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90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从机场到市区,大约是四十分钟的车程,林汉亲自驾车刚驶出几公里,坐在后面的李南方忽然拍打着车门,喊道:“停车,停车。”

    吱嘎一声,林汉直接踩下了刹车,回头没好气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要下车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对回头冲他冷笑的光头说:“我非常不喜欢被人总是回头盯着狠瞪,如果你能让你这条走狗别再回头,那我就答应让你送我到去市区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特么狂的没边了,找死?”

    从李南方上车的那一刻起,光头就在忍,现在实在忍不住了,猛地从座椅上跪起来,抬手就要去抓他。

    “强子,住手!”

    林汉厉喝一声。

    强子却像听不到那样,继续伸手去抓躲在里侧车门边的李南方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不想在诚达集团干下去了?”

    林汉抬手,用力把强子推在了座椅上,骂道:“你特么的能不能长点脑子,今晚你守着——哼,等会儿我再教训你。”

    听林汉这样说后,咬牙切齿的强子,立马像泄了气的球那样,瘪了。

    他有胆子不听表哥的话,可想到冷傲的李总,心里就打颤。

    阻止住强子别发疯后,林汉才对李南方冷冷的说:“滚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看在传家宝的份上,就凭你这个滚字,老子也得把你满嘴牙打掉——李南方撇撇嘴,推门跳下了车子。

    他刚关上车门,林汉就启动车子,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李总只让把李南方保释出来,却没说必须得把他带回市区,刚才还琢磨是不是把他扔在半道呢,他自己就受不了强子主动提出要下车了,这倒是正合林汉的意思,顺势就让他滚蛋了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,橘黄街灯下的道路,显得格外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,但也偶尔会有车子经过,大部分都是厢式货车之类的,这是抢在天亮之前往市区运东西,或者向外送的。

    某酒店是全天候二十四小时都营业的,老远就能看到大厅门前连个人毛都没有,保安也找地方偷懒猫着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酒店停车场前的烧烤摊,也早就撤了,卫生都打扫干净了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眼,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的连个人影都没有,这让李南方觉得自己好像个孤魂野鬼似的。

    风吹来,路边的法国梧桐树叶,扑簌簌的摇晃起来,斑驳的灯光撒在李南方脸上,显得特诡异,(阴yin)森。

    他想骂娘。

    跳着脚的骂娘!

    他藏在街灯杆子里的传家宝,居然特么的不见了。

    有哪个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家伙,会留意街灯杆子内里,藏着东西?

    为了这个传家宝,李南方这一路回来的旅途中,可是绞尽脑汁才甩开那些跟踪者,更不惜自动找机会配合警方被带回警局,牺牲自己的小兄弟给冒牌小警花偷看——

   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    换谁,谁特么的不愤怒?

    可再愤怒,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街灯杆子又不会说话,无法告诉李南方,是谁拿走了他的传家宝,唯有被他在狠踢两脚时,发出两声嗡嗡的响声,来抗议这不公正的待遇。

    不会是那群撸串的食客,摆摊的老板,或者是路过的行人。

    这一点,李南方敢肯定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他们中某个人拿走他的传家宝,冒牌小警花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被带走后,鼻炎便衣肯定会留下人,继续监控现场,直到警局那边传来消息后,才会撤走。

    拿走传家宝的人,绝((逼))是相当牛叉的,要不然绝不能在暗线的监控下,拿走东西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李南方抬头看着灯光,喃喃地问道。

    灯光当然不会说话,只会把光芒洒在那张古色古香的卷轴上。

    荆红命缓缓打开了卷轴,平放在了案几上。

    案几对面,是谢(情qing)伤。

    看到卷轴上的女人后,老谢眼角明显跳了几下,把半截烟卷抛在地上,用脚碾灭。

    荆红命家的客厅不大,却被夫人收拾的异常干净,如果不是谢(情qing)伤亲临,就算最高警卫局的第一副局来家做客,也得换上拖鞋,休说是乱扔烟头了,就算说话激动些,喷出口水——也会被荆红夫人反感的。

    荆红夫人有着不一般的洁癖,很多人都这样以为。

    可如果让他们看到,穿着一双鞋底有泥土的布鞋的谢(情qing)伤,不但没有换拖鞋,还乱丢烟头,坐在旁边为他们泡茶的荆红夫人,秀眉却没有丝毫皱起后,就会知道她没有洁癖的。

    能够在荆红家这样肆无忌惮的人,也就谢(情qing)伤有数的几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老谢等人的晚辈,胆敢学他们,那纯粹是(屁pi)股发痒了。

    “有放大镜吗?”

    谢(情qing)伤双手按在案几上,头也不回的问。

    荆红夫人马上放下茶杯,快步走到橱柜面前,拉开抽屉取出了一个放大镜。

    “放大镜的作用不是很大。仅凭(肉rou)眼,就能看出香炉上这些花纹,很古怪,可能隐藏着什么信息。”

    等谢(情qing)伤趴在卷轴上,下巴几乎碰到看了好几遍,也没看出别的异样时,荆红命才摇了摇头说。

    谢(情qing)伤没有说话,依旧头也不回的把放大镜向后递去,就像他知道荆红夫人会接住那样。

    一副宽仅仅十厘米左右,长约半米的卷轴,能有多大的重量?

    可谢(情qing)伤在拿起来时,手背上凸起的青筋,在灯光下却很清楚。

    他双手平举着卷轴,对着灯光,缓缓的左右倾斜着。

    利用光线,来查看可能隐藏在画像内的秘密,这对谢(情qing)伤俩人来说,实在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荆红命微微眯起双眼,屏住呼吸,死死盯着画像。

    画像上的古代侍女,没有丝毫的变化,依旧是扛着个花锄,好像林黛玉似的。

    足足五分钟后,谢(情qing)伤才放下卷轴,与荆红命对望了眼,俩人一起摇头。

    卷轴里,没有任何的秘密,除了它的年代够久远,香炉上的花纹很古怪之外。

    简单的来说,这就是一副价格在五十万美金左右的古画。

    可如果它仅仅是一副古画,李南方又怎么会绞尽脑汁藏在(身shen)边?

    正所谓知子莫若父——

    谢(情qing)伤不是李南方的老爸,但勉强算是半个老爸了,很清楚这厮如果不是从卷轴里看出某个大价值,他是绝不屑为了五十万美金,就这样与美国人、军(情qing)十三处“斗智斗勇”的。

    早就给荆红命打个电话,把这卷轴当作“将功赎罪”的交易品,主动献宝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如果仅仅是古画,军(情qing)十三处的人,为何付出那么大代价去拿?

    美国人,为什么又像老婆被人偷了那样,大举出动追索呢?

    这两个为什么,荆红命都不知道,主要还是职责有关。

    但他绝不会去军(情qing)十三处问问怎么回事的,他还是很守规矩的,既然那边的案子,他就不会胡乱插手——如果这件事,没有牵扯到李南方,还真没什么东西,值得他们当小偷。

    刚开始时,他们是想联系李南方,让那厮坦白这幅卷轴内有什么秘密的。

    后来想了想,不能这样做。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知道是他们拿了东西,无论心里有多么不爽,都不敢张嘴索要的,这是肯定。

    同样肯定的是,得知东西被他们顺走后,李南方也就不会再着急了。

    依着军(情qing)十三处那些人的智商,马上就能推断出东西被他们拿走了,就会放弃彻查李南方,找上门来拉着荆红命的手,好好说道说道,干嘛要插手这件案子。

    所以,老谢俩人不会让任何人知道,是他们拿走了卷轴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等荆红命把卷轴卷起,放在一个盒子里后,老谢问道。

    荆红命反问:“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我带回八百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动(身shen)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荆红命的话不多,点头后立即拿起话筒,开始安排车子。

    呜!

    车轮从一小洼积水里驶过时,溅起了很高的水花,开着箱货往某医院食堂送菜的老宋,吹着小曲,随意看了眼车窗外的后视镜。

    飞溅起的水花落下时,老宋正要挪回目光,心儿却猛地颤了下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一只脚。

    一只脚从箱货上面耷拉了下来,随着车子疾奔的惯(性xing),一((荡dang)dang)一((荡dang)dang)的。

    “卧槽,我的车上,怎么会有一只脚?”

    蓦然间就胆战心惊的老宋,心中吼了一嗓子,抬脚就跺在了刹车上。

    时速八十多的箱货,忽然紧急制动后,骤停的轮胎与地面,急促摩擦,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“你妹的,刹车之前就不能和老子说一句?”

    李南方平躺在箱货车顶上,刚睡着没多大会,忽觉(身shen)子轻快飘扬起来后,立即意识到怎么回事了,连忙伸手去抓车厢,车子骤停时产生的大惯(性xing),让他整个人都好像失控的风筝那样,向前急促飘去。

    擦着箱货左边的反光镜,叭嗒一声掉在了地上,接连翻了几个滚后,不动了。

    任谁,看到有个人好像风筝那样,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——啪嗒砸在地上,两个翻滚就不再动弹后,也会被吓个半死的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祸从天降啊。

    老宋一辈子为人善良,从来都不欺负老残病疾的,最多也就是瞒着家里那个黄脸婆,在外包养个好吃懒做的女大学生,怎么就会摊上这种大灾难了呢?

    根本不用下车去看,老宋也知道下面那人,已经挂掉了。

    这么快的车速摔下来,不挂掉,简直是天理难容啊。

    逃走?

    反正也没谁看到。

    我记得,这儿好像没什么监控头的。

    老宋困难无比的咽了口口水,眼珠子叽里咕噜的乱转。

    可如果逃走了,万一地上这货还能抢救,那岂不是会害死他?

    再向前几百米,就是京华医院了,凭老宋与后勤刘处长的关系,速速安排医生抢救这货,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逃,还是不逃?

    要不还是逃走吧,反正——老宋刚想到这儿,摔挂了的那货,却忽然打了个滚,滚到了他轮胎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