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17章 那个晚上,那双眼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佐藤很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被取消一号分配权,其实黄秘书也很想知道。

    从站在展台上,俯视众生的那一刻起,黄秘书就知道她找到了苦苦追求那么多年的东西,这一刻她就是神,她就是仙,她就是圣母玛丽亚。

    她是金三角地区的罂粟女王,手下数百悍不畏死的亡命徒,看谁不顺眼只需一个响指,那个人就能从世界上消失,看哪个男人顺眼,晚上就能洗白白了跪在榻前等她临幸。

    她要牢牢把握住这一切,死后不会放手,哪怕赐予她这一切的贺兰小新,要想拿回去,她也会立即反噬,拼个你死我活再说其它。

    蝴蝶夫人觉得,她已经跟新姐学到了所有的本事,等她觉得时机成熟后,就会去做第二个查猜,但绝不会像那个笨蛋那样,最后把自己变成了花肥。

    蝴蝶夫人在决定要做查猜之前,会先把贺兰小新这是笼罩着她的手,斩断!

    当然了,现在还不是时候,所以唯有像往常那样,对新姐的任何命令,都会毫不犹豫的执行。

    心中却会有些恼怒,取消佐藤分配权这样的大事,居然不和我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蝴蝶夫人已经在心中,把她抬到了与贺兰小新平起平坐的档次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心中不满时,忽然觉得眼角好像被刺了下,眼角余光迅速向右侧扫去,就看到一双清冷的眸子,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蝴蝶夫人心中一惊,立即意识到自己心态不对,太得意忘形了,现在如果就存了与贺兰小新一争长短的心思,恐怕连今晚都活不过去。

    忍。

    你必须忍。

    为了以后能成为那样的人,你现在要隐忍,在她面前当一条唯命是从的狗。

    就在蝴蝶夫人深为自己有些得意而后悔时,台下的佐藤,再次问道:“蝴蝶夫人,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蝴蝶夫人收敛心神,微微一笑,反问道:“这需要理由吗?”

    我的货物,我愿意卖给谁,就卖给谁!

    没必要向你解释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蝴蝶夫人要表达的意思。

    佐藤脸色(阴yin)晴不定,缓缓说道:“是,是不需要理由。但,我想请蝴蝶夫人明白一个现实。从今天起,南区的所有产品,都不会在岛国出现。扬子,松开大卫先生,这件事与他无关。”

    佐藤不愧是历经大风大浪的,在极度震惊过后,很快就找到了最犀利的反击。

    无端被取消分配权,一个手下当场被打成马蜂窝,换谁,谁也不会咽下这口气的。

    可今天,佐藤这口气咽不下去,也得咽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他想暴起闹事,听到枪响后,就迅速围上来的数十名士兵,就会乱枪齐发,把他们全部突突掉。

    蝴蝶夫人为了以后更加精彩的人生可以忍,从小就接受忍者文化的佐藤,更能忍。

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,等离开金三角回国后,完全可以凭借他岛国最大毒枭的势力,封锁南区任何产品登陆国内。

    岛国,从来都是吸毒重灾区,各类毒品的最大市场之一。

    佐藤得不到一号,南区也损失了岛国这个大市场,可谓是两败俱伤了。

    收到佐藤的命令后,扬子立即松开了大卫,还抱歉的对他弯腰深施一礼,为刚才的冒犯而道歉。

    大卫也是个会装((逼))的,整理了下脖子上的领带,好像(屁pi)事都没发生那样,面带微笑的双手合十,很友好的回礼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,走。”

    佐藤在冷冷说出这三个字时,看了于仙童与朴智慧一眼。

    从来,三个人都是同进共退的。

    现在佐藤无端被取消一号的分配权,要提前退场了,那么他希望童爷俩人,仍旧能与他同舟共济。

    他们也可以选择说不。

    但,以后他们都别想在岛国,卖他们的产品。

    于仙童俩人相互对望了眼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他们就分析出了走,与不走之间的利益,哪个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走,能保住岛国的市场。

    不走,最多只能拿到十公斤的一号。

    虽说十公斤的一号,能为他们谋取很大的利益,可相比起在岛国打拼数十年才开拓出来的市场,还是差了点事。

    更何况,蝴蝶夫人今年能没理由的取消佐藤的分配权,那么下年就能取消他们的。

    为长远计,他们必须选择与佐藤一起走。

    “唉。走吧。蝴蝶夫人,对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于仙童长叹一声,对台上的蝴蝶夫人双手抱拳,点了点。

    新姐究竟在搞什么呢?

    眼看三个亚洲最大的客户,要联袂退场后,蝴蝶夫人皱了下眉头,刚要淡淡地说恕不远送时,有人忽然说道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枪响过后,现场数百人的注意力,都集中在了这边。

    迫于那些士兵手中有枪,没谁敢搞出什么动静,以免招来杀(身shen)之祸,所以大家都听到了这个说话声,下意识的看向了声源。

    数百道目光下,一个年轻人到背着双手,装((逼))气质十足的,踩着台阶走上了展台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有人这样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他是蝴蝶夫人的(情qing)郎。

    大卫心中默默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佐藤看着李南方,冷冷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”

    李南方傻子似的自问了句,接着笑了:“我就是那个让蝴蝶夫人,取消你分配权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李南方的话音未落,现场立即响起一片惊讶声。

    自凡是有资格前来参加交易大会的,都很清楚南区的老大,不管是以前的查猜,还是现在的蝴蝶夫人,都只是南区幕后大老板的代言人。

    说白了就是傀儡。

    前几天还活蹦乱跳的查猜,忽然变成花肥——有脑子灵活的人,不难猜到查猜要试图反噬,却被大老板给搞定的真像。

    想到往年那么嚣张跋扈,好像天下之主似的查猜,就这样轻易被擦掉,大家对南区幕后的大老板到底是谁,肯定会更关注,也忌惮。

    不过可没谁奢望,能知道那个人是谁。

    但现在,却忽然有个年轻人走上了展台,当着蝴蝶夫人的面,说取消佐藤分配权的命令,就是他做出的决定,下面这些人再不知道他就是南区真正的大老板,也不会活到现在了。

    让国际刑警组织最最头疼的金三角南区老大,居然会是他?

    他、他怎么会露面了呢?

    就在包括佐藤在内的所有人,都为李南方站出来,坦言他就是南区幕后大老板而震惊时,有一个人更为震惊。

    有一个人——始终漠不关心,仿佛地球在这一刻爆炸了,也无法让她抬头看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更为震惊的人,是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当李南方摆明态度后,她在稍稍愕然一呆后,就猛地明白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,在为她背黑锅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他曾经答应过她,要救救贺兰家的。

    现在,他开始做了。

    荆红命早就密切关注贺兰小新的一举一动,收集了大批她违法犯罪的证据,在暗中布局了,只等贺兰老爷子驾鹤西归,就会立即采取行动,把这个老牌家族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还是太天真了,真以为她能成为南区老大,是凭借她自己的实力?

    如果没有贺兰家有意无意的帮助,她一个女子,怎么可能在最短时间内,就能在这边打下这么大片天地?

    南区每年收获的巨额利润,贺兰小新再怎么糟,也遭不完的,那么都去了哪儿呢?

    受益的,只能是贺兰家。

    再简单直白的来说,贺兰小新能够成为南区老大,其实就是贺兰家在暗中运作的结果。

    她,就是贺兰家谋取灰色收入的渠道,必要时随时可以抛弃的牺牲品。

    但在李南方说出荆红命的名字之前,贺兰小新并没有意识到这点。

    现在她隐隐明白了,心有些死灰时,李南方却兑现了给她的承诺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举动,彻底打乱了荆红命暗中布置数年之久的计划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这时候,只需斩断一切与南区的关联,荆红命就无法把她,把贺兰家怎么样。

    可为她背黑锅的李南方呢?

    将会遭受到什么样的打击,贺兰小新用脚趾头,都能猜出来的。

    泪水,毫无征兆的迸溅而出,贺兰小新(身shen)子晃了下,歪倒在了一个女护卫(身shen)上,心中狂喊,傻瓜,傻瓜!你为什么要对我,这样好?

    李南方如果听到她的心声,肯定会烦躁的发脾气,草,老子不这样做,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对眼前这一切,始终漠不关心的人,是樱花。

    她只是低头看着脚下,思绪在那个晚上,那双眼里飘扬。

    想的入神时,忍不住痴笑了下时,牵动了(身shen)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没有谁知道,在她漂亮白色和服里的(身shen)子,已经是鞭痕累累了,还有好些岛国小电影里的道具,强加在她(身shen)上,(身shen)体里,导致她哪怕呼吸稍大,也会有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她已经被折磨到了麻木,(身shen)体上的疼痛,只能证明她还具备生命的迹象。

    她坚强的活着,就是为了那个晚上,那双眼。

    人死了后,是无法回想这些的。

    反复回想中,樱花好像听到佐藤惊讶的问:“你、你是南区的大老板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不像?”

    那个懒洋洋的年轻声音,又从台上传了下来,樱花听到了,却不在意。

    刚才有同伴被枪杀在咫尺,她都没看一眼,又怎么会在意一个带有明显装((逼))味道的声音?

    “不——是像,是你就是那个人。要不然,你也不敢在蝴蝶夫人面前,说这些话。”

    佐藤的苦笑声传进樱花的耳朵里后,总算引起了她的稍稍关注:“呵呵,我想知道,你为什么要取消我的分配权。这个要求,不过分吧?”

    精力稍稍集中后,樱花听那个懒洋洋的年轻人声音,听的更清晰了:“为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她?”

    佐藤惊诧的回头,看着神色木然的女人,满脸不信的吃吃问道:“你、你认识她?”

    “她是藤秀夫人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