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92章 让我弄死这个人渣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湿、寒、(阴yin)等对人气场有害的气体,一般都在荒山野岭,常年没人居住的老宅子里。

    以住宅举例。

    一栋宅院里,正常有人住着时,你不会觉得哪儿不对劲,因为这时候的宅院是有人气的。

    但当主人从宅院里搬出去后,随着时间的流逝,你就会发现墙头上,屋脊上都会长草,宅院破败的速度格外快。

    有人住着时,也不会去屋脊上拔草,可那时候荒草就不会生长,人走后,它怎么就会长草了呢?

    当你走进荒废的宅子里后,哪怕是在光天化(日ri)下,你都会觉得浑(身shen)凉飕飕的,整个人都会觉得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气场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同的气场,对同一个人,同一个物体,能起到完全不同的影响。

    能让事物生机勃勃的,那就是正气。

    相反,能让事物加速破落,甚至死亡的,那就是邪气了。

    简单解释了下中医学上的正气、邪气之分后,王医生又说:“据我们专家组的猜测,李先生在昨晚患病之前,应该去过负能量气场相当大的环境内,并在那儿做了、做了——”

    看她忽然吞吞吐吐后,岳梓童眼光一闪,追问:“他做了什么?王医生,我虽说不是他的家属,可我却是他在青山最亲密的朋友。所以,我必须要搞清楚,他的病发原因是什么。以防他下次,再犯同样的错误。”

    王医生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她一时的嘴快,忘记了吕院长的嘱咐,那就是尽可能的,不要让人知道他李兄弟,被邪气入侵导致轻微中风还发高烧的主要原因,以免会让某个人多想。

    这个某个人,应该就是这位(娇jiao)滴滴,为李南方担心到现在都光着小脚丫的岳总了。

    王医生不小心说漏嘴后,心里后悔的不行,被岳总追问后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。

    她越是犹豫,岳梓童越觉得这里面有事,好奇心越大,越想知道:“王医生,实话告诉你,李南方在青山市除了我之外,就再也没有谁能如此关心他了。你可以把我当作他的,他的女朋友。所以,我有权利知道他生病的真正原因。你(身shen)为他的主治医师,也有义务告诉我这些。”

    岳总可是开皇集团的总裁,管理着数百上千的员工,机会是三天两头的开会,本(身shen)就具备了一定的威严气场,而王医生充其量就是个主治医师,管着三五个手下,哪儿能抗得住岳总这威严?

    所以她很快就投降了,看了眼李南方,在心中为他默哀了下,轻声说:“李先生轻微中风,发高烧的原因,那是因为他在昨天,曾经与女(性xing),进行过毫无节制的纵、纵、咳,就是那种事,您懂得。”

    说着,王医生看了眼岳梓童的脸色,才继续说:“而且,他在无节制纵那个什么时的地点,不是在屋内。中医科的李教授基本能确定,那地方应该是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。当时,他应该是出了一(身shen)大汗,站在山巅、风口这样的地方,遭到了(阴yin)风袭击,从而中了邪气,中风后引起了高烧。”

    也唯有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背(阴yin)处,才会因动物的自然死亡后没人,尸体腐烂后,形成了带有腐臭的(阴yin)森之气,内里包含着许多细菌,被山风夹裹着漫山遍野的乱跑。

    如果遇到(身shen)体、气场虚弱的人,尤其是刚出过一(身shen)大汗的,立即会趁虚而入,让他中风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民间传说中的邪气入体,刚才岳梓童说他被邪物附体,也可以这样说了。

    王医生说的很委婉,十三岁以下的小姑娘,肯定听不出啥意思,说不定还会拽着她衣襟问她,到底是啥事呀,你说,你说出来嘛。

    可人家岳总是成、年人了,如果再听不出来的话,那就是在有辱她高达一百二的智商了。

    昨天,李南方、不,是李人渣,曾经与女(性xing)有过毫无节制的纵、(欲yu)?

    纵过后出了(身shen)大汗,又跑到山巅风口处,恰好被邪风入体,这才造成了中风,引起了发烧?

    特么的,怪不得昨晚他那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呢,原来那时候就是即将发病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好,好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越想越生气,尤其想到发现他浑(身shen)滚烫,把她吓得魂飞魄散,只想自挂东南枝也要把他救过来的一片痴(情qing),结果李人渣得病原来是和女人外出鬼混,遭到了邪气入侵,她的气就不打一个地方来。

    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咬牙冷笑:“呵呵,李人渣,你怎么不死在外面呢?到时候我要是给你收尸,我特么是你孙子!”

    岳总的脸色变化,咬牙切齿喃喃说出来的话,让王医生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继而更加佩服吕院长的高瞻远瞩,怪不得一再嘱咐我们,最好是别说出李南方病发的真相啊,原来人家早就算到岳总会这种反应了。

    哎呀,我这次可闯大祸了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闯祸了的王医生,只想悄悄的溜走,免得李南方醒来后,会因此而埋怨他,记恨他。

    眼角瞅着高耸(胸xiong)膛不住起伏,把小银牙咬得咯吱咯吱作响,双拳紧攥,仿佛在下一刻就会化(身shen)母豹,嗷呜一声扑到病(床chuang)上把李南方给撕成碎片的岳总,王医生一步一步的往门口挪去。

    右手刚抓到门把,正要开门闪(身shen)出去呢,就见岳梓童伸手抓起李南方右手,把他手背上的针头拔了下来。

    啊,这是怎么个(情qing)况?

    看到岳梓童拔下输液针头,又弄掉贴在病人心口的心电图探测头后,王医生吓坏了,再也顾不得溜走了,慌忙翻(身shen)跑过来,一把抱住她的腰肢:“岳总,岳总,请您冷静一下,这样会死人的!”

    王医生不阻止不行啊,病(情qing)刚稳定下来没多久的李南方,哪儿糟得住岳梓童这样折腾啊,在被拔掉输液管等东西后,虽说挂掉的可能(性xing)不但,但真有可能加重病(情qing),变成面瘫患者,让专家组数小时的抢救成果,都付之东流。

    作风相当不检点的李南方,会不会变成面瘫,王医生表示无所谓。

    专家组紧张耗费数小时的抢救劳动成果,付之东流,也可以被无视掉,反正大家上班就是来干活的不是?

    关键是,李南方被搞成面瘫后,会掐断青山医院腾飞成为知名医院的翅膀啊。

    这才是王医生无法接受的,必须得竭力阻拦岳梓童的搞破坏行动。

    “王医生,你松开我,让我弄死这个人渣!”

    腰(身shen)化为愤怒小母豹的岳梓童,怎么会听从王医生的劝说,双肩一晃就要把她摔出去。

    王医生也是个意志坚定的主,在被摔出几步,撞在心电图机上后,顾不得后腰可能被撞青了,再次扑过来,抱住了她,扯着嗓子大喊:“来人呀,快来人呀!”

    恰好,时刻关心李先生的吕院长,带着几个护士过来看望他,刚推开门呢,就听到王医生大喊大叫了,看到岳梓童好像疯了那样,要扑向病(床chuang)那边。

    病(床chuang)上的李先生,输液针头等东西,也都被拔掉了,(胸xiong)口以上的半截(身shen)子,也被拖拉到(床chuang)下,好像挣扎着要爬下案板的肥猪那样,耷拉着个脑袋,闭着眼睛,很可怜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吕院长就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他的反应速度,可比王医生快太多了,几乎是在一瞬间,就想到如果李南方出事了,先前定好要靠他来让青山中心医院名扬海内外的美梦破灭了。

    美梦破灭后,吕院长指望什么往更高处爬啊?

    再说了,李南方可是兄弟,关系好到都支持他去睡自己老婆的地步了——就凭这深厚的兄弟之(情qing),吕院长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兄弟去变成面瘫啊。

    阻止。

    必须阻止!

    吕院长心思电转间,施展草上飞的绝顶轻功,嗖的一声就扑到了岳梓童面前,伸手去抓她的胳膊:“岳总,请您冷静——哎哟!”

    吕院长话还没说完呢,就被气急败坏到失去理智的岳梓童,一拳打在了鼻子上:“冷静尼玛个头啊,滚开!”

    大力一拳下,吕院长鼻血蹭地就冒了出来,眼前是金星直冒,泪水哗地也涌了出来,好疼,好疼啊!

    不过再疼,也比不上搭乘青山医院青云直上重要。

    什么叫轻伤不下火线?

    这句话就是在说吕院长了,压根没有理睬自己的疼痛,依旧悍不畏死的抱住岳梓童一根胳膊,回头冲被吓呆了的几个手下,怒吼:“都傻了吗?还不赶紧过来帮忙!”

    那几个手下被吕院长大吼后,才如梦初醒,慌忙呼啦一声围了过来,男同志挡在病(床chuang)前,两个女护士外加王医生,抱胳膊的抱胳膊,抱腿的抱腿。

    在众志成城,万众一心的努力下,总算制住了发疯的岳梓童。

    可还是(娇jiao)声怒喝着,说什么你们都给我走开,别拦着我弄死这孙子!

    看到吕院长鼻血直冒,洒在白色大褂上,是那样的鲜艳刺目,深知自己真惹了大祸的王医生,(情qing)急之下居然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王医生的哭声,就像从天而降的一盆冷水,把岳梓童的满腔怒火给浇灭了,清醒过来,不在挣扎,不在骂了。

    哟,这个办法好啊,你们两个也给我哭。

    快点!

    满脸鼻血的吕院长,不住地给另外两个护士使眼色,催促她们赶紧地哭。

    要不然,这个月的奖金别要了。

    两个护士早就把这个月的奖金,给提前预支出去了,眼看现在就要溜走,哪肯呢?

    每一个女人,天生就是演员,领悟到吕院长的意思后,立即抬手捂着脸,嘤嘤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好好的怎么都哭了呢?

    我伤到你们了?

    有些懵的岳梓童,看到王医生满脸后悔、害怕的拿眼角总扫吕明亮后,很快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善良的岳总在发疯时,没有考虑到人家王医生说出实话后,肯定会遭到吕院长的处罚结果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