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34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贺兰小新是绝对的天之骄女,通(情qing)达理,温柔善良。

    但查猜的极端手段,却激起了她的愤怒,真以为贺兰家的大小姐,是那种遭到暴利后,就只会抱着脑袋缩在墙角低低哭泣的弱女子?

    新姐要想玩死个人,所担负的责任,不会比踩死一只蚂蚁大多少,更何况是查猜想玩死她呢?

    这还有天理吗?

    新姐被查猜惹毛了后,立即像猫儿那样露出了藏着的利爪,决定亲率贺兰家派来的数名高手,赶赴南疆去找查猜,和他好好说道说道。

    正主,在贺兰小新写到这儿时,才戴着好人面具,从水面下冉冉浮上——

    在开皇集团担任小车班司机的李南方,听说新姐要去南疆后,仗着他与岳总是某种不能对外说的关系,缠着要去那边。

    李南方去那边的理由很充分,他是个弃婴。

    据抚养他长大的好心人说,当年就是从南疆某县城内捡到他的,他去那边,看看能不能找到狠心的父母。

    只是他一直都没机会,现在机会来了,他就想了却这桩夙愿,为此,丝毫不顾他刚轻微中风,需要卧(床chuang)静养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无奈之下,只好在征求过岳总的意见后,开着一辆房车,载着他一路南下,寻找查猜。

    新姐在遭到死杀暗杀后,就已经派人去南疆那边,调查过查猜的老底了。

    这一调查不要紧,一调查倒是大大出乎了新姐的意料,查猜居然是金三角那边的大毒枭。

    不过金三角的大毒枭,放在缅甸啊,泰国老挝那些人眼里,也许是个了不起的角色,对新姐来说,却也不是多大的人物。

    别忘了,查猜并不知道新姐是京华贺兰家的大小姐,更不会想到她会彪悍到亲自带队,赶赴南疆要办他。

    很凑巧,新姐赶去金三角的(日ri)子,恰恰是那边一年一度的毒品交易大会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给新姐办他,再次创造了绝佳的机会,并因此制订了相信的行动计划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,将会在边界缉毒警的帮助下,假扮毒贩子渗透进金三角,参与本次的交易大会,干掉查猜后,立即撤走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设定的整个行动计划,可谓是天衣无缝的——可偏偏,在最不起眼的环节上,出现了致命(性xing)的纰漏,那就是李南方。

    “到现在,我都难以相信,一路上新姐新姐叫个不停,与我小姐妹岳梓童有着相当亲近关系的李南方,才是金三角四大区南区中的幕后大老板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写到这儿时,力透纸背,由此可以看出她有多么的愤怒:“我是这样的信任他!一路上,我像照顾亲弟弟那样的照顾他!在他说先跟我去金三角开开眼时,我也没多想。可他——却用实际行动,让我知道了什么叫知人知面,不知心!”

    资料上说,新姐一行人,靠着精密的计划,在交易大会召开的前夕,用最直接的手段,为世界人民铲除了查猜这颗大毒瘤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欢庆胜利,准备连夜撤出金三角时,李南方摘下了伪善的面目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一行人,被忽然间涌出来的上百持枪武装分子,给包围了。

    她惊恐万分时,李南方却悠哉悠哉的走到那群人前。

    她连忙喝令他回来,危险!

    “真可笑,金三角南区真正的大毒枭,在他的众多手下面前,怎么会危险呢?”

    新姐写出来的字,不会自嘲的苦笑。

    可张局等人,却能清晰感受到她当时的绝望:“我看到,有人拿出了一把椅子,李南方施施然的坐在了上面,翘起了二郎腿,右手一招,有人奉上了大雪茄。”

    “新姐,嘿嘿,恐怕你和岳总都没想到,我才是金三角南区的幕后大老板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慢悠悠吐了口烟圈,得意的说:“而且,我也早就知道查猜不服我,暗中小动作不断,要把我取而代之了。我早就想干掉他呢,可一直没想到更好的方式。反倒是新姐你,替我摆平了他。看来,这是老天爷故意安排的,我很欣慰。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、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新姐不愧是天之骄女,很快就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厉声喝道:“你放我们走,我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!”

    “放你走?”

    李南方反问了句,随即嚣张的哈哈大笑,回头看着众手下:“哈哈,她说,让我放他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哈,哈哈!”

    “哈,这可是我有生以来,听到过最可笑的笑话了!”

    上百歹徒,其声哈哈大笑,手里的步枪哗啦哗啦作响。

    新姐依旧是凛然不惧——沉默片刻,才问:“李南方,你究竟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新姐,你这么风(骚sao)漂亮,我早就垂涎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嘴角流着口水,双眼冒着恶狼般的红光:“别怕,我是不会杀你的。我只想请你给我做压寨夫人。当然了,你也可以说不,但我想请你考虑清楚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新姐想都没想,面对邪恶势力,大声说不。

    李南方被新姐干脆的拒绝,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,也早就想好了该怎么让她臣服于他。

    于是,他就一声令下,数名如狼似虎的士兵冲上来,把新姐的贴(身shen)秘书小黄,当众轮了。

    “畜生,这个畜生!”

    看到小秘书,被数名歹徒践踏的惨叫连连,新姐又怕又急,想扑过去,可李南方的手下却死死抓着她,让她眼睁睁看着小黄,被不下三十个男人——

    到了后来,小黄已经发不出惨叫声了。

    但李南方的兽行,却依旧没完,当着新姐的面,把可怜的小黄吊在树上,浇上汽油,点了天灯。

    看着小黄惨叫着,剧烈挣扎着,慢慢地不动,最终化作了一堆灰烬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傻了,彻底地傻了。

    等她从傻呆呆中清醒来时,她的清白(娇jiao)躯,已经被李南方玷污了。

    玷污她的清白,还不算——要不然怎么说,李南方是畜生呢?

    玷污新姐的清白(娇jiao)躯还不算,还给她注(射she)了大量的毒品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得活着回来,我不能死在那儿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在她的自述中,坚强的给自己打气。

    因为她很清楚,唯有她活着,才能把李南方赐予她的这些,还回去。

    有道是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!

    为了随行人员的安全,贺兰小新必须忍辱负重,任由畜生百般践踏她,也要坚强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于是,在金三角的那几天,无论李南方让她做什么,她都会百般逢迎,乖乖照办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能也很清楚,他实在不够格拥有新姐当压寨夫人,更不敢真把有给干掉,在从她(身shen)上获得万般满足后,再加上很自信能通过毒品来控制她,所以等交易大会结束后,就放她回来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曾经被他带着参与了交易大会,让她亲眼目睹了,他是怎么把来自岛国的大毒枭佐藤信者,脑袋拧断的那可怕一幕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不但是个恶魔,更是个没有丝毫道德底线的大色棍。他杀佐藤信者的理由,居然是看中了他的女人,一个叫樱花的小少妇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在自述报告上,最后写道:“现在,我终于活着回来了。但,那个恶魔留给我的伤害,却会死死纠缠我的一辈子。我,该怎么办?我,又怎么该向我最好的姐妹,交代?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看到最后一个字后,局座实在无法忍受心中的怒气,猛地抬手,狠狠拍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把端着茶杯要喝水的贺兰小新,给吓得浑(身shen)一哆嗦,差点把杯子扔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贺兰小姐,我实在、实在无法控制对犯罪分子的怒火。”

    看到新姐的黑丝美腿上,都被自己吓得洒上茶水了,局座赶紧道歉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新姐强笑着摇了摇头时,泪水哗哗地往下淌了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局座心里叹了口气,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,唯有拿起那叠照片,一张张的仔细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照片,已经被市局行政科鉴定过了,真实有效,绝不会ps过的,是机灵的新姐,在被迫陪着李南方参加毒品交易大会时,偷拍下来的。

    照片上的李南方,那可真是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在他脚下的地上,并排躺着两具尸体,正是岛国大毒枭佐藤信者,与他的(情qing)人扬子。

    佐藤信者明媒正娶的妻子樱花,却被李南方背后的女兵搀扶着。

    李南方左边,有一口很大的箱子,里面推满了美钞。

    其实,市局在看到这些照片后,根本不用让行政科去鉴定,也能确定是真的。

    只因贺兰小新来之前,市局就已经接到了省厅传来的照片——这些照片资料,是由混进金三角本次毒品交易大会中的暗线,偷偷拍摄下来,冒死传回来的。

    大部分照片,都与新姐偷拍的差不多,李南方,还有那个面带蝴蝶面具的女人,是主角。

    “贺兰小姐,您知道这个自称蝴蝶夫人的吗?”

    等贺兰小新的泪水断流后,局座晃了晃手里的照片,和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摇头:“如果不是亲眼目睹我的秘书小黄,惨死在了李南方的魔爪下。我那晚就会怀疑,这是小黄假扮的蝴蝶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局座点了点头,刚要说什么时,桌角上的固话响了。

    刚任副局没多久的老马,抓起话筒说了听了片刻,向局座报告:“张局,开皇集团的岳总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张,请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局座点头,吩咐刑警队副队长。

    小张答应了声,起(身shen)快步开门出去。

    不大的工夫,就有高跟鞋急促踏地的脚步声,从门外走廊中传来。

    “岳总,您请进。”

    随着小马的客气声,一个窈窕的(身shen)影闪(身shen)走了进来,正是开皇集团老总岳梓童。

    “童童。”

    看到岳梓童后,贺兰小新满脸都是激动的神色,从沙发上霍然站起,刚说出这俩字,泪水再次哗哗地淌了下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