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489章 最邪恶的东西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知错就改,是叶小刀最大的优点之一,至于他以后还会不会再犯,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看出,李南方会在乎我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手,用力压扶了下起伏不定的36d,脸色稍稍好看了点:“反倒是每次,他都不把我当人,极尽可能的羞辱我,打击我的自信。我感觉,他只想让我变成他专属的、的(禁jin)脔。”

    像新姐这种超级内媚,在说出(禁jin)脔这个词语时,总能让男人想入非非的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故意说出来的原因,她现在对叶小刀越来越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看这盲流年龄,不会比李南方大多少,但他怎么可能在五年多之前,就已经充当查猜的幕后保护伞了呢?

    新姐这般高智商的人,又利用贺兰家庞大的家族势力,才能做到这一切的。

    五年前也就是个十七八岁少年的叶小刀,又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“别试图勾引我了。”

    再次打了个哈欠后,叶小刀懒洋洋的说:“刀爷心比钢硬。如果我是已经骑了、哦,抱歉,如果我是睡了你的李南方,得知你敢在外面对别的男人大抛媚眼,我会让你死的很幸福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微微歪着下巴,想了想说:“比方,把你送到非洲黑矿,就是我小舅子的老家那边,给那些黑哥们当灭火器。”

    他在说这番话时,声音明明很轻,语气明明很随意,但贺兰小新在听了后,全(身shen)却蹭地冒出了一层鸡皮疙瘩,仿佛有看不见的厉鬼,正在她脖子后面吹冷气。

    这种真实的感觉,让她清晰意识到,叶小刀不是在与她开玩笑。

    如果他是李南方,得知她在外面试图勾搭男人后,真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想到会被他送到非洲黑矿去,每天要被数十甚至上百个非洲黑人可劲儿践踏——贺兰小新下意识抱住(胸xiong)口,向后退去,却被椅子挡住,噗通坐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不再以为她贺兰家大小姐的(身shen)份,能让她横趟大江南北了,唯有叶小刀不是李南方的侥幸。

    同时,她更加坚信叶小刀就是查猜的第一任幕后大老板了,唯有如此心狠手辣的货,才能让查猜俯首帖耳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你,再给查猜三个胆子,他也不敢背叛我的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狞笑了下,虽说脸色马上就恢复了正常,但还是让贺兰小新再次打了个冷颤:“你、你口口声声的说,李南方并没有把我的一切告诉你。那、那你怎么会知道,查猜已经背叛了我?”

    “他没告诉我,此前我也不知道你是查猜的幕后大老板。我这样说,那是因为我很了解查猜,那就是个白眼狼。你震慑不住他时,他会瞅准机会反咬你一口。不是吹,除了我之外,我不觉得有谁,能让他夹着尾巴做人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抬起右手食指,在贺兰小新面前晃了晃:“新姐,你狠则狠了,但你不行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盖因事实在这儿摆着呢,查猜派来的两个死杀,仿佛就是为叶小刀这番话作证明的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地问:“我想知道,你用什么手段,才能让他服服帖帖的?”

    新姐自问,她已经够狠得了。

    因为早在决定让查猜当代言人时,就已经暗中在他家人(身shen)边,安排好人手,预防他反噬了。

    结果却不尽人意,查猜根本不在意他家人的死活。

    有些人为了自己的梦想与目标,除了他之外,包括他父母、妻儿在内的所有人,都可以被当作牺牲品的,只要他所得的利益够大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也没什么太特殊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很谦虚的说:“我只是在他(身shen)上,种下了蛊。”

    “蛊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脸色,又、又变了。

    苗疆蛊毒,那可是世界上最古老,也是最最邪恶的东西。

    某人被种上蛊后,不管是名字浪漫的(情qing)人蛊,还是威力最大的金钱蛊,蛊毒发作后唯一的结果,就是无比悲惨的死去。

    据说,死后的灵魂,都会在地狱内哀嚎不已。

    休说是查猜了,自问比他更要强百倍的新姐,被人下了蛊后,也唯有乖乖听话的份儿了。

    可是,蛊这东西,不是早在建国之初,就已经消失了吗?

    培养蛊毒的蛊婆,也早就被淹没在历史长河中了,叶小刀怎么可能会下蛊呢?

    “不用怀疑我所说的真实(性xing)。”

    看出贺兰小新是怎么想的了,叶小刀犹豫了下,才说:“如果我小妹没死,那么她应该是苗疆(阴yin)灵山的第七十代蛊王了——前提,是她愿意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蛊、蛊王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吃吃地问道,不住地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儿,你最好别试图去深入的了解。看在李南方的面子上,我也不想你这么美的人儿,忽然有一天猛地扑倒在地上,诈尸了那样,浑(身shen)一抽一抽的,张大嘴巴,恨不得要把心脏从嘴里吐出来。可结果,却有黑色的,好像蝌蚪似的小虫子,成群结队的,乌央乌央的爬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描述到这儿时,忽然用手猛地锁住了自己的脖子,砰的一声,仰面摔倒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他(身shen)子不住抽搐着,(胸xiong)口剧烈起伏着,瞪大的双眼仿佛要凸出眼眶,向外散发着浓浓的死亡。

    他脸色狰狞的骇人,嘴巴大张着,舌头伸出老长,喉咙里发出呼呵的怪响——

    贺兰小新吓呆了,也瞪大眼,张着小嘴,却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叶小刀的右手,慢慢地伸向了她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想躲,大脑也明明下达了这样的指令,可她却动也无法动一下。

    发颤,且冰凉的指尖,慢慢地碰到了她的(娇jiao)嫩的脸蛋。

    就像碰触到高压线,被极度惊恐所笼罩,全(身shen)无法动一下的贺兰小新,本能的双脚猛蹬桌子,(身shen)子迅后仰,遭到猛力的大班椅,再也无法保持它较好的平衡(性xing),向后摔去。

    咣当一声,贺兰小新连椅子带人,都摔在了地板上,疼地她终于尖声大叫起来:“啊!别、别过来!”

    “美女,救救我,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趴在了桌子上,毛毛虫那样的扭着(身shen)子,爬过桌子,伸手够住了她左脚的细高跟,嘶嘶的往嘴里吸着冷气,求救。

    “别、别过来!救命,救命啊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翻(身shen)坐起,双手撑地,乱蹬乱踩时,叶小刀忽然原地蹦起,仰天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被笑懵了,忘记了喊叫,呆呆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真吓坏你了吧?哈哈。”

    恶作剧成功的叶小刀,无比的开心,双手捧着肚子哈哈大笑着。

    太特么的好笑了,笑的他泪水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忽然有泪水迸溅而出,真是由于好笑的原因么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他的笑声中,为什么会夹杂着撕心裂肺般的痛苦?

    贺兰小新恍然醒悟时,羞恼成怒,抬起右脚蹬去,比钉子粗不了多少的细高跟,在他额头上划出一道血痕时,他都没什么反应?

    只是,一个劲的笑。

    想继续蹬他的贺兰小新,缩回了腿。

    “太、太特么的好笑了,我实在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总算是笑完了,顺手拿起抽屉里的湿巾,在脸上胡乱擦了起来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从地上爬了起来,恶狠狠地说:“既然你已经知道,我是李南方的女人了,就是你的朋友妻,你不能调戏我的。要不然,我就会告诉他,你强女干了我!”

    “别开这种玩笑了,没什么技术含量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把皱巴巴的湿巾,抛进废纸篓内:“贺兰小新,以后别再吸毒了。你吸的那种,是我给查猜当幕后大老板时,就开始研究的了。那时候,我就已经知道这种即将成功的新型产品,对人的危害,要比普通产品,霸道数十倍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嘴角,急促的哆嗦了几下。

    当初她选择查猜为代言人时,除了发现这人有毒枭必备的野心,实力之外,最重要的一点,还是因为他手里攥有一份能提炼最新产品的技术。

    只要钱够用,不需太久时间,就能把已经成为半成品的新产品,研究出来。

    无论在任何行业,新产品才是最赚钱的,所以贺兰小新摸清查猜的底细后,立即拍板把他选为了代言人。

    “其实,你并不知道,当你畅想新产品为你带来巨额财源的同时,你已经被一个你无法抗拒的魔鬼,给紧紧缠住了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点上一颗烟,抬腿又坐在了桌角上,问:“新产品的潜伏期,应该是在二十年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木木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吸了四年,现在应该出现忽然恶心干呕,好像怀孕的症状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脸色,开始慢慢变白。

    她很想求叶小刀别再说了。

    她真的,承受不了那种沉重的打击!

    最沉重的打击,丝毫不理睬她在内心的哀求,从叶小刀的嘴里,翻着跟头的滚了出来:“如果你因为(身shen)体出现这种症状后,去医院查体,医生会发现你有吸毒史,还会告诉你,你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做母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了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扑过来,双拳猛烈抨击着他(胸xiong)口,泪流满面的叫道:“既然你早就知道,知道一号是最恐惧的魔鬼,当初你在离开时,你为什么不把查猜杀死?”

    叶小刀没躲,也没阻止贺兰小新发疯,就站在这儿抬头看着窗外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如果,如果你当年杀死查猜,那我就不会有今天。怪你,都怪你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捶打叶小刀的动作,越来越慢,力气也越来越小,最后双手捂着脸,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明白了,现在每天给她带来幸福享受的一号,其实就是叶小刀假借查猜的手,制造出来的。

    一号的生产工艺了,肯定夹杂了蛊毒。

    也唯有蛊毒,才能在她(身shen)体里潜伏二十年之久。

    才能让她在这二十年内,始终保持花儿般的(娇jiao)嫩。
小说推荐