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08章 我必须要逃走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几乎就在电光火石的时间,两名看上去相当彪悍的士兵,就双手捂着脖子,大张着嘴,瘫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真正的秒杀。

    右边那个士兵脖子里有鲜血喷溅而出时,贺兰小新双眸中的戏虐之色,还没有散去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就是,她还不相信她现在看到的这一幕,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(身shen)体,明明已经虚弱的站都站不稳了,他怎么可能秒杀两名彪悍的士兵?

    不但贺兰小新不相信,那四个光着膀子的大汉,扛着摄影机人,也不信。

    别人(爱ai)信不信,反正李南方是信了。

    在黑龙的促使下,他在秒杀两名士兵后,没有片刻的停顿,右脚脚尖点地,擦着贺兰小新的肩膀,无影的轻风那样刮过,吹向了那四个大汉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距离李南方最近的那名大汉,等感觉心口剧痛后,才猛地清醒过来,发出一声怒吼,挥动手里砸断查猜腰椎的铁棍,砸向了已经扑向他同伴的李南方后脑。

    他在惊恐下用尽了全力,这一棍子要是砸实在了,李南方的后脑勺绝对会深陷下去,就此魂归地府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见状,大惊失色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她只想让李南方见识她惩罚背叛者的手段,却不想让这家伙就此殒命——只是她的厉喝声,已经阻止不了在惊恐状态下,不受本(身shen)控制的手下了,眼睁睁看着铁棍砸向李南方后脑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没有任何的躲避动作,只是发出了一声邪气凛然的怪笑,双手掐住第二个大汉的脖子,脑袋向后猛地仰去。

    他本该躲避脑后砸下的铁棍才对,现在不但不躲,反而主动把脑袋向后送,这与主动去死的更加惨烈一些,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带着绝望的第二声厉喝响起时,擀面杖般粗细的铁棍,已经重重砸在了李南方后脑上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闷响,有血花飞溅,李南方的脑袋,被人用铁棍全力猛击后,用更快、更猛的速度向前猛撞过去,重重撞在了第二个大汉的额头。

    头盖骨被撞碎后的碎裂声,就像钢针,刺进了贺兰小新的耳朵,让她的心跳,突地漏了个节拍,眼前也发黑,(身shen)子踉跄了下,倚在了门后的竹墙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脑袋被砸成烂西瓜,这不是她想要的结局。

    她只想让他,亲眼见识到她的残忍手段,以后乖乖听话而已。

    可事(情qing),怎么就会变成这个样子了呢?

    无比的悔恨,让贺兰小新徒增无法控制的干呕,左手扶着竹墙,双膝瘫跪在了地上,张嘴哇地吐了出来,与泪水一起。

    好像又有惨叫声在耳边响起,但贺兰小新已经不关心了。

    她右手用力掐着自己脖子,嘴巴大张着,仿佛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时,还没有忘记事后,她要把这四名、不,还包括他们的家人,都活生生的去喂狗!

    终于,她遏制住了呕吐,查猜的嘶哑狂笑声,夜枭般嘎嘎的响起:“哈,哈哈。好,好!”

    好?

    呵呵,确实好。

    查猜,你还有哪些亲朋好友?

    我如果让你死在他们都死绝了之前,我特么是你孙子!

    抬手用力擦了擦嘴,贺兰小新慢慢抬起了婆娑的泪眼,看到一个人站在了查猜面前,低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咦,这个人怎么看着好像李南方呢?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手,用力擦了擦双眼,瞪大看去。

    站在查猜(身shen)边的那个人,不是李南方,又是哪一个?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都是鲜血,已经看不出模样了,贺兰小新能认出他是谁,就因为他光着(屁pi)股,只穿了一件睡袍。

    白色睡袍也已经被鲜血染红,袍角无风自动,露出两条光溜溜的腿,看上去,好特么的(性xing)感哦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眼睛好吓人,怎么会变成妖异的红色,仿佛恶魔那样?

    这、这是怎么回事呀?

    他不是已经被人把脑袋砸烂了吗?

    贺兰小新用力眨巴了下眼睛,又看向了地上。

    二楼的竹地板上,横竖躺着四个人。

    确切的来说,应该是四具尸体,一个心口向外冒血,一个前额深陷,眼珠子都凸出来了,一个脑袋诡异的转向了后背,最后一个——

    看到最后一个光着膀子的手下后,刚才几乎把胆汁都吐出来的贺兰小新,再次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最后这个人的咽喉上,赫然多了个血窟窿,瞎子都能看出,这是被猛兽的锋利牙齿,给撕咬而致。

    只是,竹楼内哪儿有猛兽?

    只有一个站着的李南方!

    哦,还有一个人,也是站着的,是肩膀上扛着摄影机的那哥们。

    不过这人能站着,应该是吓傻了的缘故。

    刚才四个同伴残虐查猜等人时,那么惨绝人寰,他都能泰然处之,面带欣赏的微笑,这会儿亲眼目睹李南方的杀人手段后,他那颗小心肝儿却无法承受了。

    查猜的嘶哑狂笑声落下时,这人的(身shen)子晃了晃,软软跪倒在了地上,(身shen)子紧跟着扑倒,嘴巴一张,有混着绿色的鲜血淌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人,居然被活生生吓破了苦胆,吓死了。

    幸亏贺兰小新刚才低着头的呕吐,没有看到李南方是怎么杀人的。

    至于查猜——一个已经死了百分之八十的人,还在乎别人是怎么被杀的吗?

    贺兰小新判断事(情qing)的功能已经停止,唯有视觉神经可以正常运转,目光呆滞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没理睬她,耐心的等查猜笑完后,才咧嘴露出一口森寒的白牙,问:“很好笑吗?”

    查猜努力点着头,说很好笑,真的很好笑。

    又问李南方,能不能救救他,救救他的家人?

    只要李南方能救他,他今生来世都将当牛做马的报答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女人啊,用不着你给我当牛做马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轻声说着,抬起右脚踏在查猜的脖子上,慢慢地用力。

    查猜不能再笑了,也不能再说话了,舌头伸出了嘴外,眼珠也开始向外瞪。

    等他的眼珠瞪出眼眶时,他用力抓着李南方袍角的右手,无力的垂了下来。

    到死,查猜都没搞清楚,李南方在回答他今生来世会给他当牛做马时,为什么会说他不是女人呢?

    是不是女人,与给他当牛做马有关系吗?

    带着这个很深奥的疑问,查猜一缕英魂悠悠忽忽的飘向了极乐西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许贺兰小新的手下,残虐查猜是一个说法,亲手干掉他,又是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残虐查猜,是在践踏人(性xing)的尊严,从出生就开始与魔(性xing)相争的李南方,必须要阻止她。

    他杀查猜,则是要代替上帝——来消除这个真正的人渣,让世界更加美好。

    至于人渣说要给他当牛做马的那些话,就是(屁pi)话。

    有谁会把(屁pi)话当真?

    早早把这人渣扫到垃圾箱里后,李南方转(身shen)看向了挂在墙上的那十二个人,皱眉微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休说当下是在医疗条件不怎么样的金三角了,就算在京华,出门左拐是那所全国最好的医院,也别想把他们救活了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还能喘气,发出惨叫,只是(身shen)体受痛后的本能反应了。

    “李、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走到查猜大女婿面前时,背后传来贺兰小新发颤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总算清醒了,相信七个彪悍的手下,确实是死在了本该烂泥也似的李南方手中,无法形容的恐惧,魔鬼般把她围绕,忍不住喊他的名字,想找回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等着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看着贺兰小新,雪白的牙齿又翻了下,右手中的军刀,从查猜大女婿心口那个血洞里刺了进去,刺穿了看得见的心脏。

    心脏突地一跳,停止了。

    等着?

    他对我说等着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是让我等他把那些人都解脱后,再和我说话呢,还是等他杀光这些人后,再来杀我?

    贺兰小新越想,越觉得可能是后者。

    本来那样熟悉的李南方,现在是这般的陌生,仿佛变成了要吃人的魔鬼。

    她甚至都开始幻想,等李南方帮那些人解脱后,就会把她从地上抓起来,张开血盆大口,咬住她白嫩修长的脖子,吸血鬼那般把她吸成一个人干。

    走,我必须要逃走!

    当李南方动作麻木的挥刀,把查猜大女儿心脏刺穿后,贺兰小新转(身shen)就向门外跑去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双脚却像中了魔咒那样,不会迈步了,让她咣当一声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没有双脚不要紧,她还有双手呢不是?

    断了脊椎的查猜,刚才是怎么在地上爬行的,贺兰小新可是看的清清楚楚,甚至当时还研究过手肘该保持哪个角度,来找到最有力的支点,能拖着残废的(身shen)子,爬行速度更快一些。

    刚学到的“新技能”现在就用上了,由此可见新姐智商有多高。

    “来人呀,来人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双手抓着竹梯往下爬时,嘶声喊叫着来人,帮姐一把。

    很可惜,距离树林这边最近的手下,也有数百米之遥,压根听不到她在嘶声呐喊。

    咕噜噜的声响,惊恐万分的贺兰小新,从二楼竹梯上滚了下来,滚地葫芦那样,后脑碰在了楼梯上,疼的眼前发黑,金星直冒。

    脑震((荡dang)dang),又促使她开始恶心。

    顾不得这些了,必须马上爬出树林,让众手下看到我!

    贺兰小新心里这样想着,咬牙向前爬去。

    爬走的念头左右了她,让她忘记她本该可以直立行走的本能。

    来时,怎么没看到这么多灌木丛?

    好疼啊,我的胳膊,膝盖,都该被荆棘划破了吧?

    为什么,还没有爬出这该死的树林?

    背后传来的脚步,又是谁的?

    贺兰小新回头看去,就看到白色睡袍已经变成红色的李南方,手里拎着军刀,一步步从楼梯上走了下来,四目相对的瞬间,让她忍不住尖叫一声,加快了爬行速度。

    月光下,树林中,一个成熟的御姐在地上爬行,一个男人在后面缓步跟随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