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75章 你不会有好死的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岳梓童抢过来的那支烟,只剩下半截。

    半截烟狠吸几口就没了,但这已经足够让她不再遭受那种无比难受的折磨,右手捏着熄灭的烟头躺在沙发上,很久都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就仿佛,刚才争抢这半支烟,就耗掉了她全(身shen)的力气。

    无法形容的难受慢慢消失后,岳梓童还没有睁开眼,泪水就已经从眼角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不想哭。

    尤其守着艳如桃花却心若蛇蝎的贺兰小新,可她控制不住痛恨自己的难受,慢慢举起双手插在秀发间,用力揪住大把的发丝,恨不得拽下来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在任由贺兰小新轻薄她的那一刻,她就再也无法抵抗毒品这个魔鬼了,比她当初(热re)衷于网聊更甚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多么希望天忽然塌下来,把她,连同面前这个浑(身shen)散发着成熟气息的妖女,一起砸成(肉rou)泥,看不出任何的模样,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只是天是不可能塌下来的,所以她还得面对现实。

    哭泣,除了代表逆来顺受的软弱之外,不会起到任何的作用。

    她睁开了眼,就看到贺兰小新居高临下的盯着她,面带邪恶的妩媚笑意,目光从她的长腿上扫来扫去。

    多想,一脚把这个蛇蝎女人踹飞,再抓起案几上的水果刀,把她捅个稀巴烂!

    只是岳梓童不敢。

    杀贺兰小新容易,抗拒一号却很难。

    除非她在干掉这臭女人后,再自杀。

    岳梓童还不想死,不是她怕死,而是因为有太多牵挂。

    她如果死了,(性xing)格懦弱的母亲,怎么办?

    反手狠狠擦了把泪水,岳梓童从沙发上坐起来,拽了下(套tao)裙遮住膝盖以上的长腿,拿起水杯昂首,一口把半杯凉开水都喝干后,才微微喘着:“你、你看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,你曾经在墨西哥的袜业联盟大会上,与苏雅琪儿一起,穿上你的仙媚丝袜,在t型台上充当个腿模,而且还很成功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挨着她坐下来,拿出一张湿巾,替她去擦额头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岳梓童小脑袋歪了下,又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为她仔细擦干净后,贺兰小新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,那还要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想想,我为什么要提起那件事呢?”

    “你提起那件——”

    岳梓童忽然明白了,扭头看着她:“你,是想让我代替韩慧桥,去燕子湾那边,为南方丝袜当腿模。”

    “童童,不管是你的长相,还是(身shen)材,气质,都要比那个不知死活的婊砸强太多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左手,又放在岳梓童腿上,不安分的游走起来:“所缺的,只是面对镜头时的那份坦然而已。可我觉得,这并不是问题啊,潘海是国内最知名的导演之一,指导经验丰富。而你呢,也有几乎一整天的时间,来彩排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再客串腿模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伸手,从案几下拿出她自己的香烟,吧嗒点燃,深吸一口,接着剧烈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俩人的关系,还是以前那样的亲密无间,贺兰小新没有暴露出她蛇蝎妖女的本色,在韩慧桥自己作死,又找不到更好的女星来拍广告时,岳梓童还真有可能会亲自((操cao)cao)刀上阵。

    毕竟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说,南方集团已经算是她的产业了。

    迫在眉睫的广告无法拍摄,最着急的不该是她这个老总吗?

    可她现在不会。

    绝不会。

    在今天的毒瘾被满足后,她死,都不会配合贺兰小新的。

    只要是贺兰小新要求的,她都会不计后果的坚决反对。

    “真不去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秀眉微微皱了起来,抚摸着她长腿的手,猛地拧了下。

    岳梓童疼地眼角一哆嗦,却笑了,看着贺兰小新的眼睛,轻声说:“不,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算了,我也不会勉强你的。反正南方集团是你男人的产业,也算是你的了。你这个女主人都漠不关心,我这个外人干嘛要为此着急上火的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淡淡地笑了下,站起来扭着腰肢走向楼梯,抬手打了个哈欠,喃喃地说:“唉,昨晚没睡好,总是有些稀奇古怪的声音在想。(日ri)上三竿,恰好睡个回笼觉。”

    她在推开卧室房门时,岳梓童的声音从背后传来:“你食言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回头,微笑着说:“是,我食言了。那又怎么样呢?除了你之外,谁还会说我食言了?呵呵,你那个被我美貌迷个神魂颠倒的臭男人吗?他有资格说。但,前提是他敢回青山来呀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脸色忽青忽白,半晌后才哑声说:“贺兰小新,你不会有好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走上这条路时,我就知道我不会有好死的,还用你来提醒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笑容一收,问道:“你呢?童童,你会有好死吗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也不会有好死的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颓丧的歪倒在沙发上,额头又有细细的冷汗,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从这方面来说,我们就是一命人。那为什么苦苦坚持太多的无用,让自己活的这样累呢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起右手,手指蛇般的勾着:“宝贝儿,(日ri)上三竿恰是荒(淫yin)好时光。来,让姐姐好好疼(爱ai)你,让你从中品尝到从没有过的酸——”

    不等她说完,岳梓童忽然弯腰伸手,抓起水果刀,全力猛甩!

    嗖——笃的一声轻响,那把寒光闪闪的水果刀,擦着贺兰小新左耳发丝,刺在了实木门板上,深入足有三厘米,刀柄急速轻颤着,发出嗡嗡地颤音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,伸出鲜红的舌尖,动作放((荡dang)dang)的在唇上,缓缓((舔tian)tian)了一遍,笑着重复道:“委实好刀法,领教了。不过你别得意,等晚上,我会让你领教我的枪法。哈,哈哈。”

    在她的狂笑声中,房门砰地关上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是男人,在用邪气凛然的语气,说让岳梓童晚上领教她的枪法时,还算“实至名归”,可她明明是女人,又哪儿来的好枪法了?

    可她偏偏这样说,那就证明她真有一手“好枪法”,也有信心让岳梓童好好领教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昨晚没有吸烟,刚才倒是吸了,只是才吸了半颗。

    半颗烟,就代表着她已经被贺兰小新养成的毒瘾,会比昨晚提前发作。

    在无法抗衡的毒瘾下,岳梓童会放弃所有的尊严,去哀求贺兰小新,宁可付出所有能付出的代价,她都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只是,贺兰小新施展“枪法”时的枪,又是什么枪?

    猛然间,岳梓童想到了上次搜她房间时,在柜子里发现的那些道具了,胃部立即剧烈反刍起来,尤其贺兰小新的狂笑声,仿佛无形的恶魔那样,还在客厅内来回的回((荡dang)dang)。

    连忙用手捂住嘴,赤脚跑出了客厅,蹲在台阶上张大嘴巴,用力的干呕。

    却什么东西都吐不出来,唯有泪水再次倾泻而下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哭。岳梓童,你现在怎么老是(爱ai)哭了?你要坚强,绝不能让这个妖女看你的笑话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慢慢坐在台阶上,用力擦着眼,不断给自己打着气,强迫自己坚强起来,不要在妖女面前软弱。

    叮叮咚咚,背后客厅内有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很熟悉的旋律,是岳梓童的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她不想去接电话。

    她只想坐在这儿,盯着脚尖发呆,最好是忽然变成一尊石像,再也没有痛苦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这样。岳梓童,都说你要坚强,不能让妖女看你笑话了不是?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又重重吐出来后,岳梓童站起来转(身shen)快步走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是个陌生来电,青山本地的。

    铃声断了,屏幕上显示这个手机号,已经三次拨打过她手机了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那么就不是(骚sao)扰电话。

    抬头看了眼二楼贺兰小新的卧室房门,依旧紧闭着。

    看来,她真去睡觉了,说不再管拍广告的事,就不再管。

    手机第四次振动起来,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。

    岳梓童犹豫了下,穿上鞋子快步走出客厅来到车前,才接听了电话,淡淡地问:“喂,请问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无论她在家被贺兰小新怎么羞辱,她都不想在外人面前,流露出丝毫的异样。

    依旧是那个高傲的岳总,是岳梓童最后的尊严。

    “岳总,您好,我是陈大力啊。”

    一个有些紧张的男人声音,从手机内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陈大力?”

    岳梓童脑海中,立即浮上一个混子形象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对,对,就是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,找到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岳总,是这样的。我们南方集团今天要在燕子湾拍摄广告片——”

    南方集团要在青山时装节召开前夕,邀请国内最著名导演,南韩超一流红星韩慧桥来拍广告的事,李南方几个心腹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早就盼望这一天快点到来,能与亚洲当红明星近距离接触,反倒是在其次,关键是他们都很清楚好的广告片,对产品的畅销,能起到多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陈大力他们盼星星,盼月亮,总算盼到了这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天还没亮,李南方手下几大心腹,都赶去了燕子湾拍摄现场,盼着太阳快点升起,美女明星快点出现。

    太阳准时升起来了,韩慧桥却没出现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陈大力心中不好的预感,越来越强烈,草,不是不来了吧?

    事实证明他们的预感,这次准极了——当潘海给贺兰小新打过一个电话,转(身shen)看着他们耸耸肩,说暂停拍摄时,陈大力等人懵((逼))片刻后,立即大骂女棒子不讲信用。

    眼看扩大影响力的机会就这样溜走,潘海也是很郁闷。

    可他再郁闷,又能管个(屁pi)用?

    贺兰小新都摆不平的事,他一个导演就更玩不转了。

    “潘导,就不能找个二流明星来吗?”

    (性xing)格沉稳的董世雄,还能强忍着不问,陈大力和王德发俩人,却不甘就这样暂停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