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82章 你没资格提起他的名字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昨天,一整个晚上,岳梓童都遭受没毒瘾的煎熬。

    可却没有现在这样的难受,她在狠揪着自己头发,拿脑袋接连撞了十几下栏杆,又在冷水中浸泡几分钟,出了(身shen)大汗后,那种说不出的难受感觉,慢慢消失了。

    今晚,那样的办法却没用了。

    毒瘾几乎比昨晚更难抗衡了几倍,以至于她神智都有些不清了,怎么会想到去拿冷水泡脑袋。

    她并不知道,早上她吸的那半颗烟里,贺兰小新再次悍然加大了毒品的比数,让她的毒品发作次数越来越频繁,毒瘾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贺兰小新知道呀。

    这正是她想要的效果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用开门看,也能猜到门外的岳梓童,当前是一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听着撞门的声音越来越响,还夹杂着拿手指挠门的声音,只穿着一(身shen)黑纱睡袍,却穿着黑丝长袜的贺兰小新,左手抱在(胸xiong)前,右手夹着一颗香烟,背靠在门板上,看着(床chuang)铺上。

    粉红色的夜灯灯光下,宽大的席梦思(床chuang)垫上,摆放着成(套tao)的闺房用品,什么手铐脚镣,皮鞭橡胶制品,可谓是应有尽有的,还都是从国外进口的。

    就拿那根仿真的电动橡胶制品来说吧,购买它的价格,就够个搬砖工在工地上劳累半年的了,这种高档货用起来,是不是比真人的更、更真,新姐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只因,这也是她刚买到的。

    今晚她要试试。

    刚开始时,门外的岳梓童在叫门时,还是很“理直气壮”的,仿佛贺兰小新不给她开门,就是十恶不赦的最大恶行。

    现在则慢慢变成了协商的语气,就是新姐,咱能不能开门啊,大家不是好姐妹嘛,还不开门,更待何时?

    贺兰小新优雅的吐出一个烟圈,轻轻的笑了。

    什么好姐妹呀?

    谁家的好姐妹,会这样的玩呀?

    知道什么是猫玩老鼠不?

    贺兰小新现在就是一只可(爱ai)的小花猫,正变着花儿的玩弄岳梓童这只小老鼠。

    不把她给玩出花来,贺兰小新以后名字倒着写!

    几分钟后,岳梓童的语气又变了,非常的强硬,就是你特么的不开门,我就要在破门而入后弄死你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更加不屑的冷笑了声,知道岳梓童最后一丝理智,也将被磨尽了。

    弹飞手中的烟头,她走到了窗前,仰首望着夜空中的那轮残月,倾听着门外的动静。

    咚咚的脚步声杂乱无章,接着就有重物砸门锁的砰砰声。

    岳梓童是有这房间的备用钥匙的,只是她现在早就忘记了,从楼梯下小工具室内找来一把大扳手。

    门锁再怎么结实,也架不住扳手猛砸的,没多久岳梓童就撞开房门,高举着扳手扑了进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岳梓童,哪还有半点高傲总裁的风度?

    披头散发,衣衫不整,黑丝早就刮破了,用力咬着嘴唇,双眸散(射she)出疯狂的光泽,好像受伤的母豹那样,扑向贺兰小新时嘶声喝道:“给、给我!”

    就在她扑倒贺兰小新面前一米半处时,气定神闲的女人,才淡淡地说:“停下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声音不高,也不霸气,可岳梓童就像被她的声音给遥控着那样,立即停住了,全(身shen)都在打摆子般的瑟瑟发抖,呼吸急促,目光开始散乱。

    “放下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又说。

    岳梓童高举着的大扳手,掉在了木地板上,发出当啷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微微歪着头,贺兰小新看着她:“童童,你这是要干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——新姐,求求你,求求您,给我、给我!”

    岳梓童嘴角急促的抽了几下,忽然双膝一软,扑通跪倒在了她面前,双手抱住她的腿,颤声哀求。

    “给你什么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却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,眨着眼睛低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烟,烟,烟!”

    岳梓童的嘴唇也剧烈哆嗦着,颤声说道:“我要,要烟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要烟啊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这才像搞清楚怎么回事那样,螓首点了几下,慢条斯理的说:“给你烟可以。但你也知道,新姐的东西,可不是白拿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您想让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岳梓童用力吞咽着口水,声音更加嘶哑:“您让我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邪魅的笑了:“好。把衣服脱掉吧。记住,要脱光。”

    神志不清的岳梓童,楞了下。

    “不愿意,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转(身shen),又看向了窗外,淡淡地说:“我从来,都不喜欢强人所难的。尤其是这种事,最高境界,就是个两(情qing)相悦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垂首,双拳紧攥着,手指甲已经刺进了手心内。

    疼痛,让她多少恢复了些许理智,颤声问:“贺兰,贺兰小新,你确定,你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头也不回的回答:“我表达的,还不够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惨笑一声,抬头看着她窈窕的背影:“那,你有没有想过,想过扶苏一旦知道我们的事了。他,他会怎么想——”

    不等她说完,贺兰小新猛地转(身shen),抬脚狠狠蹬在她(胸xiong)膛上,尖声叫道:“闭嘴!你这个、这个婊砸!你没资格提到扶苏的名字!哈,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多么高贵纯洁呢。可我却知道,早在你(爱ai)上李南方之前,就已经与北方人,在网上不知羞耻的网恋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北、北方人?”

    被狠踢了一脚的岳梓童,现在根本不知道疼痛,双手撑地做起来,死死盯着贺兰小新:“原来,原来,你就是北方人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通过微信认识北方人,还是在李南方率(性xing)离开她后,导致她多姿多彩的生活一下子空虚,需要找个人来倾诉下心中的苦衷时,认识的。

    那是岳梓童有生以来,第一次网恋,更是第一次做那种事。

    后来,残酷的现实让岳梓童羞愤(欲yu)死,再也不碰微信了,但却从没有忘记北方人这号人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北方人也是岳梓童在网上的初恋不是?

    初恋,哪有这样轻易被忘却的。

    所以当贺兰小新提到北方人后,岳梓童立即明白了:“原来,原来你就那个,在网上把我拉下水的——((贱jian)jian)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就是((贱jian)jian)人。你呢?你是什么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冷笑:“给陌生人发那种放((荡dang)dang)不堪的大尺度照片,你算不算是((贱jian)jian)人呢?”

    岳梓童无话可说,只是用双手十指抠着地面,发出呲呲刺耳的响声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没有任何的资格,来提起扶苏的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脚,踩在她(挺ting)翘的美(臀tun)上,冷冷地说:“实话告诉你,那时候我化名北方人勾引你,就是想败坏你的名声,让扶苏对你失望。我,不许扶苏娶一个对贺兰家没有任何用处的女人,为贺兰家的少(奶nai)(奶nai)。”

    “扶苏,注定要成为贺兰家的新一代家主的。他的妻子,必须是林依婷那样的豪门贵女,而不是你这种被豪门踢出门的庶女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实话实说:“所以,从你不被岳家待见那天开始,我就已经蓄谋摸黑,甚至把你从这个世界上抹掉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不说话。

    她实在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人所遭受的沉重打击,最痛苦的不是敌人赐予的,而是你最信得过的人,在你背后捅刀子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?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抬脚,在岳梓童(身shen)上轻轻踢了一脚,贺兰小新嘲笑道:“((贱jian)jian)人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艰难的动地上爬起来,弯着腰踉踉跄跄的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残酷的真相,让她暂时忽略了毒瘾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要走出房门时,背后传来了一声火机点烟时,发出的叭嗒声。

    这个轻微的响声,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也像打开潘多拉盒子的钥匙,让她暂时消停的毒瘾,就像积蓄了千年才终于爆出地表的火山那样,轰的一声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给——我,求求您!”

    岳梓童猛地转(身shen),重重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爬过来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声音,清冷,高贵的像个女王,可她的脸色,却邪魅的像个妖精。

    “脱掉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不希望你做出任何的反抗,有丝毫不愿意的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一点,你这辈子都别想尝到一号的滋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唯一能做的,就是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配合,懂吗?”

    看着已经脱掉衣服,跪伏在(床chuang)上的岳梓童光滑的后背,妖女展开双臂稍稍一抖,黑纱睡意,乌云般的缓缓飘落在了地上,完美到没有丝毫瑕疵的(娇jiao)躯,在粉红色的夜灯下,看上去更加的(诱you)人。

    低低的哭泣声,在妖女为岳梓童戴上手铐脚镣时,在房间里回((荡dang)dang)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宝贝,别哭,姐姐会好好疼你的。很温柔,很温柔,就像在做梦,更像是在天上飞。”

    妖女俯(身shen)趴在岳梓童背上,伸出鲜红的舌尖,在她背上轻轻((舔tian)tian)着。

    “给,给我。”

    泪水,滴落在(床chuang)单上时,一支白色的香烟,从她肋下出现。

    她想伸手去拿,可双手都已经被手铐锁在了(床chuang)头,根本够不到。

    “宝贝儿,别着急,我会伺候好你的。”

    妖女拿起了旁边的道具,邪邪的笑着,伸到了下面。

    “呃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夹杂着痛苦的哼声刚响起,香烟的味道,同时弥漫在了房间内。

    当妖女那((荡dang)dang)人心扉的哼声,也委婉的吟唱起来时,惨白的月光,从窗帘缝隙内透了进来。

    起风了。

    风吹过树叶,发出莎莎的声响,仿佛有无形的巨人,在树梢上方漫步。

    展星神抬头看去时,一片努力也扛不住晚秋的枫树叶,从树梢上飘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慢慢地伸手,想接住这片树叶。

    可即将落在她掌心的树叶,却忽然打了个漩,飞向了旁边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么?”

    望着落在地上的树叶,展星神沉默半晌,才低低说了句,拿出了手机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