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37章 只为了贺兰扶苏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岳梓童从没想过,有一天她会抽贺兰小新的耳光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这样的用力。

    一耳光,就把她的嘴角,鼻子抽破了,鲜血飞溅出去,洒在了休息室雪白的墙壁上,就像寒冬盛开的腊梅,那么的红,红到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原地转了两个圈,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不等她有所反应,甚至连痛叫声都没发出来,岳梓童抬脚就踢在了她肋下,依旧没有任何留(情qing),以踢不断肋骨为根本。

    岳总可是细高跟小皮鞋,这么大力气踢在男人(身shen)上,也会疼的惨叫连连,更何况新姐只是(娇jiao)滴滴的小少妇呢?

    从小,就没谁敢这样殴打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岳梓童还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依着贺兰小新“宁可我负天下人,天下人不可负我”的跋扈脾气,就算她那几个叔叔这样殴打她,她也会让人当场看出,事后她会连本带利都收回来的怨恨。

    可她现在,却没有发出任何的惨叫,甚至连哼声都没哼过,只是双手抱着脑袋,尽量蜷缩起(身shen)子,任由岳梓童对她劈头盖脸的猛踢。

    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唯有一个合理的解释,那就是她早就算到,岳梓童会痛扁她了。

    而她除了用(娇jiao)躯死抗之外,就再也没有任何地办法了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死抗,不还手,不反抗,哼都不哼一声呢?

    是因为心虚。

    也间接证明岳梓童的猜测是对的,她在诬陷李南方!

    她不吭声,岳梓童更不会说话,只是换着脚的猛踢。

    高跟鞋踢飞了,那就用黑丝小脚的足跟,这样更不担心会踢断她骨头了。

    这阵惨绝人寰的痛扁,足足持续了一分钟,把自己累出一(身shen)香汗的岳梓童,终于罢脚了,喘着粗气,(胸xiong)脯剧烈起伏着,瘫坐在了沙发上,目光冰冷地看着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有动,死了那样。

    直到淌在地板上的鼻血凝固,她才轻轻呻吟了下,哑声问道:“为什么,不打死我呢?”

    “打死你容易,可谁去为李南方洗清冤屈?”

    呼吸平稳的岳梓童,端起贺兰小新曾经用过的茶杯,喝了口后,感觉还是烦躁的要命,拿起案几上的特供香烟,叼在嘴上,刚要点燃。

    “别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忍痛,从地上爬了起来,伸手把她嘴上的香烟夺走,又拿起烟盒,一起仍在了废纸篓内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有阻止她,等她擦了擦嘴上的鲜血后,才冷冷地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烟里,有——毒品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嘴角用力抿了下,垂首看着岳梓童的黑丝秀足,轻声回答。

    岳梓童一愣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回来之前,曾经答应过李南方,不会再让你吸这种掺杂了毒品的特供烟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头看着她,语气真挚的说。

    岳梓童眼角,剧烈跳动了几下,随即猛地抬脚,重重踢在了贺兰小新下巴上。

    这次重击,让贺兰小新再也无法忍受,惨叫一声仰面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不等她爬起来,岳梓童母豹般的弹跳起来,第二波劈头盖脸的痛扁模式开启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惨叫过,贺兰小新不想再忍,再次双手抱着脑袋,惨叫连连,一声比一声更响。

    “张局,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门外走廊中,小张一脸担心的问局座:“要不要破门而入,阻止——”

    “阻止你个大脑袋!给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张局在他后脑上狠狠抽了下,果断转(身shen):“都走,任由她们自己去闹!谁如果觉得有资格去管,我绝不会阻拦。”

    靠了,你市局老大都不管了,我们傻了,才会插手这件事。

    马副局等人也不是傻子,立即转(身shen)快步走了。

    现在大家都明白了,贺兰小新亲笔书写李南方罪状的那些资料里,猫腻太多了啊,要不然岳梓童绝不敢这样虐她,她却不喊救命。

    只要她大喊一声来人呀,救命啊,局座等人铁定会破门而入,制止岳梓童的野蛮行为。

    这个案子,不是青山市局能玩得转的,具体还得看岳梓童俩人的态度,再考虑是否上报省厅。

    暂且不说局座这些老狐狸,单说岳梓童。

    如果说刚才猛踹贺兰小新,只是愤怒她敢陷害李南方,那么现在呢,则是要为自己找回公道。

    你的特供烟里加了毒品?

    哈,怪不得我自从吸上你的特供后,一天不吸就浑(身shen)乏力,打哈欠流眼泪呢,原来是上瘾了啊。

    你自己吸毒也就罢了,干嘛也要拉我下水啊?

    你说你在回来时,曾经答应过李南方,以后不许再让我吸这种烟,这证明了——证明了什么?

    证明你特么的才是大毒枭!

    要不然,你怎么可能制造出这种专供你自己吸的特供烟?

    还证明了,李南方为了挽救我,不得不被你牵着鼻子走,任你摆布!

    我对你这样好,拿你当亲姐妹对待,得知你无法生孩子后,还可怜你,答应你可以与我共侍一夫,多生个孩子算你养的——你,你特么就这样报答我的?

    “为什么,你为什么这样对我!我、我哪点对不起你了?你说,你为什么,这样对我!”

    岳梓童声嘶力竭的叫着,踢着,泪水也哗哗地往下淌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惨叫着回答:“我、我也没办法,我是真心没办法!我只能这样做——童童,你踢死我好了!在回来的路上,我几次都要自杀,都是扶苏拦住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扶苏?”

    岳梓童踢出去的右脚,在空中顿了下,随即无力的垂下,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,重重蹲坐在了沙发上,面色苍白的喃喃问道:“扶苏,他、他也参与了毒品交易,帮你陷害李南方?”

    “不,不,扶苏他注定是贺兰家的第三代家主,怎么能参与这种邪恶的事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从地上爬起来,哭着说:“这一切,都是我自己来主导的,与扶苏没有一分钱的关系,他去南疆,也只是为了把我接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听说贺兰扶苏并没有参与其中后,岳梓童明显松了口气,疲倦的闭上眼,左手托着额头,低声说:“贺兰小新,今天你必须给我说清楚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。如果说不清楚,你——就别想再活着离开这间屋子!”

    “我说,我当然要说。如果不是为了和你说清楚,我又何必再回青山,又何必把你叫来市局,接受你的惩罚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跪坐起来,双膝当脚走到岳梓童面前,伸手抱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“起开!”

    岳梓童抬脚把她蹬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爬起来,又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如是者再三后,岳梓童不再蹬她了,看着她冷冷地说:“我现在,仿佛被一条毒蛇给缠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能就是毒蛇转世的。”

    低头,在岳梓童的黑丝上擦了擦鼻血,贺兰小新低声说:“到目前为止,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扶苏。童童,其实我很清楚,你始终很在乎扶苏。如果,他能成为我们家的下一代家主,你肯定会全力以赴的帮他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岳梓童张嘴,刚要说我才不管他会不会成为你们家的家主,话到嘴边,却又噎住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眼睛,一下子亮了起来:“童童,无论你现在是怎么看扶苏的,又是怎么看李南方的,我都能肯定,扶苏对于你来说,有着无法替代的地位。你在乎李南方,只是出于后天的改变。扶苏,却是在你(情qing)窦初开时,就已经牢牢占据了你心头最重要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你胡说!”

    岳梓童艰难的反驳道:“看到他与林依婷在一起后,我就已经——贺兰小新,不许再胡说!我现在心里,只有一个李南方。扶苏,只是我的兄长,一个梦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伸手,轻轻摩挲着岳梓童的脸颊。

    她几次摆头躲开,贺兰小新又几次摸上去。

    “童童,你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低声说:“如果扶苏与李南方两个人,同时掉进河里,需要你去救,只能救一个人,另外一个人会被淹死时,你会先救谁?别着急回答,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好好好好地想了想,才艰难的摇头:“我、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可以对全世界的人来说,她已经很在乎李南方了,贺兰扶苏只是被她当作兄长来对待。

    但当这两个男人同时遇到危险,需要她去救,只能救一个时,她却不知道该救谁了。

    她说不知道——其实,就已经做出了选择。

    势必会陪伴她一辈子的未婚夫,与别的男人同时落水遇险后,她不该先救未婚夫吗?

    贺兰小新替她做出了选择:“你,会先救扶苏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嘴角用力抿了下,无声地冷笑着:“你,是我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回答她这个问题,自顾自的说:“你会先救扶苏,然后再跳河,陪李南方——去死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的(娇jiao)躯,猛地一振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替她找到了,她没想到的答案。

    无比的正确!

    岳梓童,为了贺兰扶苏,她能做出任何事。

    但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可她却能为了李南方,付出她的生命,只因她是他的未婚妻,此生注定会同生共死。

    救别的男人,再陪自己未婚夫去死,这两者的关系并不冲突。

    就像粉丝们喜欢偶像,但却要和(爱ai)人携手漫步人生路。

    “我(爱ai)护扶苏,比你在乎李南方更甚。我这辈子活着,就是为了扶苏而活着。只要是能帮他走上人生巅峰,别说是让我去当大毒枭了,就算是让我十年前就死了,我也会含笑九泉。这是,我对母亲做出的承诺,致死都不会忘记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目光平静,从母亲病逝开始说起,一直说到这次的南疆之行。

    她自己都很惊讶,居然没有一句谎言,全都是真心话。

    她贩毒,是要通过给贺兰家创建经济来源,来帮贺兰扶苏登上家主之位。

    她苦苦哀求李南方救救她,是因为绝不能让人知道她是大毒枭,继而连累贺兰扶苏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