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50章 卷轴去哪儿了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卷轴是古董,不需要专家鉴定,李南方仅凭他的嗅觉就能确定了。

    不过卷轴上没有落款,也没有题词,就是一个扛着花锄头的仕女,与一个插着三炷香的香炉,所以李南方实在看不出,它是华夏历史上哪位大师所画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谁画的,哪怕是个无名之辈,仅凭这份鬼斧神工的画技,就能足够笑傲古今内外画坛了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好东西,给多少钱也不卖,当做传家宝交给师母,世代流传下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主意打定后,李南方小心卷起卷轴,再次用报纸包住,贴(身shen)收好,又不放心的轻拍了下,正准备走出树林时,就听到左后方数十米远处,传来莎莎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李南方能来这片树林中撒尿,别人自然也能来,不管是男女——

    不过来撒尿的人,有必要走路时小心翼翼,仿佛草丛里有地雷那样吗?

    而且还是三个人,呈现品字形状走过来。

    察觉出脚步声有异后,再联想到这幅奇怪的卷轴,李南方不敢大意,抬手抓住树枝,狸猫那样,悄无声息的翻上了树。

    三个男人,以品字形状慢慢走到了树下,其中一个是被连媚挖花脸的维尔。

    用力嗅了几下鼻子,维尔单膝跪地,用树枝拨开了草丛。

    这地方的草叶还是湿的,草叶上挂着李南方的尿液,

    维尔这是在根据他撒的尿,来证明他是否来过这儿,又是走了多久。

    中(情qing)局的探员就是敬业,维尔明明已经看到草叶上有尿渍了,还用右手拇指,食指在草叶上搓了下,然后放在鼻子下嗅了嗅。

    狸猫般藏杂枝叶中的李南方,觉得他最好是拿舌头来((舔tian)tian)几下,那样才显得更加敬业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走了十分钟了。”

    维尔从地上站起来,问一个(身shen)材高大的人:“要不要,把他的尿液拿回去,做dnd鉴证,来把他彻底锁定,派人暗中跟踪他,在没找到一号之前?”

    一号?

    又是一号,是贺兰小新生产出来的毒品吗?

    不是。

    李南方暗暗摇了摇头,觉得维尔所说的一号,应该是指这幅卷轴。

    (身shen)材高大的人,也摇了摇头:“暂时——没必要。刚才我已经仔细看过警务点的监控录像了,并没有发现他染指一号。西斯塔,你把录像重放,让维尔也观察下。”

    叫西斯塔的男人答应一声,取下肩膀上的背包,后背靠在树上,从包里取出了一个笔记本电脑。

    开机后,他在键盘上点了几下,弹出了一个播放器。

    藏在树上的李南方,很轻易就能看到播放器里播放的,是他帮连姐的那段视频。

    这段视频,是西斯塔从警务点监控室内拷贝过来的,高个子在来树林里之前,就已经仔细看过两遍了,并没有看出任何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视频从连媚出现,到她被两个f探员拦住,再到她撒泼后被缅甸警方带走,总共只有短短的四分三十一秒钟。

    “暂停!”

    视频播放两分钟后,高个子男人轻声说到。

    西斯塔立即按下了暂停键。

    高个子男人用手指,指着画面上的李南方,吩咐道:“从这儿开始慢放。慢放四倍,大家注意这个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按照他的吩咐,把视频慢放四倍的西斯塔,等李南方出现后,再次按了暂停键,把画面定格在了他脸上,开始放大他的面部轮廓。

    经过处理后的超高倍像素,能看到李南方嘴唇上还有一根胡子没有刮干净。

    确定闭上眼,眼前也能浮上李南方清晰的样子后,高个子男人才吩咐重新播放视频,等李南方伸手去推维尔俩人,把连媚拉到(身shen)后时,又喊了暂停。

    然后开始倒退,再次从李南方出场后放慢四倍,仔细观察他的每一个动作。

    无论西斯塔怎么放慢李南方出场后的画面,都没看出他接触过维尔右手中的东西,他伸手推人的动作,纯属帮助同胞时的本能反应,没有一丝不正常。

    可就在李南方把连媚拉到(身shen)后时,维尔手中的东西,就变成了一份卷起来的报纸。

    男人可以肯定,李南方出现之前,维尔从连媚小包里翻走的东西,就是他们紧急追回的东西。

    因为他有绝对的把握,一号就在连媚的小包内——当初连媚在美国登机时,盗走一号的嫌疑人,在她走进登机口的一刹那,把一号偷放进了小包内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连媚,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美国那边追杀神秘人的探员,刚开始时也不知道,直到追丢了神秘人,通过机场的监控录像搜寻他下落时,才发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立即追查连媚的行踪,知道了她要乘坐航班开缅甸,火速联系在这边公干的高个子男人,发来了监控视频,严令他必须找到连媚,取回一号。

    接到任务的高个子,很轻松就追上了连媚,但碍于自(身shen)(身shen)份有些敏感,他不方便露面,才派维尔俩人出面。

    维尔果然从连媚的小包内,找到了被报纸包着的一号。

    他真敢对上帝发誓,他在从连媚包里找到一号时,曾经打开报纸看过,包着的确实是个卷轴。

    但怎么忽然间,卷轴不见了,变成一份报纸了呢?

    几个人都觉得,卷轴忽然变成一份报纸,只能是连媚与李南方在捣鬼。

    连媚不可能。

    如果她真具备“乾坤大挪移”的本事,那么也不会被维尔俩人收拾的那样狼狈。

    理所当然的,李南方就成了唯一嫌疑人了。

    可是,视频内的李南方却没有这样做,而且他好像也没有这样做的理由,毕竟他不可能认识那个东西,不知道那东西的价值,自然也就没有调换走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那么,那个东西怎么会忽然变成一份报纸,不翼而飞了呢,难道它真如传说中所说的那样,具备一定的魔(性xing)——

    看到高个子男人点上一颗烟,左手捏着下巴沉思后,西斯塔关上了电脑。

    维尔也拿出烟叼在嘴上,却没敢点燃,生怕会打断上司的思考。

    一颗烟抽了半截,高个子男人吐在了脚下,右脚踩上用力碾了几下,抬手做了个撤退的手势,转(身shen)要走时,西斯塔忍不住的说:“要不要化妆下,找到他,强行搜(身shen)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高个子男人当即一口拒绝:“刚才闹得够大,已经惹起别人的注意了。如果我们在没有把握的(情qing)况下,再贸然行动,肯定会引发别人的怀疑,那样反而会弄巧成拙。这件事,只适合在暗中做。走吧。”

    西斯塔俩人没有再说什么,尾随他(身shen)后,脚步匆匆走出了树林。

    确定他们走远后,李南方才从树上慢慢出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高个子男人没有取走他的尿液,来确认他的真实(身shen)份,是因为他已经被监控录像录制了下来,依着美国人在缅甸的势力,完全可以通过航班、车站等乘客信息,把他查个底掉的。

    幸亏李南方没有底——美国人再怎么神通广大,充其量也就能查出他曾经因作风问题坐过牢,在夜场干过鸭子,是华夏最高缉毒部门安排在金三角南区的大卧底。

    现在李老板的(身shen)份,则是华夏良民一个。

    不做亏心事的良民,当然不怕被人彻查啦。

    又忍不住解开裤子撒了泡尿,开始担心自己最近(性xing)生活过频,是不是引发前列腺炎的忧虑中,李南方走出了树林。

    警务点旁边的那辆黑色越野车已经不见了,看来没有证据的维尔他们,着急去调查李南方的老底去了。

    “哎,你到底去干嘛了,去了那么久!”

    带着明显不满的女人声音,让李南方眉头皱了下,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连媚跨着小包,快步走了过来,边走,边回头看几个穿着花哨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这几个都是本地人,看到很有少妇韵味的连媚一个人站在车牌下,忍不住走过来搭讪了,这让她很怕,刚要去警务点那边,就看到李南方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都说去撒尿了不是?”

    李南方淡淡地说了句,目光森冷的看向了那几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连媚终究是华夏同胞,无论李南方对她的印象有多坏,都不会(允yun)许她在境外时,被外国人欺负。

    杀过人的人,用(阴yin)森目光看人时,都会散出一股子让人心悸的戾气,那几个本地年轻人立即有了不舒服的感觉,相互对望了眼,悻悻的转(身shen)走了。

    “撒尿还用这么久?”

    连姐不高兴的训斥。

    “关你(屁pi)事?”

    李南方双眼一翻,看着天毫不客气的骂道。

    他很怀疑,就她这为人做事的作风,是怎么活这么大的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哼。”

    连姐脸色一变,刚要发飙,猛地想起这不是在国内,在同伴还没有来之前,李南方可是唯一能保护她的人。

    想清楚自己的处境后,连媚强自笑了下,岔开了话题:“有兴趣,去灰色谷那边玩玩吗?”

    “那边真好玩?”

    高个子男人的出现,导致李南方乘摩的去仰光的计划暂时搁浅,就算要走,也不能在今天走,那么去灰色谷那边打发时间,也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再说了,也许会在那边遇到好心人,捎他去仰光呢。

    “好玩呀,我这次从美国转道来这,就是要去那边的。找个车,一起去——”

    连媚来这儿,本意是等朋友的,谁知道却遇到了麻烦,朋友没来之前,她是一分钟都不想在这儿呆了,所以尽管看李南方很不顺眼,还是想邀请他一起去灰色谷。

    灰色谷那边的治安,要比这儿好多了。

    她刚要邀请李南方,忽然面露喜色,抬手对北方连连摇晃。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看起,看看到一辆敞篷皮卡,从那边疾奔而来。

    车上三个人,副驾驶坐着的也是个女人,也冲这边摇手,看来这就是她约好的朋友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才来啊。”

    连姐嘴里埋怨着,小跑着迎了上去,看都不再看李南方一眼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