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48章 两百美金的感谢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连媚接受了美国人的道歉——关键是美钞。

    就这,她也始终没停止对他们的语言攻击。

    事(情qing)最终完美处理,李南方没必要再呆在这儿了,免得因帮人就耽误自己的事,那就有违他的“助人可以,但不能损己”的原则了。

    在缅甸警员的(热re)(情qing)相送下,李南方走出了警务点,看向站牌那边,骂了句卧槽。

    那辆要把他送到仰光去的大巴车,不见了。

    在警务点时,他只顾着配合警方工作了,却没想到准点开发的大巴车,是不会等他的。

    灰色谷这边去仰光的直通车,一天就这么一辆,虽说座椅硬的能把(屁pi)股隔成两半,但总比坐那些摩的要好很多。

    来往的私家车也不少,基本还都是高档货,不过好像没谁理睬李南方的摆手,看来外国人都很乐于助人的传说,也只是个传说而已。

    警务点旁边的路边,倒是也停了七八辆宝马奔驰之类的,李南方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开走一辆,也真心不算事。

    可他实在不想惹事了,如果万一引起缅甸警方的追杀,他就别想按照荆红命给安排的那样,悄悄的回国。

    “特么的,这算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烦,四下里乱看着,琢磨着不行只好坐摩的去仰光了。

    刚要对远处的摩的招手,不经意间发现不远处的路边树林里,有人在鬼头鬼脑的向这看。

    好吧,坐摩的的愿望也落空了。

    现在如果坐车走人,远达一百多公里的这一路上,他就别想安稳了,搞不好还会被那些暗中盯梢、找机会搜他(身shen)的探员,认出他就前几天刚上任的金三角南区老大。

    虽说有荆红命这个护(身shen)符,就算他被闻讯赶来的国际刑警给抓了,也会很快就被放出来,但他别想再悄悄回国了。

    “草了,果然不能轻易当好人。”

    意识到当前自己必须得沉住气后,李南方很不甘的低声骂了句,走到站牌前,假装抬头看上面的发车时间表,眼角余光向树林那边扫去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那边的人在监视他。

    维尔明明从连媚的小包内,搜出了那份重要文件,却在李南方出现后,见了鬼般的变成了一份破报纸——名扬天下的f可不是傻瓜,在确定自己眼睛没有出问题后,很快就把疑点锁定在了李南方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,是连媚之外唯一与杰克发生(身shen)体接触的人,然后重要文件就变成了破报纸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不敢确定,也不会相信,李南方能在众目睽睽之下,借着推搡维尔的一瞬间,就用报纸把文件给调包了,但还是派人尾随登机,暗中观察他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表现很正常,这一点从监视他的美国人随后消失,就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文件怎么会变成破报纸的,这还得需要睿智的f探员去寻找答案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肯拿出五十万美元的酬金,李南方就会解开他们的疑惑。

    根据李南方对那玩意的估价,也就是价值这个钱了。

    很可惜,维尔他们并没有拿着五十万美金来找李先生,所以那份文件还乖乖别在他衬衣里的腰带下。

    “为了区区几十万美金,就耽误回家,还真不值当的——你妹的,老子什么时候这样视金钱如粪土,五十万美金都放不到眼里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暗骂自己可那有些装((逼))时,一个细高跟才会发出的咔咔声,从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去,就看到连媚,骄傲的昂着(胸xiong)膛,扭着小蛮腰款款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真有些面熟,却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的女人,李南方笑了下,主动打招呼:“嗨,事(情qing)都搞定了?”

    连媚依旧穿着那(身shen)黑色(套tao)裙,不过精神面貌与刚才却是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在被两个探员采着头发收拾时,连媚披头散发鞋子也丢了,要多么狼狈就多么狼狈,就算最擅于发现美的男人,那会儿也看不出她有什么魅力。

    但现在她只是把头发梳理整齐,稍稍补了一下妆扮,浑(身shen)就散发出了她这个年龄段女人特有的成熟魅力,尤其是在扔掉被勾破的丝袜后,一双白腿泛着健康的晶莹光泽,给人一种极为强烈的(性xing)暗示。

    连媚走来时,腰肢摆动的姿势倒是很优雅,就是有些拿捏的嫌疑。

    “嗯,搞定了。本来嘛,老娘、我也没见过什么机密文件,那些死老外冤枉我罢了。”

    连媚脸上带着矜持的笑容,下巴高高的昂起,好像忘了刚才被人采住头发的狼狈样子了,更忘记是李南方出手帮了她,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他,伸出手笑道:“帅哥,认识一下,我姓连,叫连媚。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刚被帮过,立马就用高傲姿态与自己打招呼的浅薄女人,李南方没有多少好感,与她轻轻搭了下手,淡淡地自我介绍时,都懒得说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这句话了。

    “哦,李南方啊,刚才真是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连媚在李南方(身shen)上飞快的扫了一圈,随即不动声色的后退了步。

    李南方来到金三角后,贺兰小新曾经派人去内地,给他采购了几(身shen)衣服。

    他在罂粟谷内时,穿的是藏青色立领中山装,小伙子风流倜傥的不行,仿似《精武门》里的陈真转世,而且他本人也喜欢穿那个款式的衣服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之所以转道缅甸,就是为了悄悄地回国,李南方再穿的那样招摇,那就是自找麻烦,当然得低调点,换上了一(身shen)看似普通的休闲装。

    请注意是看似普通,其实一点都不普通。

    新姐为讨好她男人买的衣服,价格如果低于十位数,她也是看都不带看一眼的。

    这(身shen)休闲装,是纯手工裁剪制作的,没有任何的标签,猛地一看与地摊货差不多,不仔细看针脚做工,像连媚这种识货的贵妇人,也不能一眼就能看出它很值钱。

    所以呢,如果不是李南方刚才帮了她个大忙,连媚是绝不会主动理睬一个(身shen)穿地摊货的**丝青年,这会让她觉得自己(身shen)价会下降。

    薛媚看似无意的动作,当然逃不过李南方的眼睛,再次确定这就是个(爱ai)慕虚荣,特喜欢在劳苦大众面前注重她上层人士(身shen)份的。

    这种人不一定是坏人,但肯定算不上是好人。

    李南方自然没兴趣满足她“贵太太在穷小子面前”的优越感,刚才帮她,只是看不惯她在异国他乡被人欺负罢了。

    淡淡地笑了下,李南方又抬头看站牌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冷淡反应,让潜意识内正琢磨着下一个动作该怎么拿捏,才能彰显自己贵妇人风范的连媚,有些惊讶,更多的却是不爽。

    (爱ai)慕虚荣的浅浮女人都这样,她的某个行为动作没有引起被她看不起的异(性xing)注意后,就会觉得遭到了羞辱——说起来虽说有些可笑,却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不爽归不爽,连媚还是很清楚刚才多亏了李南方出手相助,要不然她就会被人带走,到时候说不定会屈打成招的事了。

    再说当前正在异国他乡,约好的同伴还没来,连媚担心她会再次被f抓走,当前最好是与李南方呆在一起,保险些。

    “帅哥,你是哪儿人?”

    连媚从小包里拿出一张湿巾,动嘴优雅的擦了擦嘴角,问道。

    “津门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依旧抬着头,看都没看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连媚这口带有明显优越感的津门腔,给李南方造成了一定影响,这才随口也说是津门人。

    一口流利的津门腔。

    “哦,你也是津门人?”

    连媚很不满李南方的冷淡,不过还是故作惊喜的样子:“还真是巧了,我也是津门的,咱们原来是老乡啊。”

    这肤浅女人在这儿唧唧歪歪,让李南方不胜其烦,可看在同胞的面子上,却又不能理睬她:“是吗,真这么巧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咋地?”

    异国老乡相见的亲近感,让连媚忽视了她该在**丝面前该保持的优雅贵太太风度,脱口说出了一句津门土话,接着就醒悟了过来,赶紧轻咳了一声,抬手拢了下鬓角发丝:“那个,什么,谢谢你刚才出手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已经谢过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道:“就因为是老乡,所以才要谢两次吗?”

    “刚才是口头上的感谢,这次呢,来点实惠的。”

    连媚低头打开小挎包,从里面拿出两张面值一百的美钞,看似很不舍的,在手里拍打了下,递了过来:“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的?”

    李南方看了眼钞票,没有接。

    刚才警务点里,两名探员表示抱歉要赔偿连媚一万美金时,李南方可是在场的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两百块钱,应该就是那一万块中的五十分之一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,这女人还真是大方。

    他帮连媚,可没打算图报的。

    不过连媚既然主动拿这种铜臭之物来感谢他——能抵换国内货币一千多的两百美元,很有亵渎他仗义相救的英雄行为嫌疑。

    连媚点头,满脸慷慨的样子:“是啊,就是给你的。你帮了我这么大忙,我当然要表示感谢。别客气,拿着吧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叹了口气,一副没见过钱的样子,盯着女人手里的钞票,扭捏的说:“这,这多不好意思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,让你拿着你就拿着!”

    连媚伸手抓起李南方的右手,把钞票使劲拍在了他手心里,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模样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个优点,那就是从来都不拒绝别人硬送上门的好处。

    尽管两百美元,也太少了点,而且还充斥着恶心的慷慨气息。

    当然了,虚假的客气两句还是免不了的,毕竟那是男人该有的风度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,大家是老乡,没必要太过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的客气,让连媚对他的感官好了很多,也忘记曾经让她很不爽的事了,饶有兴趣的问:“帅哥,是做什么工作的呢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