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29章 他对我痴情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记耳光,就把贺兰小新抽倒在了地上,有血丝顺着嘴角淌下。

    黑色的雨伞脱手,被风吹动着在地上滚着,很快不见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去看伞,甚至都没抬手捂脸,只是坐在地上,一只手撑地,默默注视着车灯中连绵不绝的细雨,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相当平静。

    这证明她早就有所心理准备,知道在见到弟弟后,会被他狠狠抽一巴掌。

    (阴yin)险狡诈,心若蛇蝎的贺兰小新,绝不会被弟弟抽耳光,就会憎恨他。

    她牢记母亲去世时,紧紧攥着她的手,说话无比困难的嘱咐她,一定要好好照顾好弟弟的话。

    豪门世家内的少(奶nai)(奶nai)去世后,大少再找个漂亮的女人来给孩子当继母,那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其实,豪门世家就像普通老百姓家那样,所有因病去世的母亲,临死前都担心她的孩子,会被继母欺负。

    那时候才八岁的贺兰小新,不住地对母亲承诺,她会像母亲那样照顾弟弟,有谁敢欺负他一根手指头,她就杀了那个人!

    贺兰小新是这样说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她现在的继母,是她父亲的第四任妻子,对他们姐弟俩人,格外的好。

    此前,她父亲的那两任妻子,也都算是名门大户,需要普通人只能歪歪,而不可亵渎的存在了,但她们的结果,却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第一任继母,半年后就疯了。

    第二任继母,三个月就出车祸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贺兰小新的年龄分别是九岁,十一岁。

    直到她现在的继母嫁进门,像亲生母亲那样对待他们姐弟俩后,贺兰小新才重新找到了她该得到的幸福少女时代,出落成了京华纨绔圈内,最漂亮的那朵花。

    所以,今晚贺兰扶苏话也不说一句,抬手就给她一耳光后,贺兰小新一点都没生气,更没有委屈,只有说不出的安宁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她知道,才得知真相的弟弟,得知该被他尊敬,甚至孝敬一辈子的姐姐,原来是个大毒枭后,无比的失望下,才做出的本能动作。

    打的越狠,就证明他越在乎姐姐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不早点告诉我?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的声音,有些嘶哑,充斥着血腥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在用力咬牙时,把自己牙关咬出了血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,你最好不要知道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起头,看着弟弟的目光,依旧那样温柔,满是浓浓的溺(爱ai):“你要做的,就是尽可能成为贺兰家的第三代家主。那样,九泉之下的母亲,才会欣慰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姐弟,一(奶nai)同胞的亲姐弟。我是男人,要说照顾,也该由我来照顾你才对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走到她面前,双膝一屈,缓缓跪在了泥水中,抬手帮姐姐拢了下凌乱的发丝:“至于我想要什么,我自己会努力去争取。你呢?你只负责去做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,快快乐乐的把这辈子,过完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扶苏,你该知道,贺兰家第三代家主的竞争,有多么的惨烈。我们家出色的男孩子,太多,太多了。甚至,有时候我还想,如果他们几个忽然夭折,那么我就不会这样累,你也不用那样努力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摇了摇头,伸手轻抚着弟弟的脸颊:“可我不能那样做,贺兰家的人,就没一个吃素的。所以,你要想不用背负任何污点的,出人头地,成为新的家主,那么就只能由我来,在暗中帮你积攒冲锋山巅的能量。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用力咬着嘴唇,哑声说:“可我,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“咱妈稀罕啊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轻声说:“咱妈去世时,你才两岁。可我觉得,那时候你就该知道,或者说能我(身shen)上,感觉到咱妈,是个多么心高气傲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那样的骄傲,坚强,能干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笑了下时,泪水淌下:“可她,却倒在了妇科癌的刀下——扶苏,你不知道,是真的不知道。当年已经被癌症折磨到瘦骨嶙峋的咱妈,死的有多么不甘。她,还没有看到她女儿嫁人,儿子成才,怎么就要死了呢?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嘴唇发颤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唯有猛地一拳,狠狠砸在了坚硬的路面上。

    手指关节,立即突撸了皮,鲜血哗哗地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很心疼,慌忙爬起来,拿出手绢,替他包住了手。

    雨,越下越大。

    姐弟俩人面对面的跪在泥水中,任由风吹雨打。

    “你,其实早就知道,我们家只是把你当做提款机,来利用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把右手攥紧:“但,你却假装不知道,却在暗中,早就做好了几条只要你(身shen)死,就能斩断别人彻查我们家的后路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能这样做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实话实说:“可以前,我并没有想到,更没有看出,咱们家是故意纵容我的。我不怪家里,毕竟你想得到,就必须要付出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付出的,是她一辈子的幸福。

    换取的,却是希望有一天,贺兰扶苏能打败家族里其他的嫡系,成为贺兰家的第三代家主。

    如果她不付出,贺兰家凭什么要把资源,向贺兰扶苏大力倾斜?

    豪门世家的资源,也是有限的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对你很痴(情qing)。”

    既然贺兰小新已经付出了太多,贺兰扶苏又不能拒绝她换来的资源,那么唯有全力接受,岔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后,贺兰小新笑了。

    爬起来,把弟弟从泥水中拉起来后,才说:“他痴(情qing)我?呵呵,扶苏,你太看得起你姐姐我了。他如果真痴(情qing)女人,那么那个女人也只能是——岳梓童。”

    听到岳梓童的名字后,贺兰扶苏眉头皱了下,说:“他,能得到贺兰家的大小姐,不该是祖坟冒青烟的结果,死心塌地为你做事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理解那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摇了摇头,再说话时的语气,忽然放肆起来:“哈,在你,在很多人心目中,我确实是高高在上的贺兰家大小姐。但我在他心里的地位啊,不会比一个婊砸高多少。扶苏,你知道婊砸,是什么样的女人吗?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没脸与可敬的姐姐,谈论她在别的男人心中,是不是个婊砸。

    但他的眼神,却变的(阴yin)森无比。

    “他能替我抗雷,只是他大男人的英雄主义毛病犯了。我敢说,在他曝光后的那一刻,他就后悔的要死。说不定,现在他还在大骂我,骂我是红颜祸水的婊砸,葬送了他一辈子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得意的笑了下,悠悠地说:“可惜哦,已经晚了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现在荆红命应该被气得暴跳如雷,怒火万丈,恨不得把他撕成碎片的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猜错了。

    荆红命没有暴跳如雷,也没怒火万丈,更没咬牙切齿的,发誓要把李南方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他在看着妻子给他下面条,目光温柔。

    凌晨两点,在他晚归后,妻子起来给他下面条当夜宵,对他来说,可真是家常便饭了。

    儿子还小的时候,他曾经劝说过妻子,他可以吃个泡面、面包之类的,你没必要非得起来忙活,再给下面条吃的。

    妻子回答说,小命,你敢说,如果不是惦记着我会给你下面条,你还会在天要亮时,也回家来么?

    从那之后,荆红命就不再劝说妻子了。

    只因妻子说的没错,他无论下班多晚,都要坚持回家,就因为他知道家里的女人,始终在等他回去,双手托着下巴,目不转睛的看他吃面条,从中享受到属于两个人的幸福。

    真正顾家的好男人,真心疼(爱ai)丈夫的好妻子,都会无比珍惜这种幸福的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妻子做面条的手艺,也没太大的长劲。

    无非是清水内煮面,放上两个荷包蛋,再剁点青菜,香菜,倒上点老抽而已。

    可荆红命却觉得,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面条。

    里面,盛着满满的(爱ai)意。

    年过四旬,依旧保养的好像三旬少妇模样的妻子,双手托着有些发福的圆润下巴,痴痴地望着她的小命,很仔细很仔细的,吃她煮出来的面条。

    儿子早就去外面闯((荡dang)dang)了,家里就他们夫妻两个,守着这栋独门小院,享受他们温馨的二人世界。

    足足十分钟,荆红命才吃完了面,一点汤汁都没剩下。

    吃完后还砸吧下嘴巴,兴犹未尽的样子。

    谁说龙腾十二月中的十月冷血荆红命,不会哄女人了?

    谁要敢说,最了解他的胡老二,谢老四,秦老七他们几个,肯定会把那个人满嘴的牙打掉,再花钱找最好的牙医,镶上最贵的烤瓷牙,再——一巴掌打掉。

    等荆红命惬意的点上一颗烟,收拾完碗筷的妻子,上(床chuang)歪在他肩膀上,细声问道:“你没回家时,谢四哥打电话来问,你们为那个小子召开的紧急会议,结束了没有。我说没有啊,他就说,等你回来后,给他回个电话。无论多晚,他都会等着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谢(情qing)伤是给别人打电话这样说,男人刚回家,女人肯定会催着他赶紧给老谢回电话。

    不过荆红命的妻子不会。

    在她心里,天大的事,也比不上丈夫能安心吃上她的煮面,更重要。

    果然,妻子说起这件事后,惬意吸烟的荆红命,皱了下眉头:“唉,那个家伙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。”

    “只能说,是贺兰家女娃的魅力,太大了吧?”

    很多工作上的事,荆红命并不会刻意瞒着妻子。

    “哼,我看他是色迷心窍。”

    荆红命轻哼一声:“大男子的英雄主义,又格外旺盛。这些年来,老谢惯他惯的没样了。连我的事,都敢插手。”

    当荆红命把这番话,原封不动的通过电话,告诉谢(情qing)伤后,那边传来拍桌子的砰声,与谢家婆娘不友好的训斥:“荆红老十,你这样说,是特么什么意思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