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55章 尽管来欺负我好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包括李牧辰,大卫在内的现场所有人,都希望自己是第一个看到世纪之玉的人。

    在切割师缓缓提起砂刀时,大家伙都屏住了呼吸,心跳也仿佛已经停止,唯有血液在沸腾,脑海中腾起了一副这样的画面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欢呼雀跃,七手八脚的抬起吉米,高高的抛起,感谢他为大家创造了这千年才有幸目睹的一刻!

    唯有一个人吊儿郎当的,叼着烟倚在旁边一块三角葫芦头的废料上,双手抱着膀子,哆嗦着右腿,满脸都是老子输了也不会给钱的痞气。

    这个人自然是李南方咯。

    格拉芙忽然回头看了他一眼,碧蓝色的眸子里,满是别担心,输了我给他们钱就是的安慰。

    这女子不但长的漂亮,还是个好心肠的,跟了大卫这毒贩子,还真是明珠暗投,唉——李南方有些感慨时,现场忽然响起了一阵风吹过水面时,才会发出的声音:“哇,草!”

    “怎么,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玉呢,玉跑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这些声音里,带着超乎意料的,失望。

    切割师抬起了砂刀,砂刀下的原石心子,依旧是——有些绿茵茵的石头。

    但绿茵茵的颜色,却要比刚才那一刀切下去时,要浅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就意识着,方才切割师切出来的那一刀,可能就是这块原石含玉的心子了。

    如果继续切下去的话,绿茵茵的颜色就会越来越淡,恢复到原石本有的窗口状态,就是看着里面会有玉,其实(屁pi)也没有。

    听到惊奇声后,格拉芙连忙回头看向原石,愕然呆愣一下,又回头看向李南方,长长松了口气后,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不要总是对我温柔的笑。

    要不然我会受不了。

    别((逼))我把你从好朋友被窝中抢过来。

    那样,你会让我变成一个牲口——李南方心里默默的说着,躲开格拉芙的眸光,看向了吉米。

    任何人,哪怕他钢枪(挺ting)举,即将直捣黄龙了,在看到吉米当前的样子后,所有的激(情qing)也会瞬间变成怜悯,忍不住要抬手拍着老头的后背,安慰他说,不就是赌石赌输了嘛,别这样好像死了老婆般的沮丧,胜败乃兵家常事也。

    李南方目光一转,又看向了李牧辰。

    李牧辰也在回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女子戴着黑色礼帽,礼帽上还垂着黑纱,实在看不到她当前是什么样的脸色。

    不过李南方却能隐隐看到黑纱后的那双眸子里,貌似闪着很惊讶的光泽啊。

    能够当着上百人的面,让连大卫都得尊敬的美女,为自己而惊讶,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荣幸。

    如果把这种荣幸,转换为崇拜呀,(爱ai)慕呀什么的,李南方感觉就会更好些了。

    大卫也看了过来,抬起双手,轻轻鼓掌。

    看这家伙的表现,应该是为了讨好李老板,都顾不上给李牧辰留面子了。

    鼓掌的声音不大,却像惊雷那样惊醒了发呆的吉米、切割师等人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!怎么会没有露玉呢?决不可能!”

    在灰色谷玩了一辈子原石的吉米,在残酷的现实面前,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(情qing)绪,居然学着女人那样,冲切割师尖声大叫:“傻了呀,你!切,继续给我切!”

    其实在灰色谷,最出色的采矿师,也不是每次赌石都能赌赢了。

    十次里,有三次能赌赢,就已经是个很高的概率了。

    尤其吉米这样的老采矿师,更应该明白这个道理,所以就算他为李牧辰赔了买石头的三十万美金,再加上输给李南方的那十万美金,(情qing)绪也不该像当前这样失控。

    吉米(情qing)绪失控,只因他是在看到第四刀时,以为要切出一块世纪之玉,他吉米的大名,就要从这一天开始后,名扬赌石业,照耀千古了。

    都说是希望越大,失望也就是越大。

    更何况当着老板,与上百人的面呢?

    吉米实在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,在大吼切割师赶紧动手时,脑门上的青筋都崩起来了,这让李南方很是为他担心,忽然间血管崩裂,就此一命呜呼了,那就是罪过了。

    发呆的切割师,被吉米吼的打了个激灵,提起砂刀狠狠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呲,呲呲!

    有火花从被侵水后才能切割的原石上,冒出来。

    切割师也无法接受当前现实,要不然依着他丰富的切割经验,绝不会这样下刀的,完全就是外行初次摸刀,直接从原石正中开切了。

    这要是里面有玉,肯定会被切坏了,赌石客轻饶不了他。

    幸好——原石内没有玉。

    一刀,就把比脸盆大点的原石,从最中间给分割成了两半,心子依旧是泛着绿茵茵颜色的毛料。

    也就是废料!

    切割师望着两半石头,苦笑了下看向吉米。

    “肯定有玉的,都已经露玉了,怎么会没有呢?”

    吉米好像疯魔了那样,不承认这是块废料,见切割师不再动开刀了,抬手就把他推到了一旁,自己拿刀开切。

    呲,呲呲的砂刀急促转动着,很快就把二分之一的毛料,切割成了四分之一,八分之一,十六分只——他还想再切时,两个穿着一般,长相不起眼的男人走过来,一人抓住他一根胳膊,不顾他的挣扎,把他架到了旁边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

    吉米还在挣扎,一个男人弯腰从旁边切割原石时必用的水桶内,舀起一舀子凉水,哗的一声浇在了他脑袋上。

    吉米哆嗦了下,不再挣扎了,眼神也开始慢慢恢复清明。

    这两个男人,是李牧辰的手下保镖。

    看到吉米有走火入魔的趋势后,李牧辰给他们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虽说这次吉米一败涂地,害的她损失四十万美金,但两人合作以来,吉米还是给她赚了很多钱的,李牧辰真心不想因这次失败,就是失去一个经验丰富的采矿师。

    没有谁笑话吉米的表现,人们的骨子里,总是有着同(情qing)弱者的因子。

    李南方同样也有,叹了口气对他说:“唉,老爷子,别这般如丧考妣的样子。不就是十万美金嘛,也不是太大事。我、我不要了行不?”

    去同(情qing)别人,就有可能会破财,叶小刀那混蛋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这不,哥们上嘴唇一碰下嘴唇,十万美金就没了。

    十万美金能做多少事啊?

    买辆不错的车子,在郊区购置一(套tao)百平的房子,能泡一个极品妹子——李老板心中默默盘算着十万美金的购买力时,李牧辰说话了,淡淡地:“区区十万美金而已。你说的不错,也不是太大事。既然我们赌输了,就不会赖债。”

    李牧辰说着,抬手挥了下。

    马上就有个男人,也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,从肋下公文包里拿出一本支票,递给了李牧辰。

    既然牧星星的美女,哭着喊着的非得要给,李南方如果再婉拒推辞,那就太不识抬举了。

    李先生从来都是个是识抬举的人,所以在接过由大卫递过来的支票时,双手举着对天验证了一下真伪,又仔细数了数一后面那些零,才冲李牧辰含笑道谢。

    “先别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李牧辰忽然说话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眉头皱了下:“怎么,李总,你这是要反悔了?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赌。”

    李牧辰懒得解释什么,淡淡地说:“赌三次,每次一块石头,一块石头十万美金。三局两胜制。谁输了两局,要给对方五十万美金。”

    这五十万美金,是三局两胜后的赌金。

    一块石头十万美金,只是对赌某一块。

    这样算起来,赌金就是高达八十万美金了。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运气好的话,还能再赚八十万。

    如果不好呢,加上刚赢来的这十万,他还要向外掏七十万。

    李南方想都没想,就连连摇头:“不赌,不赌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赌,也得赌。”

    李牧辰轻轻吐出这句话时,又有两个男人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,站在了李南方背后,其中一个借着风衣的掩护,用一个硬邦邦的东西,顶住了他的后腰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不愿意了:“李总,你这是强人所难吗?”

    格拉芙也连忙说:“李总,您就放过——”

    她刚说到这儿,就被李牧辰冷冷打断:“大卫,你女人好像太不懂事了。我的事,也是她能掺和的?”

    大卫可是李南方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为了结交李老板,他可是下了很大本钱的。

    所以,虽说他很是忌惮李牧辰,可看她这样玩后,还是有些不高兴,挽着格拉芙胳膊的右手王后拉了下,看向了李南方,笑道:“李老弟,最多也就是输八十万美金而已,赌金都算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叹了口气,耸耸肩双手摊开,苦笑着说:“为什么,要((逼))着我欺负女人呢?”

    围观吃瓜群众一愣,随即恍然:“草,这厮拒绝对赌,原来是笃定他会胜利,让美女输钱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太狂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过,人家好像很有狂的资本啊。刚才大家伙都以为他输了,结果却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厮是哪里来的?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听说过这么一号人。”

    众说纷纭中,李牧辰始终静静地站在那儿,面对着李南方,就仿佛听明白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似的。

    至于她心里,是不是像表面这样平静,那就唯有她自己才知道了。

    大卫也是一愣之后,才明白他在说什么,唯有苦笑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有欺负我的本事,尽管来欺负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牧辰又说话了,语气依旧那样平静的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李总非得让我欺负你,那我再推辞,就会被人嗤笑不是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这番话里,带着明显的调戏意思,拿枪顶着他后腰的男人都听出来了,立即抬头看向了老板。

    只要老板抬手做个手势,他就会然这油嘴滑舌的家伙,血溅当场!

    其实,这也不能怪李南方啊,是李牧辰自己说话时出现了口误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