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13章 泡妹子要舍得花钱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你让我代你向查猜先生问好?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下:“对不起,请恕我不能满足你这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老弟——”

    大卫一愣,刚要说什么,李南方已经转(身shen)带着嘎拉走了。

    望着他的背影,大卫满头的雾水,实在搞不懂李南方怎么会拒绝他这个很正常的要求。

    老子替你去向查猜问好,那得去(阴yin)间。

    现在无比(热re)(爱ai)生活的李南方,当然不想就这样英年早逝,也没必要现在就和大卫解释查猜已经成花肥的事,相信等会儿他自己就能发现,南区毒枭已经换人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这个幕后大老板,肯定不会在本次交易会上露面的,查猜又自挂东南枝了,那么就要重新推举个代言人出来。

    新的代言人是谁,李南方并不关心,阿猫也好,阿狗也罢,(爱ai)谁当就谁当,反正等后天他就跟随大卫去缅甸那边发点小财,完事后直接从那边做飞机回国。

    至于贺兰小新会不会一起走,从来都信奉男女交往最好给对方留点自由空间的李南方,表示绝不会干涉她,就算这辈子都不回去了,也不是多大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最多,以后午夜梦回时,他会想到曾经有那么一个女人,给过他不一样的酸爽。

    出了交易会场后,在嘎拉等几个人的护送下,李南方登上了一辆皮卡车。

    嘎拉开车,李南方坐在旁边,后面车厢里还有三个武装士兵,其中一个用手扶着车载机关炮,虎视眈眈看着路上行人。

    如果以后在青山,也能搞这样一辆车满大街的转悠,那该多爽?

    回头看了眼那(挺ting)机关炮,李南方又开始做白(日ri)梦了。

    哦,也不能说是白(日ri)梦,残血般的夕阳,已经慢慢落在了西边群山后面,最多还有半个小时,被好多人期盼的南区产品,就该闪耀登场,引发一阵阵欢呼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仍旧呆在李南方醒来时的那家酒店内,这是专供她享受的酒店,无论她在,还是不在,每天都会有人打扫里面的为生,更换各个案几上的时令鲜果。

    贺兰家的大小姐,无论去哪儿,都不能耽误享受。

    车子来到罂粟田边上时,停下了,嘎拉跳下车,快步绕过车头,先对李南方抬手敬礼后,才给他拉开了车门,恭请他下车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在酒店内居住时,这儿就是(禁jin)区,没有她的许可,任何人都不许擅自走进罂粟田一步。

    嘎拉也不行。

    双手抄在口袋里,李南方沿着田埂,漫步花丛中,走到了竹楼前。

    推开竹楼的窗口,就能看到大片大片的罂粟田。

    竹楼的后面,则是一个用竹子做墙围起来的花园,大部分都是罂粟——罂粟花,绝对是贺兰小新最(爱ai)的花儿了,今早李南方醒来时,她正在罂粟田内,拽着长裙翩翩起舞,自称是罂粟女王。

    你穿裙子,内里好歹穿个丁字裤也行,干嘛就一黑丝连体裤,眼神再不好的人,也能一眼看出那迷人的坟起,不把她按在桌子上,狠狠策马奔腾一番,就对不起这天,这地。

    不过贺兰小新却不同意,理由冠冕堂皇,李人渣大病初愈,体力最虚弱的时候,最忌的就是女色了。

    你妹的,既然知道哥们现在最忌女色,干嘛还穿成这样,摆出这姿势,诚心在玩儿我是吧?

    看到后院游泳池边的贺兰小新,就穿着个三点式,曲起修长的美腿,素手轻轻揉捏脚丫时,还故意对李南方不断抛媚眼的样子,让人只想大脚把她踹到水里去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故意在勾引你犯错误,你别把我踢下去。”

    好像看出李南方心里是怎么想的了,贺兰小新抢先钻进了水里,半截(身shen)子浮在水面上,仰起下巴和她说话时,(胸xiong)前那对36f显得更加伟岸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遇到个叫大卫的人,他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坐在藤椅上,刚说到这儿,就被贺兰小新打断了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没问她是怎么知道的,桌子上摆着的笔记本电脑,告诉他,坐在这儿就能看清交易会上,所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在原先的基础上,再给他多半成吧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从水里钻了出来,坐在泳池边上,双腿交替晃动着,白嫩的小脚丫,不时拍打着水面:“大卫这个人我知道,控制了英格兰三岛的所有毒品交易市场,属于国际刑警组织做梦都想把他抓进去的s级要犯。”

    在李南方眼里,背景相当神秘的大卫,贺兰小新却能把他说个底掉,包括他在外面有几个(情qing)人,又有几个私生子,私生子上的那所学校等等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能知道的这样透彻,很大原因就是大卫能亲自来金三角之前,就已经把他查了个透彻了。

    正如李南方对大卫印象不错那样,他还是相当会做人的。

    简单点来说,就是他很精通挣钱了大家花,尽可能的回报社会。

    每年,大卫都会拿出毒品生意的一半利润,来做慈善,比方关心残疾儿童啊,关心孤寡老人啊,给政府捐赠办公用品啊等等。

    尤其是与缉毒有关的部门,大卫更是花钱毫不在乎。

    用贩卖毒品赚来的钱,购买办公用品来支持缉毒部门来扫毒——特么的,说起来有些好笑,可实际(情qing)况确实这样,这也是大卫能让国际刑警组织找不到把柄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吃人嘴短,拿人手短的道理,全世界都通用的。

    “总体来说,大卫是个真正的聪明人。我很欣赏他,如果我能站在前台的话,我肯定会和他好好交往,结为长久(性xing)的合作伙伴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拿起一块白色浴巾,擦着滴水的长发:“如果今年不是来太多客户,给他一成,甚至更多都成。不过,就算多给他半成,他也该很感激你的。他又不傻,当然能看出这么多人,都是冲着一号来的。”

    拿起个蛇果啃了口,李南方含糊不清的说:“你这是同意,后天我可以跟着他去灰色谷了?”

    “他腆着脸的给你送好处,干嘛不要呢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放下浴巾,脑袋一歪,倚在了李南方腿上:“当然了,不过你能从中得到多大的好处,那还得看你的运气了。”

    大卫带李南方去灰色谷赌石,就是让他自己放开手脚的玩,看中哪块原石,就要哪块原石,至于能不能切割出让人发财的翡翠,就看他财运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运气一向不错的,还没去,我就开始幻想自己能赌个盆满钵满的那一幕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,你把赌石当什么了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白了他一眼,说:“以为是去市场上买白菜呢,哪棵好,哪棵不好,都一目了然。我曾经去过几次,每次都能看到切割原石时,客户会在旁边烧香磕头,恳请老天爷保佑,千万别放空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没去过灰色谷,不过也知道江湖上盛传的“一刀穷,一刀富,一刀披麻布,一刀切个百万户”的说法,就是从那边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在切割原石时,客户会在旁边烧香磕头,不敢亲临现场观摩,那是怕自(身shen)上的晦气,会把本来呆在原石内的玉石,给吓跑了。

    当然这只是业内的说法,玉石怎么能自己会跑呢,不科学啊——不科学的现象,几乎每个行业都会出现,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定的忌惮,广为流传了。

    “那,你去过的几次,有没有玩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玩了,要不然我大老远跑那儿去干嘛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爬起来,右手小指对李南方勾了勾,示意跟她走。

    看在她垫着小脚丫,走在鹅卵石铺成的花径小道上,圆月随着纤腰左右摇摆很风(情qing)的份上,李南方忍住没说我可不是招之即来,挥之即去的,目不转睛盯着那轮圆月,走进了竹楼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的运气特别不好,几次花了差不多上千万了,也只切到了些豆种翡翠。只有一块是水种,还被我送给了黄秘书。”

    来到二楼卧室里,当着李南方的面,贺兰小新落落大方的脱下了泳衣,尤其是解开上面的小罩罩时,就像有两个大兔子那样,扑楞一声钻出了洞口。

    看的李南方心悸的不行,不在上面狠抓一把,留下几道青色的抓痕,那是誓不罢休的。

    打开李南方又伸向圆月的魔爪,贺兰小新吃吃笑着逃到衣柜前,问:“知道什么叫豆种,什么是水种吗?”

    豆种翡翠,简称豆种,是翡翠家族中的一个很常见的品种,拳头大小的也就是几万块。

    水种呢,它的特点是通透如水但光泽柔和,细观其内部结构,可见少许的“波纹”,或有少量暗裂和石纹,偶尔还可见极少的杂质、棉柳,算是翡翠中的中上档、偶见上档的一个品种,但比起大卫送给李南方的这块老坑玻璃种,可就差不少了。

    倚在窗台上,看着女人缓抬足,轻举手的穿衣服,李南方觉得这就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美人如玉。

    可再美的玉,也比不上贺兰小新这种倾城美人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是豆种,什么是水种,在发现黑龙对这玩意很感兴趣后,他就在网上仔细搜索过了。

    所以,贺兰小新这个问题还难不倒他,装的好像行家似的,说到最后,把大卫送给的那块玉牌拿出来,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又看了几眼,他才故作大方的说道:“这块送你了,算是弥补你去那边的乱花钱,图个心安。”

    已经换好衣服的贺兰小新,走过来拿起那块玉牌,看了几眼问道:“舍得?”

    这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,看到刚才李人渣在说把玉牌送她之前,看了几眼的动作后,就知道他其实是舍不得的,毕竟价值百万美金呢。

    “舍不得,也得舍得啊。泡妹子不花钱,是泡不到好货色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信口胡说了句,才发现贺兰小新穿的衣服,是(身shen)迷彩服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