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15章 他在看那个女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那天快被李南方淹死时,贺兰小新都没这样怕过。

    实际上,在她走上这条邪恶的道路上时,就已经做好了随时去死的准备。

    但绝不会连累整个家族,为此她制订了一系列的计划,所以从不担心事(情qing)泄露。

    在她心中,贺兰家是值得她用生命来捍卫的。

    可当李南方在她耳边轻声说出那个名字后,贺兰小新才猛地意识到,此前事败就会自决,绝不连累家族的计划,是多么的幼稚。

    幼稚吗?

    如果她把整个计划和盘托出来,李南方肯定会为她的深沉心机而感慨,凡事三思才会行动,这也是最让贺兰小新自得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她的自得,在那个更懂得隐忍的人眼里,却与小孩子藏猫猫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只要你做了,哪怕做的再隐蔽,计划再周密,时间一久,总会有破绽露出来的,狐狸那样狡猾,市场上也有很多狐狸皮出售的。

    如果把贺兰小新比作是狐狸,那么荆红命就是专靠打狐狸为生的猎手。

    出色的猎手,会有足够的耐心,来等待狐狸露出破绽,根据蛛丝马迹查到它的老巢,最终把它成功擒获。

    很多次午夜梦回,贺兰小新都会自检她的整个计划,并为没有任何破绽而自得,可现在——她只要稍稍一回想曾经做过的事,包括今晚把黄秘书推到前台,居然发现好多处明显的破绽。

    还都是致命的!

    荆红命一旦采取行动,她没任何反抗余地。

    其实她的计划,也没有她现在所想象的那样,有这么多破绽。

    实际上还是很周密的,别人要想发现,并顺藤摸瓜找到她犯罪的证据,那是相当难的。

    现在她忽然有这感觉,那是因为她忽然心虚了。

    心虚之下,又联想到荆红命的可怕,贺兰家未来的命运,让她无比的彷徨,紧紧抱住李南方的胳膊,颤声请他救救贺兰家。

    她没有求李南方救她,而是救贺兰家,那是因为她早就知道,她被枪毙一百次也不多了,就算拿到观音菩萨的净水瓶,也别想洗清双手上的鲜血。

    可李南方,有拯救整个贺兰家的本事吗?

    李南方没觉得自己有这么牛((逼)),愣了下问:“我能救你家?”

    “你能的,你肯定能,一定能!”

    就像逆水之人抓住一根稻草那样,贺兰小新紧紧抱着李南方的胳膊,全(身shen)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说白了,我就是个**丝而已,怎么能拯救那么庞大的贺兰家!

    李南方张嘴正要说出这句话时,心尖却被贺兰小新双眸中的绝望给狠狠刺了下,莫名升起了一股子豪气,想都没想就用力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个字脱口而出后,李南方立即在心中大骂自己,好尼玛个头,你就一**丝,拿什么,又有什么资格去拯救贺兰家?

    得到他的肯定答复后,贺兰小新却像卸下了千斤重担那样,再也无法坚持,双膝一软,松开他胳膊跪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会儿因自己的装((逼)),而懊悔的不行,竟然没注意到她已经跪在了地上,幸好随行的两个女兵,赶紧弯腰把她从地上架了起来,连声问她怎么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却没看她们,只是盯着一脸凝重的李南方,以为他在费心考虑贺兰家的命运。

    好像救世主那样。

    可又不怎么像啊,这厮眼里带着若有所思的惊讶,只是盯着一个地方看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贺兰小新顺着他目光看去。

    南区的产品上台后,本来稳坐凉棚下的大卫等人,都站了起来,低声与手下商谈着什么。

    但刚步入会场的三拨人,却坐了下来,端着酒杯,叼着雪茄的,神色轻松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都能看出,他们就是专门对着一号来的。

    三拨人,三个老大,其中一个还是个穿着(性xing)感的贵妇人。

    现代社会,随着女(性xing)地位的提高,各行各业所占的比例也在增大,现在就连以前唯有男人玩的走私贩毒、倒卖军火这些事,都有她们矫健的(身shen)影出现了。

    贵妇左边,是个(身shen)穿黑色唐装的中老年男人,(身shen)材魁梧,留着小胡子,猛地一看就像洪金宝。

    贵妇右边的那个男人,穿了一(身shen)白,白色礼帽,白色西装,皮鞋也是白色的,脸上戴着个大墨镜,装((逼))韵味十足的很。

    堪称英伦三岛毒品业扛把子的大卫,含笑快步走了过去,稍稍弯腰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白衣男放下翘着的二郎腿,(屁pi)股微微欠了下,伸手与大卫搭了下,这就算见礼了。

    白衣男的如此傲气,大卫却没有丁点的不快,依旧面带微笑,向后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傍晚差点被嘎拉把脑袋轰烂的黑人,快步走上前,双手端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。

    距离有些远,贺兰小新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,只能看到大卫打开盒子,亲自从里面捧出一个清瓷花瓶,放在了白衣男面前。

    傲慢的白衣男,眼睛顿时一亮,从椅子上坐直(身shen)子,右手抬手打了个响指,马上就有个和服年轻女子,给他递上了一个放大镜。

    看到白衣男拿放大镜仔细观察清瓷花瓶的样子,就是傻子也能看出,这是在鉴别古董。

    片刻后,白衣男满意的点了点头,把放大镜递还给了(身shen)边女子,对大卫说了几句什么。

    大卫又把清瓷花瓶放在盒子里,拿过来双手捧给了白衣男的(身shen)边女子。

    “他叫佐藤信者,岛国最大的毒枭,也是亚洲最大的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看了眼李南方,想到他曾经问过这些人都是来历,轻声解释道:“大卫能来这边收购一号,就是通过他的关系。挨着佐藤的那个女人,是南韩的朴智慧,她父亲曾是在亚洲与佐藤并驾齐驱的毒枭,只是前年被国际缉毒刑警击毙了。她现在,算是女承父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长相酷似香港演员的老者,是香港的于仙童,人称童爷,主管港台业务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继续说:“这三个人,能收购我近半的一号。大卫等十数个人,都算是他们的关系户。当然了,别看大卫他们可劲的巴结他们,一号的真正分配权,却在我手里。我说给谁就给谁,我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忽然打断了她的话:“我说了,算不算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一楞,接着点头:“算。”

    再次看了佐藤那边一眼,李南方淡淡地说:“告诉黄秘书,等会儿一号上台后,不给佐藤丁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干脆的答应着,捂着左耳低声说了几句什么。

    展台上的黄秘书,看向这边,轻轻点了点头,示意她明白了。

    做完李南方嘱咐的事后,贺兰小新才悄声说道:“我个人觉得,最好能把所有的一号,都交给佐藤信者。”

    任何人,都不许让一号流入华夏大陆,这是贺兰小新定下的死规矩,也是荆红命没有着急动她的底线。

    佐藤等人要想得到一号,就得遵守这条死规定。

    在新姐眼里,除了她的同胞不能受一号荼毒之外,像岛国南韩等国家地区的人民享乐,她是高举双手欢迎的。

    现在她如果全力生产一号,每年的产量,能供应大半个地球。

    可每年她只生产全产状态下的百分之五,宁可把提纯出来的毒品都挖坑销毁,也绝不许一号多生产哪怕一毫克。

    物以稀为贵的道理,只要是稍稍有点商业头脑的人,就能明白。

    如果贺兰小新大批量生产一号,像摇头丸那样卖的满大街都是,那么它的价格,也只能是摇头丸的价格。

    真那样了,那些高人一等,无论吃穿住行都非奢侈品不可的大富豪们,怎么可能享用与普通大众一样的东西,那样太掉价了。

    销毁大部分半成品,只生产出来的百分之五,却能卖出那些半成品几倍的价格,更能让一号,始终被富人们趋之若鹜,这才是为商之道。

    用最小的代价,赚更多的钱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想表达的意思,李南方很清楚,却没说什么,只是盯着那边看。

    新姐有些疑惑,不知道他怎么对佐藤这么感兴趣,再次顺着他目光看去时,才发现李南方看的不是佐藤,而是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被十几个人簇拥着的佐藤,(身shen)后左右两侧,各站了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这两个女子,应该是佐藤的秘书,也可能是近(身shen)保镖,更是(情qing)人。

    刚才贺兰小新没注意到这个女子,那是因为大卫送礼时,佐藤右手边女子表现的比较显眼些,让她忽略了他左手边的女子。

    现在注意到后,新姐才发现这个女人,相当美。

    女人也穿着白色和服,腰间背着个黑色的带(就是像小枕头的东西),满头乌黑秀发盘起,藏在袍袖中的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前,微微弯着腰,眼神木然的盯着佐藤的白色皮鞋,就像一个木偶那样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相比起佐藤右手边的女子,她的年龄要大些,大概有三十出头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果把她的五官拆分开,单独评论的话,不会太出色,可看上去很平淡的这些,组合成五官后,却有了种说不出的魅力,让人(情qing)不自(禁jin)想到了水。

    水,是至柔的,这就是个水一样的女人,无论男人用多么粗暴的方式对待她,她只会跪伏在地上默默的哭泣,逆来顺受。

    这就是典型的岛国女人,家就是她的整个世界,丈夫就是她的天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地球上有很多男人,都希望能找个岛国女人来当妻子。

    难道李南方特别喜欢这种温柔似水的女人?

    贺兰小新心中一动时,李南方说话了:“我觉得,我该认识她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马上追问:“关系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近。”

    听他用这两个字来形容与女人的关系后,贺兰小新明白了,又问:“她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李南方想了想,才用不确定的说:“藤秀夫人吧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