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91章 她爱上了李南方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夜,慢慢地来了。

    走廊中的灯亮了起来,偶尔有医护人员脚步匆匆的走过,高跟鞋踏在地上的声音,仿佛是踏在岳梓童的心脏上,每一下都会让她全(身shen)神经骤缩,听起来非常的悦耳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在外面等了多久,甚至都不知道在等待的这段时间内,有谁走过来和她说过话。

    至于小包里的手机响过多少次,她更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她只是沉陷在自责与后悔中,不断质问自己,早上时怎么就没看看李南方为什么躲在被窝里发抖。

    “岳总,岳总?”

    仿佛又有人在和她说话,还有一只手,在她脸前晃来晃去,吸引她呆滞的双瞳,随之缓缓移动,本人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忽然有耀眼的光芒刺痛了眼睛,让她本能的闭眼,抬手挡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“岳总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男人声音再次响起时,岳梓童睁开了眼,终于从悔恨的深渊内爬了出来,回到了现实中,看到了吕明亮。

    吕明亮一脸的担心,手里拿着一个小手电,看到她眼眸灵活了后,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岳梓童这才发现,她已经不是在急诊室门外的走廊中了,而是躺在了病房中的病(床chuang)上。

    “吕、吕院长,李南方他没事吧?”

    清醒过来后,她顾不得问自己怎么会在这儿了,抬腿下(床chuang),一把抓住吕明亮的手,急急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已经脱离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抬手擦了擦额头上,犹豫了下笑着安慰道:“幸亏岳总您送来的及时,才、咳,您喝口水吧。”

    吕院长再怎么不要脸,可在夸赞岳总能把李南方及时送来时,还是有些心虚的,话说到一半,就说不下去了,转(身shen)去给她接水。

    这种(情qing)况如果是换在别人(身shen)上,吕院长早就厉声呵斥家属,怎么这么晚了,才把病人送来?

    说不定,他都不会再收病人,而是真心建议家属把人带回家去——等死吧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呢,一个大人高烧四十多度,过了那么长时间,五脏六腑受伤,都已经吐血了,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好啊,要死回家去死,被死在医院里,晦气。

    可送病人来的是青山巾帼,据说与京华那边还有着不一般的关系,吕院长再怎么霸气,也不敢随意得罪的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病人不是一般人啊,是吕院长发自内心感激的李南方兄弟,就算不是被岳梓童送来的,他也会全力以赴的去抢救,不惜一切代价的。

    可能是吕院长对兄弟的关(爱ai)之(情qing),感动了上苍,也许是岳总送他来的还算及时,还许是李南方(身shen)体素质不一般的好——总之,不管是什么原因,经过长达五个小时的抢救,观察后,终于把他从鬼门关内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病人的体温,从四十三度,以(肉rou)眼看得见的速度,逐渐恢复到正常体温,而且很稳定后,为抢救李南方的所有医护人员,都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无声大喊,拍掌庆祝。

    奇迹。

    除了用这个词,来解释长时间高烧四十多度的成、年人,居然能被抢救过来之外,还有哪个词能形容?

    这还有可能是整个医学史上的奇迹,抢救患者的吕院长等医护人员,极有可能因这个奇迹案例,永载医学史上,供后人敬仰的。

    青山市中心医院,也会因这个案例而名声大噪,成为国内,甚至国际上的名医院。

    到时候,更多的患者,就会从四面八方涌来青山市,医院规模也将随之扩大,吕院长在医学界的地位,好像乘坐火箭般的上升,各位手下的钱包,变得鼓囊囊了——

    青山市数百医护人员,深刻哀悼、不,是深刻感激李南方先生。

    吕院长说了,等病人更一步稳定,经受各种先进医疗设备的检查,确定(身shen)体、智商等方面,都恢复到原先的正常水平后,就会在业内举办一场新闻发布会,向全世界宣布这个奇迹。

    现代经济社会,无论是哪个行业,要想做的更出色,规模更大,挣钱更多,炒作是离不开的。

    至于李南方被抢救过来,是他自(身shen)体质的原因,还是众医护人员的艺术高明,这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重要的这是奇迹,填补了国内外成、年人在高烧四十三度七八个小时后,还能被抢救正常的空白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到来,为青山中心医院带来了金钱无法衡量的好处,在这种(情qing)况下,当吕院长当众宣布,免除他一切医疗费用的消息后,众手下没一个有意见的,反而还建议,给病人提供最高档次的服务。

    简单,直白的来说呢,就是把李南方当祖宗供起来,最好。

    在急诊室一边密切关注李南方的病(情qing)变化,一边召开现场会,吕院长安排专人去做这些工作后,才走出急诊室,看到了瘫坐在门外走廊中的岳总。

    吕院长一拍脑门,我怎么忘记外面还有人,正急切等待兄弟的消息呢?

    李兄弟是开皇集团的员工,岳梓童是大老板,吕院长早就知道他们俩的关系,所以看到岳总居然这样关(爱ai)下属后,竟然被感动的不行,心说现在像这般有良心的老板,已经不多见了。

    虽说他已经从岳总失魂落魄的样子中,隐隐猜到她与李兄弟绝不是单纯的老板,与下属员工的关系,可绝不会去多管,多问。

    发现岳总怎么叫,都叫不醒后,吕院长连忙召集人,把她抬到了特护病房内,拿手电强光刺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一招果然管事,岳梓童很快就清醒了。

    听说李南方已经被抢救过来,(身shen)体,智商两方面都不会受损后,压在岳梓童心中那块千斤巨石,总算是落了地,再次脱力般的仰面躺倒在(床chuang)上。

    碍于男女有别,吕明亮不好再照顾她,出门找了个女护士,再三吩咐一定要照顾好岳总。

    闭眼休息了几分钟后,岳梓童翻(身shen)坐起,接过女护士递过来的水杯,一口喝干,轻声道谢过后,才问李南方现在哪个病房内,她要去看看。

    李南方就在隔壁的特护病房内,这是吕院长特意安排的。

    午后岳梓童送他来医院时,这家伙是口歪嘴斜的不说,嘴角还向外流口水,比白痴更像白痴,典型的中风脑瘫患者模样。

    如果他平时做出这副样子来恶心岳阿姨,早就一脚踢在下巴上,让他滚一边哀嚎去了。

    经过医生们的及时抢救,李南方的五官恢复了很多,虽说与他昔(日ri)的英俊模样——相比,还是差了点事,但岳总已经很满意了,第一次觉得小外甥长的也很耐看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还在沉睡。

    现在沉睡,当然不像是他在高烧时的样子,(身shen)子不抖了,脸面不红了,发出均匀的轻鼾声,证明他睡的很香,就像几个月大的婴孩那样。

    让岳阿姨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,当着特护就低头,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下。

    在缓缓抬起头来时,岳梓童动作僵了下。

    她蓦然惊醒,不知不觉间,她已经把这个从十二岁起,就痛恨无比的怪物,当作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。

    对他的关(爱ai)程度,甚至都超过了关(爱ai)母亲,关(爱ai)自己。

    这样说吧,就在岳总绝望瘫坐在走廊外面时,如果有一脑袋上带着光环的大神,忽然飘落在她面前,告诉她说只要你找根绳子自挂东南枝,我就让李南方恢复成正常人,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问道,绳子,在哪儿?

    (爱ai)。

    这就是岳梓童从来都不相信她会(爱ai)上李南方的(爱ai)(情qing)。

    事实在这儿摆着呢,由不得她狡辩什么,像往常那样说,谁(爱ai)李人渣,谁特么的就是孙子。

    惊觉李南方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,竟然高过母亲,超过自己后,岳梓童又莫名想到了贺兰扶苏。

    以往只要她一想到贺兰扶苏后,贺兰帅哥的影子,立即就会从心底最深处冉冉升起,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现在她又想到了贺兰扶苏,可他的影子——什么时候,这样模糊了,连五官都辨别不出来了?

    又想到了一段话,说女孩子的心底最深处,只能容纳一个男人,当有新的男人走进她心里时,就会在她毫无知觉的(情qing)况下,与原先的男人,摆开车马炮大干一场。

    胜者为王,会牢牢把持住女孩子的心,败者为寇,立即给滚粗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不知道何时已经走进岳梓童心里的李南方,在与贺兰扶苏的撕((逼))中,取得了最终胜利,所以她再想到他后,他的样子才会这样模糊。

    “岳总,您放心,李先生现在(身shen)体康复的(情qing)况良好,极大出乎了我们的意料。”

    看到岳梓童发呆后,在旁边密切观察各项仪表的特护,还以为她在担心李南方呢,忍不住地轻声安慰她:“专家组说了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李先生明天一早就会醒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眼睛眨巴了下,抬头看了眼特护的(胸xiong)牌,又说:“谢谢王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岳总,您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医生,能告诉我,我未、我朋友的病发原因么?”

    岳梓童说:“他平时(身shen)体很健康,(身shen)体素质特好,我实在搞不懂,他怎么忽然就病了。”

    王医生想了想,回答说:“根据我们专家组的仔细检查,李先生忽然病发,是因为他受到了邪气入侵,造成的轻微中风。他(身shen)体的免疫力,在与外来病原体作战时,引发了高烧。”

    “邪气入侵?”

    岳梓童秀眉微微皱着,表示不理解:“你是说,有什么脏东西,扑在了他(身shen)上?”

    在民间传说中,把那些鬼鬼祟祟见不得光的东西,通称为脏东西。

    岳梓童小时候,就听母亲讲过这些带有鬼怪色彩的乡野轶事。

    王医生也明白她说的脏东西意思,笑着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中医中的邪气,不是民间传说中的脏东西,而是特指湿、寒、(阴yin)等对人气场有害的气体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