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96章 黑暗中的东西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你该记得,当时我说死罪可免,活罪难饶这句话吧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左手五指,忽然猛地锁紧,抓着一块软(肉rou)。

    莫名沉浸在某种异样感觉中的岳梓童吃痛,(情qing)不自(禁jin)发出一声轻叫。

    “别慌,新姐我是在提醒你。先别挣开,要不然新姐会生气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伸手,用力把要挣开她怀抱中的岳梓童,重新搂了过来。

    感觉双颊明显发烫的岳梓童,有些羞怒。

    平时她与贺兰小新在一起时,也总是没正形,相互动手动脚,打(情qing)骂俏的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大部分感(情qing)莫逆的闺蜜,不都是喜欢玩这种游戏吗?

    但现在,她能清晰感受到,贺兰小新正在做的,不是姐妹间那种游戏,而是带着一定的猥亵,就仿佛是个男人那样。

    她想挣开,却又不敢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是个什么样的人,岳梓童肯定看不透,却知道这就是个心狠手辣,当初在金帝会所,发狠把虎哥俩人命根子跺烂的那一幕,仿佛就在刚才。

    闺蜜翻脸,就像兄弟反目那样,比仇视外人更甚一百倍。

    被人听到“(阴yin)谋”的岳梓童,本来就心虚,所以她没有任何的勇气,敢和贺兰小新翻脸,唯有用力咬住嘴唇,任由那两只魔爪,越来越放肆。

    “对,乖乖,这样才对,新姐好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喃喃地说着,也抬起头,闭眼张嘴发出了一声(娇jiao)吟,36f在岳梓童(胸xiong)前用力擦着,喃喃地说:“我知道,你策划李南方假装中风,不让他跟随我去南疆,无非是担心我会找个借口让他消失了。或者,把他从你(身shen)边抢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这想法,我不怪你。因为就算换成是我,我也同样会这样做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再次(娇jiao)吟了下,有些发颤的左手,掀起岳梓童的(套tao)裙,向她腿中间伸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呀你?随便你好了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越来越放肆的动作,实在无法让岳梓童忍受,不管不顾的伸手,猛地把她推了出去,转(身shen)就跑。

    岳梓童本来就具备一定的功夫底子,羞怒下猛推的力气很大,已深陷意乱(情qing)迷中的贺兰小新,急促踉跄后退几步,噗通一声蹲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(屁pi)股几乎要摔成两瓣,疼地她眼前发黑,冷汗直冒,却没发怒,咯咯地(娇jiao)笑着:“童童,你跑不了的。你和李南方,谁也跑不了!”

    “新姐疯了,她肯定疯了,要不然怎么会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岳梓童逃也似的跳上车子,驶出医院左拐狂奔足足十分钟后,才把车速渐渐放缓,心儿却依旧在砰砰地跳。

    她一点也不明白,贺兰小新怎么忽然变得这样邪恶了。

    是,贺兰小新此前不但经常出入夜场,拿钞票把那些男公关砸成狗,从中享受到某种恶趣味,而且和她嬉闹时,也总喜欢动手动脚的。

    但那都是在游戏啊,尤其姐妹脸打(情qing)骂俏时,可能也会闹到手软腿软,尺度比刚才还要大,不过岳梓童却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。

    刚才就不对劲。

    如果对劲的话,她就不会用她的36f,可进儿的蹭,伸进(套tao)裙下的手,更不会发抖。

    谁家闺蜜在玩笑时,会因此而激动的手发抖,喘出来的气息中,明明带着**的气息?

    她在猥亵我,并从中享受与男人在一起时,才会有的感觉!

    反复回味刚才贺兰小新的反应后,岳梓童笃定她是在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这让她有些怕。

    更多的则是茫然。

    在她印象中,在人前高贵((逼))人、且又平易近人的贺兰小新,(性xing)取向是相当正常的,毕竟俩人做姐妹,不是一两年了,此前也没发现她对女人感兴趣。

    那么今晚,贺兰小新是怎么了?

    鬼上(身shen)了?

    这个念头,猛地从岳梓童脑海中升起。

    以前如果有人和她说,谁被鬼上(身shen)了,岳梓童不一巴掌抽他脸上,也会不屑的撇嘴说滚粗。

    但现在她相信这个说法了,李南方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不是?

    王医生在解释李南方因何中风时,当然不会提到鬼上(身shen)的说法,却一再说起他在纵(欲yu)过后中了邪气。

    荒山野岭中的邪气是什么?

    按照民间的传说,当然是指那些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,幻成了邪气,在活人精神气场最虚弱时,就会趁虚而入,附在他(身shen)上,让他出现活中风,或精神怪异等症状。

    传说在很久以前,有个作风不检点的女人,被发现怀了别人的孩子后,族长立即召开批判大会,把她吊死在村口的树上。

    然后,又把她的尸体,草草埋在野外的三岔路口上,让她死后也要遭受万千人的践踏,不得安生。

    死后的女人,灵魂无比的怨恨这个世界,尤其她肚子里还怀着成形了的孩子,久而久之,形成了鬼胎,怨气直冲斗牛。

    在一个大雨瓢泼的傍晚,有个为躲雨迷路了的孕妇,匆忙经过这个三岔路口时,一道闪电在头顶炸响——三岔路口的地面裂了,一道黑光闪过,孕妇好像遭到雷击那样,惨叫着昏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后来她被四处寻找她的丈夫等人,抬回了家里,当晚就早产了。

    她生下的早产婴儿,刚出生就是满嘴的牙齿,好像蝙蝠那样尖利,双眼闪着邪恶的红光,吱吱的尖叫着,见人就咬。

    村民们怕极了,村里最睿智的族长,隐隐知道了什么,慌忙喝止要把鬼婴打死的村民,说如果擅自打死它,全村人都会大难临头,立即重金找来一个道士,请他搞定此事。

    道士请来后,是怎么处置这件事的,岳梓童已经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她也忘记这个传说,是从哪儿听到过的了,现在忽然想起来,就是因为李南方、贺兰小新都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已经脱险,只需休养一周,就能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那么新姐呢?

    她,又是被什么鬼东西,给附体了呢?

    想到被贺兰小新猥亵时,自己居然会有了说不出的颤栗,岳梓童就更加害怕。

    反倒是为避免李南方去南疆的(阴yin)谋,被拆穿这件事,算不得什么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害怕,除了在被贺兰小新猥亵时,居然有那种羞人的颤栗之外,更怕她在精神不正常的(情qing)况下,做出不理智的事。

    胡思乱想间,车子已经停在了家门口。

    望着黑漆漆的客厅,岳梓童忽然觉得这儿很陌生,仿佛有什么东西藏在里面,直等她走进去后,就会从黑暗中扑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自己的家,我在这儿住了好多年,我干嘛要害怕呢?”

    岳梓童在(胸xiong)膛上轻拍了几下,安抚下了不安的心,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却又转(身shen)回来,从座椅下面拿出了一把短匕。

    两个死杀的出现,不但提醒贺兰小新无论去哪儿,都会随(身shen)携带枪械,也让岳梓童多了个心眼,在车座下放了把短匕。

    把短匕从牛皮鞘中缓缓抽了出来,感受到它森寒的锋刃,岳梓童的心(情qing)大定了许多,双眸死死盯着客厅房门,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能是李南方俩人的反常,让岳梓童在自己家里,莫名有了这种危机感,做出了拿出短匕进门的举动。

    平时,不管晚上回家再晚,岳梓童在开门时,也没听到开门的吱呀声。

    现在她听到了门轴的声响,好像一个被折磨到快死的女人,发出的呻吟声,让她(情qing)不自(禁jin)打了个激灵,全(身shen)都由鸡皮疙瘩噌地冒起。

    “怕,怕什么呢,这是在我自己家里好不好?”

    给自己鼓勇气的岳梓童,故作不屑的笑了下,吹着口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特么的,以往宛转悠扬的口哨声,这会听起来怎么好刺耳呢?

    搞什么毛线呢,为何又想起那个鬼胎的故事了!

    岳梓童,你又没做亏心事,心里干嘛要有鬼呢?

    停止吹口哨,再次不屑的笑了下,岳梓童伸手去按墙上的开关。

    左手伸到平时开灯时一般的距离时,岳梓童碰到了一个东西。

    软软的,光滑的,有弹(性xing),就像她这种吹弹可破的俏脸——但,却又是毫无温度的,死猪(肉rou)那样。

    “谁、谁!?”

    激灵一下,岳梓童亡魂皆冒,厉喝一声中,右手中的短匕,噌地向前刺去。

    换成普通女孩子,在开灯时忽然碰到个这东西,不被当场吓死,只吓瘫在地上,那就是胆大的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不是普通女孩子,她是有着六年特工生涯的履历,前段时间更是在墨西哥大出风头,胆量早就被淬炼出来了,很多男人都赶不上。

    所以她没有被吓昏,打个激灵亡魂皆冒的反应,就像她立做出刺出短匕的动作那样,都只是出于本能。

    人在极度恐惧中,要不就被吓得没力气,要不就是力气特别大。

    岳梓童就是后者,刺出这一短匕的力道,估计能把三毫米的钢板刺穿——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,凭什么能挡得住?

    没有她所希望的“噗”声传来,却能真切感受到,短匕刺进了一个东西内。

    接着她就向回猛缩,准备再来一下时,却缩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岳梓童心儿咚地大跳了下,松手,迅速后退。

    她不会与黑暗中的那个东西拼力气,无论这一击有没有奏效,察觉出不好后立即后退,才是最正确的。

    把自己也隐藏在黑暗中,贴在门后墙壁上,屏住呼吸,侧耳倾听那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那边没有动静,就像什么东西都没有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静止,装修奢华的别墅,仿佛变成了一座古墓,有许多看不见的黑影,在她眼前飘来((荡dang)dang)去。

    这种死寂,让岳梓童要发疯。

    她多么希望,这会儿有点光亮。

    天光也行啊,贼老天,怎么偏偏今晚(阴yin)天呢?

    实在受不了的岳梓童,决定贴着墙壁慢慢退到院子里去,再说。

    她慢慢地伸出手——这是人在黑暗中探路的本能动作。

    然后,她再次摸到了光滑,细嫩却冷冰冰的皮肤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