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22章 谁惹的麻烦谁解决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整个青山市,知道李南方与岳梓童是什么关系的人,不多。

    可放在高层某些人眼里,那就是隔着玻璃观察他们,想看哪儿就看哪儿,贼清楚。

    李南方是大毒枭,岳梓童就是毒枭婆子。

    像那种男人在外犯罪,老婆却不知道的桥段,只适合去蒙骗小孩子,对那些恨不得拿放大镜挑刺的专业人士来说,就是个侮辱他们智商的笑话。

    岳梓童肯定会遭到彻查。

    甚至会把她软(禁jin)起来,先关上三五十天再说。

    就算是用脚丫子去猜,李南方也能猜到岳梓童遭到无妄之灾后,会有多么的懵圈,随即暴跳如雷,大骂李南方,我草拟二大爷!

    她的开皇集团,正值展翅腾飞的关键时候,真要关她个把月后再出来,休说是腾飞了,估计早就变成折翼天使了,还是脸朝下的那种。

    好吧,如果非得说女人嫁人,本来就是嫁鸡随鸡飞,嫁狗随狗走,既然李南方自己作死,岳梓童这个当未婚妻的陪着倒霉,也算是人之常(情qing)了——暂且不用考虑她的感受。

    那么,王德发,陈大力这些指望他吃饭的走狗们呢?

    昼夜冥思苦练的拍马神功废掉,可以忽略不计,他们的饭碗又没着落了啊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有手有脚,还是饿不死的,大不了王副总再去车站扛包,陈大力再去街头上去混。

    董世雄夫妻呢?

    当前,是李南方罩着他们,没人敢动他们。

    可是,李南方这棵大树要是倒了呢?

    指望叶小刀来看护干妹妹吗?

    那整天就知道四处拈花惹草的公驴,唯一能做的,就是把他们带出国外,这辈子都别想再回来了。

    还有自称是他十三(奶nai)的隋月月,津门的连姐,能放过痛打落水花姑娘的好机会吗?

    除了这些人之外,还有龙城城——肚子里的娃。

    越想,李南方的脑袋越疼,下面的小脑袋,却越来越痒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口技,真特么越来越长劲了。

    算了,不想这些破事了,有道是今朝有酒今朝醉,哪管明天咽糟糠!

    先从这狐狸精嘴里收回点利息来,再说其他。

    吭哧,吭哧。

    啊啊,呜呜。

    不行,就用嘴,现在李大爷对别的地方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当贺兰小新第八十八次翻白眼时,李南方总算是松开了她的后脑勺,长长松了口气,倚在墙壁上,长长的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跪在他脚下的女人,温柔的,也默默的为他清洗完了卫生后,才站起来走出了浴室。

    饶是贺兰小新心机深沉,眉头一皱就能计上心来,算计人的鬼主意,一个个的排着队从心里往外冒,可这次她所面对的敌人,却是传说中的不败神话,荆红命。

    她以往那些引以为豪的鬼主意,在荆红命这个等级的老猎手面前,就是小孩子过家家,人家只用一只手,就能把她给玩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更何况,必要时荆红命铁定会动用他那些可怕的兄弟。

    别人不说,单说现在是俄罗斯吸血蝙蝠老大的胡灭唐,以怕老婆闻名天下的谢(情qing)伤,隐居在香港每天纸醉金迷的秦玉关三个人吧,随便出来一个,就是能让贺兰小新绝望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所以贺兰小新当前除了死死贴在李南方(身shen)边,与他同生共死,就把这辈子混过去之外,她实在没别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既然能知道荆红命在暗中彻查贺兰小新,那么就证明他们的关系,相当不一般。

    这也是绝望中的贺兰小新,唯一能想到的亮点,希望荆红命能对李南方网开一面,捎带着她——尽管,这种(情qing)况的出现,无比的渺茫。

    李南方为整个贺兰家抗雷,贺兰小新除了极尽可能的,把他伺候舒服外,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如果,我能生孩子就好了。

    脱光湿漉漉的衣服,也没洗澡的贺兰小新,把自己仍在宽大的席梦思上,目光呆滞的望着天花板,心里这样想到。

    如果她还能生孩子,肯定给李南方生个孩子。

    那样,他们的命运,才是真正连接在了一起,再也不用担心他在外面,有多少上岛樱花那样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新姐不能生孩子,上岛樱花呢?

    她肯定可以的。

    她如果给李南方生个儿子,贺兰小新的地位——还有地位吗?

    想到这儿后,新姐的双眸慢慢眯起,一个歹毒的计划,从心底慢慢地腾起。

    可很快,她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要是还算计上岛樱花,一旦露馅了,本来就后悔,暗恨她的李南方,肯定会勃然大怒,说不定真会把她送到非洲黑矿去,给那些黑大爷们打磨枪。

    叶小刀呢?

    贺兰小新忽然又想到了神秘的叶小刀。

    从李南方醒来后,对金三角这边的本能反应来看,证明他对这地方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就是,李南方并不知道叶小刀此前,曾经是南区的老大。

    万恶的一号的原始配方,就是由他来配置后,才被贺兰小新发扬光大的。

    “南方,如果能知道,你最好的兄弟,才是南区此前的老大,你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想到某一天,把叶小刀的秘密告诉李南方后,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后,贺兰小新觉得很有趣,不住地喃喃:“如果这是一个死局,叶小刀,应该是唯一能解开这个死局的钥匙。唉,叶小刀啊,叶小刀,你当初做这些时,应该没想到会把你自己的好兄弟,给拖下水吧?”

    “啊切!”

    凌晨四点,还在金帝会所潇洒的叶小刀,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后,推开瘫倒在怀里的那个美女,从沙发上站起来,喃喃地说:“草,是谁在念叨老子呢?”

    美女想象(春chun)天的季节时,总会分泌出一股子奇特的味道,污染屋子里的空气质量,必须得推开窗户,呼唤点新鲜空气对流下。

    推开窗户时,叶小刀看了眼(套tao)间那边。

    门虚掩着,站在窗前就能听到有女人浪兮兮的叫声传出,还不是一个。

    想到马刺那小(身shen)板,居然敢单挑三个俄罗斯大妞,(身shen)为姐夫的刀爷,就会有种没来由的自豪,觉得现在死了,也对得起黑珍珠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刀爷,带马刺这土鳖满世界的跑,传授他一(身shen)出神入化的杀人功夫,他这辈子做梦,都别想骑上俄罗斯大妞,能不能找个黑小妹来生孩子,都是个问题啊。

    秉着马刺不配和华夏姑娘乱来的大原则,每当他可怜巴巴的说,肚子里有一团火乱转,烧的他想拿脑袋撞墙时,姐夫就会在他后脑勺一顿狠抽。

    抽一分钟,代表马刺需要用左手来解决。

    抽两分钟,代表马刺今晚就会得偿所愿。

    抽三分钟,会有两个外国姑娘。

    抽四分钟——以此类推,每多抽一分钟,马刺就能为自己多争取到个姑娘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马刺愣是被姐夫狠抽了四分钟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实在受不了姐夫的大巴掌,马刺真心希望能与五个以上的美女,欢度今宵。

    叮叮咚咚,案几上的手机爆响了起来,一个瘫坐在地上端着红酒,对刀爷猛抛媚眼提醒他天快亮了的姑娘,连忙拿起手机,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叶小刀的眉头猛地拧了下,随即恢复了正常,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钞票,塞进高台公主的小罩罩内,又指了指门口,示意她滚粗。

    等满怀幽怨的高台,一步三回头的出门,又帮马刺把房门关紧后,叶小刀才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从电话接通的那一刻起,以往嚣张跋扈的刀爷不见了,唯有乖宝宝样子的叶小刀:“天快亮了,您老还没有休息?”

    “昨晚睡得可早了,不到八点就睡了。唉。”

    一个带有异样磁(性xing)的男人声音,哈欠连天的传来:“可有些人啊,非得整出点事来,不让老子好好睡啊。小刀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是大娘?二娘,还是三娘,四娘,五娘,六娘,要不就是大师弟,小师妹?”

    叶小刀说了一连串的娘,眨着眼的说:“除了她们外,我还真想不出,有谁敢打搅您老人家安睡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?哼。”

    那边的男人刚不屑地冷哼一声,语气接着变了,变得柔和:“她们要想让我不睡觉,我除了乖乖的陪着之外,还能有别的选择吗?”

    肯定是不知道哪个娘醒了。

    叶小刀笑了,语气却变得严肃起来:“那您说,是谁?敢让您老睡不安稳,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?是不是于仙童那个苦((逼))?我粗粗一算,他应该去金三角那边进货了。不会是死在那边了吧?他手下马仔,正在争抢地盘?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他,老子一指头捏死他!”

    男人恶狠狠的说了句,却又接着叹气:“唉,不是他。是李南方那个小崽子。特么的,你说谢老四老大个人了,收个徒弟还这么没眼里价,总是惹麻烦不断,哪有我老人家收的小刀好?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?”

    叶小刀一愣,陪着笑脸的大拍马(屁pi):“那是,那是,虽说我从没见过谢四叔,可也觉得他比不上您老人家的眼里价高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我(爱ai)听。”

    被拍了一记马(屁pi)后,男人总算是有点精神了,不再打哈欠了:“想我秦老七当年驰骋天下,所向披靡——好,好,我小点声说话还不行?”

    听男人用告饶的语气,在那边和人道歉后,叶小刀心中苦笑,您老头人家越来越有谢四叔的风采了。只是人家只有一个老婆可怕,你却有好多个啊。

    男人再说话时,声音果然低了很多。

    叶小刀越听,脸色却是越来越冷峻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已经告诉贺兰家那个大丫头,说你才是一号的创始人了?”

    男人把金三角那边刚发生的事,简单说了遍后,问叶小刀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坦然道:“当时我是这样想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男人打断:“你是怎么想的,老子不管。老子只知道,谁惹的麻烦谁解决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