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58章 你太狂妄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玻璃种,又是玻璃种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运气,好到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,他有透视眼?”

    “我押的五千美金啊,这下彻底泡汤!”

    这块品相更好的玻璃种面世后,围观群众没有谁再大惊小怪了。

    只因他们,已经被李南方的好运气,给震惊的不会震惊了。

    满脸都是我发了的李南方,欣喜不已的接过玉石,(爱ai)不释手样子的看了半天,递向了格拉芙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张嘴呢,格拉芙就慌忙摇手:“啊,不,不,我不能再要你的玉了。李、李先生,谢谢你的一番好意。”

    大卫也故作生气的模样:“李老弟,你再这样客气,我可就会觉得你不把我当兄弟了啊,也太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大卫哥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眨巴了下眼睛,说:“我就是想问问你,要不要高价收下这块玉。”

    大卫: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格拉芙: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围观的吃瓜群众们——呃。

    “不要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失望,举着玉石面对众多投机客:“现场出售,底价一百万美金!”

    “我出一百三十万!”

    投机客们这才缓过神来,立即踊跃报价。

    “我出一百五十万!”

    “一百六十万!”

    这块玻璃种,可比刚才那块好多了,两百万美金以内能拿下来,就是赚的。

    “三百万!”

    李牧辰那清冷的声音,再次打击到了现场的诸多投机客。

    刚说两百万美金以内,能买到这块玻璃种就是赚的,但三百万——很明显,已经超过了大家所承受的心理底线。

    纷纷闭嘴。

    李南方看向了她,歪着脑袋,犹豫着问:“三百万?”

    不卖!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,都自动脑补了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换谁,谁也不会把玉石卖给李牧辰,刚才她手下可是拿枪点着李南方来着。

    李南方为了表示对她的不满,宁肯少卖一百万,也不会卖给她的。

    李牧辰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,戴着黑丝手(套tao)的右手,慢慢地攥紧了。

    这证明她在强压怒火,准备再次接受李南方的打脸。

    当众打美女的脸,一次是英雄,会觉得很爽。

    但两次嘛,那就是在做死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刚被荆红命洗白白了,正准备回青山大展拳脚呢,脑子里漂拖鞋了,才会自己作死,很愉快的笑了一个:“成交。”

    “啊,你怎么会卖给她了?”

    有个投机客,大出意料下脱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就不能卖给她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疑惑的看向那哥们,接着欣喜的问道:“难道你要当更大的冤大头,以比三百万更高的价格,来收购我的玉石吗?如果真这样,你只需出三百零一万,它就是你的了!”

    “三百零一万?”

    那哥们楞了下,接着摇头:“靠,我可不当这冤大头!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愿意当冤大头,那就少来干涉我卖货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训斥了人家一顿,又看向了李牧辰,笑道:“冤大、啊,不,李总,恭喜您,这块玉石是您的了。请交钱——哎,我说那拿着支票的哥们,不赶紧拿支票簿,还傻愣着干嘛呢?”

    傻愣着的那哥们,真想掏枪把李南方的脑袋轰碎。

    但那得看李总的意思。

    李总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礼帽上垂下来的黑纱,剧烈鼓((荡dang)dang)了下,这证明她在用力吐了口气,才冷冷地说:“支票。”

    再次不放心的高举着支票,验看了下真伪后,李南方才用手指弹了弹,幸福的叹了口气:“唉,原来在这边挣钱,真是如此的简单。”

    听他说出这句话后,现场得有大部分人,都想拿脑袋撞石头。

    你妹的,你以为人人都能像你这样,总共才花四万美金,随便找了三块石头,居然能开出两块罕见的玻璃种?

    我特么一年内,能找到一块,就已经是祖坟上冒青烟了啊!

    老天爷,你怎么还不打雷,把这装((逼))犯,给劈死拉倒?

    得亏这天晴的杠杠的——李南方也觉得自己装((逼))装的有些过了,有些担心的抬头看了眼明晃晃的太阳,这才松了口气,抬手在(胸xiong)前胡乱画了个十字。

    对赌的规则,是三局两胜。

    李南方用事实完胜了吉米,那么最后一局,无论他输得有多惨,也能拿到七十万美金的赌金了。

    吉米这会儿,已经开始全(身shen)发抖,好像苍老了十岁不止了。

    能够接连开出两块冰种,已经是他人品大爆发了。

    可是爆发程度,远远比不上那个连赌石术语都不懂的家伙。

    他,可能真有透视功能!

    脸色灰败的吉米,抬头看着李南方的眼神里,全是绝望,还夹杂着明显的怨恨,你说你一有透视功能的人,怎么就好意思的,来完虐我这个老头子呢?

    李南方看懂吉米心里怎么想想的了,冷笑一声说道:“老头,我敢拿我家十八代祖宗来发誓,我不具备传说中的透视功能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相当毒的誓言了,由不得现场人不相信。

    吉米嘴唇哆嗦着,颤声问道:“那、那你是怎么知道,这两块看上去不起眼的石头里,会有极品玻璃种?别告诉我,你祖上就是最伟大的采矿师。”

    “我祖上不是采矿师,我也是第一次来灰色谷,第一次玩赌石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回答说:“如果我说,我的运气太好,和我的人品有关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不信!

    现场几乎所有人,都在心里这样回答。

    就连最感激他的格拉芙,看他的眼眸中,也全是将信将疑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也不信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无奈,只好耸耸肩说:“那我只能说,我能赌赢,是因为灵敏的直觉。行了,老爷子,咱们赌局结束了,就别再扯这些没用的了。麻烦你提醒下你的老板,对赌的赌金准备好了没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局呢。”

    李牧辰又站起来,冷冷地说:“虽然我们输定了,但还是要把赌局赌完后,才能给你赌金。”

    “李总,你出色的抗击打能力,让我吃惊。好吧,请你们先来。”

    对李牧辰表示了下佩服后,李南方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虽说吉米赌输了,害李牧辰赔了七八十万美金,但切出来的两块冰种,却足够支付这些,以及购买原石的钱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,吉米算是虽败犹荣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有第三块原石没切呢?

    第三块,可是压轴的货,就算吉米再次看走眼,切出一块豆种之类的,也是白赚的了。

    吉米没有让李牧辰失望。

    甚至是惊喜。

    只因,他们第三块原石里,居然也切割出了一块价值两百万美金的极品玻璃种!

    把个吉米给激动的,双手抱着玻璃种,双膝跪地,像个孩子似的——老泪纵横,还不住地在骂自己,为什么不用这块原石来打头阵呢?

    那样肯定能先胜一场,第二场再败了,也只是个平局。

    那么,再用第三块,对赌李南方那块配重石的废料——就算他想输,各路大神也不愿意啊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想到了一个华夏成语,田忌赛马。

    看自己御用采矿师哭的可怜,李牧辰也有些于心不忍,轻声劝道:“吉米,你的发挥已经很出色了。我们虽然输了,你却为我多赚了这块玻璃种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吉米大师,老总说的没错,你可是灰色谷数百采矿师里,本月第一个赌到玻璃种的人。不该伤心,该骄傲啊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又有谁能想到,一场对赌内,会出现三块玻璃种?”

    “本次赌局,足可以成为灰色谷一个不大不小的传说了。五块原石里,三块极品玻璃种,两个极品冰种。啧,啧啧,今天是什么(日ri)子?”

    在众人的劝说下,吉米才想开了许多,把玉石交给李牧辰,抬手擦了擦老泪,回头看着李南方:“该你切石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想了想,才说:“老爷子,给你个建议。你能不能暂时回避下?”

    “我回避?”

    吉米不明白李南方这样说,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李牧辰却听出来了,气极反笑:“呵呵,大卫,你这个李老弟,还真是狂妄到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就是这样狂妄的好吧?

    如果你知道他就是金三角南区的幕后老大,你就不会这样说了。

    大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李牧辰的话,唯有苦笑着,抬手摸了下鼻子。

    格拉芙这次的反应,却是稍稍迟钝了些,小声问大卫哥,李牧辰为什么要说李南方太狂妄了。

    “李老弟那样说,是笃定那块配重石内,会切出好玉来。”

    大卫哥在她耳边,轻声解释道。

    格拉芙明白了。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的配重石内,再切出比吉米切出来的还要好的玻璃种来,那就会对他造成无法承受的打击。

    怪不得李牧辰说他太狂妄了。

    嗯,确实有些狂妄的没边了啊。

    只是,有谁会相信,一块一千美金的配重石内,会藏有玻璃种呢?

    配重石的主人塞耶,则用比吉米看李南方时,还要生气的眼神,看着他。

    塞耶觉得,这厮完全是在狠虐他的智商。

    他已经守着这块配重石数十年了,更不知几百次的盯着它做梦,里面会有玉石——可他坚信那只是梦,依着他老道的眼力,丰富的经验,不可能看不出这就是块普通的大石头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偏偏说这里面有好东西,塞耶听了后,能不感觉是在被他羞辱吗?

    对这些不友好的眼神,李牧辰的气极反笑,李南方都采取了无视:“还是用事实来说话吧。事实,才是证明并不是所有人都无知的关键所在。”

    这厮又再拐弯抹角的,骂别人无知了。

    不过没谁和他计较。

    只因他说的没错,谁是无知的,用事实来证明最好。

    在七八个搬运工的忙活下,重达一吨多的配重石,被挪到了大型切割机下。

    切割师刚要动手,李南方却说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等什么?”

    切割师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从他口袋里掏出粉笔,在配重石上画起了竖线。

    自三分之一的位置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