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77章 老板要回来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听陈大力说明来意后,岳梓童久久的都没出声。

    燕子湾那边的广告搁浅,最着急的人,不该是陈大力他们,而是岳梓童。

    因为她才是李南方作死后的继承人,等官方正式公布这个消息,李南方的通缉令贴遍大街小巷后,岳梓童就会在第一时间,接受南方集团。

    她无力帮愚蠢的李南方洗白,唯有帮他照顾好,他手下这群虾兵蟹将,尤其是董世雄夫妻,不受欺负。

    要不是刚才贺兰小新利用她毒瘾发作,羞辱她,她肯定早就跑到燕子湾去,给陈大力等人当主心骨去了。

    可去了,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?

    贺兰小新都办不到的事,她岳梓童,又凭什么能做到?

    呵呵,想让名气明显大于韩慧桥的展妃,今天去燕子湾救活,真不知道陈大力他们的脑袋里,包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偏偏,又不能嗤笑他们。

    一来,他们是全心全意为公司着想。

    二来,岳梓童没资格,去嗤笑这群昔(日ri)被她看不起的土包子。

    “岳——”

    那边的陈大力,久久没有等到岳梓童的回声,深吸一口气:“老板娘,我们都知道,说动展妃来救场的可能(性xing),微乎其微。但如果不去做,却一点希望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岳梓童眉梢,急促的抖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陈大力重复道:“老板娘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心中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其实很想骂这个土包子,现在遇到困难了,知道我是老板娘了,当初带人去我公司闹事时,怎么不想想我是你老板娘呢?

    你妹的,给你们当老板娘,很荣幸吗?

    你们可知道,老板娘被你那个死老板,给害惨了?

    这些包含着大委屈的疑问,岳梓童就算再怎么不理智,也不会对陈大力发泄的,再次稍稍沉默片刻:“好,我去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了,老板娘。”

    就像卸下了千斤重担那样,陈大力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大力哥的脸皮虽然厚,可也不全是不要脸的,吃错药才主动去碰钉子,遭白眼。

    现在把碰钉子,遭白眼的好机会,都交付给老板娘了,他能不感到浑(身shen)轻松吗?

    浑(身shen)轻松后,一阵强烈的尿意袭来,赶紧开门下车刚要走下排水沟,就看到老王坐在下面,双手捧着手机,肩膀一个劲的抖,嘴里还发出呜咽声,仿佛跑马无节制,即刻就要精尽人亡那样。

    “草,老王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吓了陈大力一跳,慌忙跑下去:“草丛里有蛇,咬到你鸟头了?”

    老王抬起满是泪痕的脸,看着陈大力一个劲的傻笑,不说话。

    陈大力更毛了,慌忙蹲下来双手扳住他肩膀,用力摇晃着,大声问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!打通了,老板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老王仿佛用尽全(身shen)的力气,才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陈大力的眼珠子,几乎要瞪出眼眶了。

    “我打通了老板的电话,我打通了老板的电话,我打通了老——”

    老王的声带忽然就不管用了,流水线似的,这句话接连重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他满脸涨红,眼冒精光要疯的样子,陈大力果断抬手,一耳光就把老王嘴角抽出了血。

    老王被抽醒了,眼神终于恢复了正常,却又张手抱住了陈大力,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,大声吼道:“老板要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讲、讲真?”

    “骗你是孙子!”

    “骗我,死老婆!”

    “还死你妹呢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真的?哈,哈哈。”

    陈大力终于确定老王不是在发疯了,哈哈大笑着,抱住老王,嘟起嘴巴,去亲那张菊花老脸。

    “妈妈,快看下面。”

    一辆白色小车从路边驶过,后排座椅上的一个小女孩,正趴在窗口向外看呢,看到排水沟里有俩大男人抱着狂亲,立即大惊小怪的问妈妈,他们这是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宝贝,别看。他们在、他们是疯子。”

    开车的少妇,向下面看了眼,就慌忙加快了车速,心中暗骂那俩男人简直是太不要脸了,光天化(日ri)之下就敢乱来,简直是有污青山文明城市的大好形象。

    少妇带孩子是去青山体育馆那边,参加大明星展妃个唱会的彩排。

    孩子很幸运,能够被选为大明星的伴舞小演员,这可是少妇儿时最大的梦想。

    想到很快就能见到展妃,少妇被两个大男人恶心到的心(情qing),才稍稍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车子驶到路口等红灯变绿时,她忍不住拿出手机,犹豫了下,拨打了那个能影响孩子一声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方老师,你好。”

    刚来到体育馆化妆间坐下,准备化妆的展星神,看了眼来电显示后,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在她的个唱会上,有一个节目是需要小演员来伴舞的。

    提前一个月,她所在的团队,就在青山征集伴舞小演员人选了,总共要九个,长相甜美,从四岁起就开始练舞的小陈甜,不但入选了,而且还被展妃亲自定为了领舞。

    “展、展老师,我们已经在去体育馆的路上了。我给您打电话,就是请问下,等我们去了后,是不是说出我们家陈甜的名字,就能获准去您所在的排练室?”

    陈甜的母亲是个小学教师,平时在学生面前以严厉而著称的,可在与展妃通话时,却激动的不行,更不敢称呼她为小姐,索(性xing)也尊称她为老师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展妃还说很看重领舞的,点头说道:“如果有工作人员拦住你,你就再给我打电话好了。呵呵,不客气,再见。”

    看她打完电话后,陪她一起进来的经纪人王姐,连忙接过手机,给化妆师使了个眼色,示意赶紧工作。

    因为是彩排,没必要化的太仔细,简单妆扮一下就好了。

    化妆师刚走到展妃背后,王姐拿着的手机又响了,是个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总是有那么一些无聊的人,吃饱了不去挣钱来积攒买演唱会的票,却偏偏给偶像打电话来(骚sao)扰,每天王姐都得遇到十数,甚至数十上百个,可烦人了。

    但粉丝就是明星的衣食父母,王姐就算再烦,也不敢怠慢他们的,更不会把这部好多粉丝都知道的电话关机,唯有用程序化的态度,来感谢他们的支持,或者婉拒他们某些稀奇古怪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喂,您好,请问您是哪位?”

    对王姐来说,接这种电话是驾轻就熟了,如果仅凭她说话声的声音,你肯定想不到她满脸的不耐烦,还以为她很用心呢。

    “这是展妃的手机号吧?”

    一个听上去懒洋洋的男人声音,在那边问道。

    听他这漫不经心的语气,王姐的眉头就皱了下:“是,这是展妃的手机。你——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呢,就被男人打断:“你把电话交给她,我有事和她说。”

    哟,这谁呀?

    敢用居高临下的语气,和我说话。

    你以为,我们展妃很闲,能听你说事吗?

    王姐心中冷笑,却依旧保持该有的职业素养:“呵呵,这位先生,对不起。展妃正在工作,不方便接电话的。我是她的经纪人,您有什么话,也可以和我说的。稍后,我会帮您传达给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说不着。”

    那边的男人有些不耐烦:“把手机给她。你告诉她,就说李南方找她。”

    “您、你说,你是谁?”

    王姐忽然觉得,李南方这个名字,貌似有些耳熟啊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。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的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更加的不耐烦:“麻烦你快点。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,我没空和你啰嗦。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?哈,你是李南方!”

    王姐终于想起李南方是何方神圣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个茅坑里的石头,流氓中的战斗种族。

    想当初,就是他谎称是展妃的妃粉,向她贩卖黄牛票,结果导致展妃的巡回演出流产,更是在火车站外面,讹走了十万块,强吻了万千粉丝心目中的女神。

    如果王姐会隔空杀人此类的异能,这会儿李南方已经死了千百次。

    不要脸的,还没找他麻烦呢,现在居然主动打电话来,大言不惭的说什么,有事要和展妃说。

    真是岂有此理啊。

    王姐现在深度怀疑,这厮是怎么长大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,听到我名字,你好像很吃惊的样子啊。看来昨晚,没男人陪吧?”

    流氓就是流氓,隔着电话,连王姐这种四十岁的中年妇女都敢调戏,绝((逼))没档次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给我滚!”

    王姐的职业素养再高,也受不了这厮,再也不顾自(身shen)形象了,对着手机尖声怒骂了句,正要结束通话时,一只小手伸过来,拿走了手机。

    是展妃。

    “王姐,小琴,你们两个先出去下。”

    已经被化妆师小琴,拿湿巾擦过脸的展妃,双眸中闪烁着复杂神色,表面淡然的请王姐俩人先出去。

    王姐不解,说道:“展妃,你干嘛要和那个流——”

    冷冷地,展妃打断了她的话:“王姐,我让你们暂且出去,没听到吗?”

    看出展妃有生气的趋势后,王姐嘴巴动了动,不敢再说什么,只好与小琴走出了化妆间。

    在演艺圈内沉浮太多年的王姐,察言观色的本事相当老辣,走出来后,就意识到展妃与李南方之间的关系,是相当不一般了,心中奇怪。

    她怎么奇怪,展妃不管,等她们走出去后,才双手捂着话筒,轻声说:“你、您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那个噩梦般的夜晚,李南方给展星神留下了终生难灭的心理(阴yin)影。

    很大,很大。

    大到隔着电话和他说话,声音都会发颤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没废话,直截了当的说明了来意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让你去给那个棒子救场的要求,有些过。可我实在没别的办法了。你现在立即收拾下,去燕子湾那边。好了,又催我登机了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不等展星神说什么,李南方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这语气,比大男人让老婆去买盒烟还要干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