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06章 我想活一百岁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就像京华的雾霾吸一口特醇,青山的雾霾吸一口感觉酸中带甜那样,金三角的夜风,也带有它独特的气息。

    阳光照(射she)充足的原因,蒸发了亚(热re)带空气中的湿度,所以深吸一口后,不会有别处那种粘糊糊的感觉,很清新惬意。

    这地方,就适合被开辟成度假村,让有钱人来这儿养老,同样能拉动地方经济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刚升起这个念头,贺兰小新就问他:“这儿的环境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想据为己有?”

    “你肯送我?”

    “我的人都是你的了,把这地方送你,又有什么奇怪的?”

    “别这样说,我觉得咱们俩的关系,还只是存在于皮(肉rou)交易上,远远没达到你说的这种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骑了那么多次,你都给我什么好处了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脸,一下子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没让你在那晚被加料的酒烧死,就是你一辈子也偿还不完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伸出手,问:“有烟吗?”

    “你沉睡了足足一周的时间,这时候吸烟对肺没好处的。就算要吸,也要先吃点东西再说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手打了个响指,示意他跟她走。

    我沉睡了足足一周?

    李南方眉梢微微挑了下,却没说什么,跟在她后面沿着田埂,走向不远处的一个太阳伞。

    他没有怀疑贺兰小新的话,这种事,她没必要隐瞒他的。

    走了这会儿后,李南方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,越走,饥饿感越强。

    现在他(身shen)上的力气,就像新买的手机虚电那样,一点都不经折腾。

    短短数十米的距离,等他走到太阳伞下时,额头竟然有细汗冒出,腿肚子也开始打哆嗦,连忙扯过一把躺椅,重重坐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可能早就预料到他会在这时候醒来,特意提前在桌子上准备了小米粥,还有加了(肉rou)末的(肉rou)羹。

    长时间没吃饭的人,胃囊早就缩小到了平时的五分之一大小,但饥饿感却会扩大十倍以上,如果此时李南方暴饮暴食,就会把胃给活生生的撑破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只适合吃流食,等胃囊慢慢被撑大后,再吃点好消化的鸡蛋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汤的温度适中,不冷不(热re),看来贺兰小新还是很懂得照顾人的,本来可以是个贤妻良母,但因为命运的捉弄,最终走上了这条不归路。

    李南方伸手去拿勺子,手却哆嗦的厉害,当啷一声落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幽幽叹了口气,走到他背后,左手搂住他脖子,手掌托起他下巴,右手捡起勺子,舀了一勺子,放在了他嘴边。

    急需食物来补充体力的李南方,这时候如果再假清高的拒绝,那么他就是傻帽一个。

    被御姐温柔的伺候着喂食,方是最聪明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就先喝这半碗吧,等会儿再喝点。”

    拿出一张纸巾,替李南方擦了擦嘴角,贺兰小新双手拇指,在他左右太阳(穴xue)上轻轻揉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刚要说话,贺兰小新就抢先:“嘘,噤声。你现在最需要的是补充体力,别做无所谓的浪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闭上眼,在她的帮助下,慢慢躺倒在了白色藤椅上。

    远处那些持枪的守卫,不时的向这边看一眼,接着飞快的挪开视线。

    他们肯定都很惊讶,高贵((逼))人的新姐,怎么会像个小媳妇那样,甘心伺候这家伙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疑问只能存在心里,可没谁敢问出来,除非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俩人谁也没说话,贺兰小新轻轻为他按摩着,李南方闭着眼,发出了均匀的轻鼾,仿佛又睡着了那样。

    足足半小时后,贺兰小新才甩了甩有些酸麻的双手,帮他把椅子抬高,端起了(肉rou)末羹,委(身shen)坐在椅子扶手上,拿起勺子,像刚才那样喂他。

    这次喂了他大半碗。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((舔tian)tian)着嘴唇看向小保温桶时,贺兰小新摇了摇头:“不能再喝了。等明天中午,你就不用吃流食了。”

    肚子里有了东西后,李南方感觉好了许多,但看着贺兰小新的眼神,却特别的复杂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有些心虚,挪开了与她对视的目光,强笑道:“看什么呢?人家里里外外都被你看透了,还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“不让我染上毒瘾,你心里就会特不舒服,对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伸手,拿过桌子上的香烟,叼嘴上一颗,又点了点打火机,示意贺兰小新给他点烟,大男人气度十足。

    这是贺兰小新的特供烟,李南方此前碰都不会碰一下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乖巧的拿起火机,默默地给他点燃后,自己也点上了一颗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头看着天,贺兰小新低头望着地,两个人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同一时间,吸完了一颗烟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拿出了手机,点开通话录音,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里面传来了岳梓童的声音:“新姐,该说对不起的,是我。”

    一周前,贺兰小新抢了李南方在南下的路上,曾经接到岳梓童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她在听岳梓童抢先说对不起自己后,就意识到她的(阴yin)谋得逞了,立即点下了录音键,就是为了留着让李南方来听。

    有时候,通过别人说的话,来解释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,效果会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童童,请原谅我对你的不信任。”

    满怀深(情qing)的说完这句话,不等岳梓童再说什么,贺兰小新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电话录音已经结束三分钟了,李南方始终没说话,又点上了一颗烟。

    本来胜券在握的贺兰小新,心里忽然没底了,忍不住地问:“李南方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看?”

    李南方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童童说的那个建议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啊,求之不得呢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吐了个烟圈,斜着眼看着她:“能被你们这种大美女一起服侍,那绝对是天下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,哪怕只有短短的二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年的时间,已经不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她主动提出这个荒唐的建议,你才让我染上毒瘾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我有绝对的把握,能说服童童,让她接受我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坦率的回答:“但我看不透你,没有任何信心,能让你接纳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的。只因你很清楚,包括我在内的任何男人,都无法抗拒你的魅力。更何况,你甘心当小呢?这会让男人骄傲的不行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看着指尖的香烟,淡淡地说:“你让我也染上毒瘾,那是你不想在你枯萎后,还希望我能快乐的活下去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给我,以后给岳梓童定的毒品剂量,要比你平时所吸的大很多。”

    一号的潜伏期,长达二十年。

    二十年后,吸食它的人就会花儿般枯萎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已经吸食了四年之久,那么她要想李南方、岳梓童俩人陪着她在同一时间段都枯萎的话,唯有给这俩后来者加大剂量,让沉淀在他们体内的毒素,在短期内就达到她的水平。

    拉着李南方一起,在同一时间内毒发(身shen)亡,才是贺兰小新趁他昏睡给他注(射she)毒品、又在煲汤时加料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这是个相当自私的女人。

    死,也要带着自己在意的人,一起离开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被李南方拆穿让他吸毒的真实用意后,贺兰小新反倒是坦然了,伸手轻抚着他的脸颊,眼神迷离的喃喃说道:“这一周与你朝夕相处的(日ri)子里,我已经想清楚了。在这十六年内,我会比童童,比任何一个人,都疼你。让你成为全世界,最最幸福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,倒不是完全在撒谎。

    最起码,在与李南方朝夕相处的这些天内,她过的相当充实。

    尤其是晚上,她都会亲自给他用湿毛巾,擦拭(身shen)子。

    擦完后,再脱光衣服,把头埋进他腋下,胳膊搭在他腰上睡去。

    就像如胶似漆的新婚夫妻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昏睡中是什么感觉,贺兰小新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七天内,她就像怀(春chun)的少女,抱着白马王子送的大狗熊睡觉那样,无比的香甜。

    男人要想改变一个重要的决定,一般会左思右想很久,但女人改变却只需一刹那。

    李南方晃了下下巴,说:“可我想活一百岁。”

    “人活的太久了,会孤单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说:“你可以想象一下,你还活着,你熟悉的人却已经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想活一百岁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个、不,是想两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双手捧着他下巴,认真地说:“第一,让我也能活到一百岁。第二,能让我生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摇头:“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双眸微微眯起,轻声说:“只要你肯做,就一定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奇怪:“咦,你怎么对我这么有信心?我又不是神仙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要再去想活一百岁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站起来,牵起他的手,扯开了话题:“来,我带你去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查猜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不愿意起来,却又抗拒不了她的拉拽。

    “你很聪明,也是我欣赏你的一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没穿裤子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耻笑你,我挖掉他眼睛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在谈(情qing)说(爱ai)时,别说这么血腥的话。”

    风忽然大了,吹起了李南方的睡袍袍角,他没管。

    就像他已经默认了还有十六年好活的悲哀命运,(爱ai)咋就咋吧,倒不如趁活着时,好好享受,毕竟十六年的时间,也不短了。

    其实,就算他不认命,又能怎么办?

    这七天内,贺兰小新给他注(射she)了太多的一号,如果不继续服用,他就会发疯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不说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嫣然一笑,与他手挽着手,直接踩在罂粟丛中,向南边的树林走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俩人还没有走近树林,一声不是人的惨叫,就从里面传了出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