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44章 新的替罪羊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太阳爬上树梢时,李南方慢慢睁开了眼,但接着闭上了。

    窗外的太阳太耀眼了,刚从沉睡中醒来的人,瞳孔还无法适应它的强光。

    人在清醒状态下闭着眼时,总能想到很多事,比方昨晚睡觉前做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李南方想起了昨晚发生的那些事,暗中叹了口气,心中无比的郁闷。

    他开始强烈怀疑,他在回国后是不是冲犯了太岁,不然为什么总是动不动就被搞昏迷了呢?

    肯定是八百惊马槽下有太岁,李南方出道以来的第一次昏迷,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。

    先是被龙城城收拾,民警以莫须有的罪名,把他抓进拘留室内后,自己莫名其妙昏迷了好几天。

    然后是遭遇鬼女人,被人家狠虐至昏,醒来后才发现那天的清白没了——

    再然后是报复展星神时,因纵(欲yu)过度遭到邪气入侵,导致中风昏迷,糊里糊涂被贺兰小新搞来了金三角。

    再,再然后,就昨晚“力敌”秦玉关、荆红命两大绝世高手了。

    至于昨晚力敌秦玉关俩人的过程,以及怎么被搞昏迷的,那时候已经被黑龙彻底掌控了的李南方,已经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能肯定,在强烈的求生**支配下,黑龙爆发了从没有过的威力,结果——他现在从昏迷中醒来了,全(身shen)酸痛到想哼哼,幸亏稍稍活动了下四肢,并没有腿断胳膊折的症状出现。

    这就好,不幸之中的大幸啊。

    老子以后也有吹牛的资本了,我曾经单挑过秦玉关、荆红命俩人,并成功的全(身shen)而退。

    幸甚过后,李老板又开始郁闷。

    (身shen)为曾经威震西方世界的黑幽灵,堂堂一七尺好男儿,却像孤苦无助的小少妇那样,动不动就昏迷过去——他真受够了这种生活。

    不过暗中也倍感欣慰,毕竟能在昏迷后醒来,总比醒不过来要好很多。

    他开始感激秦玉关俩人了。

    为了贺兰狐狸,他捅了这么大一个漏子,害的师母,小姨她们伤心的不行,可以说是万死都不能赎其罪,结果只是被两大高手按住狠虐了顿,就放过了他。

    第一次,李南方在被师母之外的人狠虐后,心中没有丝毫怨言不说,还很犯((贱jian)jian)的感激人家。

    “这说明,哥们的思想素质,又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心中默默说出这句话时,李南方的鼻孔忽闪了两下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(热re)(爱ai)厨艺的人,嗅觉都特别的灵敏,要不然怎么能分辨菜肴的气味?

    现在能触动他嗅觉的气息,不是饭菜的香气,而是女孩子特有的体香。

    重复一遍,是女孩子才会特有的体香,纯天然而形成的,与少妇那种靠大分量分泌雌(性xing)荷尔蒙,以及各种化妆品熏陶出来的香气,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能够有资格来到罂粟谷小竹楼内的女(性xing),在上岛樱花走后,就只剩下一个(爱ai)丽丝了。

    (爱ai)丽丝已经被李老板变为少妇,她不会有这种处子幽香的。

    难道说,是亚贝斯为了安慰老大被人整昏迷了,特意从外面找来个小处子,来安慰李老板那颗受伤的小心灵?

    不像。

    他也不敢。

    那,会是谁站在窗前,不断向我释放让人心动的幽香?

    李老板终于想到他是有眼睛的生物了,轻轻咳嗽了下,慢慢扭动还在隐隐生痛的脖子,向窗口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(身shen)穿浅灰色职业(套tao)裙的女孩子,站在窗前,在为窗外万亩罂粟田的优美风景而陶醉时,听到了他的轻咳声,(娇jiao)躯微微颤抖了下,回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的瞬间,李南方稍稍愕然了下:“隋月月,怎么会是你?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能是我了?”

    隋月月笑着,踩着黑色厚底小拖鞋快步走过来,矮(身shen)坐在了(床chuang)沿上,左手从李南方脖子下伸过,稍稍用力把他的脑袋,放在了自己怀中,右手拿过(床chuang)头柜上的茶杯:“渴了没?喝口水吧。”

    她在做这些时的动作,表(情qing)相当自然,就像他们是携手共度人生五十年的老夫老妻那样,没有任何的矫揉造作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来这儿的?又是谁,带你来这儿的?”

    刚喝了一口水,李南方就推开水杯,从她怀里坐了起来,接连问道:“你知道这地方是哪儿吗?知道你从走进罂粟谷的那一刻起,你就已经是被国际刑警组织注意,并缉拿的要犯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一连串的问题,你让我先回答哪个?”

    隋月月嫣然一笑,拉来(床chuang)头柜的抽屉,从中拿出了一份厚厚的资料,递给了他:“这里面,就有你这些问题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这是叶小刀给隋月月,让她仔细考虑八小时后,再决定是当十三(奶nai),还是十三嫂的资料。

    隋月月仔细看过几遍的资料,李南方很快就看完了。

    看完这份资料后,李南方不但知道隋月月怎么来这儿了,也知道秦玉关俩人昨晚,为什么要来找他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蛊惑李南方,给她当替罪羊。

    荆红命等人,却又让隋月月来代替他,成为金三角南区的新任老大。

    无论出于何种原因,李南方才答应贺兰小新给她当替罪羊,那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交易。

    而荆红命安排隋月月来接替李南方,却是代表着国家利益,与他个人做交易。

    都是交易,但(性xing)质却不同,这就好比两个人合伙贩毒被抓后,一个要把牢底坐穿,另外一个却在拍拍(屁pi)股后,悠哉悠哉的找地方吃下午茶去了。

    只因他是卧底。

    刚接替查猜成为南区老大的李南方,就是华夏最高缉毒部门派来的卧底,给国际刑警组织那边传个文件,澄清一下,他就(屁pi)事都没有了,回国后该干嘛,就干嘛。

    他接下来的工作,将全部由隋月月来接替,成为他的替罪羊。

    为奖赏这只小替罪羊,荆红命代替李南方答应了隋月月若干个条件,其中最重要的一条,就是让她成为叶小刀的十三嫂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了,南区每年的净利润,我们家只能占两成,剩余的八成,将会通过不同的洗钱途径,流进国内,用来做慈善事业。”

    隋月月看似漫不经心的说着,弯腰伸手整理自己的裙裾:“虽说国家在暗中支持我们,但我们家费心费力的做那么多事,却只能分两成。所以我觉得,这样分配,对于我们家来说不公平,我们家应该至少拿四成。”

    她几乎一口一个我们家的说时,眼角余光始终在观察李南方的脸色变化。

    李南方脸色平静,眼神也没有任何的波动,这就是默认隋月月的这种说法了,让她心中窃喜不已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默认,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如果没有荆红命等人的暗中安排,隋月月能出现在这儿?

    他们早就给李南方安排好了接班人,安排好了退路。

    他只需按照计划来走,就依旧是此前那个良民李南方。

    能够自由自在的生活在青山,没事逗逗小姨玩儿,就成了李南方主动给贺兰小新当替罪羊,事后却又大骂自己是个傻((逼))后,最大的心愿了。

    他以为,这个心愿一辈子也实现不了。

    但现实却偏偏告诉他,才短短的几天工夫,他的心愿实现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隋月月站起来,伸手搂住了李南方的脖子,(身shen)子稍稍后仰,却又低头看着他时的样子,相比起刚才抱着他脑袋时,更加随意了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,这儿?”

    被一个其实并不是很熟悉的女人,这样搂着脖子,李南方有些不习惯,刚要像刚才那样挣开时,却又忍住了,在心中默默的提醒自己,她现在正式成为你的十三(奶nai)了,有权利和你做出这么暧昧的动作,你也有配合她的义务。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隋月月立即神采飞扬起来,一点都不掩饰要当毒品女王的野心:“我曾经对一个人说,我可能就是为成为南区老大,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叶小刀。”

    “叶小刀?”

    李南方看向窗外:“他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隋月月说:“今天一早,他就跟两个看上去很有风度的中年男人,一起离开了金三角。他们临走前,告诉我说,说……”

    那两个很有风度的男人,自然是秦玉关两个人了。

    见她忽然忸怩了起来,李南方追问道:“他们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,如果你以后对我不好了,尽可以告诉他们。他们会为我做主,把你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会把我的两条腿打断吧?”

    见她总是吞吞吐吐,李南方忍不住替她说到。

    隋月月摇了摇头,轻声说:“是第三根腿。”

    “特么的,也太残忍了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顿觉后门一紧,低低的骂了句。

    隋月月笑了,俯(身shen)红唇贴在他耳边,吐气如兰的说道:“他们,只是吓唬你而已。”

    你错了,他们不是吓唬我,而是教训我——李南方心里默默地说。

    现在他能肯定了,昨晚荆红命俩人摆出凶恶样子,只为好好教训他一顿,提醒他以后做事时动动脑子,少做这种脑袋发(热re)就给自己搞一(屁pi)股屎的混蛋事。

    被两个长辈痛扁一顿,就能自由自在当良民了,这种事放在谁(身shen)上也是赚大发了的。

    可李南方也有些不明白,荆红命想教训他,有必要与秦玉关一起来吗?

    就算他一个人来,只要端出长辈的架子,李南方也会乖乖受罚的。

    高人做事,常人难猜。

    忽然间,李南方又想到昨晚他在说(身shen)体里藏了条黑龙时,荆红命俩人是什么反应了。

    他们好像知道,而且不顾(身shen)份的((逼))他,就是为了((逼))他催动黑龙。

    黑龙是李南方最大的秘密,谁都没告诉,当初被鬼女人虐的那样惨,也没走漏风声,那么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呢?

    “又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隋月月看来很享受十三嫂的新(身shen)份,见他发呆,柔声说着,挨着他坐了下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