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94章 嚎啕大哭一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唉,新姐,他可能没法在两天后,陪你去南疆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怎么中风这件事,岳梓童羞于出口:“新姐,这件事说来话长。详细的,等我回家再和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,还是我去医院吧。就算我没被李人渣骑过,可他也算是我的亲妹夫了。在他忽然中风去医院后,于(情qing)于理,我都该去医院看望他。你等着,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不等岳梓童说什么,贺兰小新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要不是早就知道这对男女在玩什么花样,其实很自重的新姐,绝不会说出“骑”这个字眼,来自污的同时,也间接讽刺岳梓童。

    不这样说,她会满心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中风?呵呵,中你妹个大脑袋,真把新姐我当傻子呢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连连冷笑着,黑丝小脚穿上细高跟,起(身shen)咔咔地走到门后,披上一件黑色的风衣:“如果本神没有算错的话,当我赶去医院后,你会让李人渣做出中风后,嘴歪口斜的样子,(挺ting)尸般的躺在(床chuang)上。医院提供的病例上,会写着他中风的检查结果。所有医护人员,都异口同声的说,幸亏你把他送去的及时,要不然他就挂了。”

    连连冷笑声中,新姐的白色宝马缓缓驶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她的车子刚驶出没多远,前方五十米的路边,一辆黑色越野车启动,后面也有两道车灯亮起。

    这两辆车,车里的八个人,都是贺兰小新特意从京华那边调来的高手,准备陪同她一起去南疆收拾查猜的。

    前有开道的,后有押后的,在中间的新姐,精神完全可以放松下来,考虑自己的事(情qing)。

    岳梓童既然安排李南方中风,无论他是因何种原因而中风的,贺兰小新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她对好姐妹导演、演戏的本事,还是很欣赏的。

    毕竟岳梓童此前在国安干过六年,在什么样的环境下,遇到什么事时,该怎么才能保持相应的态度等等,这都是必学的。

    无论他们俩人,演的有多((逼))真,都只是演戏而已,不用当真。

    新姐之所以要亲自去中心医院看望妹夫,只是为配合他们把戏演的更((逼))真一些而已。

    就在那对未婚小夫妻,以为他们已经成功骗过新姐时,新姐却忽然冷笑着说不行。

    不行就不行,不要问为什么。

    休说李南方是中风了,就算他脑袋被人砍下来,也得再给我接上,陪我去南疆去长见识。

    不去?

    真的去不了?

    哈,那好啊,不去就不去吧,既然你们能反悔,那新姐何必又和你们讲信用呢?

    说好邀请南韩超一流明星韩慧桥来给你拍广告的事儿,说好帮你把南方丝袜的广告,打到太平洋上的承诺——嚓,都黄了吧!

    傻了吧?

    大眼瞪小眼不知以对了吧?

    狡辩?

    你们狡辩什么呀?

    你们说的再怎么((逼))真,新姐也不信的,会把今天上午来医院检查(身shen)体时,无意中听到童童你与吕院长打电话,商量糊弄新姐我的(阴yin)谋诡计,都给你曝出来。

    还要狡辩?

    好呀,好呀,那我抬出省厅的老王,让他命令吕院长实话实说,这不是罪过吧?

    “呵,呵呵,呵呵呵。其实,童童如果你不和我斗心眼,只要能婉转的求我,我说不定就放过这厮,不让他跟着去南疆了。可你偏偏和我耍(阴yin)谋诡计,这不是关二爷面前耍大刀吗?为惩罚你们的愚蠢,李南方这次去,也得去。不去,也得去!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的手段,一波一波的使出来,岳梓童俩人唯有满脸懵((逼))投降的样子,新姐心里就觉得格外爽,爽的不行。

    但很快,她就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俩人演戏糊弄人的事,相比起今天上午她所遭受的打击来说,实在不算事。

    我怎么才能,重新成为一个母亲?

    此前从没想过要做一个母亲的贺兰小新,现在想做母亲想的要发疯。

    但很可惜,老天爷却不会再给她这个机会,只能让她喝下自己酿下的苦酒,心里有什么苦——你特么的给憋着吧。

    滴答一声轻响,有水滴,滴落在了贺兰小新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泪水已经淌下了双腮。

    在贺兰小新的精心布置下,岳梓童虽说也已经开始吸毒了,可她吸烟就能满足的,不用像新姐这样,每天必须吸食一定数量的一号,这一天才能保持良好的状态。

    所以,岳梓童在没有接触纯度极高的一号之前,自(身shen)抗毒的免疫力还没有被破坏,她依旧拥有能生儿育女的功能,成为一个幸福的母亲。

    哪儿都不如我的岳梓童能成为母亲,我为什么不能呢?

    不公平,一点都不公平!

    用力吸了下鼻子,反手擦了把泪水后,贺兰小新银牙紧咬,强迫自己尽快调整好状态,也好配合好姐妹演戏。

    前面路口左转,前行八百米,就是青山中心医院了。

    泪水,明明擦干了,为什么还在流?

    为什么!

    抬手,狠狠拍了下方向盘,贺兰小新猛地踩下了刹车。

    正常行驶的车子,忽然急刹车停在路中间后,紧随在后面的车子,差一点追尾。

    幸好司机是个全能高手,车技高的不要不要的,电光火石间,紧跟着一脚跺下了刹车。

    差之毫厘,就追尾了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还是追尾了,后面车子司机,可没这哥们的车技好,等他反应过来时,车子已经追尾了。

    好端端地跑着,你干嘛要急刹车呢?

    会不会开车呀?

    你学车时的教官是谁呀?

    “哎哟,我的(爱ai)车哦!”

    惊魂未定那哥们下车一看,心疼的嘴角直抽,看到前面车上有人下来后,梗着脖子就凑了过去,伸手去抓司机的衣领子,吼道:“你特么怎么开、开、开车的?”

    街灯下,一把黑黝黝的手枪,就这样突兀的顶在了这哥们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所有的愤怒,怨气之类的,在这一刻化为冷汗,刷地一下从这哥们额头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冰冷冷的手枪,在他额头稍稍用力点了下,没有任何感(情qing)的“滚”字,从黑西装的嘴里吐出来。

    这哥们没有瞬间的犹豫,立即转(身shen),脚步僵硬的走到车前,开门上车,挂上倒挡。

    又是砰的一声响,这哥们把后面车子车头给撞了。

    马上,就有人从车上跳下来,扯着嗓子怒吼:“你特么怎么开车的?”

    怎么开车的罪魁祸首贺兰小新,这会儿却趴在方向盘上,嚎啕大哭,好像没了爹娘的小白菜。

    后面车子的司机,从车窗里瞅到大小姐忽然哭的这样悲惨,连忙拉开车门:“大小姐,您——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猛地抬头,尖声叫道。

    司机慌忙点头,关上车子转(身shen),冲迅速围上来的七个同伴,连连打手势,示意大家都别太靠近车子了,免得惹大小姐生气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,也许她知道——这是悔恨的泪水。

    但她更知道,这是她懂事后,第一次嚎啕大哭,哭的这样痛快,所有的压力,仿佛都随着泪水宣泄出来,心中无比的轻松。

    事实上,人在极度绝望,恐惧或者郁闷,甚至烦躁时,找个能嚎啕大哭的理由,嚎啕大哭一场,就会感觉好许多,这一招也很适合于每年六月份的高考学子。

    哭过后,脑子就会清醒很多,就像快要枯死的小草,终于迎来一场瓢泼大雨后,立即焕发了勃勃生机。

    哭声终于变成抽噎,慢慢恢复平静后,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,贺兰小新也想通了她要想的事。

    无论她有多么的神通广大,她这辈子都会被一号这个恶魔,牢牢的缠住,从她第一次接触到二十年后,鲜花般的她,会在一夜间枯萎,这个事实已经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无法改变,那么就不用再为该怎么改变它,去纠结,痛苦了。

    最正确的应对方式,就是在还有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,做除了做个母亲之外,任何想做的事!

    比方,从叶小刀(身shen)上,查出他为什么要制造一号的秘密。

    比方,把李南方从童童(身shen)边抢过来,看着她痛不(欲yu)生。

    哈,哈哈。

    人一旦为自己设定清晰的人生目标后,就会觉得开心很多。

    既然无法抗拒这苦((逼))的命运,那就完全放弃抵抗,躺地上分开双腿,尽(情qing)的享受吧。

    苦中作乐,就是这意思了。

    啪嗒一声,点上一颗烟后,贺兰小新轻轻点了下喇叭。

    候在外面的黑西装们,立即分成两队,向前后跑去,开门上车。

    等新姐自己的车子,徐徐驶进中心医院的停车场内,还没有下车,就看到有个(身shen)材窈窕的女孩子,站在街灯下,双手环抱在(胸xiong)前,默默地看着这边。

    对着小镜子,又重新补了下妆后,贺兰小新才开门下车,裹了下黑色风衣。

    这会儿的夜风,已经很凉了,撩起衣角吹在黑丝美腿上,就像泼上凉水那样。

    “童童,究竟是怎么回事呀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走过去,街灯下着急的样子,很清晰:“唉,路上有车辆事故,堵了路,要不然早就过来了。先别着急,我们去那边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住院部大楼前,也有个小花园,最中间还有一个小亭子,现在晚上气温凉了,没人呆。

    “新姐,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又点上一颗烟,岳梓童抬头吐出一口烟雾时,贺兰小新惊讶的问道:“呀,童童,你哭过了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真心不想让新姐知道,她曾经为在后悔、自责时,蹲在急诊室门外走廊中,哭了整整一个下午,眼睛都哭肿了。

    “你哭过,脸上写着呢,瞒不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挽着她胳膊,俩人一起坐在长椅上时,心中冷笑,童童,你还真是舍得下本钱啊,为了把戏演的更加((逼))真,居然把眼睛弄肿了。

    是用辣椒水擦的吧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