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92章 她不会爱上我了吧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在被医护人员帮忙抬上担架车时,李南方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后悔不该这样作弄老宋。

    他心(情qing)不怎么样,那有关人老宋毛事?

    老宋看到车厢上忽然耷拉下一只手,大吃一惊下猛踩刹车的行为,很正常啊,李南方实在没必要趁势从车上摔下来,试图讹诈人家的。

    老宋起早贪黑的送菜,容易吗?

    试图讹诈他的人,心得有多么的黑,才能讹诈他?

    不过李南方后悔时晚了,已经被推进了电梯,假如他在从担架车上爬起来,讪笑着说没事,就是想和人开个玩笑的话,估计老宋会一拳打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心虚的(情qing)况下,一般都不会躲闪的,那样就有可能被揍成熊猫眼。

    变成熊猫眼的男人走在大街上,那多没面子啊。

    为了男人的面子,李南方也得继续装下去,被医生抢救过后,再悠悠的醒来,那样就合理多了。

    至于连累老宋花多少医药费——无非是用钱就能解决的问题罢了。

    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就不是问题,别看李南方现在几乎(身shen)无分文,可人家只要一个电话——可能就会变得有钱了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等事后好好弥补下老宋后,李南方就泰然多了,平躺在担架车上,闭着眼,心(情qing)无比的平静,倦意一阵阵的袭来。

    唉,昨晚被冒牌小警花他们折腾了大半夜,还真有些困了,在被医护人员的贴心照顾下,美美地睡一觉,也倒是个不错的待遇。

    运气好的话,还有可能会碰到个美女医生,检测过李南方心跳停止后,说不定会给人工呼吸呢。

    让自己处于假死状态这种事,对于一般人来说,难度肯定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可对有黑龙蔵体的李南方来说,却——和一般人的难度同样大。

    但他却有把握能让心脏时断时继的跳动,还特别缓慢。

    这都拜薛阿姨那个臭婆娘所赐,当年((逼))着李南方练瑜伽,说瑜伽内有一门假死神功,也就是武侠迷们熟知的龟息大、法,她年龄大了没有练成,引为遗憾,故此希望李南方能实现她年轻时的梦想。

    在薛星寒的可劲折磨下,李南方狗(屁pi)的假死神功没练成,倒是搞成了心律不齐——唯一值得欣慰的,就是他现在能随意((操cao)cao)控自己的心跳了。

    以前没机会用,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这可能就是老百姓常说的,艺多不压(身shen)吧?

    李南方刚想到这儿时,一声刺耳的盘子摔地声,把他吓了一跳,差点让心律不齐的心脏真停止了跳动,去(阴yin)间品尝什么才叫真正的后悔,当然很不爽了。

    是谁这么没公德心,在需要绝对安静的急诊室内,搞出这么大动静,差点让老子走火入魔?

    心中不悦的李南方,偷偷把眼睛睁开一线,看向了那个把盘子碰掉桌下的人。

    果然是个女医生。

    因为戴着帽子,口罩,又穿着白大褂,看不出长相,(身shen)材,却能看到她那双眼睛。

    很风(骚sao)的眼睛呀,这么水灵灵的,包含着让哥们怦然心动的深(情qing),貌似有些眼熟,就像、就像谁来着?

    瞧瞧老子这记(性xing),越来越糟糕了。

    唉,管她是谁呢,就凭这双眼睛,哥们也心甘(情qing)愿被她折腾了。

    卡姆,来吧,折腾我吧。

    用你手(套tao)内那双白嫩的小手,挤压我的心脏。

    用你口罩下那张红嘟嘟的小嘴,给我做人工呼吸。

    心思相当龌龊的李南方,暗中祈祷着,重新闭上了眼睛,专心假死。

    “蒋医生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回头看到蒋默然靠在桌子上,(娇jiao)躯不住地轻颤后,严主任心中一动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蒋默然听而不闻。

    不对,她是压根没有听到严主任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现在所有的注意力,都集中在了担架车上的那个男人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是他。

    怎么会是他?

    他、他怎么了?

    哦,出车祸了。

    死——了?

    推开走过来再次低声询问怎么了的严主任,蒋默然抬手摘下了脸上的口罩,失魂落魄般的走到担架车前,张嘴还没说出一个字来呢,晶莹的泪水,就从眼角淌下,啪哒一声落在了李南方脸上。

    看到蒋医生违反急诊室工作规则,忽然摘下口罩,走到车祸者跟前,珠泪淌下后,严主任等医护人员,猛地想到了一个东西。

    蒋医生的高跟鞋。

    才来京华医院数月的蒋医生,凭借她出色的业务能力,温柔和善的(性xing)格,成功跻(身shen)几大院花行列——好吧,这些都是狗(屁pi)。

    人才济济的京华医院,业务能力比她好的女医生,女教授比比皆是,脾气也都温柔到不要不要的,但她们却没有成为院花,最主要的一点就是,她们没有蒋医生的花样容颜,迷人(娇jiao)躯而已。

    蒋医生绝对是几大院花中,最低调的那一个,(身shen)边唯有严主任这样的挚友,而没有任何的狂蜂浪蝶,盖因她有一双从没穿过的高跟鞋。

    传言,当蒋医生等到她的意中人后,才会穿上那双黑色红底细高跟,向世人彻底展现她无双的少妇魅力。

    她的意中人是谁?

    严主任,那些八卦青年,都在苦苦的寻找答案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看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答案,就是躺在担架车上的这个,苦((逼))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,在工作中从来都保持绝对冷静理智的蒋医生,怎么可能会犯下碰掉托盘这种低级错误,怎么可能会摘下口罩,又怎么可能看着这苦((逼)),珠泪淌下?

    猛然间,严主任想到了两句诗,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(日ri)暖玉生烟。

    很可惜,配得上这两句诗的蒋默然,不是他严主任能染指的,而是这货——严主任想到这儿时,其他医护人员也都琢磨出味儿来了,都看向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“李,南方。”

    蒋默然嘴唇哆嗦着,终于说出了李南方的名字。

    蒋默然的声音,细如蚊嘤,还带着明显的呜咽,颤抖,严主任等人听不到,可听觉灵敏的李先生能听到啊,愕然瞬间随即恍然,卧槽,我说怎么看着这双眼很熟悉呢,原来是老子的姘头。

    只是,就算我们的姘头关系相当铁,貌似也没什么感(情qing)吧?

    我和你,不就是红果果的生理需要吗?

    生理上的需要,可不是(爱ai)(情qing)这东西。

    不是(爱ai)(情qing),那你看到我后,怎么会如此的激动,浑(身shen)都充斥着死了老公的悲伤?

    难道在不知不觉间,你不会真(爱ai)上我了吧?

    蒋医生,麻烦咱别这么狗血好不好啊?

    哥们(身shen)边的女人已经够多了,实在不想再多你一个了。

    你生得这样(娇jiao)媚风(骚sao)迷人的,在京华医院这种群狼四顾的环境下,怎么可能没有被吃掉呢?

    唉,这貌似很不科学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低低叹了口气后,又想,真要科学了,老子肯定把那个狼给弄死,我的女人你也敢碰,绝对是活的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他很想睁开眼,问出这些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周围那些医护人员都和木头桩子似的竖在那儿不动,李南方有些不好意思,唯有继续装死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蒋默然伸手,要去抚摸李南方的脸时,严主任说话了:“蒋医生,我们先抢救病人吧。”

    看到昼思夜想的男人后,蒋默然芳心大乱,方寸顿失,放——总之,她完全忘记她是医生,这儿是急诊室,李南方是需要抢救的病人了,她只想摸着他的小脸蛋,问他怎么了。

    经过严主任的提醒后,蒋默然才恍然清醒,直起腰版时,已经反手擦干脸上的泪水,沉声吩咐几个医护人员,立即把李南方抬上手术台。

    要说蒋默然的心理素质还是很强的,一旦强压住李南方可能会死的恐惧后,就立即恢复了该有的冷静。

    她在医院的官职不如严主任大,可她却是外科三室值班的主治大夫,按照医院规矩,今晚在急诊室值班的医护人员,都要听从她的指派。

    所以不用请示严主任,几个护士就把李南方从担架车上抬下来,放在了手术台上。

    “剪刀。”

    蒋默然一旦进入工作状态,心神就不会被私(情qing)所干扰,一切都按照抢救车祸患者的标准流程来走,先检查李南方脑袋没什么外伤后,立即向助手索要剪刀。

    要剪刀,是要剪开李南方的衣服。

    车祸患者嘛,被车撞出去,或者被车轮碾轧过后,骨断筋折那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在被抬上手术台时,外科医生是不会给他脱衣服的,只会用剪刀,把他的衣服给干脆剪烂,这样就不用让他抬胳膊蹬腿,避免二次伤害了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,刺啦。

    听着剪刀剪碎衣服的声响,李南方心疼的几乎要滴血。

    装((逼)),果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啊。

    这(身shen)表面上看上去不起眼的衣服,可是贺兰小新给他买的手工制品,没有大几万,是别想穿(身shen)上的。

    虽说在老宋猛刹车时,为装((逼))装的((逼))真些,李南方也曾经摔在满是污水的地上——特么的,那时候在脑子短路的(情qing)况下,他压根没意识到自己衣服有多值钱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傻了才会冒着损坏一(身shen)大几万的衣服的危险,来讹诈人家一百块的早餐钱呢。

    幸好,因李南方无比专业的碰瓷技术,在摔下来时,并没有让路面摩坏衣服,只是脏了而已,洗干净后,继续穿就好了。

    可被剪刀剪坏后呢?

    难道再找裁缝缝起来?

    这((逼))装的,相当亏本啊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叹息时,蒋默然的小手,在他(胸xiong)膛,肋下轻轻游走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说是戴着手(套tao),但仍然能感觉出柔若无骨的舒服。

    这是在检查他有没有明显的骨折呢。

    别摸了,再摸,老子就要起反应了。

    被蒋默然仔细检查的李南方,自然想到与她那段(乳ru)胶漆的那些(日ri)子,出现男人该有的生理反应,这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那玩意刚要抬头时,小手终于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松了口气时,小手又揪起了他的腰带。(现在外面浪,两章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