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45章 心安之处既是故乡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隋月月是个心机裱,李南方早就知道。

    他也曾经明白无误的告诉过她,他不喜欢她这种心机裱。

    李南方帮她,只因为看不惯连姐欺人太甚。

    至于帮她讨回公道后,该怎么处理与隋月月的关系,李南方选择了给她一笔生活费,再慢慢地遗忘她。

    他却没想到,在他命运最关键的转折点,会是隋月月(挺ting)(身shen)而出,当了他的接盘侠。

    尽管隋月月明说,她无比渴望这个“工作”,李南方心里却很清楚,如果不是为了帮他洗白,她傻了才会放弃正常人的生活,呆在这表面风光,实则危机四伏的死地一辈子。

    凭借她的心机,只要能逃过连姐的((逼))杀,她总有一天能出人头地的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这样对你不公平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看着她,很认真的说:“你没必因为感激我,向我证明你很能干,能成为我的关键助力,就把一辈子的大好青(春chun),都浪费在这个鬼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唯有这样做,才会觉得自己是个有用处的人,才会觉得心安啊。”

    隋月月没有再否认自己接替李南方,是因为她(爱ai)死了这份工作,看着他的双眸中,好像有雾气在萦绕,柔声说道:“有句话是这样说的,心安之处既是故乡。”

    “心安之处既是故乡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重复这句话时,已经是第二天的深夜了。

    坐在大巴车上,望着窗外那些飞快向后退去的竹楼,眼前浮现上隋月月站在罂粟花海中,泪流满面却又笑着招手说再见,以后有机会长来看她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(爱ai)丽丝站在她(身shen)边,很懂规矩的落后半步。

    那个被大卫当做交际花培养的女人,确实很聪明,懂得给自己定为在那方面。

    李南方临走时,她曾经说,她就是一棵腾。

    藤是需要缠在大树上才能生长的,大卫曾经是她的大树,李南方也是,现在又变成了隋月月。

    不用担心藤会背叛大树,只因在残酷的自然环境下,藤是无法独自生存的,所以(爱ai)丽丝唯有紧紧靠在隋月月(身shen)边,才能让她的生命延续下去。

    对(爱ai)丽丝这棵紧紧依附在自己(身shen)边的藤,隋月月很满意,对能够留下来,给她担任贴(身shen)护卫的马刺,更加的满意。

    财务这方面有(爱ai)丽丝,安全方面有马刺与亚当斯,依着她出色的心机,在这片文化程度普遍不怎么高的土地上,隋月月就像得水的鱼,可以尽(情qing)施展她的抱负,为“我们家”,创建更大的利润。

    有把杀人当做吃豆芽的马刺在,李南方完全可以放心的离去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,大巴车驶出小镇后,他却忽然觉得自己是个逃兵,生出一种要跳下车,跑回罂粟谷内的强烈冲动?

    李南方很清楚,这是他的良心在谴责他。

    无论是什么原因,都无法改变他为别的女人所迷,甘心当替罪羊,事后却又后悔不已,再由隋月月给他当替罪羊的现实。

    这对隋月月,一点都不公平。

    尽管昨晚才变成女人的女孩子,伏在他(胸xiong)膛上,好像小蛇那样的舌尖,在他(身shen)上不断游走时,总是发出我愿意的呢喃声。

    脑海里回想着隋月月藏在他怀里,双手用力抱着他,恨不得把他揉进她(身shen)体里的样子,李南方几次想对大巴车司机说停车,他要下去。

    嘴巴张了几次,却始终没有勇气说出“停车”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这让他觉得自己是个自私的人,是个胆小鬼,车子颠簸了下时,他终于放弃了这个想法,拿过一张报纸盖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没脸见人。

    荆红命这次来金三角,为洗白李南方做出了详细的计划,包括他在回国时,该走哪条路线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能从南疆边区直接回国,那边的大街小巷上,还张贴着他的通缉令。

    为避免没必要的麻烦,也为彻底抹掉他曾经来过金三角的踪迹,李南方在回国时,要乘坐大巴车转道缅甸原首都仰光,再乘坐直达南韩首都的航班。

    在汉城那边稍事停留后,他才会换乘直达京华的飞机,再从京华,开车悄悄回到青山。

    为了把李南方漂白,单单撤回国内这个环节,荆红命可谓是煞费心机。

    等李南方驾车回到青山后,有关他是金三角大毒枭的“谣言”,将会彻底风平浪静,就像这件事从没发生过那样,不会有谁提起,他继续过他喜欢的生活。

    至于他小姨会怎么收拾他,贺兰小新在见到他后,又是一种什么反应——荆红命那么大的人物,是不屑为他考虑这些的。

    本来,当初贺兰小新说要把李南方带来南疆开开眼时,曾经承诺绝不会让他耽误一号召开的青山时装节,但现在看起来,一号之前他肯定赶不回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不要紧,李南方相信贺兰小新看在他为她付出那么多的份上,应该会帮他把那些事做好的,无非就是请韩慧桥来拍个广告片,再满世界的打广告而已。

    她只需帮忙做这件事就行,至于克劳馥等人来青山,为南方集团走秀的工作,李南方觉得董世雄就能办妥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还有岳梓童不是?

    别看岳总现在恨他恨的要死,可南方集团有困难时,她绝不会袖手旁观的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忽然出现在小姨面前后,她会有多么的震惊,激动,李南方沮丧的心(情qing),又慢慢好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就这样,前一刻也许还会被隋月月的牺牲而感动,觉得愧对人家,可想到以后又能与他真心在乎的妞儿,自由自在的打(情qing)骂俏后,他很快就能调整好心态,准备以蓬勃的精神,去迎接失而复得的新生活了。

    金三角地区,百分之八十的土著居民,是果敢人。

    不想做与制毒有关工作的果敢人,要想找份工作来养家糊口,除了去华夏南疆那边打工之外,去缅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所以每天深夜,都会有一辆大巴车从金三角出发,要在不堪的道路上,晃((荡dang)dang)四五个小时后,才能在第二天清晨,抵达缅甸境内。

    很多果敢人去缅甸的首选工作地,就是世界知名的灰色谷。

    灰色谷内开采原石的采矿工,基本都是由以吃苦耐劳而闻名的果敢人所承包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所乘坐的这辆大巴车上,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与采矿无关的人,其他都是又黑又瘦,穿着各式破烂工作服的果敢人。

    所以穿着得体的李南方,显得格外显眼,拿报纸蒙住脸后,也能察觉出别人对他指指点点,小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被人偷着指指点点的,李南方想睡也睡不着,索(性xing)拿下捂着脸的报纸,坐直了(身shen)子看向了那些果敢人。

    他们马上就停止了窃窃私语,没谁敢与这位穿着得体的大老板对视。

    反倒是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,忽闪着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,好奇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下,从行囊中拿出两块巧克力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行囊是隋月月给整理的,里面有巧克力,火腿肠,矿泉水等旅途必备的饮食,他用来盖脸的这份报纸,也是隋月月担心他在路上闷,特意放进去给他打发时间来用的。

    小女孩犹豫了下,怯怯的伸手来接,只是刚伸手,就被她又黑又瘦的母亲,一把抓住胳膊,紧紧搂在了怀里,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他,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果敢人不怎么喜欢这些穿着得体的外国人,因为每年都会有很多果敢小女孩,会被外国人拐走,贩卖到欧美去,培养成卖笑者,要么就卖给泰国的地下赌场,拳场,当小厮来使唤。

    这些事,嘎拉陪着李南方巡街时,曾经和他说过。

    所以看出女人误会他的好意后,李南方也没生气,苦笑着摇了摇头,剥开了巧克力,自己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被母亲紧紧搂在怀里的小女孩,盯着李南方的嘴巴,不住地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我是好人,不会打你孩子坏主意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又拿出两块巧克力,连同一瓶矿泉水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女人好像相信了李南方的话,这次没有阻止女儿去接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小女孩拿过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后,张嘴就咬,李南方连忙说:“嗨,你还没把包装剥掉呢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,本意是想帮她剥开的,小女孩却迅速缩进母亲怀着,女人也噌地——亮出了一把锋利的柴刀,盯着他的眼神凶狠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误会,我就是想帮她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摇手,解释自己并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女人却不听他在说什么,只是拿柴刀在眼前晃着,嘴里用果敢方言,急促的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呼啦一声响,早就注意到这边的数名果敢男人,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手抓住了腰间的柴刀刀柄。

    “好,好好,是哥们的错,大家都冷静下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可不想和这些果敢人发生没必要的冲突,毕竟在数百年前,他们也是华夏同胞的。

    明末清初的南明小朝廷,永历帝向西南方败退时,一些汉人随南明军撤进了缅甸、金三角地区,发展成了果敢族,并曾经建国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众多历史原因,果敢人在这边的生活很艰辛。

    看到他举起双手表示投降后,那些果敢人才慢慢松开了握着刀柄的手。

    好意被误会后,李南方也不再想发扬尊老(爱ai)幼的优良传统,展开手里的报纸。

    看了眼报纸的大标题后,李南方笑了,居然是《青山(日ri)报》,看来隋月月在来南疆之前,就已经想到他在回来路上会无聊了。

    那确实是个细心的女孩子,以前尽是讨厌她(阴yin)沉的心机,却忽略了站在她的生活角度上,要想出人头地,那么就必须得多长几个心眼的事实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对所有官方报纸的头版内容,都没多大兴趣,粗粗扫了一眼,接连翻页准备找体育新闻时,却又迅速翻回了第二版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