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54章 对赌!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吉米,是李牧辰在缅甸这边重金聘用的采矿师

    吉米这个采矿师,与灰色谷那些采矿师不同,他只负责给老板挑选半成品的原石,俩人已经配合两年了,李牧辰仗着他的好眼力,曾经在去年年底,中彩了一块碗口大的极品玻璃种,轰动一时。

    每当为老板中彩一块翡翠,吉米都会从中提取不菲的抽成,这就相当于在给自己搞外快,那么他在挑选原石时,能不打起全部精神来吗?

    李南方等人没来之前,吉米就已经在原石堆里转老半天了,用他丰富的挑石经验,反复筛选后,才用三十万美金的价格,选中了这块原石。

    这块原石,也就是磨盘大小,(身shen)上布满了新鲜的切痕,看来刚被切割师切割没多久,露出了翠绿色的荧光,就算再不会挑选原石的人,也会觉得这里面会包藏翡翠。

    只是它高达三十万美金的价格,让一般玩家都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原石里肯定会有玉石,可谁能保证玉石是玻璃种,冰种的呢?

    万一是豆种之类的,岂不是要赔大发了?

    如果只是三十万华夏货币左右,会有很多人抢购,就算最终只切割出大路货的豆种,亏损也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李牧辰这种一掷千金的豪客,就算大卫也得好好衡量下,才会决定要不要赌一把。

    李南方说话之前,吉米正拿手指在心口比划着,请上帝看在他第七房小老婆要想买辆跑车的份上,能够让他中彩,时隔一年后,再次给老板切割出轰动(性xing)的极品玻璃种。

    谁成想,却有人说这是一块单纯的石头!

    那就是说,吉米大师千挑万选的这块原石,就是中看不中用的废料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在挑衅吉米在采矿师领域的权威,又是什么?

    “这谁呀,敢这样说?”

    听到李南方这样说的人,不止是吉米一个。

    在吉米大师押护着原石过来时,就已经有很多好事者凑过来,准备亲眼目睹传说中的轰动盛况了,这厮的这句话,就像一瓢冷水,当头浇在了大家脑袋上。

    正(热re)(情qing)似火着呢,当头被人浇冷水后,谁会舒服?

    吉米大师更是脸色发黑,用极度不友好的目光,狠狠瞪着李南方。

    要不是大老板在,不好发脾气,吉米大师肯定会跑过来,抬手先给他几个大嘴巴,再长者模样的慈祥劝导,说年轻人啊,在赌石这个行业,我老人家走过的桥,可比你走过的路,还要长啊。

    想当然的,始终把李南方当做空气而无视的李牧辰,黑纱下的秀眉微微皱了下,回头看向他时,淡淡地问大卫:“你的人?”

    李老弟,你已经成功引起了女神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只是,这代价稍稍高了点啊,注定会被弄个灰头土脸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没什么,无论你懂赌石,还是不懂,你只是针对原石来说话的,谈不上对李总冒犯,所以我也没必要紧张了。

    大卫微微一笑,刚要说什么,格拉芙却抢先说:“李总,那不是大卫的手下。是、是我聘请来帮忙挑选原石的。”

    看,这就是好人有好报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对格拉芙的尊敬,很快就得到了收获,知道他不想暴露真实(身shen)份,这才给他安了个采矿师的头衔。

    也唯有专业采矿师,才有资格对别人挑选的原石,评头论足的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会下象棋的,看到别人对弈厮杀时,忍不住指手画脚那样。

    尽管这一路走来,格拉芙也能从李南方与大卫的谈话中,知道这厮对挑选原石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但这有什么呀?

    资质再深的采矿师,不是也经常的失手?

    反正感激李南方的格拉芙,在站出来为李南方说话时,就决定哪怕把私房钱,都拿出来给他霍霍掉,也要证明他就是个采矿师!

    大卫这么聪明的人,当然能听懂格拉芙为什么这样说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会拆穿,也没觉得格拉芙这样做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因为就算格拉芙不这样说,他也会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果然,听格拉芙这样说后,吉米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下,无声冷笑道:“年轻人,你看上去很陌生的样子啊,踏入这行有多久了?知道什么是假皮壳,假窗口,假心子吗?”

    所谓假的皮壳,窗口,心子,都是赌石中的术语。

    皮壳是原石的外表,窗口是原石的切割面,心子,自然是已经露玉了。

    经验丰富的采矿师,就是从这些小方面,来断定原石内有没有玉,又是什么样的玉种的。

    这几个最基本的术语,也是赌石客常提到的,但却被吉米用来,问一个采矿师,这摆明就是讽刺了。

    对他的讽刺,李南方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有道是知之而知之,不知而不知,这才是做人要诚信的根本,不懂却偏偏装懂的,那就是傻((逼))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没兴趣去当傻((逼)),所以人家孩子在数十双满含讥讽的目光中,很诚实的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这三个字出口后,格拉芙的脸一下子红了。

    她可是刚对李牧辰说,李南方是她聘请来的采矿师,谁知道这厮却坦言承认,连她都懂得的几个术语,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诚实,让格拉芙很想捂住脸,说我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至于围观的吃瓜群众们,自然是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还鼓掌,幸灾乐祸的大叫着,这才是赌石的高手啊!

    可李南方接下来说出来的话,却像切割机那样,一下子把这些呱噪给切断了:“我只能看出哪块原石内有翡翠。知道这些术语,很重要吗?”

    静。

    以原石为中心,向外辐(射she)三十米的区域内,静悄悄的连落针声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你们这群傻((逼)),就算你们熟记赌石的各种术语,倒背如流,那又怎么样啊?

    你们谁敢像老子这样,敢直言说这块原石里有没有玉?

    没有?

    草,那就都给老子闭上鸟嘴,一边呆着去!

    这些,就是李南方刚才说的这句话里的,中心思想。

    大卫心中赞叹,李老弟真能装((逼)),如果我不是知道他从没接触过这个行业,单看他气定神闲的模样,肯定把我也能唬住。

    就连李牧辰,都对他感兴趣了,伸手掀起礼帽上的黑纱,那双比星辰还要更像星辰的眸子,在他脸上来回扫着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时,李南方连忙礼貌的笑了下,人家马上放下了面纱——

    被李南方几句话,给噎个半死的吉米,终于缓过气来了:“这位先生,你敢和我赌一把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看着他,静静的,我就不说话。

    吉米只好说:“刚才你说,这是块废料。现在我们就可以现场切割,如果真是如你所言,那我个人给你十万块,美金。反之,你给我!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

    “对,对!”

    那些清醒过来的吃瓜群众,再次踊跃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那多不好意思?老爷子,你看上去得有六十了吧,还是多留点钱养老吧。如果连你的养老钱都要,老天爷会对我脑袋打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吉米刚有点血色的老脸,顿时被气得再次发黑。

    这厮看似说的客气,其实是挖苦他呢。

    李牧辰忽然说话了:“如果吉米大师输了,我替他拿这个彩头,你就不用不好意思了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可没想到,李牧辰会站出来,代替吉米和他打赌,稍稍愣了下,笑道:“那我就更不好意思了啊。欺负老头子会遭雷劈,欺负美女则要下十八层地狱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欺负我,我也会在阎王爷面前替你求(情qing),赦免你的。”

    看出这厮很有调戏的意思后,李牧辰声音变冷,对吉米说:“就这样定了。吉米大师,准备切割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早就按耐不住的吉米,立即点头答应,吩咐搬运工把原石搬下来,放在了切割机。

    能把一块石头,卖出价值三十万美金的卖石场,所雇佣的切割师,也是灰色谷此行业中的顶尖人物,根本不需要吉米指导什么,就知道该从哪儿下刀。

    水花飞溅,机声轰鸣,在高速运转的砂刀下,那块原石的边角,像被削苹果皮那样,被一片片的切割了下来。

    第一层毛料被切下来时,绿茵茵的玉色,明显重了些,这证明距离核心玉石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吉米精神大震,看着叼上一颗烟的李南方,微微冷笑了下。

    第二层毛料,很快也被切下,玉色更胜。

    这时候,原石才刚刚瘦(身shen)两圈。

    吃瓜群众里,有人在低声议论:“靠了,看这窗口,心子会这样大?”

    如果再切割一层就能露玉,那么这块玉石差不多会有小脸盆那般大了。

    脸盆大的玉石,哪怕是豆种,也能卖个天文价格的。

    一旦是冰种,那就是——无价之宝啊。

    在灰色谷上千年的开采历史上,好像才出现三次脸盆大小的玉,被王室所收藏了,后来因战乱等因素,不知道被谁偷回家藏起来,音讯全无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今天在场各位,要亲眼目睹千年盛况了?

    吃瓜群众都这样想了,更别说吉米了,这会儿老脸涨红,自然是激动的了,双手都开始发抖了。

    就连把赌石当儿戏的大卫,李牧辰俩人,也都集中精神,目不转睛的看着原石。

    这会儿,没有谁还记得,这是一场对赌了,都被即将出现的罕见翡翠所吸引。

    唯有李南方,吊儿郎当的样子,抬手捂着嘴,打了个很突兀的哈欠。

    惊到了别人,很厌烦的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该露玉了!”

    切割机的刀片,第四次从边角小心切下时,有人忍不住的低声叫道。

    吉米更加激动,一个劲的嘱咐切割师小心点,千万别切坏了那块即将轰动全世界的世纪之玉!

    嗡、嗡嗡!

    明显有些紧张的切割师,在最后一点毛料小心切下来后,缓缓的抬起了砂刀。

    他希望,他是第一个看到世纪之玉的人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