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69章 费力不讨好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满脸的血污被洗干净后,本(身shen)算是小白脸一枚的李南方,不再那样吓人了。

    白灵儿想说时,嘴巴动了好几下,都没说出一个字来,唯有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样我就放心了,真怕刚才那样子会吓倒人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满意的笑了下,从台上跳下来,向对赌箱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该做的事(情qing),已经做完了,再呆在这乌烟瘴气的地方,就会有损李先生冰清玉洁的气质。

    但走之前,是万万不能忘记要拿走自己的钱。

    三百万美金的对赌原始资金,乘以二十倍后,会是多少?

    六千万啊!

    去掉拳场两成的吸血抽成,还能剩下四千八百万呢。

    这可是美金。

    换算成华夏货币,按照当前六块多的汇率——草,原来成为亿万富翁的过程,也不是太难啊。

    想象可以把这笔钱都投在南方集团,会产生多大的效益后,李南方就激动的不行。

    距离他带着三五个马(屁pi)精,在青山街头横着走,看到哪个姑娘漂亮,大把钞票砸过去,让她乖乖洗白了伺候本大少的美好生活,已经是零距离的亲密接触了。

    换谁,谁不激动?

    激动的李南方,刚走了几步,却又想起了什么,回头看向了白灵儿。

    穿着一(身shen)(性xing)感专业比赛服的白灵儿,依旧傻傻的站在那儿,呆呆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,对这地方很留恋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白灵儿没回答。

    看来这孩子还没从恐惧的(阴yin)影中走出来,这都是老子的过错啊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暗中指责了自己一句,李南方走回去,牵起了她的手,又问她那五个同事:“哥几个,走着?”

    男人的神经,终究要比女孩子大条些,几个人连连点头:“走、走着!”

    “你们押注了没有?”

    走到对赌钱箱那边,看着里面满满地一箱子钱,李南方忍不住咽了口口水,再次埋怨自己,在来时该和大卫哥多借点钱的。

    目测,对赌钱箱里的钱,远远超过了六千万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们也投了。”

    石头终于清醒了过来,磕磕巴巴的说:“五,五万美金。”

    “五万美金就是一百万,一百万去掉拳场抽成,也就是八十万。唉,你们太小家子气了,财运也很一般,轻易放过了这个赚钱的大好机会。投资时的眼界,注定了老板与打工狗的差——咳,别介意啊,你们是公务员,不是打工狗的。”

    讪笑了声,李南方抬手在钱箱上拍了一把,瞪眼问封堵头目:“还傻愣着干嘛?赶紧的按赌注给钱。你妹的,老子实在不愿意在这乌烟瘴气的地方,多呆一秒钟了。”

    封堵头目(身shen)子一哆嗦,清醒了,吃吃地问:“该、该给您,多、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我投注三百万美金,按赔率该给我六千万。去掉两成抽成是四千八百。根据四舍五入的惯用算术法来算,你们给五千万整吧。为感谢贵拳场让我们挣钱了,我做主,我这些哥们那一百万的小钱,就不要了。一百万也要,太没面子。”

    看着李南方那张上下翻飞的嘴唇,封堵头目真心想跪在地上,给他磕头,高喊大爷,您就可怜可怜我,给点小钱花花吧!

    不过很明显,自诩不把一百万美金放在眼里的李南方,是绝不会给他的,哪怕他把脑袋磕破了,也不会给。

    所以,总算清醒过来的封投头目,立即按照赔率,开始给李先生算钱。

    四舍五入的惯用算术法,在这儿是不管用的。

    你妹的,真当这是在菜市场,三五毛的零头呢?

    多给赌客一百块,就得自己掏腰包垫付的封投头目,大着胆子,用无比委婉的语气,请李先生讲讲道理——

    在上千人心目中,现在已经是血魔存在的李南方,还是很讲道理的,只要了他该得的四千八百万。

    那么想当然的,白灵儿他们投下的五万美金,也不能这样免掉了。

    数千万的现钞,目测至少有几十公斤重,携带相当不方便啊,尤其还要跨境,会招惹很多麻烦的。

    幸亏拳场早就考虑到了这点,为方便境外游客,他们特意开通了支票、转账业务。

    跨境转账,需要大笔的手续费,而且也太显眼,所以远远不如全世界都通用的几大银行支票。

    刚才还把一百万美金全然没有放在眼里的李南方,果断选择了支票结单。

    亲吻了下支票,李南方收起来,牵着白灵儿的手走向拳场大门那边。

    所到之处,人人闪避,没有谁说话,都用“大爷,您请快走”的眼神,殷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李南方前脚刚走出拳场大门,后脚就有风吹水面般的呼气声,从大门内响起。

    “这是在欢送老子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看了眼,语气真挚的叹了口气:“唉,泰国人民好(热re)(情qing),以后有机会,我还会再来的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后,白灵儿(身shen)子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她宁愿去个荒无人烟的地方,过那种啃树皮的原始生活,也不想再来拳场的。

    她不愿意来这儿,倒不是说她有两个同事折在了这儿,而是因为这扇门后,藏着她无法接受的残酷血腥。

    滴滴,一声清脆的车喇叭声,从街边传来,大卫哥那张和蔼的笑脸,弹出车窗,对着这边连连摇手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是谁?”

    可能泰国的月光,有着清神醒脑的作用,白灵儿这会儿总算从血腥的(阴yin)影中挣脱了出来,望着那边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朋友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随口回了句,又压低声音特意解释道:“这可是个出手相当阔绰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这样解释,明显是在暗示白灵儿,哥们能和他成为朋友,那是因为他很大方而已。

    “是酒(肉rou)朋友吗?”

    白灵儿的理解能力,还是差了些。

    “别侮辱我交友的格局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不高兴的说了句,哈哈笑着张开手,与大卫哥(热re)(情qing)拥抱了下。

    他满(身shen)都是黄志强喷出来的鲜血,而大卫哥则是一(身shen)(挺ting)拔的白色西装,俩人在(热re)(情qing)拥抱再分开后,大卫哥大半个白西装,都变成水粉色的了。

    这厮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用他自己独特的方式,来像白灵儿等人证明,他们的友(情qing)有多深厚。

    大卫哥苦笑着弹指,弹了弹一块碎(肉rou)似的东西时,李南方给他介绍道:“来,大卫哥,给你介绍下,这是我好朋友白灵儿。”

    “白小姐,自我介绍下,我是英格兰的非克斯·大卫。能认识您,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大卫立即端正态度,主动对白灵儿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“非克斯·大卫?”

    白灵儿刚要伸出手,却又猛地想到了什么,脱口说道:“啊,我知道了,你是英格兰三岛最大的的毒枭!”

    如果是别的国家刑警,在这儿认出大卫哥是大毒枭后,就算心中再怎么震惊,也不会说出这句话,更不会立即反手,从同伴腰间拔出了手枪,哗啦打开保险,对准了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华夏对制毒、贩毒的打击力度,从来都是毫不手软的呢?

    像大卫哥这种毒界名人,他的照片早就通过国际刑警组织,转到华夏各警局,派出所了,一旦在华夏街头发现此獠,绝对会立即开展抓捕行动。

    在欧美要想在大街上抓捕大卫哥这种大毒枭,那是需要充足证据的。

    可在华夏不用,我们对待极度危险的态度,从来都是禀着把它掐死在摇篮里的宗旨,先斩后奏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白灵儿才在猛地认出大卫哥是何方神圣后,立即做出了这种本能的动作。

    她刚把手枪抬起来,随(身shen)保护大卫哥的四个保镖,二话不说,立即齐刷刷的掏出家伙,对准了她。

    哗啦啦,石头他们也都举起了手枪。

    忽然间,就剑拔弩张了。

    大卫哥确实神色坦然,看着白灵儿的眼睛,眨都没眨一下,只是笑着说:“李兄弟,我可没想到白小姐,原来是一名尽职尽责的警务人员。”

    说完,回头训斥四名手下:“都把枪收起来!是谁让你擅自拿枪,对着我李兄弟的好朋友的?”

    看,人家大卫哥多会说话?

    再看看满脸正义感十足的白灵儿,李南方觉得她给自己丢人了,满脸的不高兴,抬手打开她的手枪:“白灵儿,你搞毛呢?我好心好意的给你介绍我好朋友,你却拿枪相向。哼,简直是太不可理喻了!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脑子是不是烧坏了?”

    白灵儿再次把枪举起来,对李南方厉声说道:“他是个毒枭!你怎么可以和他称兄道弟?”

    “大卫哥是毒枭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冷冷地说:“他去华夏贩毒了吗?你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国际刑警吗?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——”

    白灵儿很想反驳李南方,缉捕,铲除像大卫哥这样的大毒枭,是每一个警务人员应尽的义务。

    不分国界,不分警种。

    只是她嘴巴张了好几下,却只能说出一个你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呀我?你可知道,如果不是大卫哥亲自驾车,昼夜兼程把我送来这儿,你这会儿应该被那死人妖给虐成狗了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真心反感白灵儿这种,眼里只有法律却没有友(情qing)——确切的来说,是不懂“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”真理的警员,觉得她脑子相当僵化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——”

    被李南方毫不客气的训了顿,白灵儿小脸时红时白。

    石头等人这会儿也琢磨过味儿来了,小声提醒白灵儿:“白队,我们现在泰国呢。如果真动手的话,这可算是跨境办案了。”

    跨境办案,是需要一定手续的,需要获得“贵地”警方同意的。

    人家泰国警方都没对大卫哥有所动作,你一华夏小女警,就在这儿亮出家伙,充当正义使者,这不是扯淡么?

    这,绝对是费力不讨好的事。

    被石头提醒后,白灵儿才醒悟过来,收起枪,不再看大卫哥,伸手牵起李南方的手:“跟我走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