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12章 投桃报李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位老板在别处,那绝对是横趟整座城的狠角色。

    但在这儿么——不管他在外面有多风光,有多牛,都只能是活着的花肥,死了就死了,别想找回任何的公道。

    敢与当地政府摆明车马炮放对的金三角大毒枭们,在自己的地盘上,会在乎别人来闹事吗?

    所以这位金发老板很清楚,接下来一个搞不好,明年的今天,就是他们这帮人的忌(日ri),连忙举起双手再次说道:“这位兄弟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他第二次说这句话,却是对李南方说的。

    金发老板是看出来了,李南方才是能决定大家命运的关键者,嘎拉,以及那队士兵,会不会动手突突人,都得看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以后在青山,也能这样横着走就爽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暗中感慨了一个,微笑着对嘎拉摇了摇头:“算了,只是个误会。”

    嘎拉没有丝毫的犹豫,立即收枪,对那队士兵使了个眼色,退到了李南方(身shen)后,重新恢复了他小跟班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队士兵也都把枪口朝下,关上保险,转(身shen)就走,就仿佛刚才杀气测漏的样子,只是一场演习。

    金发老板这才长长松了口气,双手合十对李南方弯腰,用当地话问好。

    就像在国民眼中,老外基本都是一个样那样,金发老板也以为李南方是东南亚人,所以才用最常见的礼节,向他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在这种场合下,李南方才不会傻到说他是华夏人——那样,会被亿万国民给揍死的,我们才没有你这个毒贩同胞!

    也用当地礼节,双手合十给金发老板回了下,转(身shen)要走时,被他叫住了:“这位先生,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还有事?

    李南方看着他,用目光询问。

    在嘎拉的密切关注下,金发老板从兜里拿出一块足有小孩巴掌般大小的玉牌,双手递了过来:“小小礼物,不成敬意,还请先生您收下,就算弥补刚才的冒犯。”

    头发是金颜色的老外,就是聪明,人家在送礼示好时,也把话说的这样委婉,李南方真要拒绝了,晚上肯定会愧疚的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但客气话还是要说几句的,像什么无功不受禄啊,这多不好意思啊等等。

    嘴里客气着,李南方伸手刚要接过玉牌时,丹田气海内的黑龙,忽地飞腾了起来,欢快的长啸着,就像五十岁的老光棍深夜回家,却发现(床chuang)上竟然躺着隔壁王大嫂那样。

    接着,李南方就感觉到一股子清凉之气,迅速从小腹下钻了进来,散入了四肢百骸,舒服的想学着贺兰小新呻吟。

    他这才想起,黑龙对玉石有着不一般的兴趣,而且每次从玉石上吸进来的清凉之气,都会给他带来清爽感。

    金发老板双手奉上的玉牌上的凉气,可比李南方在青山时所接触过的玉石,雄厚多,也舒服多了,由此可以判断,这是块好玉。

    果然是好玉,极品的玻璃种,如果放在市场上,没有百八十万的美金,是别想拿到手的。

    玉牌上刻了个相貌慈祥的坐莲观音,从刀工的纹路来看,应该是刚刻出不久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金发老板拿到玉牌的时间,也不是太久。

    清凉之气被吸进丹田气海后,摇头摆尾的黑龙,缓缓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自我介绍下,我是大卫,来自英格兰。”

    金发老板看出李南方很喜欢这块玉牌后,眼里闪过欣喜的神色,进一步拉近关系:“请问先生,尊姓大名。”

    大卫不用拿出玉牌送给李南方,也不会有事了,毕竟今晚交易结束后,明天一早大家就各奔东西了,何必送这么重的礼物呢?

    他当然不是钱多的没地方花,而是因为他看出李南方不是一般人了。

    能被南区老大查猜派人保护的家伙,如果只是路人甲角色,大卫敢把自己脑袋割下来,给人当尿壶的。

    根据大卫对李南方的年龄相貌来分析,觉得他应该是查猜的大女婿。

    如果能与查猜的大女婿结交,那么晚上八点才会开始的南区产品交易会,大卫应该能从中获得不一般的好处。

    就算得不到好处,可也算是在这边有了个熟人,以后遇到个麻烦什么的,就敢拍着(胸xiong)膛说我认识谁谁谁,你再敢动我一个,试试看!

    大卫心里是怎么想的,李南方当然很清楚。

    看在这块玉牌价值不菲的份上,李先生决定与出手大方的大卫先生,成为好朋友:“我叫李南方。木子——就叫我李先生好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在国内,有这么大方的人询问自己尊姓大名,李南方肯定会说他是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这些。

    但现在金三角,李先生觉得还是自己低调些为好。

    再说了,老外又怎么懂得我华夏博大精深的取名文化?

    真要说出北雁南飞这些话来,相信会让他懵((逼))。

    没想到大卫会是个汉语通,满脸(热re)(情qing)的伸出右手:“李先生,您好,能有机会认识您,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彼此,彼此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也满脸笑意,伸手与他握了握,心想你既然觉得荣幸了,那就再给个玉牌呗。

    大卫可不知道李先生贪得无厌的(性xing)格,不过确实看出他对玉石很感兴趣了,就把话题向这方面扯:“李先生,我看您对玉石很有研究呀。相信您,肯定是灰色谷的常客吧?”

    灰色谷,位于缅甸境内,是当世极品玉石,也就是老坑玉的主要产地。

    最能让灰色谷世界闻名的,还是因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赌石市场。

    长达数公里的谷内,到处都是不曾切割过的原石,大的与假山差不多,小的足球那么大,这些原石的价格,可不是根据大小来决定的,有时候反倒是个头越小的,越值钱。

    灰色谷这个名字,李南方倒是听说过,只是还从没有去过。

    看他点头又摇头后,大卫就明白他是啥意思了,儒雅地笑着问:“老弟,有没有兴趣去那边玩玩?你放心,所有的花销,都包在我(身shen)上了。”

    大卫确实是个(套tao)交(情qing)的老手,不知不觉就把李先生改为老弟,把您改成了你,就把俩人关系拉近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再所他又干脆直接,豪爽大方,承诺会全包老弟去那边玩耍的所有费用,李南方如果拒绝的话,那也太不近人(情qing)了。

    “好,老弟你什么时候有空?”

    “后天吧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想了想,说:“后天下午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最迟今晚零点,贺兰小新储存的毒品都会卖出去,早就定好路线的大卫等人,也得需要一天的时间,妥善安排货物能安全运走,估计后天下午就能搞定,全(身shen)心的放松,陪着李老弟去灰色谷愉快的玩耍了。

    从果敢地区到缅甸灰色谷,距离大约在两百公里左右,下午动(身shen)赶到那边后,休息一个晚上,第二天再干正事。

    大卫稍稍盘算了下时间,点头同意:“行,那就后天下午,就这样定了。到时候,请李老弟去九号客栈,我将在那儿等候你的大驾光临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定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拍了拍大卫的肩膀,左眼眯了下,看似很随意的问道:“你这次过来,打算吃多少货物?”

    人家大卫不断的投桃了,李南方要想在大后天玩的愉快些,自然得报李了。

    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,更何况李先生投出去的李子,又不是他自己的。

    产品价格不变,给谁多一成,少一成而已,相信在向众手下介绍他是她男人的新姐,不会因此惹她男人不高兴的。

    大卫借助误会的机会,不断讨好李南方是为什么呀,当然是为了能多拿到点一号。

    一号现在欧美,那可是力压金银三角、金新月三大基地出产产品的脱销货,休说是能多一成了,就算能多拿半成,转手一卖,一辆豪华游艇就到手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如此上道,让大卫眼睛一亮,立即双手接住了李子:“老弟,我胃口并不是太贪,在原基础上能多拿一成,那肯定是上帝站在我这边。半成,也是我人品大爆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,那你就爆发下吧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被他给逗笑了,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,扔在了他怀里:“拿去尝尝。”

    全球转的大卫,什么烟没见过?

    可他还真没看到过这种烟,尤其是查猜大女婿给的,当然是与众不同了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成气候的大毒枭,很少有像贺兰小新这样,也吸毒的。

    他们都很洁(身shen)自好,知道这玩意有多么的可怕,为赚钱去害别人可以,但要是害自己,那就是对不起父母的养育之恩了。

    大卫也不吸毒。

    可他既然干这一行,本(身shen)肯定是品毒的高手,点上烟只吸了一口,闭眼品味了片刻,才睁眼对李南方竖起大拇指:“兄弟,这是新产品吧?你能出多少货,我都包了。每包烟五百美金怎么样?”

    相比起纯度高达999%的一号来说,加料的香烟里,最多有几十分之一,但味道却能让人吸一口,终(身shen)难忘啊——如果大卫能把这种新产品给霸住,那他就相当于坐在了一座金山上。

    所以,为此不惜开出了每包烟五百美金的高价,折合人民币来算的话,每一根烟都在一百多块呢。

    “这是非卖品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在说出这句话时,很为自己即将上市的南方丝袜而不甘。

    每双包含着老周心血的黑丝,最贵的款式才卖几百块而已,这样一盒破烟,就能换十几双,他心里能平衡吗?

    看到嘎拉盯着大卫手里的香烟,不住地咽口水,李南方又拿出一盒,扔给了他。

    嘎拉狂喜,看样子要给李南方行五体投地大礼,被他制止住了。

    不过却很享受这种要被膜拜的酸爽。

    正酸爽着呢,嘎拉耳边的蓝牙耳麦传来老板命令,让他带李先生回去。

    看他要走后,大卫连忙说:“老弟,代我向查猜先生问好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