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57章 卖给你?不卖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块拳头大的冰种翡翠,价值几何?

    不懂翡翠行(情qing)的李南方,真心表示不知道。

    可当看到曾经送他一块冰种玉牌的大卫,在看到那枚绿茵茵的美玉后,眼里竟然闪过贪婪的光泽后,就知道李牧辰这下发达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放在平时,当切割师在切原石露玉后,就会有许多投机客跑来喊价。

    投机客也在赌。

    他们会根据心子的玉种,赌尚未开切的部分,会远超他们喊出的价格。

    毕竟窗户只是露玉,并不代表心子里就肯定有玉。

    一般的赌石客,只要满意投机客所报的价位,都会点头成交的。

    至于投机客接手后,再切割出来什么玉石,无论好坏都与他无关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是两个人在对赌,所以那些投机客,是不能乱喊价的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块冰种,被吉米双手捧到了李牧辰面前。

    “吉米,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仔细观察了下翡翠,李牧辰交给了(身shen)边人,对吉米点头称赞。

    “多蒙李总您的夸奖,这次我绝不会让您失望。”

    吉米连忙弯腰,双手合十拜谢老板的赞赏。

    李牧辰摇了摇头,也没再说什么,看向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大家伙都看向了李南方,包括大卫哥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:“大卫,你吩咐人给我开切就是了,看我干嘛?不会觉得我也能干切割师这一行吧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看看你有没有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笃定会成为赢家的人,会有压力吗?”

    “李老弟,你总是这样自信,我太羡慕你这良好的心态了。”

    真心感慨了一个,大卫哥挥手,手下两个黑西装,也不用人帮忙,弯腰架着脸盆大小的原石,放在了切割机下面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人指点,工作经验丰富的切割师,立马开刀。

    呲,呲呲的砂刀切割声中,一块边角料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切割刀提起,原石上的玉色,没有一点的改变。

    有围观者就小声说:“没露玉的意思哦。”

    “有露玉的意思,也不能证明里面就有玉啊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那会吉米大师切割的那块,不就是玉色盎然,结果(屁pi)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块,很可能会延续吉米大师刚才的尴尬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都开始第三遍搜皮了。”

    围观者的纷纷议论声中,原石被越切越小,变成了足球那样大,但玉色却始终保持着外壳般的颜色。

    大卫哥苦笑着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格拉芙也暗中叹了口气,她的李兄弟输定了。

    吉米的嘴角,已经勾起了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众多吃瓜群众,则催促切割师快点搜皮,最好是一刀竖切拉倒,免得浪费大家的宝贵时间。

    重新坐在伞下藤椅上后,就姿势优雅翘起二郎腿的李牧辰,脚尖也微微点动起来,看向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打哈欠——特么的,在车上咣当了大半夜,没睡好,实在是困死了。

    呲!

    呲,呲呲!

    切割师倒是很专业,也很敬业,丝毫没有被围观者的言论所左右,始终严格按照切割原石的流程,一层层的搜皮。

    脸盆大的原石,被搜成了苹果大,照旧是半死不活的样子,没有露玉。

    吉米大师赢定了!

    就算苹果大的玉石里,也有冰种的存在,个头也不及吉米刚才切出来的那块大啊,更何况傻瓜才相信,这点小石头里,会有冰种。

    刚被夸赞过很有敬业精神的切割师,终于不耐烦了,再次搜皮时的砂刀,直接从四分之一处下手了。

    呲!

    轻松切下一层皮的砂刀,被切割师抬起来时,有眼尖的人忽然惊叫一声:“啊,露玉了!”

    终于露玉了!

    就在现场绝大多数人,都已经切到底,也不会有个毛的玉出现时,露玉了。

    切割师手一哆嗦,连忙收敛心神,仔细看了下窗口,低声叫道:“玻璃种?”

    玻璃种?

    玻璃种!?

    灰色谷每天都要卖出上千块原石,其间能出几块玻璃种?

    三天能出现一小块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块扁圆形的玻璃种,苹果那样大,被切割师仔细切割出来,又被欣喜不已的大卫捧在手里,对着阳光鉴赏时,大家伙都看的是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这块翡翠,个头比不上吉米切出来的那块大。

    但它是玻璃种。

    一块二分之一火柴盒大的玻璃种,就可以换吉米那块冰种美玉了。

    “我出五十万、不,我出六十万美金!”

    有人被这块玻璃种的纯净美,而吸引,忘记这是对赌了,忍不住的高声喊价。

    受他影响,其他人也纷纷喊价:“我出八十万!”

    “我出一百万!”

    “一百二十万!”

    投机客们所出的价格,是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傻子都能看出,这块罕见的玻璃种一经细琢后,绝对能卖数百万美金的高价。

    “两百万。”

    一个清冷的女孩子声,从太阳伞下响起。

    大家伙回头看去,就看端坐在藤椅上的李牧辰,双手一撑扶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百万美金,已经是这块玻璃种还没有被雕刻时的极限价格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种罕见的玻璃种,是要被老雕刻师,用手工来雕刻的,没有个月二十天的,就别想成为艺术品,雕刻时所用的工钱,成品后上缴的税赋,也是个不小的数目。

    所以,尽管李牧辰居然开高价购买对手美玉的行为,让大家感觉怪怪的,但却没谁再站出来喊价了。

    “两百万?”

    一个满脸都是老子发达了的欣喜神色的家伙,快步走到大卫哥(身shen)边,拿过了那块玉石。

    大家伙这才响起,这厮才是这块美玉的主人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两百万,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”

    看来李牧辰对美玉,有着不一般的(热re)(爱ai),要不然也不会无视脸色再次拉黑的吉米,只想买下这块玻璃种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着,轻轻说出两个字:“不卖。”

    李牧辰遭拒后,脸色有没有变,大家伙看不到。

    可她(身shen)边那些保镖,却有人作势要掏家伙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冷笑:“怎么地,要强买强卖?”

    “都退下。”

    李牧辰再怎么狂妄,也不敢在灰色谷这儿强买强卖的,这可是在有王法的神圣土地上——

    “两百三十万,不能再多了。”

    李牧辰又开出了新高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理她,看向了大卫。

    大卫以为,李老弟这是在征求自己意见呢,缓缓点头小声说:“这价格已经很高了。李老弟,恭喜你,赚大发了。”

    对玉石行(情qing)也颇有懂行的格拉芙,也劝道:“是啊,是啊,李兄弟,可以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们都忘记我曾经说过的那句话了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叹了口气,把玉石递向了格拉芙,笑道:“我好像曾经答应过嫂子你,要送你一副极品玉镯来着。很巧啊,这块玉石恰好能雕副手镯。”

    “送,送我的?”

    格拉芙呆愣了下,吃吃地问道。

    她,还有大卫,这才想起李南方确实说过这句话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有些不相信,李南方会在拒绝李牧辰开出的两百三十万美金后,把玉石送给格拉芙。

    李南方点了点头,牵起她的右手,把那块玉石拍在了她手心里:“送你的。我这人没别的优点,就是说话算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,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格拉芙想拒绝,飞快的看了眼李牧辰,这是在提醒李南方,你把玉石送我,会得罪连大卫也要尊敬的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眯眯的说:“如果我把我自己的东西,送你都会惹人不高兴,要用强来干涉的话,那我岂不是看到哪个美女漂亮,会可以抢回家去当丫鬟使唤了?”

    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这是在警告李牧辰,你敢抢我的玉,那我就抢你的人!

    李牧辰当然能听得出来,她的保镖也能听得出。

    有保镖生气了,哗的一声掏出了家伙,对准了李南方,直等李总一声令下,就要把这厮的脑袋打爆!

    李牧辰保镖的粗鲁行为,让大卫很不爽。

    他尊敬,甚至敬畏李牧辰不假,但这不代表着他害怕李牧辰。

    李老板现在与他称兄道弟,李牧辰的手下悍然拔枪,这是完全没把大卫哥放在眼里啊,微微冷笑着,跨前一步,挡在了李南方面前:“李总,还是有话好好说吧。”

    大卫哥挡住李南方时,他几个黑衣手下,也都亮出了家伙,指向了那些保镖。

    “都退下,是谁让你们动刀动枪的?”

    李牧辰知道自己不占理,冷冷说道:“都把无关人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嘛,在双方亮出家伙后,围观的吃瓜群众们,也都被吓得纷纷后退,都用不满的眼神,盯着李牧辰这边。

    幸亏不是在内地,自凡是能来这儿的,基本都是见过大世面的,还不至于被吓得抱着脑袋蹲下尖叫要杀人了。

    “这一局,我输了。吉米,继续第二居吧。”

    李牧辰淡淡说了句,又款款坐在了白色藤椅上。

    随着双方保镖们把家伙收起来,现场再次响起了切割机的呲呲声,紧张的气氛((荡dang)dang)然无存,围观者们重新围上来,对吉米的原石指手画脚,评头论足起来。

    就仿佛,刚才那一幕从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吉米的运气不错。

    第二块石头很快就露玉,被切割师小心切了出来,又是一块冰种翡翠,只是比刚才那块要小一圈。

    但这已经很了不起了,可不是哪个采矿师,都能连续切出两块冰种的。

    这小子的运气再好,这次也该输了吧?

    等李南方的二号石,也被放在切割机下开切后,吉米心里这样想。

    第一局,他已经输了,那么第二居必须要赢。

    不然,就算第三局赢了,他也要害老板陪给李南方五十万美金。

    吉米虔诚拜谢了一辈子的神,可能是喝酒,或者是去串门了——总之,并没有听到他让李南方切块废料的祈祷。

    切割机声停止,切割师慢慢举起了手中的玉石。

    玻璃种。

    又是玻璃种!

    而且这块玻璃种的品相,要比刚才那块,还要好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