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47章 同志,救救我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缅甸,尤其是灰色谷这边的赌石业,总是吸引好多国人来这边游玩。

    被两个白人大汉采住头发的女人,骂人时用的是汉语,很正宗的津门腔,好像在唱歌那样,悦耳的很。

    放在国内,李南方不会多管闲事,可现在是异国他乡,他却必须要管。

    要不然,荆红命知道他坐视同胞被外国人欺负后,估计肯定会再痛扁他一顿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刚下车,就有两个穿着警服的缅甸警员,从人群外冲了进来,大声喝道:“怎么回事,住手!”

    整个缅甸,灰色谷这边的治安力量也是数得着的,毕竟这边不但有大批的赌石客,而且金三角那边往外走货,也是走这条路的。

    大巴车停下的站牌旁边,就是个类似于国内派出所的警务点,值班警员看到这边有人闹事后,立即拍马赶到。

    不等警员再说什么,手里拿着淡黄纸卷的大汉,立即掏出一个本子,在他们眼前晃了下,低声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那俩警员立即愣怔了下,接着就向后退去,开始充当围观人员了。

    为了一个异国女(性xing),他实在没必要、也没胆子去得罪美国f的人。

    “跟我们走!”

    眼看围观者越来越多,采着女人头发的白人,向同伴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同伴立即会意,马上就架起女人的左臂,两个大男人好像架着个小鸡那样,任由女人拼命的踢蹬、怒骂,迅速向人群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就在女人有些绝望时,李南方抬手挡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本国语言后,女人猛地抬起头,满脸的激动神色,就像独守空房八年终于盼到男人回来的深闺小怨妇,嘶声喊道:“同志,救救我!帮我拨打大使馆电话,控告这俩王八蛋!”

    我靠,这都什么年代的了,还同志?

    咦,这女人看上去,怎么有些眼熟呢,好像在哪儿见过。

    不等李南方回忆起在哪见过女人,手拿着淡黄纸卷的男人,懒得跟他多费什么口舌,再次晃了下手里的工作证,就很不客气的伸手推向他(胸xiong)口:“闪开,f办案,闲杂人闪避!”

    美国中(情qing)局的人,会跑来缅甸办案?

    靠了,看你们嚣张的样子,还真以为全世界都是你们家开的呢,只要一亮证件,所有人都得回避。

    李南方无声的笑笑,抬手正要锁拿那个探员推过来的手腕时,鼻子里却嗅到了一股子奇怪的味道,眼睛一亮,古董?

    绝对是在瞬间,李南方能肯定这股子带有独特土腥气息的味道,至少也是来自一千年之前,已经淡到连先进仪器都检测不出来了,却瞒不过他的鼻子。

    收藏古董,是李南方回青山之前的最(爱ai),尽管“收藏”的那些古董,基本上都是不花钱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眼光闪烁,两只手一起推了出去,抢先推在了那个探员的(胸xiong)前,把他推的后退了好几步,满脸的义正词严:“干什么?就算你们是f,也不能在光天化(日ri)之下欺负女人!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李南方化(身shen)为保护女(性xing)的真男人,面对英勇而机智的f丝毫不惧,向前跨出一步时肩膀用力,撞在另外一个探员的(身shen)上,迫使他也后退时,已经伸手把女人拽了过来,嘴里依旧厉声喝道:“想带她走可以,得先说清楚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那俩探员可没想到半路能杀出个程咬金来,貌似很无畏的样子,连名扬天下的f不怵头,难道他不知道f在缅甸这边,可以横趟吗?

    当前如果不是光天化(日ri)之下,周围人又这么多,跋扈惯了的探员,早就掏出手枪把他脑袋打烂了,我让你多事!

    采住女人头发的探员,左右看了眼,沉声对李南方说道:“先生,这位女士窃取了我们国家的高度机密文件。请不要妨碍我们的工作,以免发生没必要的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放(屁pi),我什么时候窃取你们的高度机密文件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还没有所反应,背后的女人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女人明显害怕这俩探员再对她动粗,也不敢离开李南方半步,只是牢牢抱住他左臂,鼓囊囊还很有弹(性xing)的那俩玩意,随着她跳着脚的大骂,在他胳膊上一蹭一蹭的。

    女人这种动作,让李南方怀疑她在吃自己豆腐,正要推开她时,一个探员举起了手里的淡黄纸卷冷笑道:“哼哼,连媚连女士,这就是被你窃取后藏在包里,试图带回你国的机密文件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叫连媚的小女人抬头,看向探员手里那个纸卷,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样子:“你说,你说这东西是从我包里搜出来的,高度机密文件?”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用报纸卷成的纸卷而已,她实在搞不懂这玩意怎么就是高度机密了,而且她也没记得自己往包里放报纸。

    (爱ai)美的女人,小挎包里可能会有三五个杜蕾斯,有谁会把一份破报纸放在里面?

    “对,这就是被你试图拿走的——”

    手里挥舞着纸卷的探员,有些得意的说到这儿时,脸色忽然大变,就像见了鬼那样呆愣当场。

    这个探员可以用他女朋友最喜欢的那个东西发誓,刚才,就是他亲手从连媚的小挎包内,搜出了那份颜色淡黄的绝密文件,曾经匆匆翻看过,虽说因为时间仓促,他不可能确定那份文件是不是真品,但绝不是一份卷起来的报纸。

    怎么一眨眼的工夫,那份文件就变成报纸了?

    “维尔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探员发现同伴忽然变成木鸡后,立即意识到事(情qing)好像不妙,赶紧低声询问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维尔使劲的眨巴了下眼睛,确定自己没有花眼,手里拿着的就是一份报纸后,才喃喃的说:“见鬼了,见鬼了,怎么会变成报纸了?我、我刚才明明看到——”

    他刚说到这儿,就被连媚打断:“这份破报纸,就是你们要抓走我的证据,那份高度机密文件吗?”

    虽说连媚确实不知道怎么回事,可她仍旧从维尔的忽然懵((逼))表(情qing)中看出了什么,胆气大增,松开李南方的胳膊抢步向前,一把夺过了他手中那份报纸。

    “哈,《青山(日ri)报》?”

    女人展开报纸,只看了一眼,就高举起来用力向围观者挥舞。

    好像在挥舞一面胜利的旗帜:“大家都看看,这就是他们要抓走我的证据,一份破报纸!哈,我算是长见识了——垃圾,今儿你们要不给老娘一个合理的解释,我和你们没完!”

    看着好像打了鸡血那样跳着脚大骂的连媚,李南方忽然想到了一句话,子系中山狼,得志便猖狂。

    凡事都讲究个理字,维尔他们刚搜出那份机密文件时,可不管连媚长的有多(娇jiao)俏迷人的,照样敢在大庭广众之下采住她头发,动作粗暴的要带她走。

    可当手里的机密文件忽然变成一张破报纸后,道理的天平就倾向女人那边了。

    连媚明显不会放过这个报仇雪恨的机会,把报纸随手一扔,跳到刚才采着她头发的探员面前,抬手就在他脸上狠狠挠了一把,接着抬脚重重撩在了他的胯间。

    没有了证据,那个探员就理亏了,当然不敢还手,唯有双手抱住裤裆,惨声哀嚎着萎顿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望着好像母大虫孙二娘再世的女人,李南方微微笑了下时,忽然回头向人群中看去。

    围观者中,有人在密切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不过,等他回头看去时,那道目光却消失了。

    刚才俩探员亮明(身shen)份后收拾连媚时,围观的缅甸警员自然不敢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但现在场上(情qing)况完全掉了个个,他们可不能任由两个探员被一女人如此狠虐了,赶紧跑过去好言劝阻:“女士,请您冷静一下——”

    “冷静尼玛个头啊!”

    正对俩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的探员拳打脚踢的连媚,立即就把火力对准了他们,抬手在说话的这人脸上狠狠抓了一把:“刚才,你们死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“啊!住手,你再动手,我们可要刑拘你了!”

    警员脸上被抓出一道血口,惨叫了声迅速后退,拿起挂在脖子上的哨子,嘘嘘的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马上,警务点内就冲出七八个警员,飞奔而来后,七手八脚的隔开了连媚,请她有话去警务点里好好说。

    连媚也算是个聪明的,知道这不是在国内,就算占理,嚣张也得有个度,在众人相劝下,顺势暂息雷霆之怒,嘴里却依旧骂声不绝,被请进了警务点。

    阻止两个探员的李南方,也勉强算是当事人了,也被一块请了过去。

    经过缅甸警方简单的询问后,李南方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今天凌晨,去美国玩耍的连媚刚来到缅甸,和这边的朋友约好了,早上在灰色谷这边碰头,准备完一把赌石。

    李南方乘坐的大巴车停下没多久,连媚就乘坐从仰光那边来的大巴,来到了站牌下。

    她刚下车,还没分辩过方向来呢,忽然就有两个美国探员,也不知道从哪旮旯里钻出来的,抓住她就要搜(身shen),翻包。

    说什么,连媚在美国时,窃取了一份绝密文件,他们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在这边拦截到了她。

    连媚懵圈了,说她哪有窃取过贵国的绝密文件?

    俩探员也不解释,只是强行搜包被拒绝后,立即强行动手。

    最后的结果呢,他们领教到了连媚的厉害,被狂扁了一顿后,还得陪着笑脸的说是误会,主动提出会给予适当的经济补偿。

    别看连媚得理后叫嚣着,要去白宫问问美国老大,是怎么管理手下办事的,其实还是有些小聪明的,懂得凡事不可过的道理,再加上俩探员又主动提出拿出一万美金,来作为误会的补偿了,她也就见好就收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在异国他乡,连媚真要是把这俩探员得罪狠了,谁能保证她能活着回国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