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56章 他选了一块废料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吉米,振作起来,去挑选三块石头。”

    李牧辰盯着李南方,过了足足半分钟,才回头对吉米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被浇了一脑袋水的吉米,这会儿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,与昂扬的战斗力,就像看霸占自己老婆的仇人那样,狠狠瞪了李南方一眼,用力点头:“好!”

    按照李牧辰划出来的对赌规则,双方各挑出三块原石。

    每一块原石,都要编号,一二三。

    这样等会儿切割时,一对一,二对二,三对三。

    如果放对的两块原石里,一块是废料,那么无论另外一块原石里,切出什么样的玉石,都是赢了。

    如果两块原石里都有玉石,那么就会根据原石的种类,质量,大小来区别胜负。

    现场这么多赌石客,几乎人人都有辨别玉石好坏的眼力,所以不用担心会有指鹿为马的事儿发生。

    如果两块放对的原石里,都是废料,那么双方可以各自再挑一块原石,直到分出胜负为止。

    双方在挑选原石时,可以请外援,帮忙一起长眼色。

    至于会不会出现双方都看上一块原石,而为此争执不休的(情qing)况——灰色谷内多达数十万块的原石毛料,有效避免了这种(情qing)况的发生。

    对赌的规矩定好后,吉米立即拿出手机,呼叫业内好友,速速赶来,助老夫一臂之力,不把那个连赌石术语都不懂的小子,给虐成狗,誓不罢休!

    这场对赌,吸引了更多人赶来围观,就连小商贩都闻讯赶来,高声叫卖着矿泉水,巧克力之类的。

    有人给李牧辰撑起了一把大伞,搬来了一张白色藤椅。

    李牧辰双手拎着风衣下摆,款款落座时,露出了高腰马靴之上的黑丝美腿。

    虽说只是一闪即逝,可还是吸引了李南方的目光,真心想过去掀起风衣欣赏下,顺便再推销下自己的南方丝袜。

    “李老弟,要不要我找几个专业采矿师?”

    大卫挽着格拉芙的胳膊,走到李南方面前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他这样问,倒不是说在乎八十万美金,而是不想李南方输的太难看。

    在上层人士看来,面子要远比美金更重要。

    李南方恋恋不舍的,收回盯着李牧辰风衣下摆的目光,笑道:“怎么,对我没信心啊?哈,刚才,你以为我是蒙的?”

    你不是蒙的,才怪。

    大卫再怎么绞尽脑汁的要讨好李南方,也不想昧着良心说瞎话,把一个连赌石基本术语都不懂的家伙,夸成是超级采矿师的,又不能抹他面子,唯有苦笑:“呵呵,找几个人帮你,也是为了保险起见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就能搞定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拍了拍他肩膀,看向格拉芙:“我可是答应过,要送嫂夫人一个极品手镯的。可不能言而无信。”

    格拉芙是真心为李南方好,催促道:“那,您赶紧去挑选原石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选好了一块,就这个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右脚向后屈起,蹬了下倚着的原石,说:“还麻烦大卫哥去找它的主人,谈谈买石费用。”

    看在格拉芙对自己这样好的份上,李南方觉得有必要,喊大卫一声哥了。

    一个大方到连自己女人都要送你的男人,还没资格被你喊一声哥?

    大卫哥听他这样说后,来不及品味当哥的喜悦,满脸懵((逼))的模样,瞪大眼睛看着那块石头:“呃,李老弟,你、你不是在开玩笑吧,要选这块废料?”

    在所有人眼里,李南方倚着的这块原石,就是标准的废料。

    废到什么程度呢?

    三角葫芦头的难堪外形,也还罢了,关键这玩意出现在这儿,并不是以原石的(身shen)份,而是当固定龙门吊、切割机的配重石来使用的。

    真心算不上原石,灰白色的石头,一道道灰白纹理,就算灰色谷经验最丰富的采矿师,也不会注意它一眼的。

    可就这样一块废料,却被李南方选中当对赌的原石。

    这不是在开玩笑,又是什么?

    李老弟你再有钱,也不能把真金白银都浪费在这上面啊。

    “李兄弟在开玩笑呢,大卫。”

    格拉芙也是个聪明的,既然李南方再三称呼她为嫂夫人,那就是承认了她的地位,此时不顺势拉近俩人的关系,更待何时?

    “嫂子,我可没开玩笑。就它了。大卫哥,麻烦你去照我说的去做,我去找另外两块赌石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拍了拍石头,好像在拍他的八十万美金那样,转(身shen)走了。

    大卫哥俩人对望了眼,相视苦笑后,他对手下招了招手,示意遵照李老弟的意思去办,挽着格拉芙快步追向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“什么,他选了那块配重的废料?”

    “卧槽,到底是有钱人啊。但也太儿戏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说哥几个,咱们是不是也凑个(热re)闹,开个赌局?就以他们双方的输赢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闲着也是闲着,那就赌呗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可不知道,他与李牧辰的对赌,竟然把好多吃瓜群众都牵扯进来了。

    赌李牧辰赢的,赔率是一比三。

    赌李南方能赢的,赔率则是一比十二。

    从吃瓜群众所开出的赔率来看,李南方能赢的概率,比李牧辰少了足足四倍。

    为这场赌局而高兴的,还有一个叫塞耶的人,就是那块配重石的老板。

    今年已经五十多岁的塞耶,可是记得很清楚,他小时候这块配重石就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以前搬运原石的机械原始时,还是离不开这块配重石的,随着搬运机械越来越现代化,它的作用越来越小,放在这儿特碍事。

    有心把它弄走吧,还要支付一笔搬运费,实在舍不得花这笔冤枉钱。

    所以当大卫哥的人,找到他说要把这块配重石当原石买下来时,索亚的第一反应就是遇到冤大头了,然后才是高兴,趁机故作为难的犹豫了片刻,开出了一千美金的超高价。

    少一分都不卖!

    这石头搁在这儿这么多年了,无论里面有没有藏玉,索亚老板对它也有感(情qing)了,把它当儿子来看的。

    可当大卫哥的人,犹豫都不带犹豫的拿出一千美金后,索亚老板立即觉得他儿子太多了点,当爸的实在养不起了,狠心卖掉一个也是可以被神原谅的。

    太阳开始从头顶随着惯(性xing)向西方落下时,在几个业内高手帮助下的吉米,终于在反复确认,反复商量后,花了四十九万美金,选中了三块原石。

    可能是受失败的影响,吉米所选的这三块石头,壳子上的玉色都不傻太好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只有一张好的外皮,实则内心糟糠的东西,无论在任何业内,都是被人讨厌的。

    相比起他们的专业,李南方则显得太特么随意了些,完全是拿着豆包不当干粮的姿态,在大卫哥等人的陪同下,从原石堆里走了也就十几分钟,就选中两块对赌原石。

    价格都不高,模样都不好,但比那块配重石要稍强点。

    三块原石,他总共才花了不到四万美金,没用大卫哥的钱——等会儿切出好东西来,要不要算他一股,和他平分呢?

    这是个让人很头痛的问题。

    都说账目清才是好弟兄,反正李南方刚才就赢了李牧辰十万美金,支付购买原石的钱,绰绰有余了啊。

    其实他可以多选几块的。

    不过又觉得,做人不能太贪心,那样可能会遭雷劈的。

    所以不管是发财,还是倚在配重石上再次欣赏李牧辰优美的坐姿,都要懂得适可而止。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李牧辰没有被他看得不自在,抬头冷冷横了他一眼的话,李先生还不会想到“适可而止”这个成语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吉米在数名好友陪着转了大半天后,要一雪前耻的斗志更加昂扬了,看着李南方说出这两字时的眼神里,全是挑衅的颜色。

    “那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李牧辰倒是没有因他挑选原石时间过长,就有丝毫不耐烦的样子,淡淡地说着,再次用双手拎着风衣下摆,从藤椅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再次,让李南方趁机看到了马靴膝盖以上,那一闪即逝的迷人黑丝美腿。

    有几个好事者,主动站起来当裁判,在请问了先开哪方石头后,才高声宣布:“第一局,正式开始!”

    灰色谷可算是吉米的老家了,当然得先切他的。

    整个赌局中,又分三次小赌局,所以该用哪一块石头,来对赌对方的原石,也要仔细考虑好的。

    被吉米率先推出来的一号石,依旧是磨盘般大小,不是三块石头里最贵的,却被他认为是最保险的,对阵李南方的一号石,胜算应该很大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给三块赌石编号时,居然是把那块配重石,编成了三号。

    总共是三块原石,谁不知道三号才是担任压轴的重任?

    “唉,不做死,就不会死啊。”

    “靠,这家伙是死定了。幸亏我没有把钱押他(身shen)上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押了啊,足足五百美金呢。”

    在吃瓜群众的纷纷议论声中,切割师抖擞精神,双手紧攥着砂刀把,呲呲的往下切割。

    “哇,露玉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次——不会只是玉色吧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吉米大师从业数十年,怎么可能会在同一天内,犯两次这样的错误?”

    “乖,乖乖,是、是冰种吗?”

    在翡翠家族中,所谓的冰种翡翠,是特指质地非常透明的那种,只是比起玻璃种来要稍微差一些,里面稍稍有些杂志,就像冬天里的结冰河面,所以叫冰种。

    而翡翠中的玻璃种,则是质地纯净、细腻、无杂质、裂纹、棉纹、敲击翠体音质清脆,就像玻璃一样清澈透明。

    “是,就是冰种。”

    有人肯定的点头:“虽说不是玻璃种,但确实冰种无疑了。吉米大师这次,十拿九稳的赢定了。”

    始终板着脸的吉米,等最关键的一刀抬起后,才长长松了口气,对李牧辰说:“李总,是冰种,拳头大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