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43章 爱美的轩辕王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子夜时分到现在的这几个时辰内,盘膝坐在供桌前面蒲团上的大长老,始终闭着眼,雕塑似的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不过轩辕王能确定,在她悄无声息站在这儿时,大长老就已经知道她来了。

    她站在这儿后,也变成了雕塑,没有发出任何生息,静静的守候大长老问卜。

    蒲团下,供桌前,有一个紫铜火盆,在牛油巨烛火下,闪着冷色调蓝幽幽的光泽。

    里面燃烧着好像木炭般的东西,已经发白,腾起蓝汪汪的火苗无风自动,仿佛里面夹杂着许多小蛇,正试图努力的扑出来。

    每逢月圆之夜,只要不是在闭关期间,烈焰的大长老,就会端坐在轩辕帝神像前,手捧银盘对着火盆,掐算那个返老还童的人,有没有入世,又是(身shen)在何方。

    这是惯例,上千年来始终如此,从没间断过。

    也是按照惯例,月圆之夜时,轩辕王都会出现在她所站立的位置上,微微垂首看着大长老手中的银盘,一声不吭的等东方曙光乍现后,才会像悄然来时那样,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她的披肩秀发开始变为半透明,这证明天快亮了,每月一次的例行公事即将结束,她也该回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可就这时候,大长老手中的银盘掉在了地上,发出当啷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银盘落地时发出的巨响,在空旷的大(殿dian)内相当刺耳,让毫无防备的轩辕王猛地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眼看例行公事就要收工时,大长老怎么出现失手把银盘跌落凡尘的重大失误?

    祖传上千年的银盘,是不可以接触凡尘的。

    完全是本能,轩辕王(身shen)形一晃,化为(肉rou)眼无法捕捉的幻影,弯腰伸手把罗盘从地上捡了起来,双手捧着递向了大长老。

    大长老没有接,仿佛终年睡不醒从没睁开过的双眼,这会睁大了,眼里全是不可思议的茫然,被白须掩的嘴里,喃喃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轩辕王没有打搅他,保持双手托着罗盘的动作,竖耳倾听。

    “咳,咳——怎么会,这样?”

    大长老剧烈的咳嗽几声过后,再说出来的话,终于能被人听懂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,这样?”

    大长老重复着这句话,转头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她那冰冷到没有丝毫感(情qing)的声音,从黄金面具下传出:“什么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明明感觉到它在愤怒的咆哮,上下盘旋着,要冲破遮住我双眼,我意识的白色浓雾。眼看,我就要看到它了,看到它了——可它,却又忽然消失了,消失的无影无踪,任我拿出所有的意识,都无法再次感受到它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双眼慢慢地阖上,梦呓似的说:“它再次藏在了深不可测的白色浓雾中,没有丝毫的生息,就像从没出现过。怎么会,这样?”

    轩辕王轻声问:“它,还会再出来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感受不到,更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伸手,接过了银盘,声音疲惫的说:“有人,肯定有人抢在我要看到它之前,用强力把它强压了下去,不许它出来,不让我发现它。”

    轩辕王藏在黄金面具下的双瞳,悠地缩了下:“您是说,外界中人已经知道我们在搜寻那个人,眼看黑龙要破雾而出时,却及时压住了它的腾空?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,也只能是这样。要不然,就凭宿主当前对黑龙的控制,还远远达不到收放自如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点着头,嘴角的白须不断发颤:“高手,绝对的高手。唯有不世出的高手——”

    他在说高手的这些话,听起来语无伦次的,可轩辕王却很清楚,他在讲什么。

    那个被烈焰苦苦搜寻上千年的人,前段时间终于出现后,大长老几乎每天都在全力去感受它的存在,希望能通过最古老的占卜,锁定那个他的具体方位。

    只是一直没有得逞,黑龙入世后,就像下潜进大海那样,数月都没有丝毫的动静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月圆之夜,大长老却清晰感受到了黑龙的存在,他立即催动所有心神,让手捧银盘中的磁针,紫铜火盆中的圣火,也都随着他的意念,变为三体合一,全力靠近黑龙存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大长老感受到了黑龙,更感受到它当前是多么的愤怒,迫切希望它能在暴怒下冲出浓雾——眼看,黑龙就要按照他的意念,从看不到底,也看不到边的白色浓雾中脱颖而出!

    上千年的夙愿,要在这一刻实现!

    表面如枯木那样呆坐的大长老,内心无比的激动,更加疯狂的召唤它,出来吧,出来吧!

    他已经清晰感受到就在下一刻,即将冲出白雾的黑龙,却又忽然下潜。

    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极度失望的大长老,不甘心就这样失去它的踪迹,立即催动自己的意念,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,一头扎进看不到底,更看不到的边的白色浓雾中,奢望能从中找到黑龙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看到了一双眼。

    一双闪着邪恶的,妖红的眼。

    当他的意念与这双眼猛地对上时,魂魄立即像被烈火围拢那样,立即惨叫着起来。

    幸亏大长老及时收回意念,从白色浓雾中挣出来,如果再迟延瞬间,就不是把银盘跌落凡尘的事了,而是会形神俱化,就此驾鹤西归。

    根据黑龙的成长周期来算,大长老不信它的宿主,能对它控制自如,在感受到被人用意念窥探时,立即察觉出绝不能暴露的凶险,然后迅速藏匿。

    黑龙却偏偏在最危急的时刻,及时藏匿了。

    这说明了什么?

    只能说明,有人意识到黑龙即将暴露后的危险,立即帮助它的宿主,把它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被黑龙魔(性xing)左右后的宿主,会有多么的强大——大长老觉得,唯有轩辕王才能制得住他。

    可轩辕王就在轩辕庙内!

    那么,是谁做到了轩辕王才能做到的事(情qing)?

    高手。

    不世出的高手!

    外界俗世间,会有这种高手的存在吗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可他却又偏偏存在着。

    而且,大长老现在也基本能确定,帮宿主藏匿黑龙的高手,应该很清楚它对烈焰有多么的重要。

    高手是谁?

    他,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?

    既然他知道这些,为什么又要故意让黑龙玩了个神龙一现?

    想到最后这个问题时,冷汗忽然从大长老额头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通那个高手,为什么要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针对他,才布下的陷阱。

    那个高手,应该知道在月圆之夜时,大长老在用全部的意识,去搜索黑龙的存在,所以才冒着黑龙具体方位被暴露的危险,故意激怒黑龙左右宿主,让大长老察觉到它。

    等大长老即将锁定黑龙时,高手却又及时让黑龙藏匿,吸引眼看成功在望不想就此放手的大长老,冒着形神俱散的凶险,一头扎进浓雾中,搜寻它。

    等他扎进浓雾中时,会吞噬所有入侵它领地的黑龙,就会——吞噬大长老。

    大长老形神俱化后,整个烈焰内,就再也没有谁,能在数千里之外,用意识来探寻黑龙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那样,黑龙就永远不会来到烈焰谷,轩辕王也永远无法重生。

    豁然想通这些后,大长老冷汗湿透了重衣,橘子皮般褶皱的老脸上,却浮上了病态的嫣红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出这些,轩辕王却感受到了,盯着这会儿平静上燃的圣火,轻声问道:“既然外界有人,知道黑龙对我烈焰谷的重要(性xing),为什么趁着它还没有变到更强大时,毁掉宿主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轩辕王曾经问过许多次了,但大长老从没回答过她。

    她现在问,也好像成了惯例,没奢望大长老回答,问完后,转(身shen)快步走向大(殿dian)门口。

    天已经亮了,她满头秀发变成了乌黑色,说话时的声音,也带着女子特有的柔嫩,心思也开始女子那样思考。

    (爱ai)美的女子,不都是特别注重自己容颜的吗?

    整宿未眠,是女子花容月貌的最大敌人,所以每逢月圆之夜的第二天,她都会在沉睡中,一直到次(日ri)清晨。

    (爱ai)美的轩辕王,快步走出神(殿dian)门口时,大长老苍老的声音,从背后传来:“黑龙能让你重生,同样也毁灭你。”

    她的(娇jiao)躯一震,霍然回头,死死盯着大长老,很久后,才徐徐说道:“我试图借助黑龙重生,他们却试图借助黑龙,来毁掉我。”

    背对着神(殿dian)门口的大长老,没说话。

    沉默,有时候就是默认的意思。

    轩辕王等了片刻,又问:“所以,无论是对我们,还是对他们,在借助宿主的黑龙,还没有完全成熟时,都不会擅自杀掉宿主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说话了:“桃子还没有成熟时,摘了无益。”

    轩辕王好像轻笑了声:“那,您觉得,如果我能亲自是守候桃子成熟,我们成功的希望,会不会大很多倍?”

    大长老回过头,看着沐浴在清晨金色阳光下的女子,缓缓地说:“按照祖制,轩辕帝神像双目没有变红时,轩辕王是不可以出烈焰谷的。”

    沐浴在金色朝阳下的女子,抬手拢了下鬓角的发丝,淡淡地说:“祖制,是人定的。既然人能定,那么也能被人推翻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没说话,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,您能做通其他长老的思想工作,能(允yun)许我打破祖制,踏出烈焰谷。”

    轩辕王也回过头,就像膝盖不打弯,更像行云流水般,从九十九级台阶上飘然而下,说话的声音却能束成一线,传进了神(殿dian)内大长老的耳朵里:“忽然间,我现在对这一天的到来,充满了从没有过的迫切——她们总是说,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我想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无形的声音,仿佛有形的长龙,不断在空旷的神(殿dian)大梁上回绕。

    金色的照样,悠忽从高处的天窗洒进来,映照在轩辕帝神像的双目上,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红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