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89章 要彻查李南方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不入虎(穴xue),焉得虎子?”

    陈鱼儿微微冷笑了下,从椅子上站起来,到背着双手,缓步走到了窗前。

    她也就是刚二十岁的样子,有些婴儿肥的脸,带着明显的稚气,现在却到背着双手,装出多大年龄的样子,如果被不知道她底细的人看到后,会觉得她故作矫揉造作。

    但鼻炎便衣却不会这样认为,看着她背影的眼里,只带有欣赏的色彩。

    岭南陈家的五小姐,就该具备这种气质。

    不是装出来的,而是打从娘胎里出来的那一刻起,她就具备这种气度了。

    有谁能想到,还有半年才二十周岁的陈五小姐,会是岭南陈家重点培养的新生代领军人物之一?

    相比起京华岳家这种重男轻女(情qing)节特别严重的百年世家,思想较为开放的岭南陈家,却没有这个毛病。

    自凡是家族核心子弟,自凡是有能力,能被族长看上眼,值得重点培养,那么就会有大把的资源,向她倾斜。

    陈鱼儿的明面(身shen)份,是国防大学的大二学生。

    但她早在去年大一时,就已经自学完成了全部学业,表现出色,走上了普通人很难接触的工作岗位。

    华夏军(情qing)十三处,军衔少尉,隶属反间部门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反间部门的主要职责,就是找到潜藏在国内各旮旯的间谍,把他们揪出来,让他们后悔当初怎么就选择这工作,又好死不死的在华夏做间谍呢?

    可反间部门的部门,也不仅仅反间谍,只要是对国家有利的,损坏国家利益的事,他们都有权利插手去管。

    就像这次,反间部门费时耗力数年,付出堪称惨重的代价后,才从美国某绝密档案室,搞到了那份一号文件,却在撤退过程中出现了岔子。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反间部门的军(情qing)特工本事不济,只能说是美国那边的反间部门工作能力也非常高。

    在发现绝密文件被盗后,他们立即做出最正确的反应,广撒人手,四处堵截,迫使华夏军(情qing)特工,不得不施展移花接木的手段,在加州机场时,把一号文件偷放进了连媚的包包里,这才侥幸脱(身shen)。

    毫无发觉的连媚,并不知道她“肩负”着要把一号绝密文件运送回国的重任。

    如果早就知道,那么她肯定不会去缅甸那边赌石玩儿了,而是想方设法赶紧回国。

    只要她能平安来到华夏,就算美国友人的本事再大,也休想把东西夺回去,估计刚冒头,就会被人带走,从此在人间蒸发了。

    可连媚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犹自悠哉悠哉的去了缅甸,结果就被等候在那边的美国特工候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其实在军(情qing)特工任务失败,被迫把文件转移后,也用最快的速度,通知了国内,让他们彻查某位少妇的(身shen)份,以及落脚行程等等。

    相比起可以在加州机场,直接调出监控录像来彻查连媚的美国人来说,军(情qing)十三处的特工再怎么牛叉,也别想在一时半会的,就搞清楚某少妇的底细。

    等军(情qing)特工终于查到少妇是连媚时,她已经在缅甸下飞机了。

    军(情qing)特工又不是一个筋斗能翻十万八千里的孙猴子,当然无法及时赶去,只能眼睁睁看着即将到手的一号绝密文件,再次被美国人拿走。

    眼看胜利在望,却要失败了,军(情qing)十三处相当恼火,明知道用最快速度派人去缅甸,也是无济于事了,还是派出了精锐飞赴那边。

    这世界上,就没有努力后却没任何回报的事,就好比不做死就不会死那样。

    死马当活马医的军(情qing)特工刚去了缅甸,就得到了两个消息。

    一个是好消息。

    一个是坏消息——特么的,为毛任何事都有它的两面(性xing)呢?

    好消息是,抢先好几步找到连媚的美国探员,心愿没有得逞。

    坏消息是,明明该在连媚包里的一号绝密文件,在她与两个探员争执后,不翼而飞了。

    美国人能通过灰色谷那边警务点的监控录像,反复观察当时的(情qing)况,那么军(情qing)特工同样也能做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陈鱼儿手里,就有那段视频。

    在国防大学就读电子专业的陈鱼儿,自问只要能看到监控录像,就能查出是谁把一号绝密给调包了。

    很可惜啊,监控录像的拍摄并不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,所以就算陈鱼儿有孙行者那样的火眼金睛,也无法看到在文件被调包之前,李南方侧(身shen)挡住监控头后,做出了什么动作。

    美国人没有拿到一号绝密,连媚在回国路上,已经被军(情qing)特工搜了个遍——在国内航班上,让连姐喝了口饮料后,就迷迷糊糊睡过去,把她穿什么颜色的小内,都给查清楚的行动,对军(情qing)特工们来说,并不是太难。

    那么,曾经(挺ting)(身shen)而出帮助同胞的李南方,就成了最大的疑点。

    于是,军(情qing)十三处的领导,立即调遣精兵强将,追查李南方。

    让军(情qing)特工郁闷的是,暗中追踪李南方的这一路上,他们居然没找到机会,像搞翻连媚那样,把这小子给搞翻,仔细搜(身shen)。

    这家伙比猴子还精,或许是运气特别好——总之,负责彻查他的军(情qing)特工,心愿没有得逞,这才被迫候在京华,用拙劣的理由来带他回警局,搜(身shen)。

    包括鼻炎便衣,陈鱼儿在内的所有人,都能确定李南方出了机场后,除了坐过出租车,与林汉手下的光头男发生过争执外,就没有与任何人有过肢体接触。

    被带回警局的光头男强子,同样被搜了个袜子朝天。

    有幸载过李南方的那位出租车司机哥们,现在车子还停在某处,人也被关在小黑屋里,拍打着铁门嚷着要回家呢。

    俩人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李南方——也没问题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陈鱼儿才不相信李南方没问题。

    从他吃她豆腐被识破后的反应来看,这厮(身shen)手相当不一般。

    就凭这一点,陈鱼儿就笃定他是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对唯一有问题的嫌疑人,陈鱼儿力主是必须查,查到他十八代祖宗,也要查!

    更何况,那个混蛋还趁机吃了她的豆腐。

    这对童心未泯的陈鱼儿来说,是宁肯冤枉李南方就是拿走一号绝密文件的人,也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叮铃铃。

    就在鼻炎便衣又点上一颗烟时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是领导打来的电话,再次询问搜寻一号绝密的进展(情qing)况。

    “陈处,没有。”

    鼻炎便衣摇了摇头时,领导说话了:“老周,我是这样想的。我想请最高警卫局的人出手,来参与调查这件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请最高警卫局的人,帮忙调查这件案子?”

    老周眉头登时皱起来时,看向窗外的陈鱼儿,忽然转(身shen)说道: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行动科科长,正在与大领导通话,小职员却忽然插嘴,一口否定了大领导的建议,这摆明了是要卷铺盖走人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但这个小职员是岭南陈家的五小姐,陈鱼儿,那么她这样说就不会有一毛钱的事了。

    相反,老周还得看重她的意见,低声向领导说了句什么后,把手机递向了她。

    陈鱼儿走过来,也没客气,接个电话:“三叔,这件事我不想最高警卫的人插手。不但是他们,国安也别有所动作,以免干扰我们接下来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大领导在与陈鱼儿说话时的口气,明显亲切了太多,还带有无奈:“唉,小鱼儿,三叔知道你好强,不想别的部门干涉你的案子。可这件案子事关重大,需要我们全力以赴去彻查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要最高警卫局的人插手?”

    陈鱼儿不高兴的说:“三叔,你向荆红、荆红局长求助,这就等于示弱于人了。哼,你又不是不知道,这些年来他总是和我们家、咳,和我们军(情qing)十三处‘抢生意’,出尽了风头。”

    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,在职责有重合的各大部门之间,基本都有明争暗斗的现象存在,华夏也不能免俗。

    在陈鱼儿看来,由荆红命领衔的最高警卫局,干好他的大保镖工作就好了,有必要仗着“近臣”(身shen)份,四处伸手吗?

    荆红命插手别的部门职能工作,陈鱼儿不管——其实她也管不了。

    可最高警卫局要想干涉军(情qing)十三处的事,她还是有资格跳出来反对的。

    对于小五侄女的这个问题,大领导还是早有准备的:“据我们所知,李南方与荆红局长的关系,相当不一般。如果由他亲自出面的话,也许能——”

    陈鱼儿在家族长辈面前,就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,利索的打断了三叔:“既然是这样,那就更不能让他随便插手了。哼,三叔,你有没有想过呀,荆红命真要轻松搞定这件事,那我们军(情qing)十三处以后在他面前,都要矮一头了啊。”

    三叔沉默。

    只因陈鱼儿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军(情qing)十三处耗费心机做不到的事,人荆红命一出手立即解决了,这代表着什么?

    只能代表着他们好无能哦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三叔徐徐问道:“那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刚才,我已经仔细考虑过了。这个案子,我要亲自来抓。”

    陈鱼儿想都没想,回答说:“我和周科长也谈过了,我要亲赴青山,暗中彻查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青山?”

    三叔听她这样说后,立即否决:“不行,你不能去青山。”

    “三叔,你不许我去青山,是和三哥一个理由吧?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人,在家门口被人抹了脖子,这么大的事,就算三哥能一手遮天,又能瞒我多久?”

    又拿出李南方的照片,陈鱼儿低头看着,淡淡地说:“我这次过去,不仅仅是彻查李南方,还要找到那个什么黑幽灵。杀我陈家的人,就想这样算了,门都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鱼儿——”

    “三叔,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。我知道要做什么,又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陈鱼儿说完,嘟的一声,结束了通话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