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500章 岳梓童的最终决定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新姐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。”

    把(日ri)记本抱在怀里,满心羞愧的岳梓童,慢慢弯腰,低头,闭眼,泪流。

    正如贺兰小新在(日ri)记里所说的那样,岳梓童从来都没考虑过,她被李人渣骑了后,会是一种感受呢?

    至于那天她差点被李人渣淹死一事,更没去多想。

    现在她才知道,她犯下的错,有多么的离谱。

    感(情qing)上的自私,让她完全忽视了贺兰小新所承受的重压,强颜欢笑下的疲倦。

    更多的是彷徨,恐惧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,比剥夺一个骄傲女人做母亲的现实,更加残酷?

    新姐遭受如此重击的罪魁祸首,就是李南方!

    当初,如果不是他误以为,是新姐破坏了他与精灵印象的合作,以要淹死她来惩罚她,她的(性xing)取向怎么会在极度恐惧中改变?

    如果她还是个正常女人,又怎么会为发现(爱ai)上了小姐妹,而痛苦万分,希望用巨量毒品,来麻醉自己?

    巨量的毒品,在最短时间内,就让她丧失了做母亲的权利。

    所以,李南方就是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岳梓童,是从犯。

    毕竟她是李人渣的未婚妻,又是小姨。

    子不教,姨之过也。

    尤其想到这些天来,自己只顾时刻防备新姐打李人渣的主意,却从没发现她所承受的痛苦,岳梓童就更加的自责。

    不再为昨晚遭到贺兰小新猥亵而厌恶她了,只是可怜她,衷心希望,她能在失去做母亲的资格后,尽可能活的开心一些。

    不就是让李人渣随她去南疆么?

    那就去!

    不就是两女共侍一夫么?

    那就来!

    远古时期就有娥皇女英,共同服饰大舜的佳话流传了,现在与新姐一起给李人渣当老婆,又有什么不可以的?

    尽管李人渣压根就没法与大舜相比,可当前只能勉强这样了。

    “必须让新姐知道我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用力吸了下小鼻子,岳梓童抬起头来看了眼窗外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窗外的太阳已经爬到了头顶。

    她在仔细阅读新姐的(日ri)记时,已经全然沉浸其中,忽略了时间的流逝。

    都这时候了,新姐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她肯定是躲在某个角落里,痛苦的默默哭泣吧?

    想到那么骄傲,迷人的新姐,却像个无助的孩子那样,独自承受一般人无法承受的痛苦,岳梓童心里就更加难受。

    今天不是周末,现在她还没有去上班,小杜肯定很担心,电话不知打过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手机在她卧室里,她沉浸在对新姐无法描述的自责中时,就算被打爆了,也不会听到的。

    急匆匆的把(日ri)记本放回原处,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岳梓童急急跑回了自己卧室,拿起了(床chuang)上的手机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上面有好多未接电话,基本都是来自公司的,还有中心医院了吕院长的,也不知道他给岳总打电话做什么。

    这么多未接电话,却唯独没有新姐的。

    先给小杜回了一个,说自己在外面有事,今天不去公司了,又说有什么事,去向贺兰副总汇报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岳总,贺兰副总今天也没来上班呀。”

    小杜的回答,让岳梓童愣了下,随即点头:“哦,是我忘记了。贺兰副总今天也有事。这样吧,有什么事去找王副总吧。”

    嘱咐了小秘书几句,岳梓童立即拨打贺兰小新的手机。

    电话倒是一打就通,可就是没人接。

    岳梓童以为,现在心(情qing)复杂的新姐,是故意不接电话。

    必须拨打到她接!

    岳梓童决定了,她要亲口对新姐说,新姐,我们就是娥皇女英,与李人渣三个人,以后就是幸福的一家人了。

    在你心理健康没有康复之前,无论你怎么对我,我都没有丝毫怨言。

    不让贺兰小新接电话就决不罢休的岳总,在她第七次重拨时,心愿被满足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满怀疲倦的沙哑声,从手机内传来,第一句话,居然是对不起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?”

    岳梓童愕然了下:“新姐,该说对不起的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童童,是我对不起你,我——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正要展开自我批评呢,被岳梓童打断了:“新姐,我偷看了你的(日ri)记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那边,一下子没动静了。

    “新姐,真心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、哦,不对,是我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深吸一口气,就把自己昨晚被新姐猥亵后,有多么的害怕,回家后痛哭一场,醒来后越想越不对劲,打着必须找到新姐为什么改变的幌子,搜了她的屋子,发现了那些黑丝衣物,(日ri)记本的事,简单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告诉贺兰小新,昨晚回家后,遇到个吊死鬼的事儿,当然不会说。

    那是她的绝密,满世界只可以告诉两个人,一个是母亲,一个是李南方。

    再说就算告诉贺兰小新,又有什么用处?

    甚至,现在岳梓童都开始怀疑,新姐(性xing)取向的变化,是不是受到了轩辕珰的影响——那个可怕的吊死鬼,出现在她别墅里,也是被轩辕珰吸引去的吧?

    这些疑惑,与轩辕珰的秘密那样,是不能随便说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都说完半分钟了,那边的新姐,却依旧没吭声。

    没脸说话呢这是。

    “新姐,我仔细考虑过,并做出了最终决定。”

    用力抿了下嘴角后,岳梓童低声说:“从今天起,我们姐妹两个,与李人渣,就是一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,什么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总算说话了,声音颤抖的厉害。

    看来,她是真没想到,岳梓童会这样说。

    “我说,从今天起,我们姐妹与李人渣,就是一家人了,效仿娥皇女英,只要你能接受我这个荒唐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把自己的决定重复一遍后,岳梓童稍稍犹豫了下,声音更低:“而且,我不会反对你再、再抱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童、童童!”

    手机里,传来贺兰小新低低的哭泣声。

    被感动坏了吧?

    岳梓童忽然有了很大的成就感,豪气顿生,大声说:“新姐,就这样说定了!等以后,我会生两个宝贝。其中一个孩子,就交给你来抚养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——呜,呜呜!”

    那边的贺兰小新,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感动,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柔声问道:“新姐,你现在哪儿?赶紧回来吧,咱们好好商量一下,做个让李人渣服服帖帖伺候咱们的详细计划。哼,哼哼,以后他如果再敢出去拈花惹草,把第三条腿打断!”

    “童童,对不起,真心对不起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只在那边,一个劲的道歉。

    被李南方多次讥笑(胸xiong)大无脑的岳梓童,总算察觉出有点不对劲了:“新姐,你、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已经带上李南方,在前往南疆的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擦了擦没有丝毫泪痕的眼角,看着躺在眼前依旧沉睡的李南方,强压着(阴yin)谋得逞后要纵声狂笑的强烈冲动,一个劲的给岳梓童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为显得自己悔意十足,还用力拍打了自己的黑丝美腿两下。

    自打耳光的效果,十足的((逼))真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混蛋,我糊涂,我真没想到你会对我这样好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凄声说着,张嘴打了个哈欠,左手食指,对端坐在前面座椅上,眼观鼻鼻观心的黄秘书勾了勾。

    其实是在用眼角余光观察新姐的黄秘书,连忙从案几下拿出香烟,叼在嘴上点上一颗,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叶小刀那呆((逼)),在发现新姐是查猜的新任老板后,就假惺惺的抱歉滚粗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秘书的贺兰副总,当然立即召回黄秘书,随(身shen)伺候了。

    新姐美滋滋的吸了口烟后,岳梓童还没说话。

    看来,她还在为新姐带走李南方去南疆的消息,而懵圈。

    新姐左手中指指尖,灵巧的磕打了下烟卷时,岳梓童总算说话了:“新姐,李南方他、他真中风了啊,我没有骗你。这时候,确实不适合出远门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现在才知道,在我的特护给他仔细检查过后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幽幽叹了口气,说:“童童,无论你怎么劝我,我都不会再把他送回去了。这段时间,他是我的。等我办完南疆那边的事,马上就会回去。回去后,无论你怎么惩罚我,我都毫无怨言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童童,请原谅我对你的不信任。”

    满怀深(情qing)的说完这句话,不等岳梓童再说什么,贺兰小新结束了通话,直接关机。

    “打开天窗。”

    奔驰房车的天窗,徐徐打开,淡青色的烟雾,立即向上拔去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站起来,钻出了天窗。

    开车的司机,立即放缓了车速,营造出长发飘飘、仿似要御风归去的最佳速度。

    房车前后,都有两辆黑色大越野,五辆车保持着相同的速度,一路向南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本次去南疆,(身shen)边随行之人多达二十多个。

    除了从京华那边特调过来的八个高手外,其余十数人,都是她老部下中的精英。

    二十多个人,包括黄秘书在内,都随(身shen)携带着杀伤(性xing)武器。

    车后备箱内,更有火箭筒这种大杀器的存在。

    要到金三角那地方杀人,不带威力足够大的武器,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至于沿途、出境时会不会被搜查,新姐不用担心这种事,黄秘书早就打电话安排好了。

    让秀发迎风飘舞了几分钟后,贺兰小新才睁开眼,喃喃自言自语:“童童,你的智商,委实不敢恭维啊。我只是略施小计,伪造了一本(日ri)记,你就被感动的,恨不得把心挖出来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如果我是你的话,我会察觉出那些(日ri)记上的字不对劲。稍稍鉴定下,就能确定那是昨天下午写出来的。真亏你干过那么多年的特工。扶苏在传授你这些本事时,你肯定是在发花痴吧?”

    新姐得意的笑着时,左耳上戴着的蓝牙耳麦中,传来手下的汇报声:“新姐,后面有(情qing)况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