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39章 背后,有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基本上,男人都会有一个梦想,那就是醒掌杀人权,醉卧美人膝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男人要想实现这个梦想,没有数十年的努力,那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就像刚被做成花肥不久的查猜,从他五十岁时,才算正式实现了这个男人梦想。

    比查猜年轻三十多岁的李南方,却看似轻易的做到了这一步。

    在金三角,他就是错综复杂十数股势力中的最强者,手下拥有多达五百的武装人员,ak-47只是常规配置,在深山中他还有三架俄罗斯最先进的卡—50武装直升机。

    卡—50武装直升机,是俄罗斯与美**备竞赛的产物,并夺得了直升机的三项世界第一,分别为第一种单座攻击直升机,第一种共轴式攻击直升机,第一种采用弹(射she)救生系统投入现役使用的直升机。

    在看到直升机的那一刻,李南方对贺兰小新的手段,佩服的简直是五体投地,实在搞不懂她当初是怎么搞到这三个大家伙的,尽管俄军方贪污成(性xing)是世界出了名的。

    多山,多水,植被茂密的金三角,像坦克之类的地面重型武器,在这儿的作用不是很大,但只要有三架武装直升机,却能对整个区域形成最致命的威胁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三个大家伙的威慑力,才让南区老大牢牢端坐在土皇帝的宝座上,只要他想,就算把第二大毒品区的老大给干掉,也算不上太难的事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醒掌杀人权了。

    醉卧美人膝——这对李南方来说,更不是事了,一个命令下去,接替嘎拉成为他近(身shen)护卫头子的亚贝斯,就能在四十八小时内,给他搞至少十个以上的各国美女来,而且还保证是原装货。

    亚贝斯是巴西与泰国的混血儿,(身shen)材不高,却是个泰拳高手,枪法出色,去年刚来南区,因他的出色表现,引起了查猜的注意,正准备提拔他为随(身shen)警卫呢,结果还没做成就变成花肥了,反倒是便宜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男人最大的梦想,刚实现的头几天,李南方还是相当兴奋的,着实浪了几天。

    可随着上岛樱花的离去,他对新生活的(热re)(爱ai),是迅速减退。

    人是感(情qing)动物。

    如果是师母、岳梓童她们在金三角,李南方绝不会在荒(淫yin)无度才几天后,就有了这种莫名其妙的空虚感。

    可以自由自在的杀人?

    他又不是以杀人为乐的魔王,干嘛总要杀人。

    想睡什么样的女人,就能睡什么样的女人?

    这些女人,包括(爱ai)丽丝在内的,之所以匍匐在他的脚下,任由他可劲儿的摧残,也丝毫不敢反抗,还不是因为惧怕他?

    女人献(身shen)男人时,一旦存了惧怕,讨好的想法,再美的女人也会索然无趣了。

    毕竟人是感(情qing)动物,男人与女人最亲密的交往,讲究的是个两(情qing)相悦。

    惧怕,讨好他的女人们,会发自心底的在乎他吗?

    当然不会。

    但岳梓童会。

    尽管岳阿姨在他面前总是自大嚣张(爱ai)吹嘘不说,还特别的刁蛮不讲理,经常做些自以为是的蠢事出来,让他把鼻子气歪了。

    可这才是有血有(肉rou)的女人,敢于挑战李南方“权威”,并成功激起李南方要征服她的**。

    男人在世,别管混成什么样,总该有个需要他去征服一辈子的女人,这才是真实人生。

    如若不然,再多逆来顺受的美女,又与买了一大批充气娃、娃,有什么区别呢?

    想到岳梓童现在肯定恨自己恨的要死,以后再也不能和她打(情qing)骂俏,帮她解决难题后躲在暗中看她吹嘘,从中享受成功的喜悦,李南方就觉得嘴里发苦。

    喀嚓一声,背后传来枯枝被踩断的声音,打断了李南方的思考,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,有几个人影迅速一闪,躲在了旁边树(阴yin)下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月亮已经升起来了,梦游状态中的李南方,早就远离了罂粟花盛开的山谷,来到了没人烟的荒山区。

    负责他安全的亚贝斯,带人悄悄尾随了上来。

    亚当斯的忠心,让李南方心中一暖,淡淡地说:“亚当斯,你们先回去吧。我没事的,就是想一个人走走。放心,在这儿没有谁能对我不利的。”

    他可不是吹,毒品交易大会的当晚,他是怎么秒杀佐藤信者与杨子的,相信所有人都知道了,要想对他不利,那可得好好琢磨琢磨了。

    无条件遵从老大的命令,是亚当斯最大的优点,话没说一句,走到月光下双手合十,对老大躬(身shen)行礼后,带着几个手下转(身shen)走了。

    亚当斯等人的出现,打碎李南方对新生活空虚的同时,也让他觉得好笑,暗骂自己说,薛阿姨总说你就是不能做大事的,没有狠心太重感(情qing)不说,还总是患得患失,优柔寡断。

    “唉,我本来就没打算做什么大事,我就想快快乐乐的活着,把这辈子混过去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叹了口气,抬手拍了拍心口,继续前行:“还有你,估计是投错胎了。你啊,就该找个贺兰小新那样的女人,当宿主。也唯有她那样的腹黑女人,才能和你琴瑟和鸣,狼狈为(奸jian),让你迅速成长。”

    想到贺兰小新,李南方刚刚有所好感的心(情qing),再次变得不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果断离去,坐实了李南方此前所想的完全正确。

    别看她只有十六年的好活了,却想在这些年内,可劲儿的折腾。

    李南方敢和任何人打赌,一万个女人也比不上一个贺兰小新能折腾,那就是个不甘寂寞的,一匹脱缰的野马,必须得不断尥蹶子的奔跑,一旦被拴上笼头,就会花儿般那样迅速的枯萎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喜欢这种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像师母那样,过看似平淡,实则充满温馨的好(日ri)子,不好吗?

    李南方认识贺兰小新的时间,并不是太长,却基本了解了她的本质,猜到她在逃离金三角后,接下来会为了她自(身shen)、整个贺兰家的着想,会做些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她会把在金三角这边所犯下的所有罪过,都扣在李南方头上,让他当一个有史以来最大号的替罪羊。

    至于贺兰小新会怎么((操cao)cao)作,李南方懒得去想。

    既然主动给人当替罪羊,那就得有替罪羊的觉悟,别管当初(挺ting)(身shen)而出时,是不是一时冲动。

    后悔,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只是,没什么药物,能治疗后悔这玩意,所以李老板当前唯有喝下自己所酿的苦酒,不能责怪人家贺兰小新的腹黑。

    如果换个男人,在为贺兰小新背黑锅后,能成为金三角的土皇帝,那肯定是祖坟冒青烟都求不到的好事,哪怕最终结果是像查猜那样,变成花肥。

    毕竟,他已经潇洒的浪过了。

    早死几十年,与晚死几十年的区别,很大吗?

    生命的意义,不在于你活了多久,而是看你在活着时,究竟做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乌龟活的时间长,长时间缩在壳里不动弹,有意思吗?

    飞蛾的生命很短暂,可它在扑火的一瞬间,生命却像午夜昙花那样,耀目的让人心折。

    好吧,这都是狗(屁pi),李南方才不想当飞蛾,他只想当个比乌龟能折腾点的——乌龟,这辈子都呆在青山,与他小姨在一起,带着他那帮马(屁pi)精转世的爪牙,享受他漫长而平凡的人生。

    喀嚓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枯枝被踩断的轻响声,从背后传来,再次打断了李南方的沉思。

    亚当斯怎么就不听话,还跟着我呢?

    老子是南区老大,不是随便人可以伤害的三岁小孩。

    黑夜怎么了?

    (身shen)处没人烟的荒山野岭,又怎么了?

    老子在这边可是横趟四大区的土皇帝,恶狼见了也得吓得浑(身shen)直哆嗦的,就不能给我一点私人空间,非得让我乌龟般躲在你们的保护下,和(爱ai)丽丝荒(淫yin)无度?

    老子是有远大理想的人,哼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冷哼一声,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月光下,十多米外两侧荒草丛生的羊肠小道上,站着个人影。

    人影好像是到背着双手的,半截木桩那样站在那儿一动不动,显得很是突兀。

    不是亚当斯。

    这人的个头要比亚当斯高些,月光虽亮,却看不清他的脸。

    但,李南方却能感受到一股子森寒的杀意。

    就仿佛,那不是个人,而是一把从天而降的杀人剑!

    李南方出道这么多年来,还从没从那个人(身shen)上,感受到这种让他心悸的杀意,曾经逆推过他的鬼女人,也没让他全(身shen)的神经,在瞬间就绷紧了。

    你是谁?

    李南方很想这样问,嘴唇刚动,却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悠忽间,他有了清晰的错觉,好像只要他一张嘴,那把杀人剑,就会电闪般刺进他嘴里,剑尖贯穿他后脑,有血滴滴落。

    那个人不动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不动。

    两个人,就像两根突兀的木桩,相距十数米,静静的对望着,眼里只有对方,周围——夜风不再吹了,树叶草梢不再摇晃,虫儿的叫声消失,时间也静止了。

    却又细细的汗珠,从李南方额头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面对不知来历的敌人,他第一次觉得口干舌燥,而且还有了强烈的尿意。

    这是恐惧所致。

    从没有过的恐惧,惊醒了潜伏在丹田气海中的黑龙。

    不过,也明显感受出危险的黑龙,没像往常那样暴躁的咆哮着,在他四肢百骸内上下翻腾,而是相当的谨慎,每一下的游走,都极为的缓慢。

    慢慢地,借着月光,李南方终于看清了那张脸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笑脸。

    笑脸的脸色苍白,双眼的眼角往下弯着,嘴角往上翘着,还有一撇八字胡在上唇,让笑脸看上去生动,也诡异了很多。

    这是一张面具,造价不会超过三块钱的蛊神面具,金三角大街小巷上,到处都有卖的。

    你,是谁?

    李南方慢慢攥起了双拳,再次想问出这句话时,绝望的气息,自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背后,有人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