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27章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南方被贺兰小新偷运到金三角的当天,就给他听了与岳梓童的电话录音。

    录音中,贺兰小新直接说她不能生孩子了。

    虽说她并没有告诉岳梓童,她是因为吸食一号,才丧失了做母亲的权利,但李南方隐隐能猜到这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尤其大卫现在和他说起维森先生的事后,李南方基本笃定自己所想没错了。

    一号,就是把双刃剑,它能有效治疗换上妇科绝症的妇女,但同时也能让(身shen)体健康的女人,失去生孩子的权利。

    维森先生希望,能认识一号的发明人,说服他拿出配方,再耗巨资来彻底研究这个魔鬼,最终让它变成只能解救广大妇科绝症患者的良药。

    据不完全统计,现在每年都会有数百甚至上千万的妇女,死在妇科癌的魔爪之下,假如范斯良集团,能生产出这样一款济世良药,功德无量那是不需多说的,关键肯定会财源滚滚来啊。

    “李老板,您觉得维森先生这个提议,怎么样?”

    看李南方端着茶杯,沉默不语很久后,大卫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答反问:“既然维森先生一心想要认识我,让我拿出配方来试图改良一号,那么刚才他有机会认识我时,却又要考虑一下,再答复你呢?”

    “他想认识您的迫切心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”

    大卫不时的拽个成语出来,来证明他是个汉语通:“据我猜测,他现在犹豫不决,很可能是担心您的黑丝产品,借靠他的公司登陆法国后,会因质量问题,而拉低范斯良集团在奢侈品界的声誉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他会在这二十四小时内,火速派在华夏的工作人员,前往青山考察您的公司,以及产品。”

    很有商业头脑的大卫,分析道:“如果贵公司的黑丝技术,真有贵官方网站所宣传的一半高明,我相信他也会下决心,与您合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四小时内,他会给我打电话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,慢悠悠的回答。

    他的态度,证明他对黑丝技术很自信。

    尤其老周后来钻研出来的那种,只需稍稍一碰,就啪地裂开的黑丝技术,更是填补了国际黑丝技术的空白。

    当下,早就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,南方集团的黑丝技术再怎么牛((逼)),但没有好的宣传平台,最终只能沦落为三流产品,成为十几块钱一双的地摊货。

    那可不符合李南方要把南方集团,打造成百年老店,世界品牌的雄心壮志。

    现在,他有机会与时尚界的大鳄联手,让南方丝袜站在一个相当高的起点,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了。

    “李老板,您很自信。”

    大卫拿起茶壶,帮李南方添了下水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,我知道我们的黑丝技术,已经领先世界水平一大步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自豪的说出这句话后,心中黯然,很可惜,就算南方集团能展翅腾飞,我也无法再站在台前,接受镁光灯的闪耀了。

    但随后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早在上个月,他就已经留下了遗书,等他自挂东南枝后,南方集团就会自动纳入岳梓童名下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没死,可再也不能行走在光天化(日ri)之下,接受王德发等人的阿谀奉承,那与死了,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他决定,尽快爆出他已经死亡的消息,让人世再也没有李南方。

    那样,他小姨就能顺理成章的,以小寡妇(身shen)份,拿着他的遗书接管南方集团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坚信,凭借岳梓童的商业才能,与国际时尚界的泰山北斗范斯良集团合作后,能在最短时间内,把南方丝袜打造成国际知名品牌的。

    而他,则是光鲜小姨背后,那个鼎力支持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有道是,每一个成功女人的背后,都有一群、啊,不,是有一个默默付出的男人,这是被世界认可的定理。

    等她在国际时装界,占有一席之地后,对我的怨恨,肯定会轻许多,然后再找个贺兰扶苏那样的小白脸,快快乐乐的嫁了,花前月下浪漫无边时,还能不能想起我这号人物?

    想到岳阿姨以后会和别的男人滚(床chuang)单,李南方刚释然的心,又不平静了,一口闷了杯中茶,把杯子重重蹲放在案几上,问大卫:“喝酒吗?”

    不喝酒的男人,还叫男人吗?

    就连假扮男人的佐藤信者,无论去哪儿,也都杯不离手了,更何况大卫这个纯爷们?

    有酒。

    就要喝。

    还是李南方最喜欢的飞天茅台。

    从这箱库存十五年的飞天茅台上可以看出,大卫说他很喜欢华夏文化的话,不是在信口胡说。

    没用酒杯,而是直接用茶杯代替。

    一茶杯,能盛二两白酒。

    大卫刚给他满上,瓶子还没拿回来,李南方就端起来,咔地一口闷,就仿佛高度白酒,是凉茶那样。

    害的大卫只好再给他满。

    大卫满一杯,李南方就喝一杯,每次都是不等他给自己满酒,茶杯就已经空了。

    在英伦三岛赫赫有名的毒枭大卫,现在沦落为了满酒小厮。

    大卫是个聪明人,在李南方痛饮前三杯后,就看出他有烦躁的心事,需要白酒来稀释了,所以始终没说话,只在心中惊讶,这厮的酒量,还真是出奇的大。

    也就十分钟,三瓶六十度的高度白酒,灌凉水那样,都被李南方倒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,也浮上女人酸爽到无法自拔时的酡红,眼睛却越来越亮,好像没有丝毫醉意似的。

    只是,(身shen)子一个劲的晃((荡dang)dang),又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等李南方再次把空杯,砰地一声蹲放在案几上,示意大卫开酒满上时,他忍不住地劝道:“李老板,我觉得您最好不要再喝了。美酒是美酒,喝多了却有可能伤(身shen)体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没事的,再来一瓶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闭着眼,打了个酒隔,晃着脑袋说:“大、大卫,再喝一瓶,我和你谈点正事。如果,如果那维森先生,在考察过我公司满意后,我才答应和他合作钻研一号——呃,到时候,你,你也入一股。”

    真要能把一号,改良成能治疗妇科疾病的良药,能带来多大的利润还在其次,关键是名声啊。

    妇女之友?

    还是妇女救星,拯救妇女的男人?

    无论是哪个名声,都要比毒贩子高级一万倍,会被人们膜拜,名垂青史的。

    大卫傻了,才会学维森先生那样,说考虑考虑再给回复,蓝色的眼珠子,立马就比恶狼还要亮了,(屁pi)都没放一个,抓起第四瓶白酒,打开给李南方满上了。

    整整四斤高度白酒灌下去后,饶是李南方酒量大,可在他心(情qing)不怎么样时,还是承受不住了,抬手就把案几上的酒瓶子,茶杯等东西,扫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与醉眠君且去,明朝有意抱琴来。”

    含糊不清的朗诵出李白这句千古名句后,李南方趴在了案几上,半分钟不到,就鼾声四起了。

    大卫苦笑了下,站起(身shen)走出门外,对嘎拉低声说了几句什么。

    嘎拉刚认识大老板没几天,可不知道他在喝醉酒后,是一副什么德(性xing)。

    万一这人在酒醉后,不喜欢被人架着回家去睡,而是悍然拔枪点人脑袋呢?

    嘎拉马上就要离开魔鬼家乡,去岛国那个天堂去享福去了,可不想在这关键时候出什么意外,面对大卫的询问,稍稍沉吟片刻,就做出了正确决策。

    让这家放在内地也就是三流小旅店,但在金三角却是最高档次的酒店内,除了大卫一行人外,包括老板在内的所有人,限时在十分钟内,都特么统统滚蛋。

    谁敢说半个不字,直接拉出去突突掉好了。

    把满腔幽怨的老板等人赶走后,嘎拉又打电话,调南区五十名精锐士兵过来,把这小酒店给围了个水泄不通,任何人胆敢擅闯,就地格杀好了。

    反正一颗ak-47子弹,才几毛钱,放在财大气粗的南区大老板(身shen)上,不要太算事。

    等嘎拉把这一切都安排好了时,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,金三角精彩丰富的夜生活,慢慢拉开了帷幕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车子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月亮渐渐爬上头顶时,一个黑西装走到贺兰小新(身shen)边,低声汇报:“扶苏公子,也已经在那边等候您,做好了充分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依旧抬头看着皓月,站在醉人的罂粟田间,轻声问:“他呢?”

    没头没脑的两个字,让黑西装愣了下,才明白这个他是谁,连忙回答:“李先生还在酒店内,嘎拉他们六十多人负责他的安全,大小姐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低低叹了口气,贺兰小新半转(身shen),望着黑西装:“成明,你说我就这样走了,是不是对他太绝(情qing)了?”

    成明稍稍沉默了下,低声劝道:“大小姐,您以往不是经常教导我们说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把这句话喃喃重复了遍,说:“可是,我以往做过难么多绝(情qing)的事,都能泰然处之。为什么独独这次,却心虚的,狠呢?”

    成明嘴巴动了动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说:“成明,你是我最新任的人,有什么,就说什么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我说错了。您可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成明抬起头,轻声说:“当前,大小姐的心思,不该放在儿女(情qing)长之上。而是放在京华,以及今晚就能见到的扶苏公子(身shen)上。”

    “扶苏会对我失望,贺兰家也会对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好像笑了下,说:“扶苏失望,是没想到他从来都敬(爱ai)的姐姐,不但是金三角南区的幕后大老板,还委(身shen)给了李南方。贺兰家失望,则是因为我,怎么就没死在这儿呢?”

    成明不敢搭腔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也没指望他能说什么,看了眼远处的树林,淡淡地问:“她现在是什么意思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