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26章 吸毒的妻子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大人物说话做事,从来都像云山雾绕那样无迹可寻,可他们的每一个言谈举止,都带有需要人仔细琢磨的深度。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大人物了,绝不会在大王巡街时,忽然来茶馆,与一欧洲毒贩子,品茶扯淡。

    当然是很有深意的,需要大卫仔细琢磨,琢磨再琢磨——大卫只是挑了下眉梢,就仿佛知道他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特么的。看来我还算不上大人物,如果换做贺兰小新来表达意思,肯定会在把他给绕晕了后,才会说出真实的用意。

    心中郁闷的李南方,开门见山的说:“我以往在华夏内地的(身shen)份,是青山南方集团的老总。本意是想做正当生意的,却没料到查猜要反水,我不得不亲自赶来,清理门户时,又恰好看到佐藤信者,敢抢我的马子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说出南方集团时,大卫就从案几下,拿出笔记本,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人家十指在键盘上轻灵的跳着舞,让打字每次都是二指禅的李南方,很有种拿把菜刀过来,给他剁掉八个手指头的冲动。

    幸好忍住了。

    南方丝袜能不能强势登陆欧洲时尚界的桥头堡巴黎,与范斯良总裁是忘年交的大卫,在其间起着决定(性xing)的作用,当然不能把他给搞残了。

    “南方丝袜,黑了想家?”

    看到南方集团的官方网站上,这句风(骚sao)无比的广告语后,大卫喃喃重复了句,随即拍案叫绝:“画龙点睛,好创意!李老板,这句广告词,没有八百万美金,征聘不到吧?”

    不懂行的人,在听到大卫说一句广告词,就可能价值八百万美金后,肯定会笑下大牙来,觉得这哥们太逗了。

    其实不然,好的广告词,那绝对是一字千金的。

    据说,华夏国内品牌最响的某空调,当初在征聘那句“好空调,某某造”时,就花了数百万。

    与好空调的广告词相比起来,黑了想家的南方丝袜,同样朗朗上口不说,还带有一丝暧昧、神秘的气息,更能吸引人注意的。

    “一分钱,都没花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真正得意了,反手拇指一点自己:“这句广告词,是我自己妙手偶得的。咳,下面那句广告词,也是我想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官方网站网页底部,也有一句广告词,南方丝袜,在那鲜花盛开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句广告词,是人家邬玉洁去南方集团应聘时的创意,现在被李南方信手拿来,说成是自己的,脸都没有红一下。

    他深为自己的脸皮越加的厚实,而自豪。

    “南方丝袜,在那鲜花盛开的地方?”

    大卫仔品位了下这句话,(欲yu)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奇怪:“怎么,这句不好吗?大卫,有什么意见,你直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这句广告词猛地一看,要比黑了想家更吸睛。但细细品位,它所包含的意境,却比黑了想家要低了不止一个档次。”

    大卫实话实说:“或者干脆说,是低俗了些。鲜花盛开的地方,啧啧——我这样说,李老板你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鲜花盛开的地方,被大卫委婉的说是低俗后,李南方不但没有生气,还更高兴了,亲自拿起茶壶,非得给他倒水,盛赞他目光如炬。

    老子可不是什么大学生,但想出来的广告词,比大学生更尼玛大学生。

    这证明上大学除了挥霍青(春chun),浪费金钱之外,也没几根毛的用处。

    以后,等有了儿子——

    唉,龙城城能不让儿子上大学吗?

    李南方忽然想到了龙城城,又想到自己当前的处境,不(禁jin)悲从心来,端起茶杯一饮而尽,却又接着噗的一声喷出来,水枪般喷了大卫满脸,直接让他启动了懵((逼))模式。

    水太烫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自己目测,他把这口水喷出去的动作,应该不怎么优雅,有损他大人物的形象。

    幸好大卫是他的好朋友,应该不会为此责怪他。

    大卫可不知道李老板的心(情qing),在转瞬间就从极好,转为了极坏,糟糕到忘记水是(热re)得了,差点烫伤嘴巴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,不碍事的。”

    大卫连连挥手,婉拒李南方那只拿着餐纸,要给他擦脸的手,自己拿出手帕,擦了几下,小白脸显得更白了。

    在网上查出南方集团是生产黑丝的,再联想到刚才他问认识巴黎时装界的大人物,大卫就知道李南方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想通过他的关系,把一个“小作坊”品牌,登陆世界时尚之都。

    别看南方集团的官方网站上,把自己产品说的是天花乱坠,什么耗资数千元,才研究出了所谓的黑丝技术等等,但大卫才不会信。

    为自己可劲儿的吹嘘,本来就是官方网站最大的用途。

    所以,他把南方丝袜定(性xing)为小作坊品牌,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如果与李南方只是认识,大卫肯定会嗤笑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(肉rou)。

    巴黎不但是时尚之都,更是奢侈品的超级市场,大街上随处可见的任何品牌,哪个没有其悠久的历史,汇集几代人的心血,才敢登陆那边?

    南方丝袜——我去,我呸你一脸!

    不过和他说的这个人是李南方,别说大卫敢呸他一脸了,就算被他喷了一脸,不也是愉快的接受?

    然后,再稍稍沉吟片刻,当着李南方的面,拨通了他忘年交的私人电话。

    范斯良在时装界,那可是鼎鼎大名的存在,与英国的雅萍集团,美国某集团,号称是时装界的三驾马车。

    大卫一个毒贩子,却与范斯良的总裁是忘年交,只能说明某总裁,是一号的忠实消费者。

    某总裁刚接到大卫的电话时,还亲切的和他寒暄了两句,可等他说明来意后,立即嗤笑不已,意思是说他脑抽筋了,不然怎么提出这个可笑的请求?

    大卫没笑,认真地说:“南方集团的总裁,是李南方。你也许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。可是,这个名字,却能回答你问过我好几次的那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某总裁那边,立即不笑了,沉默片刻,才说二十四小时内,会回电话。

    “他问你好几次的问题,应该是一号是谁发明的吗?”

    等大卫结束通话后,李南方才端起茶杯,浅浅抿了口,无意中模仿贺兰小新喝茶的动作了。

    大卫含笑点头,说道:“他最大的愿望,就是希望能认识您。”

    “认识我干嘛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奇怪:“我就一大毒枭,你给我钱,我卖货给你,你再提供给他,就这么没关系的关系,他干嘛要认识我?认识我,对他也没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维森总裁不吸毒的。”

    大卫解释道:“吸毒的,是他妻子。”

    就像很多亿万富豪那样,范斯良总裁维森与妻子,也是老夫少妻的组合。

    维森夫人今年芳龄三十九岁,比丈夫年轻了整整十五岁。

    七年前他们结婚后,过上了很幸福的生活——但,好景不长,维森夫人得病了。

    妇女最易患的妇科癌(因那些字样不雅,统称为妇科癌吧),晚期。

    美好生活刚开始,超模出(身shen)的维森夫人就要撒手人寰,她有多么的不甘、恐惧?

    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维森总裁为了给(爱ai)妻治病,足迹遍达五湖四海,遍访神医,但依然没卵用,只能眼睁睁看着(爱ai)妻,像缺水的花儿那样,迅速枯萎。

    有钱,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在癌症面前,再多的金钱,也只是一串数字,一屋子废纸。

    绝望中的维森夫人,开始自暴自弃,以前从不碰的烟酒,毒品,都要在临死前尝个遍,反正医生说最多能活几个月了。

    就是那时候,维森夫人开始吸食一号。

    一号,号称是亿万富翁的“专用粉”,人之将死的维森夫人,刚一接触毒品,就接触到了一号,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老婆吸毒,维森只能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却不会阻止她。

    没几天好活头了,还不许老婆放纵一下?

    可是,就在维森时刻准备着给老婆收尸时,奇迹发生了——半年后,老婆不但没有花儿般那样枯萎,反而越活越精神,皮肤越来越好,也越来越漂亮了。

    what?

    维森先生懵((逼))了,这边都准备好收尸后再去泡马子了,她怎么就不死了呢?

    不行,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检查不要紧,那些对妇科癌束手无策的专家教授,集体懵((逼)),盖因维森夫人的癌细胞,正在以(肉rou)眼、啊,不,是显微镜可见的速度,迅速死亡。

    新的,健康的细胞,正在大举收复失地!

    这是咋子回事么?

    赶紧询问维森夫人,这段时间内,究竟服用了何种灵丹妙药。

    维森夫人颤声说,我吸烟了。

    不可能,得这病的妇女同志,百分之八十的都吸烟。

    维森夫人又说,我酗酒。

    更不可能,酗酒的女人,百分之八十的都会得这种病!

    维森夫人还说,我吸毒——

    更不可能,吸毒的妇女,百分百,都会得这病!

    维森夫人想了很久,才说我吸的是一号,产地亚洲金三角的南区,是从当地特产罂粟花中提炼,历经科研人员数年苦心钻研,耗费天价资金,最终在四年前研制出了一号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一号是空虚妇女的良友,失足妇女的亲朋,患病妇女的老公,属家庭必备不可或缺之良药。

    “在维森先生的帮助下,巴黎玛丽医院成立了专项研究小组,耗时三个月,最终确定一号,能有效治疗妇科癌。”

    端起茶杯,一饮而尽后,大卫继续说:“可同时,一号也有着极其的不稳定(性xing),那就是能让(身shen)体健康的妇女,逐渐失去生育功能。维森先生希望,能认识一号的发明人,重金购一号配方,耗巨资来研究,看看能不能把一号,彻底改变成良药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这样?”

    始终没说话的李南方,微微眯起眼,想到了贺兰小新与岳梓童所说的那些话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