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49章 奇怪的卷轴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无论谁问李南方做什么的,他都早有准备,自称是某公司的业务员,这次来缅甸,就是跟随公司部门经理来这边跑业务的。

    现在业务已经谈妥,经理就打发他先回国。

    “你家经理还真是个小气人,不懂体谅手下员工,来一次国外容易嘛,怎么也该让你在这边好好玩几天才对。虽说缅甸比不得欧美,不过这边还是有很多值得一看的好地方,像蒲甘古城,曼德勒皇宫,灰色谷等等。”

    听李南方说完后,薛媚不屑的撇了撇嘴,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开始显摆她去过的那些好地方了。

    看在两百美元的份上,李南方自然是很配合的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显摆了一圈自己去过、或者没去过但听说过的好地方后,连媚忽然说:“帅哥,我说你就别在诚达集团干了。虽说那也是津门的著名企业,不过像你这种没背景的年轻人,要想在里面混出个名堂来,很难。”

    此时表面一副恰到好处崇拜神色的李南方,眨巴了下眼睛,苦笑着问道:“像我这种没文凭的小职员,能够在诚达集团混碗饭吃就已经很不错了。我不在那儿干,还能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来我公司,跟我干!”

    连媚抬手拍着自己(胸xiong)膛时的慷慨,让李南方有了种给她一嘴巴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去你公司,跟你干?”

    李南方微微歪着下巴,问道:“连女士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女士不女士的,你就喊我连姐好了。”

    连媚说着,又从小包里翻出一张名片,递给了李南方:“这是我的名片,你收好。我们公司虽说规模还不如诚达集团,但在津门也算是知名企业了。”

    名片制作很精美,黄灿灿的好像镀了一层金那样,倒是很符合连媚总是故作雍容的形象。

    名片正面用瘦金体写着连媚的名字,下面是玛丽的英文名字,她所在单位的职务。

    银凝连锁超市集团,副总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听说什么银凝超市,不过在连媚自称是连姐时,脑海中灵光一闪,终于想起为什么看着她有些眼熟了。

    连姐。

    当初去青山时,不小心把包丢在火车站,被隋月月捡到后,给她打电话来拿包时,不但没有感谢隋月月,反而索要出租车车费的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她在为难隋月月时,李南方看不惯眼,就指使陈晓痛扁了她一顿,又抢走了她的小包。

    那件事,算不上是李南方做过的错事中,最严重的一件,与甘心给贺兰小新当替罪羊没法比,可却是最让他良心受谴责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正是他图一时的痛快,才把隋月月害了个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无论隋月月有没有去金三角,经营“我们家”的生意,李南方都要找连姐,替她讨还一个公道的。

    隋月月却不同意,就像拒绝了叶小刀帮忙那样,也婉拒了李南方为她出头。

    她不想连姐去死。

    只因,死,有时候是最大的解脱。

    从隋月月的心愿中,李南方能看出她有多么的痛恨连姐,也好像提前看到了连姐悲惨的下场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打算怜悯连姐,在她为了面子,就残害一对乡下夫妻,到处((逼))杀隋月月时,她悲惨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答应了隋月月的要求,却没想到会在这儿看到了连姐。

    望着抬手拢着发丝,故作矜持的连姐,李南方没觉得她很可怜,只会觉得她白白浪费了这副还算好看的皮囊,最好是早点解脱,来世能做个好人吧。

    见李南方目光复杂的盯着自己,久久不语,连姐细细的眉头微微皱了下,不悦的问:“怎么,我还请不动你?”

    “我去撒尿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实在没兴趣与这种女人浪费口水,嘴角弯了下,快步走向了不远处的小树林。

    有含有怨毒的眼神,在后背上扫来扫去的,这是李南方冷淡连姐的结果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来到树林深处,愉快的撒了泡尿后,李南方四下里看了眼,没察觉出有什么异样,叼上一颗烟倚在树上,拿出了那份淡黄色的纸卷。

    淡黄纸卷也是旧报纸,可里面包着的东西,却是个价值五十万美金的古董。

    一个宽约最多十厘米,粗约擀面杖的卷轴,丝帛制成,用褪了色的红丝线扎着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一副字画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小心的打开卷轴,有些得意的笑了下:“这也算是物归原主了吧,得亏那些老外说什么国家机密,我呸他们一脸。”

    在李南方的印象里,自凡是有价值的古字画,都来自他的祖国。

    也唯有有着数千年雄厚历史文化的华夏,才配得上有流芳百世的墨宝传世,远到晋朝开始的大书法家王羲之,近到近代大师齐白石,都是照耀千古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再看国外那些动不动就几个亿的字画,除了达芬奇的《蒙娜丽莎》还有点艺术范儿外,像凡高等人画的那些——你妹的,李南方实在欣赏不了那些小孩涂鸦般的作品,难道说他的审美观念有问题了?

    由于晚清特昏庸,导致华夏许多文化瑰宝都流落海外,让国人心痛不已。

    这幅被美国人视为高级机密的卷轴,应该也是在那个时候流落到海外的,现在总算是回国了——只要是到了李南方手里,就不会再让它在外流浪了。

    卷轴不是太长,也就是半米的样子,上面画的是一个古代仕女。

    既然是华夏古董,那么画上这个仕女,当然是华夏女子了。

    因年代久远,仕女的面目稍稍有些模糊,可丝毫不影响她那眸子里的灵(性xing)。

    仕女满头青丝梳成坠马鬓,(身shen)穿唐宋时期流行的霓裳拽地长裙,胳膊上缠着绕臂丝带,蛮腰盈盈一握,左手提着花篮,右手却抓着扛在肩膀上的一个小花锄。

    仕女模样端庄,清秀,一看就是名门闺秀,微微垂首,盯着足尖前四十五度角的地方——李南方看到这儿时,最先反应就是黛玉葬花。

    可当他看到画面上地上的东西后,就知道仕女不是林黛玉了。

    再说,林黛玉是清代曹雪芹所著《红楼梦》中的女主,已经有着上千年历史老古董字画的女主,怎么可能会是她?

    仕女看的不是花。

    是一个三足青铜香炉。

    香炉内有三炷香,烟气缭绕。

    美女扛着花锄,拎着花篮,不去葬花,却盯着个香炉看,这算几个意思?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纳闷,仔细看向香炉。

    香炉上有许多花纹,古里古怪的,看似杂乱,却又仿似有迹可循,看得时间稍稍久了点,眼睛就会出现错觉,仿佛有很多细细的小蛇,缠在香炉上。

    卷轴稍稍一活动,那些细细的小蛇仿似活了那样,蜿蜒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所发现后,大感兴趣,双手对着透过树梢的阳光,慢慢移动着。

    随着他晃动卷轴的速度加快,香炉上那些细细的小蛇,也活动的更快,全部纠缠了一起,组成了一条很粗的——长蛇?

    李南方刚要看清是不是长蛇时,心脏忽然没来由的,咚的一声大跳。

    不等他反应过来,强烈的干呕感,喷泉那样从嗓子眼下腾起,让他本能的抬手,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他在抬手捂住嘴巴时,卷轴垂了下去,让他的视线脱离了青铜香炉,那种强烈恶心感,也随即减弱。

    “特么的,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这香炉上有古怪?”

    李南方低低骂了句,深吸一口气后,干呕感才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心脏忽然大跳了下,接着就有强烈的干呕感升起,这种不正常的现象,应该与他总盯着香炉上那些细细的纹络有关。

    他知道,有很多线条组成的画面,总盯着一个点去看,或者慢慢活动,就能成功的骗过眼睛,好像画面在自己动那样。

    可他从没听说过,盯着某幅画时间久了后,会引发人的心脏忽然狂跳,伴随恶心感。

    这让他不敢再看那个香炉了,刚要收起来,准备以后无聊时仔细研究,却蓦然发现——画面上的那个仕女,双眸竟然在盯着他看!

    他是用左手拿着卷轴上端,右手拿着下端,刚才忽然恶心本能的抬手捂嘴时,用的是右手,松开后卷轴受地心引力,随风轻轻晃((荡dang)dang),阳光恰好洒在画上仕女的脸上。

    刚才他就注意到仕女的双眸相当传神,有灵(性xing)了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这么神,这么灵,居然能借着阳光的照(射she),与轻风的催动,双眸好像、不,不是好像,就是在流转!

    他慢慢地向左歪头,仕女的眸子向左转动。

    他向右歪头,仕女的眸光也跟着看了过来,就像四只眼之间,被两根看不见的丝线拴着,相互牵引那样。

    这当然也是视觉上的错误,但足够证明画这幅画的人,画功有多么的牛叉。

    与仕女四目相对后,李南方倒是没有恶心等不舒服的反应,越玩,越觉得有趣,发现随着在阳光下缓动卷轴,仕女双眸不但在流动,而且她的秀发,甚至脸型,都有似是而非的变化。

    斜斜对着阳光时,仕女的秀发是黑色的,脸面也是端庄清秀,标准的美女一个。

    但当让卷轴正对着阳光时,仕女的发丝颜色,好像要变成银白色不说,她的脸型也有了变化,出现了英俊男子才有的棱角。

    如果是高科技产品,在不同的光线下,卷轴上的仕女别说会变成男人了,就算变成个魔鬼,李南方也不会觉得有丝毫的奇怪。

    关键卷轴上这幅画,是用墨汁画出来的,单纯的黑白两色,怎么可能会出现高科技产品里,才会有的层次转换现象?

    只看仕女的李南方,保持这个动作玩了足足三分钟,感慨的叹了口气:“唉,怪不得老美说它是高级机密呢,原来是这样。五十万美金?草,五百万,五千万美金,也别想买到它的。只是,它怎么会与姓连的女人扯上关系了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