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87章 有人在偷看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在强力机关无法抗拒的压力下,良民唯有乖乖的配合。

    尤其便衣手里还挥舞着一根警棍,不住发出啪啦啪啦的电弧。

    李南方脸色变换了几秒钟后,唯有不甘的低下了脑袋。

    现在李老板的表现,就是个遭到不公正待遇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至于他心里自夸是表演帝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看他还啰嗦,便衣作势要给他来一下子,厉声呵斥道:“磨蹭什么呢,快点!”

    “我会控告你们侵犯公民人(身shen)权利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小声反抗了句,然后就像被恶少相((逼))的小良家那样,一咬牙,一狠心,抬手开始脱衣服。

    他刚脱下背心,便衣就一把抢了过去,反手扔给后面那俩同伴。

    那俩人也不没避讳什么,开始放在桌子上仔细搜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这是在找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好像终于明白过来了什么,刚弱弱的问了句,便衣就瞪眼举起了警棍,他赶紧低眉顺眼的解腰带。

    很快,李南方(身shen)上就脱的只剩下个四角裤,脚上穿着的两只旅游鞋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实在喜欢那个古董,要当作传家宝世代相传下去,李南方也不会这样屈尊迁就了。

    他都屈尊迁就成这样了,便衣还面无表(情qing)的说:“脱。”

    “脱,脱完了啊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弯着(身shen)子,双手捂在裆部,脸红脖子粗的说。

    “鞋子,内裤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也脱?”

    “听不懂汉语吗?”

    便衣笑了,露出森白的牙齿,好像野兽那样吓人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敢再问什么,赶紧抬脚脱下了鞋子,随手扔在了脚下,又犹豫了片刻,才弯腰快速脱下了四角裤,用一根手指挑起递到了便衣面前。

    特么的,真多亏你们是华夏人,要不然——哼。

    望着便衣那张满是厌恶的脸,李南方心中骂了句时,忽听门外传来一声低低的惊叫:“啊!”

    卧槽,门外有女人在偷窥老子?

    那个声音虽然低,而且短促,看来是刚叫出声就用手捂住了,但李南方却能清晰的听出,那是个女人声音。

    声音清脆,应该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原来,审讯室的铁门上有个小孔,刚才李南方醉心于演戏,并没有注意到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,正透过小孔处密切关注着他。

    三个便衣在屋子里直接面对嫌疑人,连哄带吓唬,外面却有人密切注意着他面部表(情qing)的任何一个变化,希望能捕捉到哪怕一闪即逝的破绽。

    这种审讯手段,李南方早就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他万万没想到,担负“观察使”的人,竟然会是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自己白白给看光,李南方很恼火,正要抗议时,却又忽然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门外那妞儿发出叫声,应该是被哥们的大家伙给惊到了。

    但她发出的声音很低,这三个便衣都没听到,我如果发怒,那就暴露不是一般人了。

    嚯嚯,你不是喜欢玩儿偷窥吗?

    那就让你开开眼,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雄伟男人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冷笑着,故意往前(挺ting)了一下(身shen)子,满脸傲慢的负气样子:“警官,还有什么要脱的吗?”

    对李南方显摆他家伙傲人的动作,那个便衣很生气,狠狠瞪了他一眼,随即弯腰用警棍挑起了鞋子,开始检查里面有没有东西。

    在三个便衣仔细检查所有衣物时,李南方眼角余光看向审讯室的铁门。

    从小孔能看到外面院子里的灯光,偷窥他的女孩子不在了。

    就这几件衣物,那三个便衣检查了足足十数分钟。

    李南方都受不了他鞋子里的臭味,一个便衣就像患了鼻炎那样也不在乎,戴着白手(套tao)拿出鞋垫,检查了至少三遍,才抬起头对两个同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到底想找什么呀?”

    李南方忍不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接到(情qing)报,一个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毒贩,携带海洛因乘坐某次航班来到了省城。嫌疑人的照片,与你有几分相似。”

    好像患了鼻炎的便衣,找了个很冠冕堂皇的理由,把衣服扔给了李南方:“穿上吧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赶紧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,问道:“警官,你们也检查过了,我可不是毒贩,我是良民……我可以走了吧?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吧,还有人要来给你做个笔录。”

    鼻炎便衣说了句,下巴冲俩同伴摆了下,一起走出了审讯室。

    “真是莫名其妙,好好的怎么就被人当成嫌疑犯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喃喃的自言自语着,坐在了审讯室中间的铁椅子上,拿出一颗香烟叼在了嘴上。

    刚再次点上一颗烟,审讯室的铁门,咣当一声开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头看去,一个女孩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刚出头的样子,中等(身shen)材,模样清纯的好像邻家小妹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看到她的第一眼——就记住了那双眼睛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李南方见过的女孩子,可以说是多不胜数了。

    但没有哪个女孩子的眼睛,能像这个小警花的眼睛这样,有仿似不属凡尘的灵(性xing)。

    除了这双眸子之外,小警花别的五官,都不是太出彩。

    但只要有这样一双星辰般的眸子,就已经弥补所有的不足了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,看?”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呆愣愣的盯着自己,小警花冷声喝斥。

    李南方眨巴下眼睛,目光这才从她脸上,落在了她(胸xiong)上。

    在看到警服上的扣子,被撑的都快要扣不上了后,李南方暗中摇头,你不假扮警察,就凭这眼睛,这(胸xiong),也能让人想入非非的了啊。

    看她小脸红扑扑(春chun)潮不退的样子,应该就是偷窥哥们的妹子了。

    嗯,长的很不错,被她偷窥哥们没意见,再偷一次也成。

    李老板想到这儿时,就听小警花再次厉声喝斥:“把烟灭掉,当这儿是旅馆吗?”

    很好听的一口岭南普通话,虽说是在故做粗声,也无法遮掩她银铃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如果旅馆服务生能有你这么漂亮,我会天天去住旅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小声嘟囔道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女警一拍桌子喝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说什么。我就是想问问,啥时候放我走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赶紧陪着笑脸的摇头,心想,你吆喝的越大声,就证明你越心虚。明明是你偷窥了我,却像我占了你便宜那样,恨得我不行不行的,女人真奇怪。

    “说不清楚,就别想走了。”

    冒牌小警花坐在审讯桌后面的椅子上,抬手把灯罩一扭,雪亮到刺眼的灯光,迫使李南方赶紧抬手挡住了眼。

    唯有这样,女警才会觉得心安些,又喝道:“把手放下来,抬起头!”

    “你把灯拿开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抗议道:“我睁不开眼。”

    小警花当然不管他能不能睁开眼,语气严厉的问道:“姓名!”

    眼前这一幕,好熟悉啊,白灵儿也这样审过老子吧?

    想到白灵儿后,李南方联翩的浮想,终于遏制了些,暗中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警方审讯嫌疑人那(套tao),可是上百年不变老掉牙的了,是个人就熟悉这(套tao)流程。

    对这种审问,李南方自然不会露出丁点破绽,绝对是有问必答,尽最大的努力来让冒牌小警花满意。

    没问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后,小警花当然不甘心,盯着李南方过了足足半分钟,才缓缓的问道:“听说,你在缅甸灰色谷时,曾经帮过津门银凝超市的连媚,与美国f发生过争执?”

    冒牌小警花终究还是嫩了点,怎么可以问这个问题呢,这不是故意自找难看?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叹了口气,表面却愣了下,接着点头:“是。你怎么知道——啊,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小警花(身shen)子向前一倾,连忙问:“你明白什么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冷笑一声,缓缓说道:“原来,你也是个崇洋媚外,帮着外国人欺负自己同胞的败类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冒牌小警花可没想到,李南方会骂她是败类,稍楞后顿时勃然大怒,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,喝道:“你才是败类,你们全家都是败类!”

    被她骂全家都是败类,李南方倒是不想反驳,只是冷笑。

    他觉得冒牌小警花没骂错,他的亲生父母,如果不是败类,又怎么可能把他抛弃?

    “说,你为什么要骂我是败类?”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只是冷笑不说话,小警花绕过桌子快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伸手揪住衬衣领子,猛地向上一提,弯腰低头,额头几乎都碰着额头了,她眼里几乎要喷火那样,语气(阴yin)森的让人发冷:“小子,今天你要是不说出个一二三来,休怪我陈鱼儿弄残你。”

    原来她叫陈鱼儿。

    嗯,这名字很不错嘛,名如其人,可比楚扬眉这破名字好听多了,(身shen)上的味道也不错,哥们最喜欢的薄荷香,只是她有些肝火旺盛啊,这可不好,(爱ai)生气的女孩子,总是老的快一些。

    白灵儿,陈鱼儿,名字里都带有了个“儿”字,也都在审讯室内威胁过哥们。

    唯一遗憾的是,这是个冒牌小警花。

    嗅着陈鱼儿好闻的体香,李南方小白脸很快就涨红,张大嘴巴(欲yu)说还休:“我,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陈鱼儿揪住他衣领子的右手再次用力,低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李南方双眼忽然一翻,脑袋扑倒在了小女警那温暖且又很规模的怀里。

    这一招,李人渣也对白灵儿用过。

    现在再用,可谓是驾轻就熟了。

    啊,被勒昏过去了?

    陈鱼儿一呆,赶紧下意识的松手,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(身shen)子随着前倾,依旧趴在她怀里,只要她再后退一步,就会像折翼天使那样脸朝下扑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陈鱼儿当然不能让他摔着,连忙双手捧住他脑袋,急促的低声问道:“喂,喂喂,醒醒,醒醒——小子,你这是在作死!”

    她清晰感受到李南方趴在她(胸xiong)上时,鼻子里呼出的(热re)气了。

    还很急促,这摆明了是(情qing)迷时才会有的正常反应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