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64章 我,先走一步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白灵儿被人呛了个脸红脖子粗,想发脾气又不行,唯有大局为重,暂且忍了这口鸟气,带两个手下走进了俱乐部。

    因黄志强生下来就是个残暴分子,长大后苦练跆拳道,在没作案之前,就已经是南韩拳台上有名的高手了,所以要想在缉拿他,必须要考虑他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跟随白灵儿来的这七名手下,都是她与局座等人,在全市警界千挑万选出来的,随时准备以近(身shen)格斗方式,让他乖乖服法呢。

    如果票价是十块钱一章——白灵儿会买八张门票,自掏腰包。

    可坑爹,不,是坑娘的最低三百美金的票价,只能让她带着两名最能打的手下,进场。

    白灵儿还是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或者说,她从小就是在华夏这个大温室内长大的,除了遇到某人渣时吃过瘪,基本都是处于一帆风顺的状态,所以当她来到各方局势特别复杂的泰国地下黑拳场内后,才知道事(情qing)一点都不像她所想象的那样简单。

    别说是逮捕黄志强了,她连人家的毛都没看到一根。

    化名为卡卡的黄志强,是秋季联赛阶段赛的冠军,这些天内正处于休养期,准备参加月底的冠军决赛。

    他可是芒果俱乐部的金牌拳王,等闲人在他休养期别想看到他。

    白灵儿想亮出警官证,想耍横——不过,想想门口售票员的态度,再看看内保手里的步枪,觉得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要想见到黄志强,必须得等到月底。

    等吧。

    一千美金花出去后,白灵儿渐渐明白过味儿来了。

    就算她等到黄志强露面,要想在俱乐部内直接动手抓人,结果也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连本地警方都不买账的俱乐部,会在意外国警察吗?

    谁敢抓他们的员工,铁定会二话不说,直接开枪。

    所以要想抓捕黄志强,必须先砸烂他披着的这张保护皮的外(套tao)。

    得到求助的青山市局,立即上报省厅,通过外交手段,给泰国这边施压——不配合,我们就会减少东省来泰国旅游的团次,路线。

    自凡觉得旅游是块肥(肉rou)的国家,宁可挥刀自宫,也不敢得罪强大的华夏旅游团,这已经是世界人民的共识,所以当东省祭出这个**宝后,泰国这边立马服软了。

    经过艰苦的谈判后,白灵儿等人终于见到了黄志强。

    不,是见到了一个美女。

    刚看到(身shen)穿泰国民族服装的美女后,白灵儿的最先反应就是懵圈,说我们要找是黄志强,你们给引荐个美女来干嘛呀?

    看着那个(身shen)穿泰国民族服装的栗色短发美女,人家淡淡然的回答,说这就是你们要找的黄志强,童叟无欺,如假包换。

    为逃脱正义的惩罚,黄志强居然动了手术,摇(身shen)变成了一个美女!

    这、这可是暗线(情qing)报中没提到的。

    看来,暗线是想把这个大秘密保存在心里,到时候拿出来狠狠讹青山市局一笔,却不曾想到,他的发财梦会随着一把大火破灭了。

    其实,黄志强在最短时间内,被改造成人妖后,只要他懂得低调,别在酒后吹嘘在酒后曾经在华夏干过一次灭门惨案,暗线也不会听到,立即意识到发财的机会来了,开始暗中调查他。

    更不会,给他自己埋下了杀(身shen)之祸。

    这就是典型的不做死,就不会死了。

    几次拿手拧着自己大腿,((逼))着自己相信泰国警方不是在忽悠自己后,白灵儿开始询问黄志强,与那件灭门惨案的细节。

    万一这位卡卡美女,是某人为保护黄志强,才推出来的替罪羊呢?

    事实证明,黄志强确有“取死又道”,在正义凛然的白警官面前,不但没有再三否认不是杀手,是个为生活所迫而变(性xing)的可怜人,反而口吐狂言,说老子,不,是老娘就是黄志强!

    当初,老娘是用的什么凶器,在某时某刻,先杀的谁,后杀的谁,犯案后又怎么从容撤离的——等等细节,与白灵儿所掌控的完全吻合。

    我就是灭门凶手,可你们能把我怎么样?

    通过法律来制裁我?

    哈哈,开鸟毛的玩笑呢,这是泰国地下黑拳场,不是在你们华夏!

    想缉拿我归案的办法,唯有一个,那就是在拳台上,把我打残,或者打死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就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。

    自从那个女人背叛我后,我就恨死了所有华夏人,所以现在我最大的希望,就是能通过拳台,来多打死几个华夏人。

    有本事,就来拳台上杀我,随时随地的奉陪!

    黄志强撂下这些话后,袍服一甩,转(身shen)离去。

    白灵儿刚要有所动作,几把手枪对准了她。

    负责前来协助她工作的当地警方老大,无奈的耸耸肩,摊开双手说,对不起,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。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不就是打擂台赛吗?

    姑(奶nai)(奶nai)就和你打!

    白灵儿也是个狂傲的,立即做出了决定,她要在擂台上,把那个垃圾弄死!

    当然了,碍于某些原因,白灵儿在打擂台时,是不会以华夏警察(身shen)份出现的。

    跟随白警官来此的七名手下,当然不会(允yun)许她一个女孩子,参加这种以命相博的擂台赛了,纷纷自告奋勇,要出马温酒斩罪犯。

    于是,一场决赛前夕的加塞赛开始了,对阵双方是卡卡,与华夏高手。

    围观者甚众。

    加塞赛开始后,白灵儿才知道她犯下了多大的错误!

    做过变(性xing)手术的黄志强,因体内的雄(性xing)荷尔蒙无处发泄,全部转化成了力量,速度——想想练过《葵花宝典》的东方不败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跟随白灵儿来泰国的七个精锐中,最先上场的可是国内某大军区特种小分队退役的,上台后,居然连一个回合都被撑下来,就被黄志强踢断了左腿,拧断了右胳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白灵儿冒着被观众们群起攻之的危险,率人扑上擂台抢救,那名警员的脖子会被直接拧断!

    也幸亏泰国警方知道白灵儿等人的(身shen)份,不敢太肆意妄为了,特派了数名便衣前来保护,才没有因为他们违反黑拳道规则,被俱乐部内保出手,拿枪直接突突掉。

    黄志强也很“大人大量”,双手高举着,在擂台上不住地跳跃,用各种不堪入目的下流动作,来嘲笑、挑衅白灵儿等人。

    你能想象,一个穿着大裤衩,带着黑色小罩的栗色短发美女,做那些不堪动作时的样子吗?

    黄志强的动作,引发了全场一浪浪的高声尖叫,无数男人大喊“卡卡,我(爱ai)死你了,我要给你送花,送精”。

    心中怒火万丈的华夏警察,立即又有人登台——结果,比刚出马的那个更惨,估计这辈子都别想再直立行走了。

    都说美女是(胸xiong)大无脑的,白灵儿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当黄志强一个劲的挑衅她,让她亲自“登台献艺”时,她居然冷静了下来,在好多嘲笑、辱骂声中,与同事们抬着重伤的两名手下,退出了俱乐部。

    她已经看出来了,要想按规矩把黄志强缉拿归案,他们这八个人都折在这儿,也别想做到。

    那个人妖,简直是太强大了!

    她甚至会觉得——尽管她一万个不愿意,也觉得,男变女后,速度,力量都变态到科学无法解释的地步的黄志强,唯有华夏传说中龙腾十二月中的人物出场,才能搞定他。

    但那些大人物,会为这种小杂毛,自降(身shen)份来这儿打黑拳吗?

    估计不会。

    那,还有什么办法,能把凶犯缉拿归案?

    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国,告诉局座,我们见到了黄志强,结果让他给打残了两个,夹着尾巴逃回来了?

    白灵儿宁死,她也不会这样做!

    可不这样做,难道任由更多的手下,被罪犯打残?

    白灵儿做出了最艰难的选择,要求五名同事护送两名重伤同事回国,她自己留下来。

    她,要死在擂台上!

    临死前,也要咬下黄志强一口(肉rou)来!

    唯有那样,她才能对得起受重伤的两名同事,对得起她头上的警徽。

    她要用自己的鲜血,来洗刷罪犯泼在警徽上的污渍。

    她的五名同事,当然不会听从她的吩咐,眼睁睁看着她去死。

    要死,那就一起死吧!

    关掉手机,切断与国内的一切联系,在赴死之前痛饮一杯。

    干了这杯酒,来世我们还是好兄弟。

    劝说,严令都没起到任何效果的白灵儿,唯有紧咬着嘴唇,眼含(热re)泪的昂首,一口闷干杯中酒,就让我们来世再做兄弟吧!

    有些事,明知道去做就是个死,可也得去做。

    他们六个人都留下,那么谁护送两名受伤同事回家?

    保险公司。

    泰国警方有人专门做这个业务,立即联系了某保险公司缅泰总经理杜邦那,请他们派专人护送俩人回国,所需费用,全部由泰国警方来承担。

    毕竟大家是同行。

    他们再怎么混蛋,也被华夏警察宁死不让警徽蒙羞的高风亮节所感动。

    今晚,就是白灵儿与五名兄弟,血战黄志强之夜!

    现场,有上千围观群众,高呼呐喊着,亲(爱ai)的卡卡,把那些华夏高手给打死吧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个女的,很漂亮的样子——很漂亮的女孩子,死的时候,是不是很漂亮?

    谁先上场,白灵儿等人也在经过严谨分析后,排出了先后。

    她,要第一个出场。

    白灵儿第一个出场,并不是因为她的功夫最高,而是因为她是女孩子,不是人妖。

    自凡是女孩子,心地总是柔软些,(情qing)绪变化比男人更敏感。

    如果让她最后一个出场,眼见五名同事都牺牲后,心神誓必会受到极大影响,丧失理智,继而加快了送死步伐,无法给黄志强造成——可能会存在的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所以,她希望,她先去死。

    “我,先走一步了。我会在那上面,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当催促选手上台的铃声再次敲响后,白灵儿脱下风衣,抬手指了指天花板,对同事们说道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