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84章 你是我看中的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诚达集团的外跑业务员这个(身shen)份,是荆红命给设定的,甚至还给李南方搞到了公司正儿八经的工作证。

    在灰色谷时,李南方就已经和连媚说过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又问,当然是因为亲眼见识到他的牛哄哄后,不再相信他只是个小业务员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连媚妩媚的笑了下:“你一个业务员,怎么会认识那、那个开着悍马,还有数名保镖随行的白人呢?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说的大卫哥啊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合上杂志,解释道:“我认识他,那是因为他与我们公司总部老板是熟人。托我们经理的福,我曾经和他在一起喝过酒,算是认识吧。至于他是做什么的,我这种小人物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女人在恋(爱ai)时,智商会降低。

    同样,她们在优越感十足时,智商水平也会有明显的下降。

    要不然,就凭李南方这个破绽百出的解释,自凡是智商正常的女人,都能听出他完全是在敷衍。

    可连媚却自动脑补,心想我就说嘛,你一个穿大路货的穷撸丝,怎么可能会认识那种大人物,原来是沾了诚达集团的光啊。

    诚达集团的华夏分部在津门,连媚当然很清楚,就像她知道总部在英格兰,诚达集团老板铁定是大人物那样。

    所以,诚达集团总部老板认识大卫哥,也就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托华夏这边经理福的李南方,间接再认识大卫哥,也就很、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至于在灰色谷时,大卫哥怎么会对李南方言听计从的,呵呵,想想梁姐是怎么巴结连姐的,这一切还需要理由来解释吗?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翘起的左腿放下,替换成右腿后,连媚对继续盘问李南方为什么那么牛这个问题,彻底丧失了兴趣,一心要把他收拢在(身shen)边,把他调教成忠心的马仔:“那,你再仔细考虑,考虑?”

    “考虑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很是不解,抬头看着这女人。

    “来我公司,跟我干!”

    连媚抬手拍了拍自己的(胸xiong)膛,让李南方为她担心会不会扎到手。

    钢丝小罩罩,诚然能为女人撑起骄傲的天空,但这玩意一旦被拍坏了,手会被扎出好多小洞的。

    “去你公司,跟你干?”

    李南方微微歪着下巴,问道:“连女士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女士不女士的,都说喊我连姐就好的。”

    连媚说着,从小包里翻出一张名片:“这是我的名片,你收好。如果你想开了就来公司找我。我们公司虽说规模还不如诚达集团,但在津门也算是知名企业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很想告诉她,说她已经送过一张名片了,不过那样会费口舌,接过来在手里来回翻弄着,拉长声音:“跟你干啊?”

    连媚点头:“来吧,我是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去超市当售货员,还是送货员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开玩笑道:“可别让我去干分店经理之类的,我没那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分店经理嘛,就算你要干,也得多磨练几年,学习一下企业管理之类的知识。”

    连媚看似很认真的说:“不过,你是我看中的人,我挖你过来,当然不会让你干售货员了。”

    对她这句“你是我看中的人”,李南方听了有些别扭,不过也有些自得。

    这说明连媚的眼神还很好用,能看出他是个相当有能力的男人,这才准备“委以重任”,想了想才敷衍道:“好吧,那等我好好想想——哈欠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时,李南方抬手掩着嘴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他是故意的,看出连媚很想与‘她看中的人’畅谈一路的意思后,只好用这种方式来婉拒她。

    连媚这次倒是很知趣,马上抢先说道:“行,那你好好想想,有意后就给我打电话。我先休息会儿,还真有些累了。”

    抢在李南方前面,她稍稍让座椅倾斜,把小包抱在腰间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尼玛的,连谁先睡觉都要抢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骂了句,抬头看向了过道那边的乘客。

    这是个穿着相当有品味的中年男人,气度不凡,一看就知道是个成功人士。

    只是这位仁兄的修心养(性xing)的功夫明显不到家,正在为一**丝居然和美艳少妇同坐,而他(身shen)边却是个老太太愤愤不平,那不怎么友好的眼神,一个劲撩拨李南方的耐心。

    幸好李南方很通(情qing)达理,冲他抱歉的笑了下,放平座椅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般,从澳门直达京华的航班,准时降落在了跑道上。

    飞机落地时李南方就醒了,不过他没睁开眼,免得连媚再跟他攀谈什么。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,连媚站起来时曾经犹豫了下,看样子是想叫醒他,不过没出声,很快就走了。

    又等了片刻,李南方才睁开眼,打着哈欠抬手伸了个懒腰,站起来慢吞吞的走向了舱门口。

    站在舷梯口,望着灯火通明的机场上空,李南方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,心中深(情qing)的呐喊着,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时,肩膀被人推了下,差点从舷梯上摔下去。

    谁你妹的敢推老子?

    李南方霍然回头,攥成拳的右手刚要举起来,又放下了,抱歉的说对不起,挡住您下机的路了。

    敢推老子的人,正是那位用不友好眼神瞪他的成功人士。

    看在他雄(性xing)荷尔蒙分泌了一路,却无处发泄的份上,李南方觉得有必要原谅他。

    “这是在飞机,不是坐公交车,小伙子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的软弱,让在本书内只出场一次就被雪藏的路人甲,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,冷冷教训了他一句,迈步走下了舷梯。

    “草,坐飞机与坐公交,除了价格不同能有座位,还能看到美空姐之外,还有别的区别吗?

    李南方地上骂了句时,又一架飞机呼啸着俯冲下来,徐徐停在了不远处的跑道上。

    “各位尊敬的旅客,祝您乘坐本次航班愉快,再见。”

    在空姐柔美的祝福声中,李南方就像失去了地心引力那样,慢腾腾走下了舷梯。

    候机大厅外面的台阶下面,不断有亮着灯的出租车停下,等旅客上车后,就迅速启动离开。

    大厅左侧的停车场内,停着很多前来接机的车子,不过李南方才不会去关注,因为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,再说他也不着急赶回青山。

    躲在京华的暗中,看那些跳梁小丑低劣的表演,也是一种享受不是?

    “嗨,李南方!”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刚走下第四个台阶,就听到有人在不远处喊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唉,我承认,我是帅了点,可你一个快死的人了,就不能别老缠着我了吗?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后,李南方心里叹了口气转(身shen)看去,刚从人群中辨认出连媚,肩膀就被人撞了下。

    候机大厅门口这会儿的客流量最多,上台阶的下台阶的,李南方忽然停步转(身shen)向回看时,上台阶的人不小心撞着他肩膀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他也没拿着当回事,更不需要别给他赔礼道歉,正要向旁边走一步时,撞他的那个人却伸手推向他肩膀,嘴里骂道:“卧槽,小子,走路不长眼吗?”

    这么横?

    李南方拧腰向旁边一闪,抬手挡开了那个人的手,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这是个剔着光头的年轻人,体格相当彪悍,(身shen)边还有好几个同伴。

    “哟,小子,你还敢还手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本能的格挡动作,让光头很不爽,再次抬手推向他肩膀:“你再挡我试试!”

    世界上从不缺少这种自以为是的人,总以为天底下的路都是为他一个人修的,谁也不能挡住他的去路,要不然就会有麻烦上(身shen)。

    很明显,光头年轻人就这么个骄横惯了的主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别人,可能就被他凶悍的模样给震住了,就算再生气也得有所顾忌,闷声不响的闪开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会。

    他很(热re)衷于让耍横的人,懂得什么才叫真正的横,尤其站在道义的高度上时,抬手一把把攥住光头的手腕,顺势向后拽去的同时,右脚已经探在了他腿前。

    光头被绊倒在了台阶上,来了个漂亮的狗吃屎。

    “草,小子,还会两手呢。”

    光头那几个同伴见状大吃一惊,立即迅速围了上来,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快步走来的连媚看到后,连忙叫道:“嗨,嗨,都住手,干嘛呢这是——林、林处长,是你?”

    几个人中的为首者,是个三十出头的中年男人,抬头看到了连媚,扳着的脸上,露出了一丝笑容:“呵呵,是连副总啊。”

    “林处长,刚才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总算能找到在李南方面前,显摆自己有多大能力的机会了,连媚自然不会放过:“这是我弟,他还年轻不懂事,请您原谅他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我什么时候成了你弟了?

    李南方听了后,无比的别扭,不过却懒得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从连媚脸上的笑容等级,李南方能确定这个林处长来头很大。

    “他是你弟?呵呵,小伙子(身shen)手还是很不错的嘛。”

    林处长看着李南方,(阴yin)着脸的笑了下时,又听连媚说道:“哦,对了,我弟也是你们开皇集团的员工。说起来,他可跟林处长您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他是诚达集团的?

    李南方没想到值得连媚对他和颜悦色的林处长,是诚达集团的,看他刚才的派头,还以为他是体制中那些实权处长呢。

    林处长稍稍楞了下,皱眉问李南方:“你是我们集团的员工?在哪个部门上班?”

    李南方还没说话,连媚抢先回答:“他是负责外跑业务的。李南方,你是在哪个部门?”

    华夏分部在津门的诚达集团,分公司遍布全国各大城市,员工足足有上万人,还有事要办的林处长,可没闲工夫听李南方是哪个部门的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李南方是诚达集团的员工,又是连媚她弟,林处长也不好再跟他计较了,抬手摆了摆训斥道:“算了,下次走路注意点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