的四角裤,就是要看的更清楚一些,不放过任何可能存在隐患的地方。

    短短几十秒,李南方的裤子就被剪开。

    “哇。”

    有一个男护士,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轻哇了声。

    不用来手术台前,仅仅是在澡堂里,他看过的男人(身shen)体,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,可从没见过哪个男人的(身shen)体,会呈现出堪称完美的流水线条。

    就连那些搞健美的,也不如躺着的这货。

    充其量,健美先生就是有些疙瘩(肉rou)而已。

    而躺着的这货呢?

    他修长的(身shen)躯,没有任何的疙瘩(肉rou),也没有让娘们着迷的(胸xiong)肌,腹肌或者人鱼线之类的。

    但说不出怎么回事,男护士等人就觉得,这(身shen)体的每一块骨骼,肌(肉rou),就像由数名数学家经过最苛刻的计算后,才制造出了当前的最完美(身shen)躯。

    让这具看似平静的躯体下,隐藏着无法形容的强大爆发力,让男护士无法压制惊叹。

    这是我的男人。

    蒋默然抬头看了眼那个男护士,强烈的自豪感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她和李南方滚过多次(床chuang)单了,对他(身shen)体的熟悉程度,就像他熟悉她的那样。

    所以,她早就知道李南方的(身shen)躯相当出色,但苦于不能和别人分享——只能藏在心里。

    现在,终于有人,还是男人,被李南方堪称完美的(身shen)躯而惊到了,蒋默然能不自豪吗?

    只是她的自豪感还没有消失,尴尬就狂风暴雨般的迎面袭来。

    为他检查下半(身shen)时的小手,刚刚无意中蹭到那根被很多光棍嘲笑为无用的铁棒,那玩意就像被安了弹簧那样,扑楞一声的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why?

    这是怎么个(情qing)况?

    不但蒋默然登时懵圈,严主任这种经历过多次风浪的老鸟,也是懵((逼))到家。

    大家伙做过相同工作不知多少次了,别说患者正处于昏迷状态,就算他是清醒着的,能看到蒋医生这样的美少妇,可这玩意也不会扑棱一声就竖起来啊。

    这,这特么的是病人吗?

    在场诸位都是学医的,谁不知道男人这玩意看起来虽说很小,可它要想竖旗杆,那得需要全(身shen)所有的骨骼,肌(肉rou)来配合?

    既然它能竖旗杆,那么就证明患者全(身shen)上下的骨骼,肌(肉rou),包括五脏六腑还有大脑,都没有毛的毛病。

    你既然没有毛病,那你怎么还闭着眼?

    装死呢吧。

    草。

    这一刻,包括严主任在内的所有男士,都蓦然腾起抄起手术刀,把这装((逼))犯乱刃分尸的强烈冲动。

    “咳,咳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周遭勃然爆发的强烈杀机后,李南方哪敢再装啊,赶紧干咳了几声,缓缓睁开眼,目光茫然的看着大家,声音沙哑的问:“我、我这是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在京华医院的急诊室内。”

    蒋默然的反应速度很快,连忙说:“李南方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?”

    李南方眨巴了下眼,愕然片刻:“谁、谁是李南方?你、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这家伙傻了吗?

    愤恨不已的严主任等人,听他这样说后,心中的怒气顿消大半。

    “我是蒋默然啊。”

    蒋默然慌忙摘下脸上的口罩,反手指着自己的脸蛋:“你不认识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蒋默然?”

    李南方呆愣愣的望着她,摇了摇头:“蒋默然,是谁?”

    他不是傻了,是失忆了。

    失忆了的人,在看到美女时,这家伙能扑楞一声竖起来吗?

    看来,有空得好好研究下了。

    严主任等人相互对望了眼,都觉得还是赶紧出去吧。

    一旦没有了怒气的支撑,大家伙看到这货的铁棒竖的那样骄傲,都自惭形秽到不行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可是蒋医生的白马王子啊。

    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?

    “李、李南方,你真不记得我是谁了?”

    蒋默然全部心思,都放在了李南方(身shen)上,根本没有注意到严主任等人出去,索(性xing)双膝跪在手术台前,满脸都是紧张的恐惧,伸手去抚他的脸时,动作顿住了。

    她从李南方呆滞的眼里,捕捉到一抹一闪即逝的促狭之色。

    立即明白这厮在搞什么鬼了,满脸的担心悠忽散去,继而羞恼成怒,伸手就抓住了那根铁棒,脱口说出了网络斗图的一句话:“你要这铁棒何用?”

    如果是放在青山那会儿,无论李南方怎么捉弄蒋默然,她都不敢这样做。

    只因那时候她很清楚,她与李南方滚(床chuang)单,纯粹是红果果的(身shen)体需要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从她亲眼看到李南方与岳梓童视频,就能确定。

    如果他对她有半分感(情qing),也不会做那种荒唐事的。

    同样,那时候蒋默然也没觉得他这样做,就是践踏她的尊严。

    当着丈夫的面,与别的男人大肆疯狂的女人,还能有什么尊严?

    他关心她,她关心他,都只因为迷恋对方的(身shen)体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实在没必要,产生男女(情qing)愫,做出恋人间才会做出的打(情qing)骂俏动作。

    可现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蒋默然来京华数月内,明明从没见过李南方,一颗芳心却牢牢系在了他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(爱ai)。

    在不知不觉间,生出了。

    这很正常。

    她在离开李南方后,年轻的(娇jiao)躯,与女(性xing)的心理,都促使她无比怀念两个人在一起的那段(日ri)子,所做的那些事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这种思念就会深入骨髓,就会慢慢转换成单方面的(爱ai)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内每当有男人追求她时,蒋默然都会把他与李南方来作比较。

    比较过后的结论,单调的让人发疯——他们全加起来,也比不上李南方一根汗毛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但通过(身shen)体,把她彻底的征服,关键她现在特别的害怕婚姻。

    吕明亮给她造成的伤害,她死都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不会再接纳除李南方之外的任何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为委婉的拒绝严主任等人的追求,蒋默然买了一双特漂亮的高跟鞋,放在了更衣室的橱柜里,故意让人看到,继而自动脑补出,现在中心医院传播的灰姑娘故事。

    有文化的人,拒绝人时,也能拒绝的如此高雅。

    只是这份被她用数月时间,才苦苦积攒起来的高雅,随着这句“要这铁棒何用”,一下子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同时,也极大挫伤了李南方的男人尊严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你说这铁棒何用?

    好呀,那就用现实让你看看,这铁棒何用吧!

    李南方冷笑一声,翻(身shen)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蒋默然立即意识到了什么,立即转(身shen)想逃走。

    她做出这个动作,出于发现事(情qing)不对劲的本能,没有丝毫义正词严拒绝李南方的意思。

    本能,本能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才不管她是不是本能反应,这是急诊室内,伸手就抓住女人的头发,用力拽在自己怀中,左手一撩,白大褂就蒙在了女人头上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蒋默然(娇jiao)呼:“这是在急诊室呢,严主任他们在外面,门还没反锁——”

    门确实没被反锁,严主任等人也在外面走廊中,从虚掩着的门缝中,能清晰听到蒋医生的(娇jiao)声抗拒。

    只是这抗拒声,立马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不大的工夫,奇异而美妙的声音,自门缝中流淌了出来。

    咱们的院花,在急诊室内凋谢了。

    都走吧,还站在这儿干嘛。

    这么大人了,还听墙根呢?

    严主任眉头皱了下,几个男护士立即明白,转(身shen)快步走了。

    虽说早就接受了蒋医生有心上人的残酷现实,严主任没因此暗恨她不识抬举,依旧把她当挚友对待,衷心希望她的白马王子能早点出现——

    可当他回到办公室内,心里还是有些难受,望着窗外蒙蒙亮的天,喃喃地说:“你,怎么可以在随便的地方,随便的对待蒋医生呢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