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51章 那就是个穷撸丝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连姐这朋友是缅甸籍的华人,姓梁,三十多岁的小少妇,长相姣好,眉宇间带着一股子傲气,两只手腕上,戴了好几条明晃晃的粗金链子。

    梁姐的祖上那一辈就来这边发展了,在这边混得还算可以,(身shen)价差不多数千万左右,不时来灰色谷这边赌一把。

    “路上遇到个熟人,耽误了俩小时。”

    梁姐跳下车,与连姐拥抱了下,抬手扶了下脸上的大墨镜,看向了李南方:“怎么,那是你朋友,还是下属员工?”

    “什么朋友呀,也不是我员工,就是国内的一个穷撸丝。在等你时闲得无聊,随便和他聊了几句。走吧,走吧,时间不早了,别耽误我去灰色谷发财。”

    连姐也回头看了眼,不屑的撇了撇嘴,催着梁姐上车,赶紧出发。

    她是一分钟都不愿意呆在这儿了,无缘无故被美国探员给欺负了顿,又被当地几个小痞子不怀好意的搭讪,心里害怕的同时,也无比厌恶这地方。

    至于她在差点被美国探员冤枉时,多亏李南方出手帮忙的事,连姐是绝不会告诉朋友的,那样会有损她的面子。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后,梁姐也没在意,摆摆手让司机去后面车厢内坐着,她亲自开车,大嚼着口香糖,经过李南方(身shen)边时,故意点了下喇叭,加大油门轰地一声驶过去了。

    车轮带起的灰尘,搞了李南方一脑袋,抬手揉眼,张嘴对远去的车子,用力吐了口口水,却实在懒得骂要((操cao)cao)翻了她。

    连姐在与梁姐交谈时,距离李南方有些远,他虽然听不到她们在说什么,不过却能从连姐那张上下翻飞的嘴里,读懂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唇语可是薛星寒众多(爱ai)好中的一种,那个泼妇对这类奇技(淫yin)巧特别感兴趣,本(身shen)水平也许不怎么样,却有能在传授给李南方时,把他打磨成此行佼佼者的决心。

    无论哪个七八岁的孩子,被一泼妇拧着耳朵,稍稍一迟钝,就会有小竹条抽在(屁pi)股上学东西时,总是学的比较认真,比较快些。

    以前听隋月月说连姐有多么不堪时,李南方内心还是稍稍有些不以为然的,觉得一个女人品行再不怎么样,好像也没那样不堪吧?

    现在,当他读懂连姐是怎么说他的之后,终于相信有种女人,确实薄(情qing)寡义,恩将仇报,那个姓梁的能与她成为好朋友,估计也不是什么良家妇女。

    要不是隋月月再三嘱咐,今天又无意中得到一副无价卷轴的份上,自认宽宏大量的李南方,是绝不会只对连姐吐口口水就拉倒了的。

    擦了擦脸上的灰尘,李南方自然不会总傻站在这儿,正准备找个摩的,也去灰色谷那边耍耍时,又有汽车喇叭声从警务室那边传来。

    回头看去,就看到两辆悍马,从那边轰轰的快速驶来,喇叭不停的叫唤。

    “草,有病吗这是?”

    看到车子直直向自己冲过来,李南方低声骂了句,刚要转(身shen)躲在树后,有人从车窗内伸出脑袋,手里拿着个白色礼帽,不住的晃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:“尼玛,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。”

    李老板这次笑,确实发自内心的开心。

    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出手阔绰值得交往的大卫。

    在把(爱ai)丽丝送给李南方,又敲定合作计划后,大卫曾经告诉他说,要在这边滞留几天,准备等等维森先生派来的人,一起去南方集团实地考察。

    他到底有没有等到维森先生派来的人,何时离开的金三角,去没去华夏青山——这些天始终躲在罂粟谷内,醒时听花语,醉卧美人膝的李老板,真心表示不知道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那些事更不重要了,关键是好朋友的出现,算是解决了李老板独在异国他乡没人理的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嗨,李老板,在看到您的第一眼,我就觉得这世界简直是太小了。”

    车子还没停好,一(身shen)白色西装的大卫就跳了下来,爽朗的笑着张开双手,与李南方紧紧拥抱了下,基(情qing)四(射she),让人感动。

    这哥们(身shen)上特有的狐臭,与男士香水一掺杂后,味道更加独特。

    独特到让李南方差点闭过气去,正要推开他时,就听他在耳边轻声说:“李老板,恭喜您能从那个漩涡中成功上岸。”

    “大卫,你的消息还是很灵通嘛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着,抬手在他后背上轻拍了两下。

    大卫的恭喜,是在告诉李南方,他已经知道金三角南区老大又换人了。

    隋月月勇当接盘侠,成为南区新老大的消息,对华夏最高缉毒部门,与国际刑警总部来说,应该算不上什么秘密了。

    不过李南方觉得,各方的下属部门,不一定都接到了通知,大卫这个毒贩子却能知道,这就足够说明他的消息来源,是相当广泛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是。消息灵通,才是我能始终安然无恙的根本所在。”

    朝天打了个哈哈,大卫向旁边走了步,半转(身shen)指着一个款款下车的黑丝女郎:“李老板,给您介绍下,这是格拉芙,三年前的环球小姐。怎么样?”

    问出最后这三个字时,大卫左眼很有深意的眯了下,轻声说:“她可是正儿八经的名门闺秀。祖辈可以追溯到上世纪的沙俄王后。如果不是她父亲为人做事太过招摇,让俄高层看不顺眼,也不会家道落魄,跟了我。”

    大卫刚开始介绍格拉芙时,李南方还以为这又是个他重金培养出来的交际花呢。

    直到他说出“跟了我”这三个字后,才知道格拉芙已经是他的枕边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出手阔绰的大卫好朋友,干嘛要在给李南方介绍他的枕边人时,很暧昧的眨眼睛呢?

    这个动作,很让李老板费解啊。

    同样暧昧的笑了下,李南方问:“那,我是不是该喊她为嫂子啊?”

    “只要您喜欢,也可以称呼她为内人的。”

    大卫又故作亲密的,凑过来悄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句话,已经足够说明,他已经与维森先生见过面,并进一步的深刻了解到,如果能把一号开发出来,他将会从中得到天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为了讨好李南方,他才不惜把枕边人,主动推了过来。

    很多男人,不都是特喜欢人之妻的吗?

    尤其格拉芙不但容貌俊美,(身shen)材超棒,而且具备(爱ai)丽丝没有的名门闺秀气质,正常男人稍稍一发挥想像力,骑在白俄大洋马(身shen)上策马奔驰的感觉,简直不要太爽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像没听到大卫在说什么,笑了下迈前一步,对格拉芙主动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格拉芙亲眼看到,表面绅士、实则相当可怕的大卫,居然如此讨好李南方,立即确定他可不是一般人了,现在看他主动伸手求握,哪敢有瞬间的犹豫,慌忙伸手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与她握手,而是牵起她的手,弯腰低头,在她手背上轻吻了下,松开后说道:“夫人,认识您很高兴。自我介绍下,我是大卫的朋友,李南方。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的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“谢、谢谢您,尊、尊敬的李先生。认识您,是、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格拉芙的汉语,说的相当生涩,磕磕巴巴的,却带着明显的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这是她家道中落,父亲跳楼自杀后,第一个以欧洲绅士礼节尊敬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尤其这个男人,还是让大卫刻意讨好的。

    这让格拉芙感到了从没有过的荣幸,双眸亮晶晶的,非常激动。

    李南方用实际行动,来婉拒了大卫的刻意巴结,同时也稍稍警告他,哥们不怎么喜欢这样的交往方式,你现在能把你的女人送给我,那就是在暗示老子,当你对我的女人感兴趣时,那我岂不是也得把她送给你?

    大卫是个相当聪明的人,稍稍愕然下后,就明白李南方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要说他雄霸英格兰三岛的毒品生意十数年而不倒,确实也有着他的独特之处,比方知错就改善,绝不含糊,马上弯腰低头,满脸惭愧的说受教了,还请李老板原谅他的冒昧之举。

    大卫可不知道,假如他一再坚持要送的话,李老板或许就能半推半就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反正已经收了个(爱ai)丽丝,再收个档次更高的放在(身shen)边——话说,迄今为止李老板还没有贴(身shen)秘书呢,出(身shen)名门的格拉芙,应该能胜任这个角色。

    幻想下,在青山无论到哪儿,(身shen)边都跟着个白俄名门出(身shen)的女秘书,那该是多么的拉风?

    可惜啊,可惜,可惜大卫在善解人意这方面,终究是差点事儿,让李老板稍稍有些失望,强颜欢笑着原谅了他的冒昧。

    大卫(身shen)边除了格拉芙跟随后,还有四名(身shen)材魁梧,面色冷峻的黑西装。

    不用问,单看他们脸上都扣着大墨镜,耳朵上挂着蓝牙耳麦的装((逼))样,就知道他们是大卫的贴(身shen)保镖。

    曾经冒犯过李南方的黑人,这次没有追随大卫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大卫心思相当细密,在决定不计本钱的讨好李老板后,任何能对俩人真挚友(情qing)产生不快的因素,都被他剔除了。

    点上大卫奉上的古巴雪茄,寒暄几句后,俩人都知道为什么能在这儿相遇了。

    大卫已经随同维森先生,亲自去华夏青山,打着合作的幌子,考察过南方集团了。

    对本次的考察结果,维森先生很满意,就等与李南方当面会晤过后,就启动合作计划了。

    会连累范斯良品牌的担心去除后,维森先生回国,着手准备创建研究一号的专门机构,大卫也得知李老板洗白上岸的消息,遂决定再走一趟金三角,与他见面,结果却在这儿不期而遇了。

    早在金三角时,大卫就曾经盛(情qing)邀请过李南方,去灰色谷玩玩的。

    现在灰色谷旁边相遇,岂有不再次盛(情qing)相邀之理?

    恰好不能着急回国的李南方,自然是欣然答应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