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68章 花样的血腥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黄志强单膝跪地,抬着头刚要爬起来,一只还粘着好多蛋黄的皮鞋,就狠狠撩在他下巴上。

    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,黄志强就像触电那样,从地上忽然后翻。

    后翻过程中,有鲜血喷溅而出,带着十数颗断了的牙齿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猝不及防踢出这一脚时,其实能把此刻心慌不已的黄志强,下巴踢碎,直接踢个半死。

    然后,无论他怎么玩,黄志强都唯有乖乖“配合”的份儿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不想那样做。

    现场千余名观众,花那么多钱来观看他打擂,自然是希望能看到一幕血腥,精彩,且视觉冲力时间够长的高质量比赛,他一脚把黄志强踢成窝囊废,那也太对不起现场观众了。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确切的来说,是对不起现场观众押在黄志强(身shen)上的钞票。

    李老板是个好人——真心不想等会儿拿着观众们捐献的钞票走人时,却没有让他们享受到,该享受到的视觉盛宴。

    站在二楼至尊包厢内的沈云在,丝毫没有理睬被一脚踢翻在地的黄志强,那双清冷的眸子,只是死死盯着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刚上台时,沈云在就看着他眼熟。

    当他很风(骚sao)的亮出自己名字后,沈云在顿时恍然,原来这就是在青山民众聚拢在南韩青年娱乐份青山分部闹事时,那个接受采访时推波助澜,狠狠削了南韩人颜面的混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爷爷的阻拦,沈云在早就跑去青山,担任南方集团的走秀腿模去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她已经够大度了,能让李人渣在临死之前,能看到南韩第一美少女,为他的产品走秀。

    只是很了解她的爷爷,却提前严令她不许擅自行动,在没有搞清楚李南方的真实来历之前。

    沈云在不想听——不行,唯有强忍着。

    看出她再呆在国内,如果不给她一点活干,指不定就会偷着离家出走,赶往华夏去找李南方麻烦去后,她爷爷这才安排来泰国这边,巡视地下拳场。

    只是她爷爷做梦都没想到,她会在这儿遇到李南方。

    在这儿遇到李南方,结果会很好吗?

    鬼知道。

    鬼才知道的结果,沈云在当然不知道,她只是死死盯着李南方,两颗贝齿用力咬住了红唇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不得不承认,爷爷说的很对,李南方绝不是个像他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样,只是个愤青。

    他是个高手。

    很可怕的高手。

    在南韩跆拳道算是佼佼者的黄志强,现在就像一只臭袜子那样,被他狠虐。

    变着花的虐。

    李南方从没像现在这般的爽。

    他从十五岁那年就开始杀人了,到现在为止杀了多少人,他自己都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可每次杀人,无论对方有多么的罪大恶极,深受师母教导影响的李南方,都会尊重最起码的人(性xing)。

    简单的来说呢,就是他会用最干脆的手段,让敌人在最轻的痛苦中死去。

    那样杀人——不过瘾。

    现在他可以过瘾了。

    他相信就算师母在台下,看他这样花样狠虐黄志强后,最多也就是闭眼不看,却不会阻拦他玩弄人(性xing)。

    只因,黄志强已经不再是个人了。

    不是男人,不是女人,生(性xing)还又特别残忍,特别嚣张的人,怎么可能算是个人,有正常人才有的人(性xing)?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明明李南方不需要借用黑龙的魔(性xing),来对抗强敌,黑龙就自己苏醒了,在他四肢百骸中上下翻腾着,兴奋的咆哮着,催促他能不能用更花样的手段,来对待黄志强。

    李南方并不知道,每当他忽略人(性xing)时,黑龙就会自动苏醒,左右他,控制他,站在魔的角度上,去考虑问题,来打击敌人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双眼开始发红,他在笑。

    可所有看到他面部表(情qing)的人,都会忍不住地打个冷颤,仿佛见到了来自洪荒远古的邪魔怪兽。

    李南方左手抓着黄志强的脖子,一拳打在了他下巴上。

    黄志强没有惨叫,只因他的下巴被打脱臼了。

    剧痛让他比往昔更加清醒,从没有过的恐惧,也促使他做出了本能的反击,一拳狠狠打在李南方心口,用他所有的力气!

    李南方能躲开的。

    他不躲。

    在魔(性xing)大发时,他会忽略来自(身shen)体上的所有痛苦,就像没有痛感神经的改造战士那样,任由(身shen)陷绝望中的黄志强,对他拳打脚踢,犹自慢吞吞的,右手从脱臼了的下巴上方嘴里,伸了进去。

    黄志强想闭嘴,咬合。

    脱臼的下巴,是不会听从他大脑命令的。

    他抬起双手,掰住那只掐住他脖子的手,全力想掰开。

    那只手却像用生铁浇铸的那样,纹丝不动的掐着他脖子。

    对黄志强绝望的挣扎,李南方报以友好的微笑——就像当初黄志强打残青山警员那样,贵族风范十足。

    他的右手,抓住了一根舌头。

    黄志强猛地醒悟,李南方这是要做什么了,拼命向回缩舌头,更想大声哀求,求人放过他。

    下巴脱臼,嘴里还塞着一只手的人,是说不出一个字来的。

    就像黄志强再怎么用力往回缩舌头,也扛不住李南方慢慢把他舌头,从口腔里拉出来那样。

    李南方把他舌头拉出来的动作,很慢,很慢,就像有些舍不得——却没有一点点的停顿。

    千余人的现场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都满脸见了鬼那样,眼神直勾勾看着拳台上,大气都不敢喘一口,生怕会引起那个恶魔的注意,忽然扑下来,一把掐住他脖子,把他的舌头从嘴里拽出来。

    慢慢地拽。

    没有丝毫的停顿。

    人的舌头会有多长?

    现场知道舌头有多长的人,不会超过十个人。

    现在大家都知道人的舌头有多长了——因为李南方,已经把黄志强的舌头,慢慢地,从口腔里,硬生生的拽了出来!

    人的舌头韧(性xing)会有多强?

    应该不会次于牛皮腰带。

    有谁,能徒手能把牛皮腰带拽断的?

    应该没有——但现在有了。

    鲜血,就像喷泉那样,在舌头被拽断时,忽地喷出来,喷在了李南方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当然能躲。

    却不会躲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看上去好血腥啊,现场千余名观众,不都是特喜欢血腥场面吗?

    好心的李南方,看在钱的份上,尽可能满足他们的愿望。

    把拽断的舌头,随手抛在脚下后,李南方右手在黄志强光滑细嫩的后背上,擦了擦后,左手掐住了他后脖子,弯腰右手抄住了他双腿膝盖弯处,高高举过了头顶。

    回头,对已经被吓傻了的白灵儿,桀桀笑了个后,猛地把黄志强往下惯下的同时,右膝已经提起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声全场所有角落都能听到的骨折声响起后,黄志强整个人,就以相当诡异的角度,反弯四十五度角,依旧没有发出任何的惨叫,就像个稻草人。

    在他舌头被硬生生拔出来后,他的人就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还折磨他的尸体,纯粹是满足各位观众的强烈要求罢了。

    好像丢垃圾那样,把尸体丢在地上,李南方左脚踩在了尸体脖子上,用力一顿!

    好吧,现在午饭时间,场面不要太血腥。

    “呕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,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极度残忍,双手抱着肚子,弯腰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呕吐,打开了呕吐的开关——呕吐声四面响起。

    白灵儿在呕吐,她的同事们在呕吐,负责封投的头目,在呕吐,二楼的至尊包厢内,沈云在捂着嘴,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,扑通一声蹲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相比起下面现场的观众,可能是隔着一层玻璃的缘故,沈云在所受的血腥视觉冲力,要差很多。

    就好比看电影那样。

    电影里的血腥场面再怎么吓人,也缺少了现场那种真实感。

    所以,沈云在没有像下面好多人那样,无法控制的呕吐。

    她只想逃走!

    片刻不停的。

    瞬间,她无比的感谢爷爷,能够制止她孤(身shen)去华夏青山。

    要不然,她可能会抢先黄志强一步,亲(身shen)“享受”到这种非人(性xing)的血腥。

    可就在猛地站起来,要夺门而出时,却又停住了脚步,沉默片刻,霍然转(身shen),看向了窗外拳台上的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就像个专业的屠夫那样,在收拾刚宰杀的死猪那样,只是苦于没有刀具,唯有左脚踏住死猪的左腿,双手抓住死尸右腿,正要向上猛地用力——女孩子带着恐惧的尖叫声,从背后响起:“李南方,不要!”

    数月前,就在华夏青山开皇集团的小车班值班室内,魔(性xing)大发的李南方,正要强行霸占白灵儿时,她曾经大声尖叫了句什么,把他从魔障中唤醒。

    现在,她的尖叫声,再次起到了能撕开乌云的闪电功效,让正准备把死猪给撕成两瓣的李南方,动作凝滞了下,眼神迅速清澈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吓坏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把死猪的右腿扔掉,转(身shen)看着白灵儿,抱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、李、李——我们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被极度恐惧给吓坏了的白灵儿,都已经说不出李南方的名字,只要求他一起走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(身shen)上全是血,粘糊糊的很难受,找地方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点点头,走到呆若木鸡的敲钟侍者面前,用商量的语气:“借用你衣服,擦个脸?”

    敲钟侍者的思维,早就停止了转动,只是呆((逼))般的站在那儿,任由李南方掀起他的衣服,擦干净了脸。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道谢后,从口袋里拿出几张钞票,塞进了侍者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李先生是个讲道理的人,知道弄脏别人衣服后,是要赔偿的。

    “那哥们,能把水给我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掀起缆绳刚要钻下去,看到一个拳场小弟手里,抱着大瓶的矿泉水。

    这水,本来就是给拳手中场休息时用的。

    小弟木然的点点头,动作僵硬的递过了矿泉水。

    把水倒在脸上,双手搓了几下,李南方笑着问白灵儿:“这样,是不是英俊些了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