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25章 朋友妻,不可戏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李南方走出七八米了,贺兰小新才忽地站起来,大声问:“你,就这样看我?”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,看着她:“那,你想我怎么看你?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嘴巴动了下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。

    她忽然发现,李南方的智商,一点都不输给她,居然看出了她今天上午才想到的一些事。

    她不想在随后的十六年内,都呆在这((逼))厌的地方。

    自由自在的,在蓝天下飞翔,才是属于她的世界。

    她相信,随着李南方是南区老大的曝光,荆红命手里攥着的那些,对贺兰家有着绝对威胁的资料,都变成了废纸。

    只要贺兰小新斩断与金三角这边的联系,就算她自己满世界的说,她就是掌控金三角南区四年之久的老大,也不会有谁相信她的。

    而且,从李南方主动抗雷的消息,被贺兰家知道后,他们就已经安排让贺兰小新安然退却的退路了。

    所以,贺兰小新走的越早,越好。

    她还没走。

    她刚才说,要在这儿陪李南方十六年,那是因为她的良心在作怪。

    一个(阴yin)险狡诈,反复无常的女人,如果有了良心,会被折磨到很痛苦,苍老的格外快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想看着她迅速苍老,那样他会有种罪恶感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充英雄,再反悔也来不及了,那么他为什么不放这女人离开?

    “我希望,你能把对我的感激,报答在岳梓童(身shen)上。别让她被我连累,看在她会无比痛恨我的份上。以后呢,也别再让她吸那种烟,更别让她吸食一号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静静的望着她,沉默片刻后才问:“我这个要求,过分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——过分。”

    只觉满嘴苦涩的贺兰小新,明明穿着紧(身shen)黑色皮衣,却觉得果(身shen)站在晚风中,被李南方那刀子似的目光,在(身shen)上搜搜地刮来刮去,无法撒谎。

    “走之前,把所有交接手续都整理好,填上我的名字。至于你那条一点都不懂隐忍、还野心勃勃的走狗,最好也牵走。要不然,我怕在你前脚刚走,后脚就把她变成花肥。你该知道,我特别讨厌那种对太多男人浪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扔下这些话,快步去了。

    他想抢在夕阳下山前,巡视下他的毒品王国,检验下手下的武装力量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死心塌地做个大毒枭了,那么就该有做毒枭的觉悟。

    看到他走过来后,一对巡逻的士兵,老远就抬手敬礼,大喊老板好。

    查猜活着时,喜欢手下人喊他司令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,还真以为他是哪个集团军的司令呢,其实就是个贩毒头子,给自己脸上贴金这种活,贺兰小新是不屑做,李南方是懒得做。

    被人喊老板,其实也不错嘛。

    喊上嘎拉,坐上敞篷吉普车,老板说要去镇上转转,欣赏下当地的风土人(情qing)。

    南区大老板出行,如果没有三辆自带机关炮的皮卡,十数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相随,又怎么能彰显出大老板的绝世风采?

    车子经过长街,门口有大长腿的白人妹子,掀起小皮草裙,给李南方展现迷人风光时,立即就会一把美钞砸过去,劝她去欧美发达国家的医院,把木耳整成粉红色,那样也许会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至于看到要饭的——草,只要不是土著人,嘎拉根本不会停车,只会加大油门,呜呜的撞过去,吓得人连滚带爬的逃走。

    嘎拉介绍说,这些要饭的不是赌钱赌光了,就是好吃懒做的滥毒鬼,仗着有金三角的(身shen)份证,在这儿狗(屁pi)不干,只装可怜要饭,混吃等死。

    这种对美好明天没什么向往的人,多活一天就是浪费资源。

    对嘎拉这样说,李南方深以为然,所以在嘎拉举枪,接连突突掉两个外来要饭者时,眼睛都没眨一下。

    大老板如果不凶残些,会让人误以为是好欺负的,早就想把南区瓜而分之的三大区老大,如果没动作才奇怪。

    李南方本次游街,其实就是来立威来了。

    用实际行动告诉各位,谁也别惹我,要不然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不过只杀人好像也太单调了些,要不要把这漂亮妹子抢回去,当个通房丫鬟?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盯着一个长腿白人妹子,心里升上这个念头时,有人和他打招呼了。

    那语气,亲(热re)的就像看到亲爹那样:“李老板,您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看到大卫后,李老板才知道他看中的长腿妹子,原来是好朋友的女人。

    李老板盯上长腿妹子时,嘎拉知趣的停下了车。

    嗯,这小子机灵,有前途,希望他能成为樱花在岛国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那份策划书内,嘎拉与其他三人,都会跟随上岛樱花去岛国。

    这四个人,都是贺兰小新大力培养出来的,忠心,能力,可是南区数百武装分子里的佼佼者,这次被选中去岛国后,都高兴的不行。

    金三角这边的环境再好,也比不上大都市里好玩。

    无论是嘎拉,还是大卫,都是相当机灵的人。

    在嘎拉发现大老板有下车的意思,抢先下车开门之前,大卫都站在距离车子三米之外,微微弯腰,伸出了双手。

    一来是表示他对李老板的尊敬,二来则表示他手里没有能杀人的武器。

    嘴里咬着大雪茄的李南方,下车伸出右手,与大卫握了下手:“大卫先生,工作忙完了没?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所有前来进货的毒贩子,都会在大会第二天,来安排妥善路线,把货物运走。

    但他们绝不会与货物一起走,而是押后一天。

    这样,就算货物出事,国际刑警知道他们是毒贩子,苦于没有证据,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“都安排好了。多谢李先生关心。”

    大卫扫了眼(身shen)边女人,笑问:“李先生,能否赏脸进去喝杯茶?”

    金三角这边有茶馆,而且茶文化一点都不次于华夏,茶道很是盛行,被西方人钟(爱ai)的咖啡馆,在这边几乎没什么市场。

    李南方是个随和的人,尤其是出手大方的大卫盛(情qing)相邀,这个脸,还是要赏的。

    嘎拉等人,持枪在酒店内外警戒,装饰很有原始味道的包厢内,李南方与大卫隔着案几,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金三角百分之八十的人,都是果敢人。

    果敢人的祖上,则是明末清初时逃到这边的军队,(身shen)在异域数百年了,但他们始终保持着汉文化的独特(性xing)。

    席地而坐,对饮香茗,就来自汉文化的茶道中。

    让李南方有些惊讶的是,他刚才看上眼的长腿妹子,居然是个茶道高手。

    至于她的茶道有多高——李老板表示,要比他强多了。

    看出李南方心里怎么想的后,大卫得意的笑了下,解释道:“(爱ai)丽丝以前在岛国,专门学过两年的茶道。也是这个原因,我才带她来的。我相信李老板,能从她泡出来的茶中,品味到古代华夏的韵味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淡淡说道:“我虽然不怎么懂茶道,可从(爱ai)丽丝小姐好像在调鸡尾酒的动作中,应该只得我华夏茶道皮毛中的皮毛。不值一哂的。”

    人家好心请他喝茶,他不夸赞两句也就罢了,还不值一哂,这就有些没礼貌了。

    大卫稍稍愕然,随即醒悟:“对不起,李老板,我忘记您是炎黄子孙的(身shen)份了,才在您面前,推崇岛国。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没错,是我愤青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叹了口气,有些意兴阑珊:“其实岛国的茶道,插花等文化,甚至比大陆还要精。这都因他们从中原学去的文化,并没有受到野蛮民族的践踏,才能保存完好。”

    已有五千年璀璨历史的汉文化,历史上遭受过无数次的异族铁骑践踏,但给汉文化造成致命打击的,则是长达两百六十年的满清。

    以留发不留头等野蛮行径,先阉割掉了汉人的傲气,深深种植了奴(性xing),导致整个华夏文明都走上歧途,这也是某些历史学家,为什么总结说唐文化在岛国,宋文化在南越,明文化在南韩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李南方看过这方面的野史介绍,所以知道在岛国的茶道,反而比华夏更正统一些。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神色有些黯然后,大卫当然不会蠢到再谈汉文化,给(爱ai)丽丝丢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(爱ai)丽丝会意,立即端起茶杯,歪在李南方(身shen)上:“李先生,请用茶。”

    大卫适时地笑道:“呵呵,文化有界限,但我相信李老板对女(性xing)的审美观,应该是符合世界通用水准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——只是这样,多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李老板假惺惺的说着,右手扶住(爱ai)丽丝端着茶杯的双手时,左手已经顺着人家领口伸了下去。

    因忧心我族文化而郁闷时,在异族美女的大(胸xiong)上狠拧几下,整个人就会好许多。

    至于(爱ai)丽丝(娇jiao)细细的喘着,看出大卫也有站起来回避的意思,李南方果断推开了她,正色道:“大卫先生,你该听说过我们国家有句话是这样说的。叫朋友妻,不可戏。”

    “受教了,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大卫的装((逼))本领,丝毫不逊色李南方,立即自我批评了句,对(爱ai)丽丝说:“你先出去吧,免得传出对李老板有不良影响的绯闻。”

    “哈,知我者,大卫先生也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哈哈一笑,双手举杯:“来,以茶当酒,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叮当一声响,俩人共饮一杯后,友谊再次加深。

    亲手给李老板满茶后,大卫一脸遗憾的说:“李老板,昨天下午,我还打算陪您去灰色谷玩玩的,看样子,您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没办法,我也是公务缠(身shen)啊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叹了口气,话锋一转:“大卫先生,你在巴黎那边,认不认识时装界的朋友?嗯,我说的是,那种很影响力的。”

    大卫眉梢一挑,笑了:“很巧,我与范斯良的总裁,是忘年交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