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81章 我们都错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以前岳梓童在想起李南方的成长过程时,就会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尤其想到自己白嫩嫩的如花(娇jiao)躯,却被一个怪物压在下面蹂躏——什么青年小夫妻之间的(情qing)啊,(爱ai)啊的,都特么统统滚蛋吧,少来恶心本小姨。

    所以在她的潜意识内,始终在刻意回避与任何人谈起李南方的不幸童年。

    就连她以往最信任的贺兰小新,也没告诉过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却把这些都讲给了与她关系一点都不熟悉的展妃听,而且语气平静,内心没有丝毫的不舒适感,就像在谈论周遭环境有多么优美那样。

    岳梓童却不知道,她在讲述某人渣一点都不出彩的童年时,展妃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,几乎是费尽了全(身shen)的力气,才能压抑住要疯狂喊叫的冲动。

    错了。

    错了!

    我们错了,长老们错了,王后错了,传承上千年之久的烈焰,也错了!

    所谓的返老还童,并不一定非得是谁违反了自然生长规律,从八十岁的老头,慢慢变成了十八岁的小伙子,还有可能是一个早衰患儿,完美逆生长,最终成长为正常人。

    可怜我们传承千余年的烈焰,数千上万名的教众,在这千余年来,始终投进了全部的人力,物力,在茫茫人海中,苦苦搜寻根本不存在的返老还童之人。

    有谁又能想到,所谓的返老还童之人,也可以是完美逆生长的早衰患儿啊。

    如果我们早就知道这些,历代王后又怎么会死不瞑目,大姐又怎么可能惨死在黑刺下?

    怪不得神姐说,避暑山庄的老曲在死时,还画了一个黑色的龙头在纸上。

    她更是三番两次的去试探李南方。

    那时候,我还以为这一切都只是个无聊的传说,还为大姐的死而不值,更怀疑神姐在昏迷中说出的那些话,只是她自己的猜测,尘世间怎么可能真有黑龙,能借助人的躯体来当宿主。

    原来,这是真的!

    原来,那个能影响我们烈焰的孽障,确实存在着。

    可以说,一直都在我们眼皮子下面。

    我们却睁眼瞎那样,任由他自由自在的生活着。

    不过,正所谓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啊,任由他隐藏的再深,现在也被我完全确定,找到了!

    哈,总是在怀疑李南方就是黑龙宿主的神姐,肯定做梦也想不到,他真是那个人。

    被我,找到了!

    展妃想到轩辕王每年三月三,在轩辕神像前许下的任何人只要找到那个人,都会被提拔为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副教主的承诺。

    想到最先发现的花夜神,却错过了最佳机会被自己轻易得到,展妃就觉得当初暗算她的行为,有多么的英明,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狂喜,猛地仰首,纵声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展妃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展妃忽然失态狂笑,吓了岳梓童一跳,看她花枝乱颤站都站不稳,好像要摔倒水里去后,连忙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被岳梓童抓住胳膊后,展妃才意识到自己太得意忘形了,抬手捂着嘴,剧烈咳嗽了两声,用力摇头敷衍道:“就是忽然想起了一件很可笑的事,忍不住的笑了。对不起了,岳总,请原谅我的失礼。”

    自己在这儿正儿八经的讲故事呢,她却开小差想到别的好笑事了,让谁,谁也会觉得尊严被冒犯了,心(情qing)不爽的,尤其最近心(情qing)一直不怎么样的岳梓童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她刚帮了个大忙的份上,岳梓童绝不会原谅她。

    看出岳梓童不高兴后,展妃再次轻咳一声,收敛脸上的残余笑容,正色道:“岳总,我真心没有冒犯你的意思,还请你别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忽然抬手捂住嘴巴,轻轻吸了下鼻子:“你不介意女孩子吸烟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吸烟,但从不排斥女孩子吸烟的。”

    展妃很大度的说:“这是个男女平等的世界,凭什么只(允yun)许男人喝酒吸烟,我们女孩子沾染就会被人说不务正业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样认为的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总算找到了与展妃的共同点,开心的笑了下,拿出香烟叼在嘴上一颗,低头打火时,手却颤抖的厉害,连续几次都没点燃。

    特么的!

    岳梓童在心里狠狠骂了句时,展妃拿过了她的火机,替她点燃。

    “谢,谢谢。”

    狠狠吸了一口后,岳梓童那种忽然升起的心慌,烦躁,并没有太多的减轻。

    她知道,毒瘾犯了。

    她必须马上回家。

    无论要不要求那个妖女,她都不想让人看出她吸毒。

    “展妃,时间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再次吸了口烟,岳梓童烦躁的把烟卷扔掉,又踏上一脚:“我还有点急事儿要去办。如果你没有别的问题,我想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岳总请便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点头转(身shen),刚走出一步,脚下就一个踉跄,(身shen)子歪向水面。

    就像她刚才及时搀住展妃那样,展妃及时挽住了她的胳膊,轻声说:“岳总,你吸毒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岳梓童(身shen)子猛地一颤,霍然转(身shen)看着展妃,眼眸中有寒光闪过。

    “吸毒,就像吸烟那样,谈不上对错,算是一种自然存在的现象吧。”

    面对忽然咄咄((逼))人的岳梓童,展妃依旧镇定自若:“如果我是你,从十二岁时就被许配给一个、个怪物,也会觉得生活索然无味,却偏偏无法反驳,唯有更加叛逆。只希望,用这种其实不该有的叛逆,来反抗无奈的命运。吸毒,只是众多叛逆行为中,一种很常见的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才没有因为不满意要嫁给李人渣,就颓废到吸毒的地步。

    我只是被妖女陷害了,就像是《大侠霍元甲》中被岛国人暗算的霍元甲。

    你懂个毛啊,就自以为是的来开导我。

    岳梓童心中冷笑,表面上却默声不语,好像承认展妃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“岳总,我送你回家吧。你这样的状态开车,在路上会出现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展妃低声问:“我想,你应该不愿意别人也知道你吸毒吧?”

    我特么何止是不想别人知道我吸毒呀,我都恨不得把你灭口了呢。

    重重吸了下鼻子,岳梓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展妃说的没错,毒瘾加重的岳梓童,实在没把握能把车子安全开回家去。

    从燕子山回家,要跑十数公里的盘山路呢,一个精神不济,就是车毁人亡的下场。

    岳梓童还没有看到妖女遭到报应,还没拧住李人渣的耳朵,痛哭着大骂他个三天三夜,又怎么甘心就这样英年早逝呢?

    对展妃说要与岳梓童同车回去的决定,潘海等人,董世雄几个,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看人家俩人在远处湖边有说有笑,一副好姐妹好知己的样子,同车而行很正常啊。

    王姐却有点不愿意,正要以安全因素来劝说她时,展妃皱眉冷冷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经纪人就是趴在明星(身shen)上的寄生虫,吃喝拉撒睡都指望明星呢,更有甚者还能帮明星照顾老婆——所以没有哪个经纪人,敢在明星流露出不满时,还唧唧歪歪的不愿意。

    上车后,岳梓童就把自己塞在了后车座靠窗的位置,(身shen)子缩成一团,不住地打哆嗦,打哈欠,擦眼睛,用手指猛掐自己的腿。

    从后视镜内看了她一眼,展妃加快了车速。

    车子驶出燕子湾后,看她俊俏的面孔都开始扭曲了,展妃心中稍稍有些不忍,轻声说:“我认识青山演艺圈内的人,也有毒瘾。要不要我给他打个电话,让他现在就带点货过来?那样,你可以少减少一点痛苦的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,混演艺圈的大咖们,如果不吸点毒,就仿佛不是演艺圈内的人那样,所以展妃能认识这样的人,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白、白搭的——哈欠。白搭的,回家。车速,再快点吧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说到后来时,声音里带有了明显的呜咽之声。

    这是她被毒瘾折磨,几近崩溃的前兆。

    等会儿,就该拿脑袋撞车玻璃了。

    展妃有些奇怪,怎么就能白搭了呢?

    毒品这玩意,不都是“国际通用”的吗?

    难道,岳梓童所吸食的毒品,是另类一种?

    她很想问问这些问题,可看她双手揪着脑袋,在车窗玻璃上轻碰后,就知道无论问她什么,都不会有清晰的回答了,唯有把车速放在最快。

    展妃的车技还是很不错的,用了比普通人驾车快一半的车速,在晚上八点半时,来到了岳家别墅。

    车钥匙上,挂着别墅铁栅栏的遥控。

    不需要岳梓童吩咐,展妃就自己开门,把车子驶进了别墅院子里。

    客厅内没有灯。

    车子刚停下,蜷缩成一团的岳梓童,鞋子都没穿,就迫不及待的推开车门跳下车子,踉踉跄跄的跑向了客厅门口。

    开门时,她才想到是谁送她回来的,转(身shen)用力挥了下手,示意展妃你开我车子回去吧,到时候再派个人给我送回来就行,恕不远送,我去爽一下先!

    展妃没有开她的车子,更没有因关心她,就跟她去客厅照顾她。

    现在她需要找个绝对安静的地方,好好消化下岳梓童透露出的信息,笃定自己并没有想错后,再去思考下一步的行动。

    在别墅门口停下车子时,展妃注意到别墅正前方有个小山丘,很适合双手托着腮想事(情qing)呀。

    用遥控把铁栅栏关上,回头看了眼依旧黑乎乎的客厅,展妃诡异的笑了下,左手在铁栅栏上一按,(身shen)子好像蝴蝶那样,轻飘飘的飘了出去,很快就消失在了路对面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砰,砰砰!

    跌跌撞撞跑上楼梯的岳梓童,来到贺兰小新门口,用力砸门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

    一个刚睡醒的声音,懒洋洋的从门内传来。

    “开、开门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双手撑着门板,跪在了地板上,用额头碰着房门,哑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再说话时的声音,已经出现在了门后。

    这就纯粹是装傻卖呆了。

    她明明知道除了岳梓童,就不会有谁擅自闯进别墅,把房门敲得砰砰响,却依旧这样问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是岳梓童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这会儿已经被毒瘾给折磨到不去思考了,神智也混乱了,只想快点吸到那种特供香烟,赶走这无法忍受的难受:“开、开门。新姐,开门,我要吸烟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