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07章 我很久都没杀人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死亡,有时候会变成特幸福,特奢侈的事。

    相信此时的查猜,对此有着深刻的看法。

    他蜷缩着(身shen)子,在地上来回翻滚着,眼珠子几乎要瞪出眼眶,脸上,(身shen)上全是横七竖八的抓痕,几乎深可见骨。

    没有谁折磨他,是他自己在折磨自己,明明凄厉的惨叫着,却不住拿手在(身shen)上,脸上狠抓着,就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,钻进了他(身shen)体里。

    这是一栋用竹竿搭建起来的竹楼,二楼。

    金三角遍地都是这种建筑。

    除了正对着门口这边,其它三面竹墙上,挂了十余个人,有有男有女,最大的已经白发苍苍,最小的也就三五岁,双手被手铐铐住吊在墙上,离地半米的脚尖上,不断有鲜血滴下。

    这些人是查猜的父母,三个妻子与六个儿女,一个女婿。

    十二个人全都是寸缕不挂,低垂着脑袋,(身shen)子不住的抽搐着,每抽一下,就会有鲜血从他们(身shen)上的伤口内淌出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(身shen)体最强壮的男人,应该是查猜的女婿,心口皮(肉rou)已经被挖出个大洞,能看到半截血红的心脏,在坚强的跳跃着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最年轻的女人,下面捅了一根茶杯口的木棍,从小腹突起,居然还没死。

    其他人(身shen)上的伤口,也都相当的骇人,残忍。

    四个光着膀子,穿着迷彩裤、脚踏大兵靴的男人,面带狞笑,手里拿着锋利的军刀,宰羊的屠夫那样,揪住一个老夫人的耳朵,右手军刀一闪,耳朵被割了下来。

    已经垂死的老女人,张嘴刚要惨叫,那个人就把耳朵塞进了她嘴里。

    旁边,还有个人举着摄影机,正在给他们录像。

    这是贺兰小新的安排,要把残杀查猜一家人的全过程都录下来,当作背叛她的反面教材,给在这边的众多手下观看,提醒他们这就是背叛大老板的下场。

    李南方怀疑自己来到了修罗地狱。

    修罗地狱内的惨状,应该就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刚吃下夜宵不久的胃部,很快就剧烈翻腾起来,让他闭眼抬手捂住嘴巴,用了好大力气,才强忍着没有呕吐出来。

    陪同他一起进来的贺兰小新,脸上却挂着淡淡然的微笑,仿佛在看一群小狗嬉闹,实在没必要因此搞得胃口不好。

    看到新姐来了后,正在收拾查猜一家人的四个大汉,全都停下手里的工作,右手放在心口,对她弯腰行礼,脸上带着崇敬之色。

    从他们请安的礼节来看,他们应该是本地人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摆了摆手,示意他们继续自己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放、放过我,放过我——新姐,我、我以后再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已经被折磨到不成人形的查猜,看到了贺兰小新,痛苦的翻滚着,试图向她爬来,却被一个大汉抬脚,狠狠踢在了下巴上。

    直接把他踢了个滚,张嘴喷出一口血水,夹杂着几颗牙齿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查猜都没把他家人的死活放在心上,只哀求贺兰小新能够放过他,再也不敢背叛他了。

    以往雄心勃勃,自以为已经掌控这边全局的查猜,现在应该明白了一个道理,那就是在没有绝对把握把贺兰小新一击必杀时,千万不要背叛她。

    只是他明白的有些晚了,在被他倚为心腹的手下,捏住他嘴巴,喂他灌下了一大碗焦黄的药水后。

    打小就从愚昧环境下长大的查猜,再怎么(奸jian)猾心狠,也不是(阴yin)险狡诈、高智商的贺兰小新对手。

    他背叛她,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次机会失败后,他最该做的事,就是带着家人,卷着能带走的所有东西,用最快的速度,逃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去,而不是依旧滞留在这儿,试图凭借这些年来培植的亲信,与贺兰小新决一雌雄。

    并不是所有男人,能像李南方那样,在得罪贺兰小新后,还能被当作大老爷伺候着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查猜的二女儿,小腹也被杯口的木棍猛地顶起个包时,发出的凄厉惨叫声,终于打动了查猜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,仿佛才看到家人在受虐那样,男人宁死也要保护家人的天(性xing),终于被激发了出来,呃呃怪叫着,翻(身shen)爬起。

    一只大脚,再次狠狠踢在他面门上,把他跺翻在地上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惨叫,只是再次双手撑地,跪爬起来,嘴里不断哀求着:“新姐,求求您,放过他们,我随便您处置,求您——啊!”

    一根铁棍,狠狠砸在了他弓起的腰上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脆响,他的腰椎,被他以往最信任的心腹,拦腰砸断。

    腰椎被砸断的疼痛,查猜已经感觉不到了,他还想再爬起来,去求贺兰小新放过他的家人,只是脑袋刚抬起,就重重扑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没放弃,双肘在地上爬着,艰难的爬向门口,双眼已经被鲜血糊住,什么东西都看不到,只是凭借方向感,向那双采着黑色绒球小拖鞋的小脚爬去,嘴里不住哀求着,请新姐放过他的家人。

    咔,咔!

    接连又是两声大响,查猜的双腿小腿骨,被硬生生的砸断。

    灰白色的断骨,刺出皮肤,鲜血向外呲呲的窜着。

    “给他们来个痛快吧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也杀过人,折磨人,但对方哪怕再是穷凶极恶之辈,他也没用过这么残忍的手段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杀人,惩罚,而是在亵渎人(性xing)的尊严,已经引发了他(身shen)躯内的黑龙共鸣,兴奋的翻腾着,埋怨李南方不该提出这个建议。

    黑龙,是最喜欢看到人被折磨的,被折磨的越惨,它越来劲儿。

    “太痛快了,比较容易忘记的。”

    对李南方的建议,贺兰小新给予了明确的否定。

    没人时,她可以百般迁就李南方,无论是做个乖巧的小女人,还是成为不要脸的小((荡dang)dang)妇。

    可现在,守着她的众多手下,她必须要端出她的女王架子来,任何人的建议,或者是给查猜求(情qing)的要求,都不会被满足。

    李南方皱起了眉头,不再说话,转(身shen)要走。

    查猜不是什么好鸟,他当初决定背叛贺兰小新时,就该想到会有今天的下场。

    如果贺兰小新今天只收拾查猜,而不是残害他家人,李南方不会多管。

    查猜犯的错误再大,也可以连累他的家人去死,却不该这样被虐死。

    但贺兰小新不答应,李南方也没别的办法,唯有眼不见为净,去外面呼吸下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说话,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,但却有两个双手端着微冲的士兵,挡住了门口,面色木然,直勾勾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意思很明确了,不许李南方离开。

    新姐早就说过,带李南方来这边,是要让他见识下新姐的手段,算作是惩罚。

    现在好戏还没有演完,他就要走了,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。

    好吧,既然贺兰小新不要他走,要让他亲眼见证别人背叛她的下场,那么他就留下吧。

    “求、求求您,救救他们,救救他们。”

    腰椎、双腿被砸断的剧痛,这会儿终于传到了查猜的大脑,压过了那种奇痒的痛苦,让他更加清醒了些,感受到李南方不忍心的正常人(性xing)后,受到了很大的鼓舞。

    查猜双肘在地上快速爬着,拖出一道粗粗的血痕,爬到李南方脚下,抱住了他的左腿,右手抓着他的睡袍,苦苦地哀求。

    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”

    李南方低头看着他,沉默片刻轻轻叹了口气,抬头对贺兰小新说:“我已经见识到你惩罚人的手段,从中受到了深刻的感悟。再说一次,给他们所有人,一个痛快吧,看在人类这个字眼的份上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双手环抱在(胸xiong)前,似笑非笑的盯着他,摇了摇头,朱唇轻启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问:“你说过,你会听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发誓,这是我最后一次无视你的劝说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右手抬起,葱白般的两根手指伸出:“以后,只要你不喜欢的事,我尽可能不去做。”

    就有人过来,递上一支粗大的雪茄。

    新姐这种高贵妩媚的女人,嘴上含着根雪茄的样子,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李南方沉默了片刻,又问:“没有商量的余地了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说话,只是看着他,妩媚的脸上,依旧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的个头比李南方矮一些,近距离与他四目相对时,需要仰着下巴。

    不过她现在的眼神,却像女王在服侍她的臣民,骄傲到不要不要的,还带有明显的戏虐,就是在告诉他,你看不惯,你可以去阻止呀,我保证不会阻拦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昏睡接近一周,刚醒来后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,需要她喂食,也就吃了一碗多的稀粥而已,就算他体力恢复的再快,能跟着她走上竹楼,站在这儿就已经很了不起了。

    怎么还有力气,去阻止贺兰小新那些如狼似虎的手下,残虐查猜一家人?

    这正是贺兰小新所希望的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她都没有放弃折服李南方,让他看清她有多么的可怕,从而从内心对她深深的敬畏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这样的女人,对待男人的要求,不仅仅局限于(性xing),与(爱ai)(情qing)。

    她更喜欢让男人匍匐在她脚下,亲吻她的脚趾。

    读懂她眼神里什么意思的李南方,又笑了,轻声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听清,秀眉微微皱起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,我很久都没杀过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这个字时,本来上楼都需要贺兰小新搀扶的李南方,忽然拧(身shen)猛地抬腿,就像双节棍那样,搭在了门口左边那个持枪士兵的脖子上,不等他反应过来,右手毒蛇般伸出,掐住他的咽喉,五指猛缩!

    咔的一声轻响声响起时,李南方顺势从他腰间拔出军刀,横向一滑。

    噗的轻响声中,滚烫的鲜血,喷泉那样从右边士兵的大动脉里喷了出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