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19章 他其实是个女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咔嚓一声脆响,佐藤信者脑袋向后,望着他那些手下,满脸都是不相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纵横岛国十数年的最大毒枭,就这样死了?

    这样的人,不该死的轰轰烈烈,或者极度惨烈一些,才对得起他超然的(身shen)份吗?

    怎么可能,就像个臭虫那样,被人轻松拧断了脖子?

    包括童爷,佐藤那些手下在内的很多人,也不敢相信他就这样被轻易弄死,全都呆愣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终于,终于解脱了。其实,我活的很累,很累——”

    脖子断了的佐藤信者,居然笑着喃喃地说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好歇息下吧,以后都不要再醒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松开手,佐藤信者的脑袋,无力的垂在了后背上,长长吐出一口气后,倚着台子慢慢出溜在了地上,与扬子并排躺在一起,望着她的眼睛里,还真有解脱的意思。

    以前也有毒枭,因违反金三角的规矩,直接被干掉,大家也算是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可从没有像佐藤信者这样重量级的人物,出过问题,毕竟他们才是金三角最大的一级代理商,算是四大区毒枭的衣食父母了,没有谁敢轻易动他们。

    现在他死了。

    他的死,对于仙童等人,都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,开始为琢磨以后最好不要亲自来这儿了,以免变成第二个佐藤信者。

    其它三个大区的毒枭,对李南方擅自干掉佐藤信者的行为,相当的不满。

    如果连大客户的最基本安全都没法保证,以后谁还会来这儿?

    势必,会影响到今年之后的产品销售。

    只是没谁这时候站出来,指责李南方。

    一是不敢,他们可是亲眼目睹了李南方的战斗力,那简直就不是人。

    第二个原因呢,则是因为平时为争地盘而明争暗斗的四大区毒枭,在毒品交易大会召开期间,要暂时冰释前嫌,假装是团结友(爱ai)的一家人,联手快快乐乐的猛坑这些客户。

    但大家眼看李南方如此霸道,凶残后,其它三大区毒枭,相互对望了眼,是时候联合起来,共同抵抗,打压,甚至瓜分南区了,要不然大家以后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南区的罂粟种植,几近其它三大区的综合,武装力量也是最强大的,与其它三大区单打独斗时,绝对能把他们横趟成渣。

    可如果其它三区形成同盟,齐心协力对抗南区呢?

    那么,经过一番惨烈的争夺后,南区被三大区给瓜分,是没有任何悬念的最终结果。

    所以贺兰小新接手南区后的这些年内,最大的精力,就是用在预防三大区联手上,把老祖宗传下来的纵横联合之术,发挥的是淋漓尽致,就算三大区毒枭明知道是她在暗中捣鬼,却不得不按照她的意思去做。

    这就是心机、智商,手段的碾轧。

    立志把贺兰小新取而代之的蝴蝶夫人,也是暗自恼怒,看着李南方的目光,一点都不友好。

    嘎拉打破了佐藤信者死后的沉寂,不愧是贺兰小新在这边的重要心腹,总能在最恰当的时候,表现出他的作用,右手一挥,枪口对准了佐藤那十数名手下。

    马上,南区数十名武装分子,全都抬起手中枪,哗啦啦的打开保险,只需嘎拉一声令下,立即就会把这些人,狂扫成马蜂窝。

    佐藤这些手下,放在岛国,亚洲都是响当当的,能独当一面的骨干人物,大风大浪见得多了,可却从没经历过手无寸铁,等着被人横扫的时候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,双膝一软,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受他的影响,其他人也慌忙跪下,高高举起双手,直勾勾的看着李南方,惨白的脸上,全是哀求的神色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谁会看好他们能活下去,李南方既然杀了他们的老大,铁定会趁此机会把他们铲草除根,免得以后遭到他们无休止的报复。

    于仙童等人,再次纷纷后退,以免(身shen)上被溅上鲜血。

    他们的脸上,也带着兔死狐悲的神色,仿佛看到了他们的明天。

    刚才就已经说过了,李南方觉得现场除了有限的那些人之外,其他的都该枪毙一万次。

    所以当他下狠手格杀佐藤信者与扬子后,不可能再放过这些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就算是跪在地上,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他们哀求李南方放过他们时,可曾想到他们谋生的手段,导致多少人家破人亡?

    实在没必要可怜这些祸害全人类的人渣,那就借此机会送他们上路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无声的冷笑了下,抬手刚要给嘎拉下令,把这些人就地横扫成马蜂窝时,一个虚弱的女人声,从背后传来:“能、能不能放过他们?”

    李南方稍愣了下,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上岛樱花已经醒来了,扶着贺兰小新的胳膊,强自站了起来,张嘴刚要再说什么时,却发现李南方眉头皱了起来,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不敢再和他对视,慌忙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李南方盯着她过了片刻,才缓缓问道:“你说,让我放过他们?”

    上岛樱花刚为这些人求(情qing)的声音,是很虚弱的,台下那些人并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他们却听到了李南方说话的声音,立即精神一振,仿似漂流在大海上,即将挂掉的苦((逼)),看到了有一艘船,正从远处驶来,算是看到了一线生机,齐刷刷看向了上岛樱花。

    上岛樱花不敢抬头,更不敢说话,只是用力咬着嘴唇,(身shen)子轻轻发抖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大声问这个问题?

    搀扶着她的贺兰小新,心中一动,看向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这对男女在四目相对的瞬间,都读懂了对方眼神里的意思,李南方用不为察觉的动作,微微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妹子,你心里想说什么,就和他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蒙脸布下的红唇,凑到上岛樱花晶莹的耳垂下,轻声说:“难道你没看得出,他很在乎你,很听你的话么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都能把智商超过一百二的岳阿姨,都玩的团团转了,更何况上岛樱花这种感(情qing)白痴?

    她这句话,就像一阵强心剂,一下子驱散了上岛樱花心中对男人的敬畏,让她心中悠地腾起甜蜜的自豪,他很在乎我,会听我的话么?

    会在乎我,听我的话么?

    上岛樱花看向了贺兰小新,希望能从她这儿,得到肯定的答案。

    刚看到上岛樱花楚楚可怜的样子后,贺兰小新就对她生出了本能的排斥心,说白了就是怕她来与自己争抢李南方,这是女人的正常自私心理。

    只是碍于当前她要大力依仗李南方,心机(阴yin)沉的她,当然不会流露出丝毫这样的意思,只琢磨着以后该用什么办法,让这靠装可怜来与她抢男人的岛国女人——咦,樱花去哪儿了呀,昨晚还在房间里酣睡来着。

    可当上岛樱花用继续她来鼓励的眼神,望着她后,贺兰小新对她的警惕心,悠地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一个(情qing)感智商近乎于白痴的女人而已,有什么资格与新姐我抢男人?

    心中暗笑自己也太大惊小怪的新姐,柔声说:“想说什么,尽管说。记住,要大声说,让所有人都听到你的声音。让所有人,都知道你是他的女人。女人,要求自己男人为自己做事时,不都该理直气壮的吗?男人,也喜欢有主见的女人呀。”

    受到贺兰小新的蛊惑后,上岛樱花豪气顿生,看着李南方大声说:“我、我想请你放过他们!”

    “放过他们?”

    李南方眉头皱的更紧,脸色有些冷,沉默不语,好像在心里琢磨放掉那些人的弊端呢。

    又没谁说话了,现场数百人,都静悄悄的,望着李南方,等待他最终的裁决。

    尤其是跪在地上的那些人,在听到上岛樱花为他们求(情qing)后,求生**更强,齐刷刷的望着她,满脸恨不得跪倒在她脚下,亲吻她脚趾头的渴望。

    很奇怪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所有人都希望李南方放掉那些人。

    毕竟大家都是人,眼睁睁看着自己同类就这样被突突掉,还是于心不忍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始终没说话,只是冷冷看着上岛樱花。

    懦弱的女人,几次想垂下头,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,嘤嘤哭泣着请他饶恕她的不理智要求——却勇敢的,与李南方对视着。

    与他对视的时间越久,她的目光就越坚毅,执着。

    没有哪个人,是真正意义上的懦弱。

    她懦弱,只因自小的生活环境所导致,一旦被迫使必须坚强,那么她倔强的天(性xing),就会被激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足足一分钟,李南方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数百人的现场上方,明明皓月当空,大家伙却都觉得(阴yin)云密布,随时都有霹雳劈下来,把大家劈成粉末那样,绝对的度秒如年。

    有个心理素质相当差的女侍应生,实在受不了这种沉重的压抑,手腕一软,托着美酒的银盘,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,吓的众人一惊,嘎拉差点扣下扳机。

    李南方终于说话了,淡淡地:“给我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,他们待我都很好。”

    上岛樱花用力抿了下嘴角,声音有些嘶哑的回答。

    李南方冷笑:“他们,为什么要对你好?”

    “因为,我是他们大哥的妻子。除了折磨我的佐藤与扬子之外,他们都是拿我当大嫂尊敬的。”

    脸色苍白的上岛樱花,惨笑了声说:“可他们并不知道,可劲儿折磨我的佐藤信者,其实是个、是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愕然一楞时,台下传来狂风卷过水面的惊讶声:“什么?佐藤是个女人?”

    “我靠,不会吧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决不可能,她在撒谎!”

    “她有没有撒谎,脱下佐藤衣服来看看,不就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满脸见了鬼神色的于仙童,这时候举起手,对台上喊道:“能不能,先让我们检查一下佐藤的尸体?我、我实在不敢相信,他会是个女的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