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05章 月色下花的海洋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南方感觉自己做了个梦。

    一个好长好长的梦,在梦里他看到了很多人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有蓝天白云下的巍峨神(殿dian),还有被万年积雪覆盖的高山。

    那么多的景物,那么多的人,李南方在即将梦醒时,只记住了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?

    李南方不知道,因为她整个人都是背对着他的,穿着一袭黑色长袍,风吹过来时,吹起了她的秀发,露出耳后的肌肤,比万年积雪还要更白。

    看她的背影有些熟悉,很像——竟然很像岳梓童。

    只是,岳梓童的皮肤,哪有这样白了?

    而且最关键的是,岳阿姨的气场再大,也没黑袍女人那种君临天下的霸气。

    她充其量,就是个小亿万富婆而已,管了千余名手下,就像小公鸡那样骄傲的不行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,会是谁呢?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再次升起这个疑问时,听到有人在唱歌。

    很好听的女人声音,唱的是黄家驹那首《喜欢你》,歌喉婉转动人,悠扬到不行:“喜欢你,那双眼动人,笑声更迷人。愿再可,轻抚你,那可(爱ai)面容,挽手说梦话,像昨天,你共我——”

    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,在他(身shen)上缓缓抚过,带着丝丝的凉气,很舒服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有人拿湿毛巾,给他擦(身shen)子。

    谁在给哥们擦(身shen)子呢?

    经过我的(允yun)许了没,就乱吃我的豆腐?

    美美睡了一大觉的李南方,慢慢睁开眼,就看到了一轮浑圆的圆月。

    好吧,李南方承认他用这句话来形容女人(性xing)感的美(臀tun),有着相当大的装((逼))嫌疑,不过如果不让有文化的人装((逼)),心里会感觉很难受的。

    圆月在浅灰色的(套tao)裙下,被连裤黑丝紧裹着,左右小幅度的摇晃着,这都是因为双膝跪在李南方(身shen)边的女人,背对着他,给他拿湿毛巾擦腿的缘故。

    同样被黑丝包裹着的秀足,足心向上呈现出优美到不行的弧度,一点也不输给女人那仿似盈盈一握的腰肢。

    女人左手撑在(床chuang)上,右手拿着湿毛巾,顺着李南方的小腹向下擦拭,擦他的左腿。

    黑色的宽松体恤,受地心引力自然下垂,露出没有戴小罩罩的36f,白花花的让人看在头晕,只想流鼻血。

    鼻血没流出来,他那家伙事倒是竖起来了,张牙舞爪的狰狞样子,让李南方很害羞,更加气愤,这谁啊,趁着哥们睡大觉时,敢偷偷脱掉我衣服,一件不留?

    给他擦腿的女人,可没看到背后有长枪竖起,依旧哼着喜欢你,仔细给他擦下去。

    可能是有些累了,女人擦拭的动作停住,抬手擦了擦额头向后回(身shen),正准备坐起来时,碰到了硬邦邦的东西,明显愣了下,慢慢反手摸了过来。

    新姐那张(娇jiao)嗔也妩媚的脸,随即出现在李南方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就像没感觉她的手在做什么那样,李南方眨巴了下眼睛,笑着问好:“早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无声的吃吃一笑,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,这是在早上?”

    “两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竖起右手两根手指头:“第一,我在睁开眼时,绝大部分时间,都是早上。第二,也唯有在早上时,我兄弟在见到老熟人时,才会敬礼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这是在晚上,十点半左右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也伸出两根葱白般的手指:“第二,你兄弟只和我交往了几次,还远远称不上的老熟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看来是我有点反常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眼珠子一转,看到窗外有星星在闪烁后,就知道自己说错了:“你是不是该松开手,快点离开我的房间呢?以免我小姨忽然进来后,会吃醋生气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松手,反而加了点力气,浪兮兮的笑着:“放心,小乖,你小姨不会进来的。而且,就算她进来,她也不会干涉我们做任何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松手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皱了下眉头,淡淡地说: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不介意与贺兰小新这样的御姐,孤男寡女的独处,做男人都(爱ai)做的那种事,前提是他得有兴趣,或者说他觉得新姐犯了大错,需要遭受惩罚时。

    现在他没兴趣。

    他那玩意变硬,只是他美美睡过一觉醒来后的自然反应,俗称尿憋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在给他擦(身shen)子,这也算不上错误,不需要遭到他的惩罚。

    既然两点都没占住一点,李南方为什么要和她这么暧昧的相处呢?

    男人,无论做什么事,都要保持自己的底线才行,总不能因为眼馋贺兰小新,就不顾岳梓童的感受吧?

    尽管李人渣在做事时,很少有想到他小姨的时候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仿佛有些忌惮他,悻悻的轻哼一声松手,翻(身shen)抬脚下(床chuang),扭着(屁pi)股走了出去,把门摔得山响。

    “女人发(骚sao),都是惯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不屑的撇了撇嘴,盘膝做起,展开双臂做几个扩(胸xiong)运动,正要下(床chuang)去放水时,才发现这屋子,并不是他在岳家的卧室。

    是酒店。

    也不像他在青山住过的酒店,盖因墙上挂了一些手工艺品,(床chuang)头柜与窗台的花盆里,栽种着——看到这些花后,李南方想到了罂粟这种植物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酒店,连罂粟都敢光明正大的养在这儿,就不怕被警察给逮了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奇怪,从(床chuang)上拿过一条毛毯,随手围在腰间,走到窗前,推开了窗户。

    外面皓月如盘,泻地水银般的月光洒下来,亮如白昼,徐徐吹来的夜风中,夹杂着醉人的香气。

    花海。

    李南方看到了花的海洋。

    夜半推窗向外远眺皓月下的花海,这是多么浪漫的时刻?

    可李南方在嗅到那醉人的香气后,双眼瞳孔骤然猛缩了下。

    不用再去细细分辨窗下那片花海里,都是种了哪些花儿,仅仅凭借这醉人的香气,李南方就知道这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罂粟。

    窗外下面大片大片,几乎望不到边的花儿,全是罂粟!

    根据我国《刑法》第三百五十一条规定,非法种植罂粟、大麻等植物的,一律强制铲除。

    同时规定,种植罂粟数量五百株以上,或者抗拒铲除的、或经处理后又种植的,构成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罪,应受刑事惩罚。对于种植数量较少尚不构成犯罪的,则给予治安行政处罚。

    种植罂粟五百枚,就能触及刑法,接受法律的制裁,但眼前李南方所看到的,又何止是五百枚?

    五千,五万,五十万枚都不止啊。

    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星球上,总共有三个地方,在大规模的种植罂粟。

    分别是东南亚的金三角,哥伦比亚东南部的银三角,以及阿富汗等三国交界处的金新月,也叫金半月湾。

    金三角是亚洲毒品的主要供应基地,银三角风负责供应美洲,金新月所生产的毒品,则占据了西欧毒品的百分之八十。

    除了这三个罂粟种植基地之外,还有其它地域,也生产这种害人狂魔,甚至又个别贫穷国家,还专门开辟出罂粟田,生产毒品,当作是赚取外快的主要产品。

    但那些地方,都是藏头露尾的,不像这世界闻名的三大毒品种植基地这样,敢光明正大的搞,而且更不可能让外国人随便出入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,用拇指与食指轻轻搓了下,根据空气中的湿度,很快就确定他脚下这片土地,应该是位于东南亚地带,那么就只能是金三角了。

    昨晚还好好睡在距离这边数千公里之遥的青山市,醒来后怎么就忽然到了金三角呢?

    依着他过人的警惕(性xing),居然没察觉出,他是怎么被弄这儿来的。

    抬起右手,李南方仔细看了看手背,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手背上,残留着几个明显的针眼,这是有人给他输了能让他乖乖睡觉的药剂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,李南方慢慢回忆,想到“昨晚”睡觉之前,就觉得脑袋昏沉沉的,浑(身shen)无力特疲倦,只想不管不顾的睡觉。

    他自己心里很清楚,他怎么会有这种疲倦感,无非是在惩罚展星神时,纵(欲yu)过度,又为他去良友山庄拿衣服时,被夜风吹的感冒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(身shen)体素质再好,也是人不是神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内,他在私生活方面可谓是相当糜烂,就在惩罚展星神的当天,还曾经与贺兰小新在酒店内胡天胡地过,过度纵(欲yu)的结果,就是让他在野外遭到了邪气入侵,一下病倒了。

    等他再睁开眼时,人已经被贺兰小新搞到金三角来了。

    早就答应她,要陪她来这边搞查猜,所以李南方一点都不拒绝站在这儿,凭窗观看罂粟的海洋,可她趁他生病把他搞这儿来时,就算不管他同不同意,也该征求下岳梓童的意见吧?

    依着岳阿姨护犊子的个(性xing),会答应贺兰小新把他带这边来才怪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就来了,岳梓童是怎么答应她的呢?

    除非,岳梓童也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可能(性xing)不会太大,现在她为公司事务忙成贼,哪有空来这边玩耍?

    更何况,贺兰小新也绝不会让岳梓童,知道她是金三角的大毒枭。

    月光下,有人在距离这边很远的田埂上,对李南方挥手。

    是被他轰出去的贺兰小新,这女人披上了一件白色风衣,站在月光下的万千花丛中,秀发随风飘舞的样子,好像要御风而去的仙女。

    看她神(情qing)这样悠闲,李南方就知道那个自以为是的查猜,已经凶多吉少了,当前就算活着,最大的希望也是恨不得快点死去。

    想知道岳梓童为什么答应贺兰小新,把生病中的自己搞到这儿来,就只能去问她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想穿衣服——特么的,只有白色的亚麻睡袍,与塑料拖鞋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连短裤都没一条。

    算了,反正周遭那些来回晃悠的持枪大汉,都是贺兰小新的手下,李南方也没必要顾忌什么,穿上睡袍,趿拉上拖鞋,走出了屋子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