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46章 有男人在打女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原定于下月一号,在青山会展中心举办的金丝燕时装节,因故推迟一周。

    这就是《青山(日ri)报》第二版,市内新闻板块的头条消息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提前数月预定下的大型活动,没有万不得已的原因,是不会擅自推迟的。

    早在李南方来南疆之前,来自国内的数十家时装品牌,就已经为这一天全力准备,门票更是早在本月初就预售一空。

    可现在,怎么就忽然说延迟,就延迟了呢?

    因故推迟一周?

    新闻中没说任何的理由,就是单纯的“因故”,相信所有关心本次时装节的人们,都会觉得奇怪,继而抱怨主办方也太儿戏了些。

    不过李南方却不会抱怨。

    后天就是一号了,他还在辗转回国的旅途中,无法参与那场盛会。

    但时装节推迟一周太好了,等到七号那天,他肯定已经回到了青山,亲自率领董世雄等人,让世界超模克劳馥她们穿上南方丝袜,在展台上走秀,让全世界都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惊艳黑丝。

    “因故推迟时装节开幕,这简直就是为我特意安排的啊。”

    看着报纸,李南方笑眯眯的自言自语了句时,行囊中有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一般的手机被带到金三角后,都是没信号的,所有毒枭都不喜欢,他们的具体位置能被外界锁定,那样他们的安全系数就会大大降低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天内,李南方的手机从没响起过。

    现在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奔波后,大巴车已经远离了信号盲区。

    谁会给我打电话?

    肯定是小姨她老人家,这是要臭骂我一顿呢,那老子要不要接听?

    守着这么多陌生人,被一小娘们骂,貌似很没脸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扫了下那些闭眼休息的果敢人,李南方觉得可以接电话,但无论小姨怎么骂他,都不会还嘴,这叫以不变应万变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一看,不是岳梓童,是个陌生来电,没有显示地域,应该是加密频道。

    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陌生号码,李南方不想接。

    他当前的处境太敏感了,能不让人知道他来过这儿,就最好不让人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手机快没电了,而且旁边那些果敢人,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,好像在问他为什么不接电话。

    我接电话不接电话的,关你们毛事?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骂了句,还是接通了电话,看向黑漆漆的车窗外,打定主意无论是谁给他打电话,他只听,不回答。

    “看《青山(日ri)报》上的新闻了没有?”

    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,从手机里传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愕然了下,接着听出是谁在给他打电话了,连忙说:“看了,刚看。”

    给他打电话的,竟然是那晚联手秦老七,把他痛扁过一顿的荆红命。

    别人给他打电话,李南方可以装傻卖呆不回答,可他实在没胆子,敢这样来对待荆红命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,李南方怕死了荆红命,而是因为——尊敬。

    荆红命淡淡地嗯了声,又问:“嗯,有没有看到青山时装节推迟一周的新闻?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点头时,心里还纳闷,像荆红命这种大人物,怎么会关心青山时装节推迟一周的小事呢,但很快就明白了:“荆红十叔,是您让时装节延迟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谢告诉我说,创建南方集团,能给董世雄他们一个希望,算是你走上正途的起点。在你公司产品首次推向世界时,你这个创始人不参与,会留下遗憾的。”

    荆红命好像低声骂了句什么,才继续说:“不过我觉得,让我来插手这种小事,肯定是老谢婆娘的主意。就凭老谢的洒脱劲,他会管你有没有遗憾才怪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:“我也觉得,这应该是谢阿姨的主意,老谢只是个可怜的传话筒。别看谢阿姨平时对我凶巴巴的,其实像师母那样,把我当亲儿子来看待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些就行,所以脑子再发(热re),要做混账事之前,最好先想想那些关心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这声冷哼,就是荆红命结束通话时,说的再见。

    对此,李南方毫不介意——并不是所有人,都有资格能让荆红命给他打电话的。

    “唉,哥们何德何能,能得到这么多长辈的(爱ai)护?”

    李南方幸福的叹了口气,后脑靠在椅背上,捧着报纸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让大巴车不断颠簸的路况,正式进入缅甸境内后,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边过边境,简直是太简单了,就像邻家相互串门那样,大巴车停在哨卡岗亭前后,负责边境安全的缅甸士兵,都懒得出来看,接过大巴司机递过去的一条香烟后,就不耐烦摆摆手放行了。

    早上太阳升起后,大巴车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这儿有个车站。

    路边的一棵树上,悬挂着一个粗制的车牌,几十个背着行囊的人站在下面,其中还有许多白种人。

    车子刚停下,来缅甸打工的果敢人,拿着自己干活的工具,小声交谈着什么,陆续下了车。

    吃过李南方巧克力的小女孩,被母亲抱着下车后,还不断冲他摆手,嘴里啊啊的说着什么,应该是在问他,能不能再给那种好吃的东西。

    实在抗拒不了小女孩双眼中的渴望,李南方把整盒的巧克力,从窗口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抱着小女孩的女人,好像终于看出李老板是好人了,放下女儿,双手合十对他弯腰鞠躬,以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双手合十回礼,觉得缅甸的早上,真的很美。

    这辆大巴的终点站是仰光,从果敢人下车的地方向北走两公里,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赌石市场灰色谷。

    大巴车会在八点半才开车,司机开了一个晚上的车,也该找地方填饱肚子,稍事休息下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以下车活动活动的,只是他不想下去,太阳刚出来就这么(热re)了,还是躲在车里睡一觉养养精神为好。

    等那些打工的果敢人都下车后,等车去仰光的那些乘客中,有些人上了车,一对欧美小(情qing)侣,就坐在李南方的后座。

    从这些人的低声交谈中,李南方才知道他们是赌石的赌客,灰色谷就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来南疆之前,因黑龙对玉石有着不一般的兴趣,李南方还打算去那边玩玩的,而且大卫也曾经两次邀请他去那边,不过现在他没兴趣了,归心似箭,恨不得一步回到青山。

    男人就该以家庭与事业为重,反正已经恢复了自由(身shen),等公司走上正轨后,什么时候来都行的。

    欧美人就是开放,坐在后面的那对小(情qing)侣,刚上车就搂抱了一起,旁若无人的又亲又摸的,好像大巴车是他们家的私家轿车那样,随便折腾也没谁管。

    “真是没素质。”

    听到背后不断传来亲嘴时的**声,李南方皱眉回头看了眼。

    男人坐在靠窗位置,女人坐在外面,伸到过道中的左腿,修长白腻、结实健康的一塌糊涂,让人忍不住狠狠掐一把。

    尤其那只细高跟黑色小皮鞋,每晃动一下,都会被李南方怀疑在对他释放暗号,嗨,帅哥,今晚十点半,106房间不见不散哦。

    近期荒(淫yin)无度的李南方,对此实在没什么兴趣,只是存着单纯欣赏美的心思,好好审视了一番那根长腿,很快就看出与(爱ai)丽丝不在一个档次了,顿觉索然无味,拉下车窗窗帘,把报纸盖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整晚上胡思乱想的,还真有些困了,没过几分钟,李南方就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有句话是这样说的,近乡(情qing)怯。

    青山不是李南方的故乡,而且他现在缅甸,距离青山还有数千里之遥,现在却有了这种奇怪的感觉,无非是因为那边有个岳梓童罢了。

    睡着没多久,他就开始做梦了。

    在梦里,岳梓童穿着黑色紧(身shen)皮衣,高腰马靴,右手挥舞着带刺的皮鞭,劈头盖脸就抽打了过来,嘴里嚷着:“我让你不长出息!做事时不动脑子,害的我为你担心受怕,你还有脸回来吗你!”

    李南方很想反抗,大喊着你特么的给我住手,听我给你说道说道。

    可手脚忽然不听他指挥了,只能任由皮鞭下雨般的,抽打在他(身shen)上,好特么的疼啊,这是要谋杀亲夫的节奏吗?

    就在做梦的李南方急得不行时,忽然听到有人兴奋的叫:“快看啊,外面有男人在打女人了!”

    李南方睁眼,泼妇一般的岳梓童不见了,唯有那个兴奋的叫声,从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草,真是个败类,看到男人打女人竟然还能兴奋成这样,这人还真是没得救了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眼靠窗的男人,李南方心里狠狠鄙视了一个后,伸手拉开了窗帘。

    车窗外的站牌下,不知什么时候站满了人。

    居高临下看过去,两个神(情qing)彪悍的外国男人,正在众多旅客的围观下,收拾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左手采着她头发,右手抓着她右臂,动作相当粗暴的左右摇晃着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男人,手里挥舞着一卷颜色淡黄的纸卷,正在与同伴说什么,神(情qing)很是激动。

    被采着头发的女人低着头,看不到模样,穿着一(套tao)黑色(套tao)裙,鞋子早就甩掉了,光着脚踩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脚下有个白色的小挎包,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,什么口红小镜子手机的,甚至还有一包安尔乐,都被踩踏的不成样子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也不是善茬,面对两个大男人,虽说完全处于绝对的劣势,却依旧泼辣的要命,极力挣扎着抬起左手,狠狠挠向一个男人的脸,嘴里更是大骂:“王八蛋,放开老娘!”

    (身shen)在异国他乡的,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大原则,李南方本来打定主意是看(热re)闹的,可他在听到女人在骂出这句话时,眉头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脑子不发(热re)时,他也做不到同胞在国外被人殴打时,还能无动于衷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